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凭的这张脸

软心布朗尼。

金屋藏娇(纯车预警)

*OOC预警
*以色侍君舞伎钤X自认是攻反被上光
*来自六崽子太太 @吃包副相公孙钤 的点梗

 

 

 

公孙钤身着宽大舞衣跟着引路内侍走在通往王上寝殿的石子路上。他微低着头,双手垂在身体两侧,指尖因细小的紧张心绪稍稍蜷起。疑问在嘴边转了两圈终是忍不住,于是步子迈的大了些追上前方的内侍低声发问。

“大人,王上可是只宣了我一人?”

内侍头也没回,尖着嗓子回应:“是啊,王上只宣了你一人。这可是个好机会,你要好好把握呀。”

公孙钤话头一哽,还想再问。内侍却突然停下脚步轻轻拍了他一下。

“到啦,一会儿王上让你进去可要谨记礼数不可冒犯,记住了吗?”

公孙钤于是弯腰作揖态度客气:“多谢大人提点。”

 

 

 

殿内烟雾缭绕纱帐起伏,清冷的牡丹香气扑了满鼻引人沉醉。公孙钤垂首而入只略作打量便停在榻前屈膝而跪。

“参见王上。”

帐内一时未有应答,公孙钤却敏感的感到有一道视线在打量他。他不由有些紧张,背部起了一层薄汗很快浸透轻薄舞衣。

王上若想欣赏歌舞决计不会只宣他一人前来,甚至连歌姬乐师都没有一个。但若说他犯了什么至于王上亲自召见的大错他又着实茫然。然而事已至此,多虑无用。他干脆俯首跪地不发一言静待那帐后的上位者吩咐。

“平身吧。”

良久,公孙钤才听到帐内传来一声平淡无波赦令。他忍不住心下长舒口气沉默着起身,却突闻一阵环佩脆响,紧接着有脚步声自帐内而来。

公孙钤下意识抬眸去看,只来得及瞄到人绛紫色的华袍和松散长发便又赶紧低下头去。

 

 

陵光撩开层叠软帐走下榻去,眸光微凝打量榻前的人。

“抬头让孤王瞧瞧你。”

视线自人蓝色舞衣移至发顶,竟也真瞧出些君子端方的意味。陵光有些明白了丞相极力推荐他的原因,忍不住嗤笑一声又凑近了些。

公孙钤依言抬头却不敢看人,只垂眸任着对方带着审视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孤王听闻你善舞?”陵光似乎是看够了,宽大的衣袖一甩走回榻前坐下。公孙钤一时摸不清他的意思,只得略微弯下腰去低声应是。

陵光沉默半晌突兀轻笑,身体向后靠在榻上懒洋洋的吩咐:“那便给孤王跳上一支吧。”

公孙钤一怔,下意识抬头看他想说无乐无曲。视线骤一相对他顿时愣住,从未想过世人口中杀伐果断的君王竟是如此美艳无双。

“放肆!”

陵光蓦然变了神色,衣袖横甩唤回人神智。

公孙钤立刻跪地请罪:“王上恕罪,臣罪该万死。”

陵光的神色又慵懒起来,他未在继续追究适才的事,只摆了摆手让公孙钤跳舞。

 

 

公孙钤静立片刻,最终选了一支阳刚气十足的舞。他以手为剑豁然而起,柔软的腰肢扭出惊艳的弧度,举手投足间杀伐之气尽显,有如阵前将军破阵杀敌。

陵光单手扶额看的津津有味,虽无丝竹之音却愈显舞技精湛。

殿上之人动作陡然一变,凌厉之势尽被轻柔动作取代。公孙钤单手后负一条手臂半曲掌心托至面前,似轻抚爱人脸颊。眼神温柔神色眷恋,舞衣宽大的袖摆垂在半空撩拨心神。

陵光心下一动,起身缓步至人身前探出手去抚上公孙钤颊侧。

红烛摇曳,冷香袭人。

点我赏舞。

尽兴而归。



END



评论(26)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