就是凭的这张脸

软心布朗尼。

国色天香(纯车预警)

*ABO背景,OOC预警
*斯文败类钤x耽于欲色光

 

 

 

公孙钤病了。

早朝时丞相代他告了假,说是偶感风寒身体不适。陵光坐于朝堂之上点了点头表示知晓,又打发了医丞去看诊。

下了朝医丞回来复命,说副相只是轻微发热,这点毛病对乾元来说着实算不得什么问题,但他还是开了药,明日副相大人必然痊愈。

陵光似笑非笑的斜睨了眼跪在地上一脸疑惑的医丞挥了挥手。

“你下去吧。”

“微臣告退。”

 

 

公孙钤正在后花园练剑。天色渐晚,他褪去厚重的外袍将墨阳舞的密不透风煞是好看。

小厮从角门里疾奔过来站在廊下弯腰:“主子,王上来了。”

公孙钤剑招一顿,偏头看去。

陵光刚过角门,此时站在原处远远的瞧着他,脸上不知是什么表情。

公孙钤收起剑势抬臂颔首。

“恭迎吾王。”

陵光懒洋洋的踱步过来,指尖挑起他下巴唇角一勾。

“爱卿免礼。”

 

 

陵光坐在书房案几之后随意翻看着成堆的折子一时头痛,公孙钤略微弯着腰站在一边一声不吭。陵光于是偏头去看。

“爱卿身体不适还要看这许多奏折太过辛苦了。”

公孙钤眉眼不动,眼神都没变,只把腰又低了低。

“微臣为王上分忧,甘之如饴。”

陵光扬眸低笑转回头去,忽而拢袖翻掌执起毫笔,墨迹被甩在奏折上晕出两抹印记。他快速将奏折看了一遍,悬腕提笔落下朱批。看完一本,又摸起一本,如此往复,竟也批了小半个时辰。

案几上的奏折少了不少,陵光放下毫笔向背后软垫靠去。他抬手轻捏鼻梁双眸半阖去看身侧一直未发一言的人。公孙钤的身形还是半弯的模样,脸隐在烛光阴影里,连周身的气息都氤氲起来。

这可不像他一说六行的副相。

陵光蓦然生出几分调笑的心思,扬手扣住公孙钤的衣领将人拉下来,略微仰起头凑上去吻在他眉心。

牡丹冷冽的香气骤然铺散开来,很快萦绕在公孙钤周身。

公孙钤似乎是愣住了,呆呆的瞧着他半晌无语。

陵光更是觉得好笑,眉梢一弯倏尔笑开。

“听闻副相日夜为政事操劳,以致于积劳成疾。本王便犒劳一下副相。”

陵光说着顿了一顿,饶有兴趣的等着公孙钤的反应。

“副相可要一亲芳泽?”

 

 

公孙钤愣在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眉心柔软触感是什么。忽闻陵光的话,握着剑柄的手骤然一紧。他抬眸看去,入眼只觉陵光眉眼美极灵巧生动,抬眸弯眉间有如灵蝶愈飞动人心魄。

顿时强迫着自己偏过头去微一着礼:“王上,礼不可废。”

陵光却被公孙钤这一偏头惹恼了,眼底笑意化为冷冽的光,睫羽虚垂冷然而笑。他欺身而上,指腹摩挲着人下颚逼迫公孙钤与他对视,双唇顺着人眉骨一路吻下直至鼻尖堪堪停止。

“副相说的礼不可废,是这样吗?”

陵光微眯明眸笑着,又抬手去搂他脖颈腰身,倾身上前与公孙钤鼻尖相抵,挑眉问他:“还是这样?”

 

点我赏花。

娇艳欲滴。

倾国倾城。




 

END







评论(12)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