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金玉良缘(慢车预警)

*ABO设定,假戏真做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装B的A下属钤X爆娇强势O上司光




 

陵光握着门把手又一次偏头看了眼身后的人,颇为不放心的叮嘱。

“进去以后好好表现,露馅儿我就解雇你,听懂没有?”

公孙钤一愣,随即笑眯眯的点点头。

“要不是看你是个B我才不会找你来…算了算了,就这样吧…”陵光嘟嘟囔囔的把钥匙拔下来,手腕施力拉开门抬腿进屋,顺便再懒洋洋的带上一句:“我们回来啦。”

公孙钤两手拎着礼物,西装革履的站在他身后,面色淡定的看着突然窜到玄关的几个人礼貌一笑微微弯腰。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公孙钤。”

 

 

 

 

 

陵光,二十有七,天璇集团最高负责人。性格霸道任性,经营和管理才能都十分出众,然而…他是个Omega。性别一直是他非常不满的点,天生强势的性格更是让他不愿屈居人下,所以年近而立,还是一个…大龄单身O。这可愁坏了家里人,不断催促着陵光赶快恋爱结婚,被念叨的不胜其烦的陵光终于忍无可忍,决定找秘书公孙钤来假扮男友,堵住家里人的一张张嘴。

至于为什么选择公孙钤,当然是因为他年轻有为,能力出众,才貌双全,能文能武…好吧,其实就是因为公孙钤身份证上的性别认证是个BETA,这让陵光觉得很有安全感。毕竟B没有A的攻击性,共处一室也没有贞操危机,所以陵光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公孙钤。

但事实上,他并不知道,公孙钤其实…是个ALPHA。

当然,这并不怪公孙钤。他小时候因为脾气温吞一直被人当BETA,长大后体检验血才知道不对,但那时候已经入职陵光的公司。但秘书岗是不要A的,觉得他们都没有被上司折磨的耐心。可公孙钤不一样,他很喜欢这份工作,思来想去,干脆隐瞒了性别,这才有了这一出。

而现在,公孙钤正和陵光的家人们坐在餐桌前吃饭。

晚餐极其丰盛。陵光家里人知道他今天带男友回来,特意做了一桌子饭菜。虽然性别是个BETA,但深知自家儿子什么脾性的陵父陵母还是心照不宣的接受了。

 

“来来来,阿钤尝尝这个。”陵母勺子一倾,盛了满满一碗汤递过去。公孙钤受宠若惊,急忙伸手去接。

“谢谢阿姨,我自己来就好。”

“嗨,公孙你别客气。我这弟弟什么德行我们都知道,辛苦你了,多吃点儿。”陵光的哥哥大手一挥,哥俩好似的拍拍公孙钤肩膀,伸手夹了一筷子爆炒腰花放到他碗里。

公孙钤不愧是做秘书的,口才了得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一顿饭下来就连有些刻板的陵父都对他十分满意。

一餐吃到九点多,陵父陵母虽然早就吃完了却依然坐在餐桌前和公孙钤聊天。公孙钤倒也讨巧,斯文有礼,侃侃而谈,浑身的君子气度看的陵父陵母频频点头。最后直到陵哥哥灌酒不成自个儿趴在餐桌上,这顿饭才算进入尾声。

 

陵光一早就吃完撂筷子了,此时正坐在公孙钤对面的椅子上摆弄手机。他抬眼瞧了瞧公孙钤,正看见对方食指微弯抬了下平光镜的镜框,两颊因喝了太多酒有些微微泛红,发丝却还是一丝不苟的模样,只有衬衫最上方的扣子开了两颗。

陵光的目光在那蜜色的皮肤上扫视一圈,莫名其妙的有些脸颊发烫。他唰一下收回目光,又翻个白眼自顾自嘀咕。

“花枝招展的跟只孔雀似的,嘁…”

 

 

 

 

 

“陵光,客房没收拾,阿钤今晚和你睡吧。”

“那收拾一下不就完了吗,还没结婚呢妈!”陵光眉头一皱,顿觉不满。

“反正都谈婚论嫁了,一起睡也没什么不行的。大晚上的还要你妈收拾客房吗?”

陵母张了张嘴正要说话,不成想一边沙发上看电视的陵父突然开口了。

陵父是典型的严父,陵光这么大了还是有些怕他。再加上他本来就心虚,被这么一说撇了撇嘴倒是不敢反驳了。

 

公孙钤擦着半干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时客厅的大灯已经关了,只有一盏昏黄的壁灯和鱼缸里的微光交错辉映。陵光套着一身略显松垮的睡衣窝在沙发上玩儿手机,见他湿着头发出来略微皱了皱眉。

“房里没沙发,有地毯,你看着办。还有,头发吹干再进来。”他说着就起了身,三两步就进房间去了。

公孙钤盯着半湿的毛巾沉默半晌,突然咧嘴笑了。

 

 

 

 

 

陵光醒来时窗外暴雨瓢泼,雷声一阵接着一阵。他被惊雷声吵醒,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起床去喝水。

走了没两步脚下一绊扑在一具略有些硌人却温热的身体上,他这才想起来房间里还有个打地铺的。

“啧。”陵光懊恼的抓了把头发,撑着地板想要起身,腰上却环上一条有力的臂膀。

陵光:……?!

他正一脸懵逼身下的人却显然气息不稳,公孙钤呼吸滚烫,胸口剧烈起伏,似乎是半咬着牙发问。

“老板,你家晚餐那个是什么汤?”

陵光在黑暗中眨了眨眼,半晌才下意识顺着公孙钤的话头想到了餐桌上那些腰子羊肉鹿鞭汤。

“我…日…”

 

点我发情。

 

 

公孙钤下楼时受到了陵光家里人的排队检阅,显然那关不住的信息素味道已经蔓延在整个家里。

“阿钤啊,陵光醒了没?”陵母抻着脖子往公孙钤身后瞧,眼见拐角处并没人跟出来顿时喜上眉梢。

公孙钤一愣,随即略有些羞涩的挠了挠脑袋笑起来:“啊…光儿昨晚太累了,现在还在睡。”

“晓得的晓得的,让他多睡一会儿。诶呦喂等陵光休产假去你老家住行不行?听说你们淮西还没开发,风景宜人顶好的休闲度假场所啊。陵光他啊……”陵母显然误会了什么,巴拉巴拉三句话已经扯到了休产假去哪里。

公孙钤目瞪口呆看着未来岳母大人口若悬河不知该不该反驳,另一边站着的岳父大人虽然没说话,却面色愉悦随着陵母的话直点头,显然十分满意。

公孙钤将嘴边的解释噎回去,笑眯眯的顺着岳母的话头往下说,直把二老哄的一个劲儿夸他,又催着赶紧办婚礼。

公孙钤摆摆手,微笑道:“不急不急,都听光儿的。”

 

陵光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他哥哥从门缝里探头进来,紧接着便被浓郁的酒气熏的一个跟头。

“我去,这是多激烈,昨晚加料加过了?没看出来你还…挺会…”玩字消音在陵光一副要杀人的表情中,陵哥哥吞了口口水,二话不说转身就撤,以免被台风尾扫到。

 

“我靠。”陵光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只觉得身上哪儿都疼,唯独身后并没有任何感觉。他根本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这让他感到愤怒,但暴怒的同时又有一点点的安慰一点点的失望。

安慰是觉得自己没看错人,公孙钤确实没人趁人之危说帮忙就只是帮忙没有直接吃干抹净,失望是觉得如果公孙钤昨晚真的做到最后了大概自己也就接受这个现实了,难道现在自己还要去主动要求不成?!

陵光突然有些茫然了。

 

 

 

 

 

又是晚饭时分。

陵光自以为很隐蔽的悄悄从碗缝里抬眼偷瞄公孙钤。

他有点儿怀疑公孙钤的属性。

毕竟他并没有闻到任何异常的气味,也没有被标记,这不科学。但如果公孙钤真的是个A,那他今天估计着连床都起不来,怎么可能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可如果他不是A,自己怎么又会被刺激的提前进入发情期?

被BETA刺激的提前进入发情期?开什么国际玩笑,全世界都没发生过如此荒唐的事情。

 

陵光越想越头大,同时又有些不爽。

至于不爽的理由,自然也是因为公孙钤。不晓得这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都发生昨晚那种事情了,下午的时候竟然还能跟他说出请老板不要计较的话来。

陵光食之无味的回想了一下公孙钤下午说过的话。

“老板,昨晚是我失态了,非常抱歉。”一本正经。

“还请您不要计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理直气壮。

“如果您还需要的话,我也会继续假扮您的男友,绝不会让您在家人面前丢面子的。”诚恳真挚。

 

脑子有坑!

陵光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下意识又瞟了公孙钤一眼。

公孙钤动作一顿,夹菜的动作略微偏转,一筷子鸡蛋葱花送进陵光碗里。

爆娇的Omega翻个白眼,低头装作没看见大口往嘴里扒拉饭菜。

 

“唉我们陵光原来还有这一面啊,有了恋人果然不一样啊。”陵哥哥看着自家弟弟这副傲娇模样深感惊奇,笑嘻嘻的调侃。

陵母点头表示附和,一脸苦尽甘来的表情夸着公孙钤。

公孙钤看了眼咬着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陵光笑眯眯的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对陵光非常好的。

陵光可没心思听他们在瞎商量什么,他在思考如何才能让公孙钤主动一点,毕竟假扮男友没前途,有点追求啊!

 

比如当老板的真男友啊!

 

 

 

 

 

陵母端着碗眼神在两个人身上打量一圈轻咳一声:“阿钤啊,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们陵光办喜事啊?”

公孙钤张了张嘴正欲说话,那边陵光突然大声接道:“我不可能嫁的,最多…最多只能接受入赘。”嘴上说的凶狠,小脑袋却几乎要埋进碗里,夹着一块没有肉的排骨坚持不懈的啃。

公孙钤看了他两眼唇畔微扬,片刻又摆出一副羞涩的表情。

“陵光说了算,我都听他的。”

啪叽——

公孙钤话音一落陵光顿时手一滑把干巴巴的排骨掉在地上,他一愣,赶紧弯腰去捡。公孙钤却快他一步,又人高腿长,不等陵光碰到那块排骨就已经捡起来用纸巾包好了,甚至还抽了张湿巾出来给他擦手。

陵光一脸懵逼,倒也没抽手,任着公孙钤捏着他一双漂亮的手翻来覆去擦了好几遍。

 

餐桌上另外几口人对视一眼都满意的直点头,陵母把碗筷一放笑眯眯的拍板定音。

“要不明天就去领证吧,我们看了一下日子挺好的。”

公孙钤下意识看了陵光一眼没吭声,后者别别扭扭夹了一筷子公孙钤最不爱吃的油菜送到人碗里状似不经意:“明天周末,民政局不上班!”

陵母一愣,偏过头去与陵父面面相觑,一时倒搞不懂陵光的意思了。

最终这个话题还是被陵哥哥终结了,一家人讨论的话题从买没买学区房打算生几个再到什么时候要二胎,公孙钤始终面带微笑轻松完美的应付过去,博得了全家上下一致好评。

只是公孙钤表现好了,有人就不舒服了。

陵光比谁都清楚对方只是在帮他的忙,也许过段时间还要配合他演出分手戏码。到时候只有我一个人需要面临各种质疑逼问,公孙钤这个秘书肯定也要调离免得有闲话…

陵光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扒拉饭,越想越生气,一抬眼见公孙钤跟他家人谈笑风生更是一股邪火直冲头顶。

“我吃饱了。”陵光把碗筷啪的一摔,也不等人回应起身就走,留下一饭桌的人面面相觑无语凝噎。

公孙钤把碗筷放下面不改色。

“肯定是昨晚累着了,没休息好。我上去看看他,大家先吃不用管我们。”

 

 

 

 

 

公孙钤进屋时陵光已经回过神了。他觉得自个儿刚刚肯定是中邪了,不然怎么会想到那么多还没影的事儿。此时再一看见公孙钤更是特别不好意思,干脆低头装着玩儿手机。

公孙钤站在门口将人打量一圈,半晌才反手关了门凑过去。

“老板刚刚没吃好吧,要不我去厨房端点儿东西来?”

陵光抬头瞧了他一眼,拍了拍床边示意他坐下。

公孙钤一愣,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刚刚回答问题时说的那些让陵光不满意了,毕竟都是他自作主张没跟陵光商量过。这么一想,公孙钤倒是有些尴尬了。

陵光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只是想着跟公孙钤谈谈,看对方对他什么想法,要不要正经谈个恋爱。眼见公孙钤面色怪异的坐下了也没废话,张嘴便要发问。

“你刚刚说的……”

果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看来真的惹陵光不高兴了。公孙钤顿时懊恼不已,下意识打断道歉:“对不起老板,刚才那些都是我胡说的你不要介意。”

“……”

陵光一口气哽在喉口,眼里快喷出火来,半晌才唰的一指门口。

“你给我滚出去,我要洗澡!”

 

 

 

 

 

陵光从浴室里出来时公孙钤并不在屋里,但是床头柜子上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陵光擦着头发凑过去捏着筷子搅了搅面碗,显然这不是饭桌上吃剩的那些菜。陵光心里一热,脸色也跟着纠结起来。

楼下隐隐传来父母哥哥的笑声,隔着薄薄的门板听不太真切,却着实都是在夸公孙钤的话。

有什么用,不过是为了我能给他涨工资演戏罢了!

陵光一想到这茬儿又气又难受,毛巾一甩转身就往门口去。

 

门一开,只见公孙钤端着另一个碗站在房门前,还在偏着头跟哥哥说笑。陵光心里火气骤起,不管不顾抬手拽着公孙钤袖子把人扯进屋里。

公孙钤还有些茫然,半推半就着被陵光推到床边按着坐下。抬头对上陵光的视线眨了眨眼:“……陵光?”

陵光先是没吭声,沉默了快一分钟,突然大声发问。

“你什么时候跟我去领证?”

 

 

 

 

十一

 

“你什么时候跟我去领证?”

“……啊?不是说明天民政局不上班吗?”

“那就后天,后天不行就大后天!”

 

房门外是哥哥的惊呼和其他人的窃窃私语,面前是公孙钤略显呆滞的严肃表情。

陵光心下既紧张又羞耻,见公孙钤迟迟没回复简直急的要哭出来。

他正进退维谷不知所措,面前的公孙钤突然起身,紧接着温热的掌心覆上后颈,身体被半迫着撞进温热的怀抱。

“老板,我明天得回家一趟。”

“……回去干什么?”

“拿户口本啊。”

 

 

 

END

 

 

 

注:私设标记可以结束发情期,但标记方式很多种。内身寸只是其中一种行为,吞下对方米青液亦可结束发情期。

 


评论(19)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