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一个脑洞。

两天没更文了,把脑洞整理一下分享吧。
有太太愿意写吗?没有的话…我也不知道这会不会成文。

陵光家境殷实,父亲是当朝宰相,但是他却莫名其妙长歪了。每天流连青楼楚馆,而且喜欢玩儿小倌。有一天他随母去庙里上香路遇一个佩剑的穷书生。
穷书生叫公孙钤,其实是首富家的大公子,只是出来生活历练所以落魄的像个乞丐。陵光贪图他的美色伸出援手,邀请他去做他们家门客。公孙钤一眼看穿了小公子的花花心思,但是又觉得有趣故意装作不知点头同意,随他去了。
陵老爷一开始以为儿子又带了什么莫名其妙的狐朋狗友回来,气的要行家法打他,小公子吓的上蹿下跳,被穷书生一把抓住手腕子护在身后,然后斯文有礼的给陵老爷行礼。陵老爷一看,欸这个后生还算识礼,于是放下家法一捻胡子,把儿子赶下去了,又跟穷书生聊了聊人生,谈了谈理想。
一聊陵老爷发现,诶呀这个不是狐朋狗友啊,是个人才,留下给自家混世魔王做个先生吧。穷书生笑眯眯的行个礼,答应了。
于是陵老爷就在远离主宅的地方辟了院子给小公子读书,结果小公子完全无心学习,一心只想把先生带回自己院子里,教先生享受鱼水之欢行周公之礼。
小公子对先生千般暗示万般勾引,穷书生嘴角一弯,你在做什么,在下看不懂。礼不可废,好好读书才是正道。
小公子十分生气,根本不相信自己先生如此迂腐,终于决定放大招。
这一日,小公子如坐针毡听完了先生授课,理由蹩脚的邀请先生去他院子里小坐。实际上他已经准备好了欢情香和玫瑰膏,只待先生一去就把他迷晕,然后把先生绑在床上这样那样。
结果今天先生突然不按套路出牌。他大手一伸扣住了小公子的手腕子把人拉进怀里,往书桌上一推,倾身就压上去了。咬着小公子的耳垂低声发笑。
为师总觉得陵儿非不可教,只是授业方向不对。不若为师现下教你些你喜欢的吧。
说着就把小公子压着扒了衣服。小公子当然不从,拳打脚踢让先生放开他,然并卵。他被先生按在他写字读书的课桌上欺负的梨花带雨满面潮红。
他一抬头就看见学堂里挂着的孔老夫子慈眉善目的对着他笑,他吓的一激灵,又羞又耻又欲罢不能,呜呜咽咽的哭出来又被先生撞的支离破碎。他大骂先生无耻,竟然当着圣人的面做这些。结果先生狠狠撞进去哑声而笑,说,为师这是教你,周公之礼不可废。
小公子被先生欺负惨了,被他抱着出了学堂回自己院子。混世魔王觉得自己十分丢脸没面子,脸埋在先生胸口不抬头,一个劲儿在心里扎先生小人儿,完全没注意先生带他去哪里。
等先生一只脚踏进院子他突然想起来他准备的那些东西,吓的直哆嗦。揪着先生的衣襟软声哀求咱们出去逛逛吧,先生微微一笑,不可,你现在身体不适,还是回房间休息吧。
陵光挣扎无果,哆哆嗦嗦的被先生抱进房间了。一进房间,先生眉梢一挑,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陵光太惨了,最后哭不出声叫不出来被做晕过去了,醒了以后非常生气,打定主意要跟先生对着干,先生说往东他偏生要向西。先生微微一笑,看来为师的教育还不够。于是小公子被迫又对着孔老夫子一番哭天喊地。
从那以后小公子长记性了,天天撇着嘴委屈巴巴的读书写字学习。陵老爷一看,诶呀我的妈呀,公孙先生好手段,请您留下为我儿长期授课吧。
公孙先生斯文有礼,十分谦逊。陵老爷您过奖了,不过在下离家甚久,十分惦念父母,想回家了。陵老爷一听,这也是人之常情,虽然觉得舍不得,还是放他走了。公孙先生走的十分果断干脆,小公子完全不知情。等到第二天上课时间迟迟等不到先生才知道穷书生已经离开了。
小公子傻眼了,泪眼婆娑的开始哭,又委屈又伤心又难受。然而心里十分惦念他的混蛋先生,可又绷着面子傲娇的不肯派人去找。只好每天以泪洗面抱着先生送他的毛笔哭的人比花娇艳。
陵老爷和夫人一看,哦豁,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可是人家先生已经离开了,这是对我儿没有意思啊,这可怎么办。陵老爷十分忧虑,陵夫人特别心疼。
没过几天,陵老爷觉得不能再让儿子这么哭了,下定决心要派人去找先生,无论如何也得找回来。结果这时候门口的小厮来报,说门外有好多人抬着礼物来了,还说是聘礼。
陵老爷和陵夫人对视一眼,觉得事情很不一般,结果出去一看,那穷酸先生锦衣貂裘贵气逼人的站在队伍前,见他们出来弯腰抬手彬彬有礼。
老爷夫人,在下公孙钤,来向令公子提亲。
陵老爷眼睛一斜瞅了眼自家夫人一捻胡子,我们对这婚事没有看法,只要吾儿愿意。此时得了消息悄悄扒门的小公子跳出来一甩袖子,混账东西,本公子不嫁!说完就扭头跑了。
老爷夫人目瞪口呆,公孙钤微微一笑胸有成竹,二老放心,交给在下吧。
他推了推陵光的房门,发现门被锁上了,公孙先生只好放低了身段向他道歉,并且告诉他,他回家其实是去跟爹娘坦白了。而且还被刻板的父亲打了浑身伤,现在还没好全乎呢。
扒在门口支棱着耳朵听的小公子一听先生受伤了也顾不得生气,急急忙忙拉开门就要检查。结果一开门发现先生笑眯眯的看着他,见他开门把他抱了满怀。然后抱着小公子去床上行周公之礼了。
先生一边撞一边笑眯眯的问他嫁不嫁,小公子意识模糊泪眼朦胧,一双小手在先生光洁如玉的背上划拉来划拉去,咬牙呜咽着骂了一句禽兽。先生不为所动,抵着敏感点死命的撞,还凑在他耳边舔个不停,哑声问他嫁不嫁,小公子被欺负狠了,哭哭啼啼的说本公子嫁,本公子嫁还不行吗。先生一听,既然您同意嫁了,那为夫就不客气了。
然后小公子又晕了。

评论(20)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