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无可取代

*生日会现场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吕鋆峰陷在休息室柔软的沙发里抖腿,眼睛盯着手里的手机十分专注。李熹子坐在他旁边的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话。

两个人胡侃海聊,从印度越境聊到天气降温,又从工作聊到现状。

吕鋆峰看着手机屏幕里赵志伟的脸话音一顿,很快又若无其事的接上:“我啊,我把工作排开了。志伟过生日,我就算在南极也得来啊。”

 

因为我想见他呀。

 

李熹子笑了笑不置可否,摆弄着微博逗他:“还没互关呢吧?晚上肯定要发博的,来,先来一波互关。”

吕鋆峰也不矫情,退出赵志伟生日会的直播页面点进微博去搜李熹子。

两个人脑袋挤着脑袋正对着微博里的返图评头论足,吕鋆峰的手机便响了。他扫了眼屏幕上‘老赵’两个字有点儿羞赧的瞟了眼旁边李熹子的表情。

 

非常老夫老妻的备注被男朋友的兄弟看到了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李熹子十分善解人意,扫了眼吕鋆峰的手机屏幕憋着笑移开目光没吭声,一副沉迷微博的模样。于是吕鋆峰心虚的干咳一声才手忙脚乱的将电话接起来。

电话里有点儿吵,吕鋆峰以为是赵志伟身边的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询问地点,一时也没仔细分辨对方的声音。

“喂?大峰,粉丝让我现场连线你啊,你在干嘛?”

吕鋆峰一心惦记着适才被李熹子看到备注的尴尬,下意识顺着对方的问题回复:“我就在你休息室呀。”

“啊?!”熟悉的声线顿时高了八个调,听筒里传递着现场粉丝排山倒海般的尖叫。

吕鋆峰后知后觉,顿时慌了,他下意识去看旁边坐着的李熹子希望寻求支援。

“你在哪个休息室?”他听见主持人在询问。

李熹子在旁边疯狂摆手,吕鋆峰秒懂,赶紧张嘴胡邹:“什么东西?这是干嘛?我听不清,这信号不太好啊。”

赵志伟还在电话里追问。

“你在哪个休息室啊?你不是说你在休息室?你在哪儿?你来啦?”

吕鋆峰抬头去看李熹子,对方显然也很急却不敢出声。突然他伸出食指在空中晃了晃,然后双手相合脑袋一歪做出了个睡觉的样子。

吕鋆峰大喜,下意识接上赵志伟的话:“我是在休息啊。”

“你休息啊,休息啊。休息你不来!”

他已经能想到电话那头赵志伟气到跳脚却不得不忍着的模样,顿时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不知道那个吕老婆…我这嘴上结巴。吕老板档期很满,很很忙,很忙!”虽然压下了笑意却克制不住紧张。他很少说谎,更没骗过赵志伟,此时突然套路他心虚的嘴都发飘说不清话。

李熹子还在一边抱臂看他,笑的前仰后合。吕鋆峰顿觉羞耻,心急火燎的想挂断电话,只好下意识对人撒娇。

“诶呀~”

“他撒娇了,算了算了。”

他听见赵志伟的话,一如既往隐着宠溺的语气,于是心安理得的将手机送到面前,干脆利落的将电话挂掉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吕鋆峰的脸后知后觉的烧起来,他装作摆弄手机的样子觑着李熹子的表情。大表哥显然十分懂,垂着头不发一言,肩膀却在不住抖动。

丢脸丢到姥姥家,好气啊,都怪志伟!

吕鋆峰鼓起脸颊,气呼呼的又点开了直播。

 

 

 

 

台前的生日会进程已过大半,吕鋆峰跟在工作人员身后将准备好的蛋糕推到门口。他借着细小的门缝窥视着舞台上笼在灯光下的人,依然是端方温柔的模样,他爱极的眉眼笑容,眉心蕴着些微失落。

虽然离的远,但他一眼就看的出来。

大概是真的以为我不会来了吧。

吕鋆峰心头一荡,只觉得胸口像被人浇了一盆混着白醋的热水,翻滚着酸涩的气泡争先恐后的要涌出来。

他蓦然红了眼眶。

两个人异地辛苦,已经很久没见。为了这次见面他更是连轴转了三四天,好不容易才挤出时间来见心上人,却还要在台下等。

台上的主持人还在说着什么,吕鋆峰却只觉得对方的名字从他胸腔中翻滚而来,溢出喉管在唇齿间缱绻愈出。

再一秒也等不了。

“赵志伟!”

他高声叫了男朋友的名字,略微低下头去将眼眶里的潮意敛去,然后扬唇笑起来看向台上的人。

“哇……”对方显然惊讶极了,除了这一句叹息竟再没有别的话。嘴唇微张却不出声,左手扣在脑后不住的抓头发,一副想冲过来抱他又强行克制的模样。

主持人迎过来问他是不是傻,吕鋆峰抿唇笑着听了两句视线却落在赵志伟脸上。再控制不住想靠近他的心情,小包子把蛋糕往旁边人手里一推,接了主持人的话筒抬腿跨上舞台大步冲到赵志伟面前。

“我,不是…欸!你为什么给我打这个电话!”他一双盛满水雾的眸子专注的落在人脸上,嘴角笑意愈甚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粉丝让我跟你连线啊。”

 

因为我也想你啊。

 

赵志伟笑起来,眼里却快速蒙上水汽,下意识伸手去拉吕鋆峰的手。

吕鋆峰垂眸扫了一眼没敢去牵,只晃着身体后退半步故作凶狠:“他们让你打你就打啊!”

赵志伟的手空落落的没抓住,末了落在人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你把我打的一脸懵逼。不是…刚才,不是…”吕鋆峰看着赵志伟偏过头去避开他的视线抹眼睛,瞬间喉口一哽,话也再说不下去。

他掩饰一般蹲下身去,抬手捂住眼眶里即将失控的泪意。

赵志伟站在旁边居高临下的指着他救场,声音却染了些许不易察觉的哭音:“你看他好high啊他你看。”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吕鋆峰身边跟着他蹲下,眸光专注的落在他脸上。

吕鋆峰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将泪意憋回去扶着膝盖站起来试图解释:“不是你知道我刚刚是刚到,然后,我…”

“欸你今天好高啊!”他的话被打断,赵志伟举着话筒站在旁边,视线将小包子从头到尾打量一圈笑起来调侃他。

吕鋆峰从善如流:“内增高不是我的日常吗?!”

赵志伟忍不住笑出声,脸上的喜意愈发真挚。

吕鋆峰又举起话筒解释:“没有,刚刚我正好在后面跟那个谁,跟,跟熹子聊天呢。你一个电话过来,我以为是你,我以为是你周围的人拿你电话找我呢。我就没反应过来。”

赵志伟彻底侧身面对着他,脸上的笑意怎么都遮掩不住。

“我…你不是说你工作吗?”

“啊…这不是…我参加你生日会我,百忙之中我也要抽出时间过来啊对不对。”

 

就算我在地球另一端,也要来啊。

 

“志伟,你邀请了吗?”主持人站在另一侧询问。

赵志伟毫不犹豫:“我啊,我邀请了啊。”

“他之前找,跟我说过,对。但当一…我正好这天有,有事情。我就说那可能,未必…但是再有事请我肯定要排开嘛!对不对!”吕鋆峰略微偏过头去笑盈盈的接上话头,末了还冲着台下扬了扬下颌。

粉丝的尖叫瞬间铺了满场,吕鋆峰不禁得意的扭了扭腰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对,也给大家一个惊喜吧。嗯,嗯。”

赵志伟沉默着站在一边,脸上眼里皆是笑意。他盯着吕鋆峰的侧脸看了半晌,终是忍不住上手将人揽入怀中。

“这个蛋糕是你带来的生日蛋糕吗?”主持人转头接了话筒提问。

小包子兀自被人抱的猝不及防,身体后仰着栽进他怀里,又赶紧抓着话筒回复:“啊?对。”

赵志伟在他耳边低沉的笑开,呼吸间热气喷洒在吕鋆峰耳际,瞬间激的他耳垂都红起来。他用台下看不见的那条胳膊轻轻怼了了赵志伟一下示意他松手,两个人跟着主持人走到蛋糕边上。

优雅大方的女主持人还在介绍着蛋糕。吕鋆峰靠在赵志伟身侧听着,便不可抑制的生出些骄傲的情绪,他又将想好的话捋了一遍才举起话筒。

“呃…就是首先先祝你生日快乐。嗯,然后…”他话音一顿,故意大声咳嗽起来,又笑着摆了摆手:“干什么别让我笑,干什么,很严肃!”

于是台下的粉丝配合的尖叫。

吕鋆峰下意识偏头看了眼赵志伟,终于开始正经发言:“嗯那个首先先感谢大家能够一路以来支持赵志伟,然后来,那个参加赵志伟的生日。也是有你们的存在能够一直以来成为赵志伟最坚实的一个后盾…是不是太官方了?”

说到最后他自己都要忍不住发笑,话里话外浓浓的老夫老妻既视感逼的他脸颊都不可抑制的烧起来。粉丝们似乎了然至极的欢呼更是让他难掩羞赧,下意识转头去看赵志伟请求救场。

后者了然的笑,一条手臂环过他腰际将他抱住,十分自然的接上他的话。

“太官方了。谢谢你们能来,然后陪着我开开心心的,过这么开心的生日。”

 

谢谢你能来,这是我最开心的原因。

 

 

 

 

 

吕鋆峰弯着眉眼笑起来,又接着赵志伟的话音逗他:“那我再说点儿实在的吧?”

“你说吧。”赵志伟偏头看他。

“就是,明年的时候…”

“你还来吗?”话未说完便被打断,赵志伟的问题可谓是急迫至极。他一双眼睛定定的落在吕鋆峰脸上,认真的模样看的吕鋆峰心悸。

粉丝还在台下高声欢呼。吕鋆峰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故意对台下发问:“我还来吗?”

肯定的回复此起彼伏,吕鋆峰心花怒放连带着语气都重了不少。

“必须来对不对!”

“好!”赵志伟一摆手,笑了。

 

生日会还在继续,主持人站在蛋糕前尽心尽力为粉丝谋福利。

“你刚刚叫他是赵志伟,你要喊他公孙大人吗?”

吕鋆峰有些不好意思,手指抓紧了话筒反驳:“我刚刚喊的就是公孙大人啊。我喊了两…对不对我喊了对不对?”他探着头去问台下粉丝,却得到一片否定,只好认命的清了清嗓子偏头对上赵志伟的视线。

 

“公孙大人?”

“哎。”

似乎是缱绻了半世,两个人都在等着这一刻。无论曾经如何,今后依然要携手并进。

 

 

 

 

 

吕鋆峰低着头满世界找蜡烛,主持人在一边调侃。赵志伟弯着腰,脑袋和吕鋆峰凑在一块儿一起找。

“有点紧张。”吕鋆峰嘟着嘴解释,又去看最左侧的李熹子点蜡烛,下意识说了一句没点燃。

主持人终于忍不住笑起来,调侃赵志伟你朋友的脑子怎么回事儿。赵志伟笑嘻嘻的去搂人肩膀,嘴里叨叨着对不起。

“我们俩今天都没带脑子。”吕鋆峰毫不在意,一本正经的自黑。

赵志伟顿觉无奈,只好点头配合他:“对不起对不起傻孩子傻孩子,大家理解一下哈大家理解一下。”

生日快乐的BGM在场馆内回荡,赵志伟说了几句漂亮话又抬手去抱两边的人。吕鋆峰下意识略微偏头蹭了蹭赵志伟耳根皮肤,然后给人唱了一首跑了调的祝福歌。

他满心满眼都是欢喜,快要爆炸的喜悦塞满胸腔,歪着脑袋认真看赵志伟切蛋糕的样子。

“切一下这个蛋糕。这样,蛋糕是大峰带来的,你想怎么切,看你们感情了。”主持人还在下套,吕鋆峰笑嘻嘻的接了一句:“看我们感情切,那就随便切。”

台上台下顿时笑做一团,然而赵志伟十分耿直,他比划着想将蛋糕一分为二,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解释。

“我们平分天下。”

 

吕鋆峰接过大表哥递过来的刀犹豫着怎么下手,他在蛋糕车前晃了两步嘟囔:“那我就…”

“认真点。”赵志伟赶紧接了一句。

吕鋆峰顿了顿话音,又道:“那我切好看点儿,那我就这样切吧。”他将刀横过来在蛋糕上,偏头去看赵志伟的脸。

后者点头认同:“好。”他说着还非常自然的扶上蛋糕车给人着力。

切完了蛋糕又被主持人招呼着拍合照。

吕鋆峰跟在赵志伟身侧活像个小媳妇儿,他嘻嘻哈哈的在人旁边蹲下,悄咪咪的用小指去勾赵志伟的。身边的人勾了他的手指偏头看他,眼里盛满了笑意。吕鋆峰心头一热,垂眸笑起来。

 

 

 

 

 

生日会在欢声笑语中结束。

吕鋆峰挖了一指头奶油回身要去抹赵志伟的脸,被后者眼疾手快的抬手隔开。一个非要抹,另一个不让抹,两个人拉拉扯扯的在台上闹起来。李熹子弯腰赶紧逃离事故现场,未离场的粉丝尖叫声此起彼伏。

最终还是宠妻狂魔先放弃了抵抗,任由着对方沾着奶油的手指蹭在唇上。

甜腻的奶油香气在嘴边散开。

赵志伟垂眸认真的看着吕鋆峰的脸。

小包子被他看的不好意思,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发笑。

“生日快乐。”他说。

赵志伟抬手揉了把吕鋆峰柔软的头发,脸上漾开笑意眉眼温柔。

 

“还好你能来。”

 

 

 

END


评论(14)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