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凭的这张脸

软心布朗尼。

天赐良缘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狮子精老赵X 兔子精大峰
*流水账段子体,神经病产物




 

“诶哟——愚蠢的人类,摔死本君了,待本君法力恢复,定要…定要……”

赵志伟懒洋洋的抬起眼皮子瞧了眼不远处的毛绒团子,下意识抽了抽鼻子。同类的气息很快填满了周围的空气,他动了动身体,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那适才还嚣张不已的毛绒团子果然抖的更厉害了,两只长长的耳朵耷拉下来,掩耳盗铃般遮住眼睛,畏畏缩缩的团成个球体窝在不远处,典型的自欺欺兔。

“歪——”赵志伟撑起身体,强壮的躯干和矫健的四肢造就他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颈间的金棕色毛毛被微风吹拂着微微晃动。他歪头打量一圈瑟瑟发抖的毛团子抬起前肢走过去,前爪轻轻的抚上圆滚滚的肉团子。只见那毛团子顿时抖的更厉害了,赵志伟一愣,随即笑眯眯的又道:“我说,你这么小的一只,不会就是本座今天的午餐吧。”

“你说什么呢大块头!浓缩就是精华懂不懂!能吃掉本君是你三生有幸好不好!”吕鋆峰也不抖了,也不哆嗦了,两只长长的耳朵支棱着,跟两根电线杆似的。前肢支起,一双红通通的大眼睛满溢愤怒与不满,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庞然大物。

“哟,那你是心甘情愿给本座当食物了?”赵志伟低下头去,硕大的头颅凑到毛团子面前。

糟糕,上当了。

吕鋆峰眨巴眨巴眼,瞬间那嚣张的模样儿又颓下去了。

 

 

 

 

 

 

“所以说,你是贪吃了那农民的胡萝卜才被抓到的?”赵志伟仰头打了个呵欠,又懒洋洋的窝在草地上抬着眼皮子瞧不远处的毛团子。

吕鋆峰呸了几声将嘴里的草渣子吐干净,相合的前爪一松,一把青草就掉地上了。

“废话!若非如此本君怎么会被这愚蠢的人类送来成为你的食物!”

“你都圆成这样了,跟个球似的,还这么爱吃。被抓住也正常。”赵志伟悠闲的甩了甩尾巴,探头去蹭肥兔子软软的毛。

“你才圆,你全家都圆!本君这是健康。你不爱吃你还被关在这该死的动物园里!”兔子精一跳三尺高,恨不得跳到大狮子的背上去蹦哒几下。

“谁说我不爱吃的,在这儿每天都有免费的食物,我只要吓唬吓唬它们就行了,何乐而不为。”赵志伟顿了顿,又道:“再说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午餐,我劝你对我客气点,不然我可不客气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张嘴露出凶狠的獠牙来,吕鋆峰一愣,顿时不敢吭声了。

 

 

 

 

 

“你说你得道三百年了?啧啧,真是兔不可貌相。”赵志伟眨眨因困倦而发涩的双眼,侧身卧于草地上瞅着上方看台上的人类。

兔子大仙四肢大开瘫在他旁边,两只软软的长耳朵也贴在地上:“你什么意思,本君不像吗?”

“本座只是觉得你看起来太小了而已。”

“那是因为你这个大块头太大了,怎么可能才成精四百年!”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你应该说得道。”赵志伟偏头瞅他,一本正经。

“……神经病啊!”

 

 

 

 

 

“赵志伟这名字怎么这么俗,听听你大峰哥的名字,吕——鋆——峰——多么炫酷。”吕鋆峰得意的晃晃屁股,毛茸茸的短尾巴一耸一耸,可爱至极。

赵志伟艰难的将目光从兔子大仙那灵动的屁股上移开,不甘示弱的挥挥爪子。

“四百年前的人起名字都是什么水准你心里没数儿吗,我这种名字已经是很潮的了好不好??”

“那也俗,还是本君的名字更酷!”小兔子笑嘻嘻的揪住大狮子的胡须,略微施力一拉——

“疼疼疼!大峰你轻点!”

 

 

 

 

 

这一日天气大好,阳光充足。

吕鋆峰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一蹦一跳的从赵志伟暖烘烘的肚皮下跑出来。赵志伟被他的动作打扰,抬眼皮瞅了一眼又阖眼小憩。

“欸今天这劳什子动物园的人还不少呢老赵。”吕鋆峰两只长耳朵一晃一晃,小短腿倒腾的飞快跳到围墙边上去找他的胡萝卜。

起初饲养员发现这只兔子没被狮子吃掉也惊了一跳,然而时间一长他们也习惯了,每天来喂狮子时还会捎上些胡萝卜小白菜之类的东西喂兔子。

现在狮园里和谐相处的狮子和兔子已经成了动物园的一大景点,喂兔子的蔬菜自然也是新鲜的。

“怎么又是这些啊,没新意。”兔子大仙张开三瓣嘴,咔嚓咔嚓几口就解决了一根胡萝卜。

赵志伟闻声看过来,忍不住发问:“胡萝卜你都不爱吃,那你想吃什么啊?”

吕鋆峰非常认真的歪头想了想,半晌两只耳朵突然兴奋的立起来。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我想吃大葱!”

 

 

 

 

 

赵志伟伏卧草地上懒洋洋的晒太阳,午后阳光晒的他有些困倦,只想先睡个午觉再说。

然而这只是奢望。

吕鋆峰正把他当蹦蹦床,踩在他背上跳的不亦乐乎。好在他们兽态体型相差极大,若是人形他可不敢让肥兔子把他的肚皮当做蹦蹦床。

吕鋆峰越跳越高兴,长耳朵一颤一颤,小短腿踩在软软的皮毛上兴奋的快上天了。

“诶老赵,你太仗义了,简直太好玩儿了!”吕鋆峰说着高高跳起,很快又啪叽一下落在赵志伟身上。

好在体型巨大根本不当回事儿,赵志伟权当给他挠痒痒了。

不过该吓还是得吓,赵志伟晃了晃脑袋,柔软的颈毛蹭在吕鋆峰身上。

“这么好玩儿,你也让我在你身上试试。”

那我岂不是死翘翘了!

吕鋆峰一惊,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两圈。

“那可不行,我年纪小,你知不知道尊老爱幼啊!”

“我还年纪大呢,你又知道不知道尊老爱幼啊!”

……

 

“妈妈,那头大狮子为什么不吃那只小兔子呢?”

两个幼稚鬼正斗嘴斗的你来我往,头上突然传来一声稚嫩的询问。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闭嘴往上瞧去,只见一个五六岁的人类小孩仰头看着他妈妈,表情又是认真又是疑惑。

那母亲略微低下头怜爱的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语气温柔。

“大概…它喜欢它吧。”

 

大狮子与小兔子面面相觑都不吭声了。

 

 

 

 

 

夜凉如水。

吕鋆峰窝在赵志伟暖烘烘的肚皮下动来动去睡不着,半晌才轻叹了一声。

“你怎么还不睡?”赵志伟被他弄的越来越清醒,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欸?你还没睡啊老赵?”吕鋆峰听见上边传来的声音一拱一拱的从大狮子的肚皮下钻出来。

赵志伟悄悄在心里翻个白眼:“你跟多动症似的,我睡得着吗我。”

吕鋆峰自知理亏,也不纠结这个问题,只抬头瞧着圆圆的月亮惆怅。

“也不知道本君的法力何时才能恢复…”

赵志伟心里一梗,歪头看过来:“法力恢复了你就要走了吗?”

“嗯……?啊……”吕鋆峰晃了晃耳朵低下头去,说不出话来了。本来他的确是想法力恢复了就走的,可是现在他又觉得不想走了。好像…还挺舍不得这个大块头的。

 

“我有个法子可以加快法力恢复。”赵志伟看着他的样子眼睛一转,煞有其事的说道。

吕鋆峰果然马上被吸引了注意力:“什么法子?老赵你快说!”

“嘿嘿…双修啊。”赵志伟动了动,侧身躺下。

“…啊?那是什么修法?我没试过啊。”吕鋆峰表示我很懵逼。

“我会啊,但是得先化人形才可以。你现在法力还够吗?”

“够的够的,化个人形还是没问题的。”小兔子说着,咻的一声,原来窝着毛团子的地方变了个人出来。

穿着现在最流行的潮牌款式,眉清目秀,身形纤细,一双桃眸灿若星辰。

赵志伟看呆了。

“老赵老赵,叫你呢。你干啥呢,我都化了,该你了!”吕鋆峰蹲下身来,修长白皙的指尖抚上大狮子毛茸茸的脑袋揉了两把。

赵志伟回了神,他低头蹭了蹭人手心,又后退两步。

吕鋆峰知道赵志伟这是要化形了,心头没由来的紧张起来,兀自脑补起对方会是什么模样。他正想着,那边大狮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成了个俊朗的青年,身形高挑笑容迷人。

吕鋆峰心下一喜,莫名觉得自己赚了。

至于赚了什么,他还得想想。

 

“大峰,来,我现在教你双修的法子。”赵志伟开口,和他兽形时的声音差不多,一把低音炮喑哑惑人,吕鋆峰下意识向他走过去。

“老赵,我…”身体一靠近,赵志伟便抬手抚上他后颈,随即霸道的亲吻接踵而来,未完的话被堵回嗓子里。

 

天为被,地为床。

真刺激啊。

赵志伟伏在吕鋆峰身上努力耕耘,细汗悬于下颌欲落不落。

“大峰,你感受一下法力有没有恢复。”

吕鋆峰视线朦胧头脑发懵,下意识捏了个诀,顿时只觉一股火自下腹愈烧愈烈,瞬间灼的他呼吸粗重两颊泛红,忙不迭的点头。

“有有,唔…好像真的…真的有。”

赵志伟得意一笑,动作愈发卖力。

“是吧,所以以后咱们俩就一直在一块儿双修吧,一定都会法力大涨的。”

吕鋆峰觉得他说的有理,抬臂环上人后颈迷迷糊糊的点头。

“嗯…好,你说的都对。”

 

 

 

 

END

评论(2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