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凭的这张脸

软心布朗尼。

一个脑洞。

那个…嗑脑洞吗?

陵光自小不爱学习,念到高中毕业就放弃学业了,从此自主奋斗开始创业,几年以后竟也功成名就成了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然而他向来低调,父母也不爱铺张,一直住在乡下老宅,邻里乡亲很少有知道他们家发迹的。陵光二十七八马上奔三的人了却连个对象都没有,急坏了父母,只盼着他赶紧娶妻生子。

一天乡下有一门亲戚办喜事,陵光推不过父母的要求不情不愿的跟着一块儿去喝喜酒了。
虽然陵光并不高兴来参加喜宴,但在商场混迹多年表面工作做的非常好,见了人都是礼貌疏离的客套一番,却始终没见跟那个女孩子亲近。父母亲急的直拍大腿却又无可奈何。这时候凑过来个热情的女人跟他们搭话,一看就是城里来的,穿金戴银保养得宜。陵父陵母受宠若惊,于是也礼貌的和她攀谈起来,谈着谈着就聊到了儿女的婚事上。

陵光在一边兴致缺缺却又不好直接离场,只能窝在父母旁边听着漂亮女人推销自家儿子。陵父陵母一开始听女人一直推销自己儿子还觉得有些尴尬,后来又想着,她说的也对,我们家光光这么大了都没谈过恋爱,说不定真是不喜欢女孩子,或者干脆就想孤独终老。别管是男是女,先搞个对象再说。于是两边家长谈的热火朝天难舍难分。

又谈了两句女人说到了儿子的工作,非常骄傲的告诉二老我儿子公孙钤特别有能力,工作出色,现在在某某上市公司做部门经理,年薪多高多高巴拉巴拉。这时候陵光在一边打了个呵欠,女人笑眯眯的探头看他一眼,又回头看二老,问道,另公子哪里高就?

陵光砸吧砸吧嘴答,我和你儿子一个公司的。
女人精致的眉毛一挑,又很温柔的问,不知道你是哪个职位的?

陵光抬手用拇指抹了抹嘴角,就是能让你儿子失去工作那个职位的。

晚上陵光回了城里的住处,接了视频会议开始处理事务,然后下意识在工作团队里找今天知道的那个有工作能力的公孙钤。他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底下的职员了,只在重大事务上才亲自处理,所以对下面的人知道的并不多。然而会议桌边做了一圈,他并不知道哪个所谓的青年才俊是公孙钤。最后只觉得有一个戴着眼镜气场迫人的年轻人长的不错。会议结束了,视频里的员工们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陵光砸吧砸吧嘴,没忍住问到,哪一个是公孙钤?会议室里的人纷纷停下动作惊讶的看向镜头里的他,又都下意识的偏头往一个方向看。之前被陵光觉得长的不错的年轻人扶了扶眼镜冲着镜头点了点头道,您好董事长,我是公孙钤。

陵光有点儿尴尬,梗着脖子不知道怎么接话,最后干巴巴的接了一句,没事儿,我只是看到你的报告觉得你写的不错,想认识一下。公孙钤点点头没吭声,不置可否。会议就这么散了。

第二天陵光在公司签了两个合同突然克制不住好奇心,打理一番着装就从专用电梯下去视察公司。他已经查到了公孙钤就职的部门,干脆利索直奔着公孙钤工作的楼层去了。大家一看董事长亲自来视察一个个又想狗腿又想矜持,只有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后头也不抬。陵光瞅了一圈,装作无意的凑了过去。一扫他的电脑,密密麻麻的全是经济报表。陵光脑仁子一疼,故意轻咳了一声。

公孙钤应声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问他,董事长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叫我上去就好了。陵光摸了摸鼻子有点儿不好意思,然而还是摆摆手解释,没什么,我来视察一下公司,打扰你工作了吧。都继续工作,不用管我。没成想公孙钤放下鼠标站起来,对他摇摇头道,礼不可废,我是部门经理,您下来视察,理应由我带您参观。

然后陵光被迫在整个公司转了一圈,最后出了一身汗回办公室吹空调去了。自那以后公孙钤时不时就被董事长叫到办公室亲自吩咐任务,同事们有恭喜他的也有嫉妒他的,然而公孙同志上的是董事长的专车,他们想下绊子都没处使,只能不甘不愿的认命了。时间一长陵光和公孙钤熟了起来,公孙钤虽然不像最开始那么客气疏离,但也还是恪守礼节。陵光感到有点儿苦恼。

其实他就是不喜欢女孩子,打小就对女孩子没兴趣。所以这么多年没找对象。以前担心父母接受不了一直拖着没找对象也没说过这茬儿,如今父母亲自己看开了他也乐得谈个恋爱。可他没想到,自己眼光这么毒,一眼就相中了个榆木脑袋。

陵光向好友孟章取经,然而孟章只是歪着脑袋想了想跟他说,仲堃仪当初就是酒后…你懂吧?还眨了眨眼卖萌,杀伤力特别大。陵光深感有理,于是拐带着公孙钤去喝酒。两个人在酒吧一坐,陵光开始回忆自己年轻时看过的狗血小说,什么女友移情别恋啊,发小身患恶疾啊,自小家境贫寒啊,总之怎么凄惨怎么说,而且他泪腺发达,说着说着竟然真把自己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公孙钤看着醉的一塌糊涂的陵光扒在他肩膀上直说胡话哭笑不得,最后只好把人送到酒店了。其实他也知道陵光的心思,这么聪明的人,当然什么都瞒不过他。但是他就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一直没说破,就看着陵光瞎折腾笨拙的追他。

陵光在酒店的床上好一番折腾,抱着他不让走,还非常热情的扒他衣服要滚床单。公孙钤被撩的呼吸急促额头青筋直跳,好不容易才把人哄安静了,又给他脱了被扯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光溜溜的塞被窝才自己去冲了个冷水澡。大半夜的,他也不放心放陵光一个人在酒店,于是爬上床跟陵光钻了一个被窝。

第二天陵光在温热的怀抱里睁开眼,他吓的一哆嗦,赶紧动了动身体,发现除了因为宿醉有些头疼,身体竟没有一点儿不适。但他看了眼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和公孙钤身上青紫的印子(他掐的)和结了痂的抓痕,懊悔异常。

这时候公孙钤醒了,睡眼朦胧的跟他打招呼,董事长,你终于醒了。
陵光:……对不起公孙,我会对你负责的。然而心里已经美的冒泡儿。诶嘿,不但如愿以偿有了谈恋爱的理由,老子还是攻。虽然记忆不完整,但他扒着公孙钤扯衣服的片段还是记得的。小孟章,计划通,满分!

公孙钤:……??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张了张嘴想解释,然而看着陵光难言喜意的表情又觉得也还挺有趣,干脆不吭声了。陵光就天真的以为他欺负了公孙钤,非常认真的表示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公孙钤憋着笑跟陵光一起去上班,当天就被陵光升了职。从此他们俩在谈恋爱的传闻在公司里传的更凶了。

陵光当然也听到了传闻,也实在想和公孙钤升华一下革命友谊。于是在一个被公孙钤驱车送回家的夜晚,他眨巴着漂亮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试探公孙钤。
那个…公司里都在传我们在恋爱。
公孙钤睨了他一眼面色如常,其实心里已经忍不住笑了。他微微点了点下颌应了一声嗯。陵光不知道他这个冷淡的反应是什么意思,急的在副驾驶上抓耳挠腮。
那,你介意不介意?然后又急忙摆摆手解释,跟之前那个意外没关系,他该负责的还是会负责,只不过如果公孙钤介意流言他可以让他们闭嘴巴拉巴拉。

他正语无伦次的解释,公孙钤突然一个急刹车,陵光身体惯性往前撞,好在系了安全带,路上也没什么车。他顾不上再琢磨公孙钤的心思,不悦的怒喝公孙钤怎么能在大马路上突然刹车。漂亮的眉眼成了一副恼怒模样儿,倒也有几分商场上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狠戾样子。

公孙钤眯着眼打量他,越看越觉喜欢可爱。忍不住抬手扣住人后颈把他捞进怀里,捏着下巴吻了上去。

公孙钤亲了个爽阖眸看陵光的眼,粗糙的拇指指腹不住摩挲人滑腻的下颌皮肤,似笑非笑的问他。
本来就是事实,我为何介意?
陵光眯着眼睛没吭声,小舌舔过唇面一片潋滟水光,耳朵尖悄悄红了。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