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在空中(纯车连载/07)

*钤光现代AU
*极度OOC预警
*明星钤X金主光




C     07


陵光抱臂站在马场外围看着公孙钤跨马而行,那匹马高大健壮通体乌黑,鬃毛油亮姿态神气,显然是匹不可多得的好马。

 

公孙钤似乎玩儿的很开心,一个人纵马在围场里意气风发的来回兜圈。陵老板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趣,懒懒的打了个呵欠回身瘫回躺椅里。他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阖眸,愈发觉得自己莫名其妙,难得的大好假期就因为公孙钤态度随意的送了这么个戒指便稀里糊涂的答应了他来马场。

 

神经病。

 

陵光闭着眼蹙眉自我嫌弃了一番,迎着暖洋洋的太阳竟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再睁眼时公孙钤放大的脸正凑在他面前,两个人距离近的只要他一抬头就能接个腻腻歪歪的吻。影帝似乎是没想到他会突然醒来,动作一顿眨了眨眼,倒也没说什么,反而从善如流的笑了笑直起腰,居高临下的对他发出邀请。

 

“陵光,骑马吗?”

 

陵光有片刻的怔愣。公孙钤很少这样直接唤他的名字,多数时候都是暧昧难测又意味不明的叫他老板。像现在这样,他逆着光站在面前,一半表情隐没在黑暗里,语调带笑的向他发出邀请,太奇怪了,太少见了,就像突然送他戒指一样莫名。

 

可能是这举动实在不合常理,又可能是公孙钤的邀请太温柔,总之等两个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和对方稳稳当当的同骑一匹马了。

 

还是刚刚那匹马。似乎是不满身上坐了两个人,开始有些焦躁不安的来回晃动,试图将背上的两个人甩下去。

 

陵光长这么大很少骑马,马术更谈不上精湛。此时心头一紧下意识抬手抓住了马鬃,那马儿仰颈长嘶,下一秒便如脱了缰般撒开四蹄跑了出去。

 

“陵光,趴下!”

 

公孙钤也没想到这样的变故,只能下意识先护住身前的人,又施力去拉扯缰绳。他曾经拍过一部古代戏,一个文武双全的君子,所以特意学过马术,倒也算的上骑术上好。

 

一来二去又折腾了快半圈,公孙钤才终于把暴躁的黑马安抚下来。他长舒了口气,视线有意无意的向下瞟了两眼,犹豫片刻还是没出声。

 

陵光伏趴在马背上一时有些紧张,但可能是知道公孙钤就在身后的原因,倒算不上多害怕。直到感觉风速慢了下来他才试探着抬头瞧了一眼。微风拂面,倒算是享受了。

 

他暗自长出口气直起身来,下意识扭了扭腰想调整坐姿,然而刚动了两下身体便僵在原地一时进退维谷。

 

马上第七车。

 

TBC

 

 


评论(17)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