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02/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2




陶桃抬眸瞧了简亓一眼倏然扬唇笑了起来。

 

她捏着白瓷杯的杯盖将杯中漂浮的茶叶拨到一边,又动作温柔的吹了两下才把杯沿送到唇边抿了一口。

 

“简大少爷现在这是打算怎么着啊?就由着程家那小少爷挑衅你是吗?”

 

她撂下托盘双臂环抱着身体后仰,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重心尽数倚靠于柔软的沙发靠背上,一双笔直修长的腿斜斜交叠着,圆润泛粉的四根手指弹钢琴般在手臂起伏。

 

不同于陶桃波浪长发紧身短裙的典型外出形象,简亓只穿了一套银灰色的真丝睡衣,好整以暇的端坐在透明茶几前边品茶边摆弄合同。

 

闻言倒像是才想到这个问题一般,不急不忙的抬眼看了看她,嘴角甚至还挂着丝缕笑意。他歪头似乎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番,半晌才垂眸笑起来。捏着杯盖动作温柔的将茶叶拨开,露出淡绿色的茶水来。

 

“还挺有意思的啊,对吧。”

 

他自顾自的说着不需要答案的疑问句,笑意便从唇畔蔓延开来攀爬上眼角眉梢,两颗虎牙晃的陶桃脑仁生疼。

 

她仔细打量了一遍简亓的神情半天没说话,末了才轻哼一声翻个白眼,似笑非笑的吐槽。

 

“变态。”

 

简亓也不介意好友的毒舌,只抬头瞟了眼墙上华丽的电子钟眯了眯眼,语调轻柔的连陶桃一时半刻也没分辨出他的意图。

 

“父亲的寿辰快到了,该准备寿礼了。”

 

 

 

 

“大哥,今天砍谁!”敖三捏着棍子一头不住在掌心敲击,见程以清走过来嘻嘻哈哈的迎上去,故作狗腿的逗他。

 

程以清忍着笑意瞟了敖三一眼,作出一脸嫌弃的表情一把推开人凑过来的脸:“去去去,一边去。拜托你正常一点儿好不好啊?”

 

敖三立刻直起身来一撩头发继续接梗:“大哥,你害怕点儿,我不正常。”

 

“滚滚滚!”程以清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抬手接过敖三手里的铁质短棍随手扔到一边,又环上对方肩膀哥俩好的推开酒吧大门挥了挥手:“走着,今儿跟大哥我去泡妞儿。”

 

“得嘞,大哥您先请!”

 

敖三跟程以清是货真价实的表兄弟,俩人打穿开裆裤起就在混在一处,整个儿机关大院都是他们俩称王称霸,号称打败天下无敌手。

 

多年感情使然,彼此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的想法意思,更遑论第二性别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

 

一夜狂欢,程以清喝了个七八分醉意被敖三的人送回了家,整个人扑进床褥里下一秒就坠入了梦乡,全然不知在黑漆漆的巷子里正发生着什么。

 

 

 

 

阳光自没拉窗帘的巨大落地窗照进来,刺的床上的人不情愿的翻了个身。手机铃声兀自响的欢快,连带着震动在枕头边上不住嗡嗡作响。

 

“大清早的,我他妈…”程以清迷迷糊糊的嘟囔一句伸手去摸手机,迷蒙着视线滑下接听键。

 

“喂——”

 

“小兔崽子!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过来!”

 

程以清的瞌睡虫被这一连串冲破话筒的怒吼驱逐了个干干净净,他‘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把头发,把手机举到面前看了眼来电显示。

 

“舅舅,您这是怎么了啊,大清早的这么大火气伤身的嘛。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下午再说啊,外甥一会儿就给你提上两条软中华老山参去看您好吧。”程以清抬手胡噜把头发,下意识软下语调跟电话里的人撒娇,试图还能再睡个回笼觉。

 

然而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怒到了极点,根本没理会程以清的话,只喘着粗气道:“你和三儿平常在外边儿给老子打架砍人惹事儿还不够,现在都学会杀人了是不是?废话少说,立刻给老子滚过来!”

 

“杀人?谁杀人?”程以清也懵了,打了一半的呵欠噎回喉管,他蓦的瞪大双眼扬声反问,只觉得神经都错乱了。

 

“废话少说,赶紧给老子过来。”话音一落电话里便只剩一阵盲音。程以清捏着电话愣了两秒钟,手指翻飞马上打开微信给敖三发消息,然后一把掀开被子跳下了床。

 

洗漱只用了三分钟,程以清头发都没洗,只随手抓了一把便摸起手机塞进外套口袋换鞋出门。佣人追在他身后询问午餐想吃什么,他摆了摆手接了一句不回来吃了头也不回的甩上了雕花大门。

 

到舅舅家院子大门口的时候敖三依然没回消息,程以清心头没由来的有些紧张。他跳下车甩上车门直直的往里冲,然而守在门口的警卫员连眼皮子都没抬就给他开了门,显然是早被交代过了。

 

心头莫名的不安预感更盛,程以清站在雕龙描凤的实木门前深吸口气,半晌才一把推开了大门。

 

 

 

 

出乎他意料的是,客厅还算安静,只有女人细小的啜泣声。他在门口换了鞋探头往里看,他日理万机的舅舅正背对着他在窗前吞云吐雾,舅母端坐在沙发前捏着一条手帕抹眼泪。而他的好兄弟敖三一身睡衣跪在茶几前,头发都还乱成鸡窝。显然是睡梦中被突然拖起,甚至来不及打理一下自己。

 

一家三口闻声皆转过头来,程以清对上舅舅肃杀的眼神下意识抬手摸了把后脑勺,讨好的笑了。

 

“舅舅,您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火气。天寒地冻的大清早就让三儿在地上跪着啊。”

 

敖国栋吐出一口青烟呵呵一笑,表情甚至称得上是和颜悦色,似乎刚刚电话里歇斯底里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他火气都大的要杀人了,舅舅可不得给他消消火嘛。”

 

程以清心里犯嘀咕没敢接话,只略微偏头去看敖三的表情试图摸清楚状况。

 

然而敖三的表情看起来比他还茫然,只跪在地上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敖三在外雷厉风行惯了,父亲位高权重,他自己出身高又能拼能打,跟程以清凑在一处那就是海里小龙王街头小霸王双王并立,皇城根脚底下上流交际圈子里敢跟他们对上的人屈指可数。

 

但唯独一个。这无法无天的太子爷,十分惧怕他老爹。

 

所以此时,程以清瞧着敖三那一脸懵逼的怂样儿也知道指望不上了,只好又把目光放回素日疼爱他的舅舅身上。一张漂亮的小脸笑眯眯的满是讨好,撒娇似的凑过去给敖国栋捏了捏肩膀。

 

“舅舅,您这是说哪儿的话啊。我们俩再没分寸也不可能弄出人命不是?我看这里边肯定有什么误会,您甭着急,咱慢慢儿查不成吗?”

 

敖国栋又吸了一口雪茄眯了眯眼没吭声,那边坐在沙发上哭哭啼啼的舅母却突然抬头接道:“以清,舅母问你,你和三儿是不是堵过一个叫陈六的人?”

 

程以清闻言一怔,只下意识点了点头,一时有些搞不懂他忙于打牌美容遛狗的贵妇舅母怎么有精力注意这么鸡毛蒜皮的小事。

 

“那就是了。”保养得宜的舅母没头没尾的接了这么一句,便又捏着手绢垂下头去开始哭哭啼啼。

 

程以清和敖三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茫然。小霸王挠了挠头转头去看他舅舅,十分不解的发出疑问:“诶不是,舅舅舅母,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你们二老还在意我和三儿堵了哪个小混混吗?”

 

敖国栋闻言偏头瞧了他一眼,又吸了一口上好的雪茄吞吐。烟雾在眼前爆开,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只有舅母极小的哭声呜呜咽咽的敲击耳膜。

 

一片朦胧烟气中,程以清听见他舅舅低沉的声音。

 

“他死了,尸体就在你们堵过他的那个巷子里。衣服上还有你和三儿的指纹。”

程以清瞪大了眼。




TBC

 

评论(6)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