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凭的这张脸

软心布朗尼。

一个脑洞。

明天更新,一个flag.


穿越美食种田,会不会有小包子…谁知道呢。





陵光穿越回古代了,被穿的人也叫陵光,是某大家族不受宠的妾生少爷。主母有两个亲儿子,自然是对他这个庶出瞧不上眼,便宜爹对他不闻不问。下人们看人下菜碟,对他不甚尊敬。缺衣少食住在离主宅最远的院子里。

陵光乐得自在,也不担心会露馅儿。每天在院子里侍弄花草也勉强度日。只是随着他年纪越大到了娶妻的年纪,主母愈发对他这个庶出百般挑剔,竟是连口吃食都不大给了。小公子无奈,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在他住的院子离主宅远离后门近,陵光摸出仅有的一点家当让贴身小厮去买了种子回来,自己在院子里开荒种菜,自给自足。他琢磨着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把在现代吃过的吃食过了一遍脑,用为数不多的食材做了些臭豆腐豆腐脑一类的小吃,拾辍了一身行头去街头卖。没想到百姓对这种没见过的食物十分捧场,第一天就赚了个盆满钵满。陵光十分高兴,又想了些新吃食,什么鲜花饼麻花酥之类的,样样叫好,小日子也过的风生水起。


公孙家是世家大族,世代皇亲国戚,满朝文武争先巴结的存在。嫡出大公子公孙钤一日下朝回家偶然闻到一股子恶臭,便打发随从去看看怎么回事儿。随从回来一脸懵逼的跟他说街角开了家没见过的吃食摊,说是卖的叫什么臭豆腐的玩意儿。公孙大公子一听十分感兴趣,让小厮去买了一碗回来。拿回来对着黑乎乎的豆腐皱眉头,吃这东西,有辱斯文,不过没吃过,好想尝尝。


最后大公子没敌过自己的好奇心,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亲自下车去看了一下小老板,惊为天人,这长相,这气质,这身段,可为我公孙家主母啊。


从那以后小老板做啥他吃啥,出啥他买啥,连跟前儿的小厮都成了老板的熟人。派出去的下人告诉他,小老板是陵尚书的小公子,公孙钤表示不信。哪有世家公子自堕商贾的?亲自去探查一番,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主动跟陵尚书搭讪一番,陵尚书受宠若惊一脸懵逼。各位同僚纷纷羡慕嫉妒恨。公孙大公子表示,在下年纪也大了,家里开始张罗着娶妻了,听闻陵大人府内有适婚之人,您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吧。


陵尚书懵逼啊,啊?什么情况?公孙家嫡长子要主动和我结亲??但他高兴啊,兴高采烈的回去了,跟老婆说公孙钤要和咱家结亲。快把女儿们叫出来让本老爷瞅瞅哪个最漂亮。

主母也高兴啊,忙把嫡出的女儿拉出来了,老爷一捏胡子,我记得我不止这一个女儿啊。夫人只好又不情不愿的把庶出叫出来了,可是老爷,庶出身份不够啊,哪里配的上公孙家的嫡长子。


老爷一听,也是哈。这可怎么办呢,那就嫡出大小姐吧,夫人高兴了。没过两天,公孙钤以拜访之名入府了,陵老爷寒暄一番把女儿叫出来了,公孙钤一摆手,陵老爷,男女七岁不同席,礼不可废啊。陵老爷懵了,你不是要娶我女儿吗?公孙钤眉头一挑,我什么时候说要娶你女儿了?


陵老爷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赶紧招呼着把自己两个嫡出儿子叫出来了。公孙大人,犬子无德,勉强陪您小酌几杯。公孙钤呵呵一笑,非也,在下听闻陵老爷有一庶子,可在?陵老爷歪着脑袋想了想,哪个?


公孙钤不吭声了,毕竟他要说了就毁人名誉。陵老爷赶紧揪着夫人悄咪咪的问,我还有哪个儿子?夫人撇撇嘴,西跨院不是还有个小狐媚子的儿子吗。陵老爷一听,赶紧的的吧,请上来啊。


陵光正在厨房里热火朝天的捣鲜花呢,被下人火急火燎的叫到主宅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脸颊还有一抹鲜花汁。他从来没来过主宅,也没见过便宜爹娘,凭着感觉叫了一声父亲母亲,对着不知何方神圣的公孙大人沉默了。


陵老爷一看自家儿子这个德行,连主母身边的小厮都不如,顿时又羞又愧直呼冲撞贵客。没想到公孙钤笑眯眯的摆摆手,跨步上前给陵光抹了抹脸,然后请他入座。
陵光:exo me ??


气氛诡异的吃了饭,陵光告退了,公孙钤对陵老爷拱了拱手,陵大人,在下想迎您的公子进门执掌内府,您可愿意吗。


陵老爷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抹把脑袋上的汗直点头,好说好说。

陵光表示,我不同意,我的点心铺子刚要开张,酒楼还在选地方呢。
公孙钤大手一挥,为夫有钱,夫人可劲儿造害,我的就是你的,只是做给我的吃食你不能分给旁的人了。

评论(2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