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凭的这张脸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03/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3




没做过的事情程以清自然是不会认,他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和敖三两个人翻来覆去的保证了好几次真的不是他们做的敖国栋才将信将疑的长出口气。

 

两个人打小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他其实心里很清楚这两个小兔崽子的斤两。虽然打架斗殴泡妞飙车,翻江倒海确实是日常消遣但也不至于无法无天痛下杀手。

 

他收到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冲他来的,两个小的不过是开胃菜。但从昨晚到现在,他一系列应急措施做下去,幕后的人似乎真就偃旗息鼓再没了后手。

 

这让他一时有点儿摸不清头绪。

 

他在明,敌在暗。对方有后续他才能见招拆招,但这人再没了动作反而让他不上不下吊的难受。一时半会儿也没别的法子,只能按原计划先把事情压下去再着手慢慢查。

 

此时看着平日宠爱的儿子外甥都围在他身侧请求去查看档案,一时竟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末了只得叫了属下来家里接人。

 

 

 

 

程以清和敖三走进警局大门时已是正午,午休时间。然而办公大厅里依然热闹不已,显然午休对这里的工作人员而言是有些奢侈的。

 

两个人也没在意别的,跟着敖国栋派来的人直奔档案室。程以清低着头,脑袋上扣着顶鸭舌帽,帽檐遮住他半张脸,只剩潋滟的唇和精致的下颌线条暴露在外。敖三在他身侧,睡眼朦胧的打哈欠,毕竟一大清早就被亲爹从被窝里揪起来的感受实在不太好。

 

办公厅里人来人往,并没有人在意他们的出现和目的。两个人谁都没说话,沉默着向着目的地行进。

 

拐弯的时候敖三撞了个人,对方戴了个眼镜,怀里抱着两个文件袋。被敖三猝不及防的一撞通通落了地,文件袋里的东西飞出来一半,露了个边角。

 

程以清眼尖,瞧见中间压着的那张纸上隐约印了凶杀两个字下意识弯腰想去捡起来,被撞的人却快他一步蹲下身去把掉出来的文件一把收回袋子里,末了还抬头跟领路的警员打了个招呼。

 

“小张,这是……?”

 

带路的警员笑眯眯的摆了摆手,道:“敖局家的两位公子,说来看看昨晚那个案子。”

 

“诶哟失敬失敬。行,那你们忙着,我急着送文件先走了。”被撞的警员点头哈腰的比划两下,抱着文件头也不回的小跑开了,那架势看起来的确很着急的样子。

 

“那是敖局手下很受重用的档案员,一会儿如果你们有什么找不到的文件找他就行。”带路的警员一边微笑着给两个人解释一边打开了档案室的大门。

 

程以清一时也顾不上再想其他的,翻翻捡捡把要查看的档案翻出来便和敖三凑在一块儿认真看了起来。

 

 

 

 

简亓扶着泳池边的扶手爬上岸,抬手自佣人端着的托盘里扯开浴巾在身上擦了两把。他浑不在意的撩了把湿漉漉的头发,把浴巾扔回托盘里,又在躺椅上坐下灌了半杯水,这才摸起手机点了两下慢条斯理的开了口。

 

“事情办的怎么样?”

 

“少爷放心,绝对没问题。敖国栋一大清早就把程家少爷叫过去了,程以清和敖三现在还在警局没出来呢。”一直人肉背景板一样立在身后的人弯腰回复,神情是显而易见的恭敬。

 

简亓点点头不置可否,也没吭声只把陶桃发来的文件点开查看起来。

 

从上到下大概浏览了一遍他总算露出丝缕笑意来。

 

“把这个发给媒体。”简亓把手机举起来,身后的人立刻探身凑近,尽职尽责的把手机接过去开始传送文件。

 

简亓阖眸晃了晃杯子,眼见杯中液体不住撞击杯壁才好整以暇的送至唇边仰头灌了两口。

 

午后阳光正暖,映照着泳池淡蓝色的水面一片波光潋滟。

 

简亓盯着晃动的水面微微出神,半晌才眯着眼笑起来。他探舌舔了舔虎牙齿尖,垂眸沉声笑开。

 

“程以清啊…”

 

 

 

 

程以清瘫在沙发上出神,敖三坐在他对面正头也不抬的打游戏。游戏音效吵的人头大,忍无可忍的程少爷终于坐起身一巴掌拍在面前的茶几上。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儿危机意识,还有心思打游戏呢?”

 

“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在这儿思考这么久,有头绪了吗?”敖三手上动作不停,连个眼神都舍不得分给程以清。

 

程少爷翻了个白眼,兀自又后仰着靠到沙发靠背上。他抬眸盯着天花板眨了眨眼,半晌才张了嘴。

 

“陈六的死因是内脏大面积出血,身上全是近一个月的新伤。但他的死亡时间距离我们最后一次打他已经过去三天了。”

 

“是啊,我也知道不是我们打死他的嘛。”敖三附和着点了点头,接着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他去找了简亓。结果他找过简亓第二天就死了,你说会不会是…”

 

说到这儿敖三话音一顿,终于舍得从游戏里抬头施舍个眼神给程以清。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上,程少爷漂亮的狐狸眼略微眯了眯。

 

“他的死因,指纹,各种证据,以及人证物证现在都指向我。你说,除了这位被我逼着出手的简大少爷,还会有别人吗?”

 

虽然用了个疑问句,程以清的语气却显然是自我肯定。

 

他晃了晃脖子直起身,双手相交不住相对着触碰。一双眼睛直直盯着对面的敖三。

 

“你这也只是推理猜测,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都是事实,但是我们现在没有证据。被动的还是我们。”

 

敖三放下打了一半的游戏坐直身体,食指相对蹭过下唇唇肉,冲对面的人摇了摇头。

 

程以清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手指无意识的在手机屏幕上滑了两下道:“这个简亓的确有点儿意思。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他话音一顿,换来敖三疑惑的眼神。程少爷歪头笑了笑,把亮着屏幕的手机推到敖三面前。

 

“让达西过来干活儿吧。”

 

 

 

 

达西一边套衣服一边拉开卧室门,不想与达夏面对面碰了个正着。两兄弟皆是一愣,紧接着达夏便变了脸色。

 

他略微勾了勾唇角,笑意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意味。眼见着哥哥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话,达夏眨了眨眼先发制人。

 

“又要去帮程以清做事?”

 

达西拉扯衣服的动作顿了顿,本想询问弟弟的话噎在喉管一时竟有些说不出来。他怔怔的看着弟弟一张一合的双唇没吭声,只捏着钥匙的掌心不自觉收紧。

 

这幅样子落在达夏眼里和默认没有区别,弟弟弯了弯唇角,笑意冷然。他也不再说话,转身将卧室门关好便先一步甩上了家门。

 

达西未出口的询问和不知所措的解释哽在嘴边,末了只能呆呆看着弟弟的背影被门板阻隔。

 

他偏头去看桌子上摆着的相框。父母的笑脸定格在照片里,弟弟稚嫩的笑脸无忧无虑。

 

达西垂眸叹了口气。
 



TBC

评论(8)

热度(190)

  1. 惊梦就是凭的这张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