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花期无终

*直播后续,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吕鋆峰关了直播,随手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站起来伸个懒腰。大红帽衫被他的动作带起来,露出小腹一片瓷白的皮肤。他下意识撂下胳膊拽着衣摆往下拉扯将那片皮肉盖住,偏头对上助理的视线微微一笑。

“又没有外人,再说了,给粉丝瞧瞧胳膊腿儿你能掉块肉啊…”助理收拾着茶几上的零碎物品,忍不住翻个白眼碎碎念。

吕鋆峰笑嘻嘻的凑过去帮她一起收拾,嘴里煞有其事的回复。

“那可不行,我可是走禁欲系小王子路线的。这白生生的皮肉岂是说露就能露的。”

毕竟可是被那人耳提面命不许给别人看了身体的。小包子咧嘴笑,面上一派清纯无辜。

助理撇撇嘴不置可否,抱着东西又叮嘱了一遍早点儿休息便关上门回自己房间了。吕鋆峰跟在她身后嬉皮笑脸的摆摆手,回身把门关了严实,又落了锁才哼着小调去行李箱里翻换洗衣物。

抱着睡衣路过茶几时他又看见刚刚画完的那张画,大概是助理适才走的匆忙忘了把画带走。吕鋆峰盯着画上那片蓝色愣神片刻,末了探身过去把画拿起来又细细端详了两眼。

“唉,我这画功真是没话说…”他自吹自擂,又觉好笑,摇着头把画放回茶几上转身去洗澡了。

 

 

 

 

 

吕鋆峰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手里还抓着毛巾擦头发。不知是不是刚洗完澡的缘故,直播时难耐的暑热已经尽数散去,空调开到正合适的温度。吕鋆峰深吸口气,舒爽的通体痛快。

他把毛巾顺手扔在衣帽架上,趿拉着拖鞋去摸手机。

微信页面上赵志伟的视频请求来自两分钟前。

他不可抑制的心情愉悦起来,点开下方的工具栏回拨过去。

视频很快接通,屏幕微微晃动了一下,然后映出了赵志伟略显疲倦的脸。

“嗨志伟。”吕鋆峰举着手机往卫生间走,一边扒拉头发一边跟屏幕里的人打招呼。

赵志伟大概是刚下戏,脸上还带着显而易见的妆容,头发也被固定成炫酷的模样。吕鋆峰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大笑着让他注意身体。

屏幕里的男人撇撇嘴心疼又无奈的样子:“还说我呢,你也不看看你瘦成什么样儿了。包子脸都瘦没了,下巴想戳人是不是?”

吕鋆峰话音一顿,故作无谓的摆摆手:“哪有我们志伟哥哥辛苦啊,这个点了才下戏,妆还没卸呢。”

屏幕里的人弯着眼睛笑起来,脸又往镜头前凑了凑。

“没有,我下戏好一会儿了。刚刚光顾着看你直播,还没来得及卸妆呢。”

 

 

 

 

 

吕鋆峰对着镜子吹头发。

手机被他放在镜子架上,镜头里一片模糊的磨砂玻璃上映出隐约的肉体,伴随着淋浴头哗啦啦的水声撞击着他的耳鼓。

“神经病…”吕鋆峰忍不住翻个白眼低声嘀咕。

赵志伟同志把手机正对着浴室玻璃放在镜子架上然后去洗澡了,徒留小包子一个人对着影影绰绰的磨砂玻璃和暧昧水声无语凝噎。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快半个月的时间,热恋期的分别逼的吕鋆峰全身冒火,简直分分钟想要打个飞的到赵志伟身边去。虽然这热恋期持续的时间着实够久,他们彼此却乐在其中享受不已。他想到赵志伟温热的怀抱滚烫的手掌和粗糙的指腹,微弯着唇角半眯着眼的痞笑,和在床上时的强势霸道,只愈发觉得相思难抑,异地难捱。

这恋爱谈的实在憋屈。

吕鋆峰摸了摸干的差不多的头发把吹风机放回原处,视线又不可抑制的瞟到手机屏上。他略微前倾了身体,试图将磨砂玻璃后的身体看的更清楚,然而最后还只是一片模糊的身影晃来晃去。

“赵志伟你神经病啊!”小包子终于忍不住愤怒的骂出声。

浴室里的水声应声而停,紧接着门被打开。赵志伟抓着湿漉漉的头发探身出来,小麦色的身体猝不及防的撞进吕鋆峰眼睛里,顿时羞的他面红耳赤想要偏过头去。

赵志伟眯着眼看了眼屏幕里白生生的小包子沉声笑开。

“再等我两分钟,马上就好。”

 

 

 

 

 

吕鋆峰侧身窝在柔软的被窝里,屏幕里的赵志伟正在往身上套睡衣。他的视线顺着人平坦的小腹移至精壮的胸膛又瞟到滚动的喉骨,不自觉喉结滚动咽了口口水。

赵志伟似乎听到了这声吞咽,低头瞟了眼手机似笑非笑。

“小浪货,想志伟哥哥了是不是?”

“才没有,谁要想你这个大烂人。”吕鋆峰脖子一梗,日常傲娇。

赵志伟垂眸系扣子,也不反驳。他留下颈口最上方的两粒扣子没扣,举着手机钻进被窝里。

两个人忽然都沉默下来。

房间里都没开大灯,只有床头的夜灯散发着昏黄的光,两个人对着屏幕里略有些发黑阴暗的脸沉默着对视。

房间里十分安静,听筒里一时只能听见彼此清浅的呼吸声。

“眼睛怎么肿了,想我想哭了?”最终还是赵志伟先打破了沉默,他其实心疼的想给他揉一揉,却只能调侃般逗了吕鋆峰一句。

后者下意识抬手摸上自己红肿的眼角。

“才不是…谁要想你。”吕鋆峰低声嘟囔。

“嗯?那你不想我吗,大峰?”赵志伟突然笑起来,眯着眼调整了下姿势,又把手机拿近了点儿。

吕鋆峰愣了愣,脸颊悄悄的烧起来。他撇了撇嘴,终于诚实的点点头。

“想你啊,特别想你。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过两天。过两天我的戏份拍的差不多我就去看你,好不好?”赵志伟抬手点了点屏幕上小包子的鼻子。

吕鋆峰显然很了解赵志伟想干嘛,下意识抬手抹了把鼻尖,瓮声问他:“真的啊?那你赶戏多辛苦啊,我不急。你忙完再说吧…或者我去看你也行。”

赵志伟摇摇头,翻了个身扯把被子。

“上次都让你来看我了,这次怎么也该我去看你了。”

吕鋆峰忍不住咧嘴笑开,举着手机放到嘴边吧唧一口。

“看你表现的好,给你一个么么哒。”他笑眼弯弯,漂亮的唇瓣略微张开,两颗小白牙一晃一晃闪了赵志伟的心。

老赵同志深吸口气,强压下如火燎原的思念也举着手机到嘴边亲了一口,嬉皮笑脸的逗他:“成,你准备好吧,到时候不止么么哒,还有啪啪啪。”

“你给我滚!不理你了,睡觉睡觉!”小包子忍不住脸上一红,鼓着脸颊凶他。

“乖,逗你呢,别炸毛啊。”赵志伟笑开,恨不得穿过屏幕把人捞怀里狠狠揉两把。他笑了一阵停下来,突然一本正经的又开始叮嘱。

“照顾好自己,别哭了,眼睛肿了我要心疼的。”

吕鋆峰闻言也顾不上再生气,急忙摆手解释:“诶哟喂我真的只是喝水喝多了!老赵,志伟…志伟哥哥!”

“好好好,水还是要多喝的,现在天气这么干。”赵志伟点头附和,又扫了眼时间:“好了不早了,赶紧睡吧,明天还工作呢。”

吕鋆峰下意识也看了眼时间,一看已经马上十二点,只好不情不愿的点点头:“那一起睡吧,再亲一口。Mua~”

赵志伟又凑到屏幕前亲了一口:“晚安大峰,回头见面让你亲个够。”

“流氓…我去睡了,晚安!”小包子气急败坏,把手机往旁边枕头上一放,心满意足的闭上眼。

“歪,关灯啊,晃眼睛睡的好吗。”

旁边传来赵先生的声音,吕鋆峰从被窝里探出胳膊,啪一把将床头灯关了。

手机里也传来一声开关闭合的声音,小包子嘴角一弯悄悄将手机摸到枕头边,听着那头清浅的呼吸声安心入睡了。

 

梦里赵先生对他张开手臂,歪头笑的温柔。

“大峰,我来看你了。”

 

 

 

 

 

你的一举一动,都引我驻足。

你的一言一笑,都令我过目不忘。

你的眉角与发梢,全都隶属我的恋恋不舍。像你我一起并肩走过的满溢花期,从二月的兰草到四月的晚樱,从五月的海棠到九月的山椿。寒来暑往,朝朝暮暮,风景变迁一路,而花期永驻,繁盛灿烂,亲吻着世界散发出熠熠光辉。

当我遇见你时,便看见了这微尘世界中无终无止的花期。

 

日为朝,月为暮,你为朝朝暮暮。

 

 

END

评论(1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