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04/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4




落地窗窗几明亮,微风自细小缝隙悄悄溜进房间,柔软的窗帘下摆被吹拂着扬起,抖动间发出微弱的沙沙摩擦声。

 

艳阳高照,光线拢了满屋在雪白的墙壁上将床上起伏的人和被子折射的影影绰绰。程以清蜷在被窝里睡的正香甜,漂亮的眼睛紧闭,长睫微颤红唇半张,随着规律的呼吸不时在睡梦中呷呷嘴,大概是梦到了什么美食。

 

细白的脖颈裸露在外,睡衣领口的扣子不知是没系还是在床上翻滚间拉扯开了,颈口锁骨一大片瓷白的肌肤毫无遮掩的暴露于前。

 

帘卷微风,日头正好,端的一派让人不舍打扰的美妙场景。

 

达西捏着门把手怔在程以清房间门口一时不知该退还是进。他在推门唤醒对方和关门等会儿再来的两难抉择里纠结的难以自拔,半晌才捏紧了手机下定决心。

 

他回身轻手轻脚的带上门进了屋,深吸口气犹豫两秒才伸出手去准备把人唤醒。不等他圆润的指尖触及睡梦中的人,扰人清梦的电话铃声便先一步愉悦的响了起来。

 

达西一怔,随即长舒口气收回动作,站在程以清床头不动了。

 

程以清已经不想细数这是一礼拜内第几次被手机铃声打断美梦了,他懒得再因为这种事情发脾气,只能睡意昏沉的闭着眼从被窝里探出手去摸兀自跳的欢快的手机。

 

“喂——”

 

“阿大,出事了!”

 

敖三的声音从手机另一边传过来,程以清啧了一声抬手揉了揉眉心,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然后毫无准备的和床前一脸无辜站着的达西对上了视线。

 

“我靠!”程以清眨了眨眼确认这真的不是幻觉,下意识从床上坐起来目瞪口呆的盯着达西。

 

达西也眨了眨眼,表示我很无辜。

 

电话那头的敖三看不见当下情况,只以为程以清已经看见了新闻在骂人,顿时更来劲了叽里咕噜的说了好几句。

 

程以清脑子一片混沌,艰难的在敖三的话里找到几个‘媒体’‘爆料’之类的关键词,只觉得愈发头大。他轻咳一声揉了揉太阳穴,哑声道:“等等三儿,什么情况?”

 

电话那边话音一顿,过了两秒敖三才颇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他:“你什么都不知道刚刚在靠什么??”

 

“你一睁眼发现兄弟在你床前站着看你睡觉你靠不靠啊!”程以清没好气的怼了一句,又抬手对达西摆了摆手示意他随便坐,这才回神继续询问:“你刚刚说了一堆什么媒体新闻的,到底怎么回事儿?”

 

达西忍不住笑了笑,也没说话,只回身在沙发上落了座。

 

敖三的声音被电磁波传递过来有些失真,程以清揉了把头发听见敖三在电话里道:“事情被爆出去了,现在媒体都在炒爆料。网上还有我们打人的视频,那个陈六的家属也一口咬定他是被我们打完回家就玩儿完的。现在还有很多人觉得我爸是在知法犯法包庇我们。这他妈是什么事儿啊,不是都过去了,又被人恶意爆出来炒回锅饭啊。”

 

电话里的敖三还在喋喋不休的叫嚣要找到幕后主使打断他的腿,程以清只觉得太阳穴跳的欢快,简直头痛欲裂。他抬眸看了眼沙发上一声不吭的达西叹了口气。

 

“你也是为这事儿来的?”

 

程以清的通话音量很大,达西把两个人的对话听了个完整。闻言他下意识点了点头将手里的手机举起来晃了晃:“嗯,闹的挺大的。”

 

程以清头大如斗,末了只得深吸口气对电话里不知何时安静下来的敖三道:“三儿你先过来吧,我和达西在我家等你。”

 

 

 

 

“怎么样,找到了吗?”

 

程以清和达西并肩坐于茶几前的沙发上紧盯飞速运转的电脑屏幕不发一言,敖三负手绕着沙发又走了一圈,终于忍不住凑过去再一次询问。

 

程以清没说话,偏头状似漫不经心的看了眼达西。

 

达西沉默半晌,食指指尖在回车键上高悬却迟迟按不下去。

 

敖三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两圈颇感心态爆炸,他抬眸瞧了眼屏幕又看了眼达西一动不动的手道:“犹豫啥呢,首发媒体的网站都黑了,查个IP你倒是犹豫了?”

 

达西眨了眨眼没说话,倒是程以清伸了个懒腰长舒口气回了他一句。

 

“你看这封匿名邮件,整个案件的线索,那个陈六的资料,和我最近举动都罗列的清清楚楚。就算达西不查他的IP我也知道到底是谁。你其实心里不是也清楚的很吗?”

 

敖三闻言一怔,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倒是程以清顿了顿又接着道:“简亓也知道我早晚会查到他,根本不会隐藏身份。”

 

他说着自嘲似的咧嘴笑起来,抬手扣住达西的手腕略一施力。

 

沉默的达西猝不及防被程以清抓了个正着,随着一声清脆的敲击声屏幕页面陡然一变。

 

雪白的背景页面上只有一句话,端正的宋体黑字毫无预兆的撞进三个人的瞳孔。

 

 

 

程以清,想解决你舅舅的麻烦吗?明晚八点,我在玫瑰酒店8224号房等你。

而且,只想见你一个人啊。

 

                                         简亓

 

 

 

三个人对着这句话面面相觑一时都沉默下来。

 

“你…要去吗?”最终还是达西打破了沉默,他抿了抿唇偏头将实现落在程以清脸上。

 

程以清漫不经心的瞟了眼屏幕笑意粲然,他从沙发上起身拍了拍达西的肩膀语调无谓:“当然要去啊。”

 

“不行,不能去。他可是个Alpha,约你一个Omega单独去酒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还傻乎乎的往里跳?!”敖三一反吊儿郎当的惯常模样,满脸严肃的拦在程以清面前。

 

程以清被敖三这模样唬的一愣,似乎很惊讶敖三正经的样子,竟忍不住吃吃笑出声来。敖三没想到自己这么认真的一句话换来程以清如此回应,顿时又气又急恨不得跳起来打人。

 

“你笑什么呢!我他妈说认真的呢,不能去也不许去你听见了没?”

 

程以清笑了一阵终于笑够了,他的视线在眉头紧蹙的达西和满面严肃的敖三之间游移片刻歪了歪头毫不在意的咧嘴笑起来。

 

“不去的话,舅舅怎么办?况且你们到底在担心什么,有我程以清搞不定的事情吗?当然没有啊。宽宽心好不好,等我消息就好啦。”

 

他话音顿了顿,神色复杂的低下头去看电脑屏幕:“再说了,我们也不是什么筹码都没有不是吗?”

 

“可是那监控…”达西蹙眉抬起头来还想说什么,却被程以清挥手打断。

 

“没有可是,我心里有数,你们放心吧。”

 

敖三纠结的一张脸快要成团,他咬牙切齿的啧了一声依然不同意:“不成,就凭那么一段监控根本没用,什么都证明不了。”

 

程以清闻言抬眸瞟了他一眼没吭声。

 

电光火石间,多年默契使然,敖三顿时明了了程以清的意思。他怔愣片刻,末了还是不死心。

 

“无论如何,我明晚一定要跟你一起去。”

 

程以清盯着他的脸沉默,心知他不答应敖三也不会消停,最后只好点点头妥协了。

 

“行吧,那明晚你和我一块儿去。达西你真的不要再跟来了,我实在搞不定你们两个人啊!”




TBC

评论(7)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