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05/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5




玫瑰酒店是简家名下的著名产业之一,相传简家主母雍容华贵,却爱极了娇艳欲滴的玫瑰。简亓的父亲爱妻心切,不但在自家后花园建了花房满植玫瑰,甚至以此为主题投资了这家酒店。

如此热烈的花朵和引人遐思的主题,顾名思义,这是一处约会圣地。

程以清和敖三甫一下车便被满院子热情开放的玫瑰花占据视野,扑鼻花香在夜色中尤显暧昧。两个人仰头瞧着这栋独门独户的华丽别墅无语凝噎。

微型耳麦流淌过细碎电流声,和着敖三的声音一道送进程以清的耳中。

“真是没想到,简老爷子原来是这么罗曼蒂克的一个人。瞧他那些政界传闻可真是一丁点儿都看不出来…”敖三砸吧砸吧嘴赞叹着,十分细心的替程以清缓解此刻惹人厌烦的压抑。

 

多年感情使然,敖三自然明白程以清此刻的心情想必是十分的不好,受制于人是他这辈子最深恶痛绝的一个词,要不是为了他老爹,程以清根本不会理睬简亓这场鸿门宴。

于情于理,他都不该放任程以清独自前来,因此敖三才执意坚持。程以清见拗不过他,便只好改劝阻为商量。简亓要求约见程以清一人,却没有说过不许其他人来玫瑰酒店。敖三虽说平日里同他胡闹惯了,但到底是最他最信任的人。

 

此刻,敖三便要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潜进这座富丽堂皇的别墅。与程以清两相呼应,一明一暗。

程以清也不点破兄弟的一番好意,只顺着他的话头垂眸低笑几声。确实,单独开辟一幢别墅做酒店,这简老爷子不可谓不别出心裁。

礼服高帽的门童早已将大门敞开,九十度弯腰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程以清的视线在一左一右两个门童的发旋上扫了一眼正大光明的踏进了大门。

耳麦里达西的声音沉稳冷静:“你们两个还好吧?程哥,到时候千万别跟着简亓的话头走,我们还需要证据。你要是能套到简亓的话固然是好,不能也别太担心。我在尝试着黑掉酒店监控,三爷你先小心点,挑监控死角走。”

敖三抬手无意般轻抚耳垂偏过头去低声回应道:“得嘞,辛苦你了。”

“好。”

 

程以清听着二人的对话简单应了一句脚下不停。


玫瑰酒店果然店如其名,入眼所及几乎所有器物都与玫瑰有那么丝丝缕缕的关联。程以清从绣着金丝银线的玫瑰屏风上收回视线,食指指尖敲了敲前台歪头笑开。

“你好,我是程以清,我找简亓。”

妆容精致的前台客服笑容都没变,点了点头从吧台里出来做了个邀请姿势道:“少爷已经恭候多时,您请随我来。”

程以清不吭声,跟在客服身后直奔电梯。

西装革履的两个保镖笔直的守在电梯两边,客服满面笑容的凑过去不知小声说了什么,个头稍高的保镖一边上下打量他,一边时不时点点头。

酒店房间内,简亓唇弯半分,身体仰靠着柔软的沙发靠背。长腿交叠支于面前茶几之上,微眯着眼紧盯电脑屏幕中的四宫格画面。有人如风般略过监控器死角,速度快的只被精密仪器抓到了一片衣角。

程以清啊,果然不会老老实实的来啊。

“少爷,酒店里查到的两个异常信号怎么处置?”不远处心腹微低着头,毕恭毕敬的等待着指示。

“西侧玫瑰大道那边的那个你们去挡着,别让他进来就行。敖家的公子啊,暂时还动不得。至于大堂里的那个,估计是程以清身上的,我亲自处理就好,你们不用管。”

“是,少爷。”

简亓略探着身子上前,修长四指扣于笔电屏幕上方略微施力将其扣合,唇畔一抹笑意若有似无。


楼下大厅中的程以清自然不知道简亓的动作,只听得耳麦中达西不时报告着敖三的位置,心下稍安。

“程少爷请上电梯。”高个儿保镖面无表情的按下上行键,略弯着腰等待着。程以清在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名堂,索性一声不吭的迈步进了电梯。

提示音机械又温柔,程以清睁开眼看着开启的电梯大门外雕满玫瑰的巨大墙壁深吸口气。

走廊铺满酒红色的柔软地毯,灯光明亮富丽堂皇,程以清却恍惚间觉得前方有野兽血口大张,等待着他羊入虎口。

8224的大门看起来和其他房门没什么区别,一样是实木门板上刻着大朵玫瑰,头顶一盏灯光暧昧的玫瑰花灯。程以清犹豫半晌,指尖在外套口袋里无意识摩挲过一角锋利。他吐出一口浊气,抬手敲响了厚重的大门。

出乎意料的是,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该用什么表情与对方见面,8224的房门便迅速从内打开。

程以清下意识抬头看去,猝不及防的与一身浴袍甚至头发都还在滴水的人四目相对。


简亓一手握着门把手,单手抓着条毛巾歪着脑袋擦头发。他将来人自上而下打量一圈,片刻后才露出两颗虎牙笑起来,精致的眉眼将一切真实通通掩藏。

“你好啊,程以清。”

程以清眉梢微挑眯起一双漂亮的眼睛下颌微扬,吐字清晰。

“百闻不如一见,简少爷,三生有幸啊。”

简亓并不在意他阴阳怪气话里有话的讽刺,只垂眸笑了笑略侧了侧身让了条路道:“甭跟外边儿杵着了,进来吧。”

程以清没动窝,一时间心思百转只觉得进退维谷。他虽然向来片叶不沾身,却也算的上是万花丛中过,当然也不会觉得一个Alpha约一个Omega大晚上在酒店见面就只是为了谈生意谈条件。

更何况对方现在毫无顾忌的用满身水汽迎接他,到底什么意思昭然若揭,敖三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简亓也不催促,他一边擦头发一边笑眯眯的看着程以清,似乎在等他做决定。

程以清看着简亓笑意粲然的一张脸几乎要忍不住蠢蠢欲动的拳头,他阖眸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不甘示弱般抬脚进了房间。

关门落锁声与突然加快的心跳声重叠撞击耳鼓,程以清略显僵硬的站在客厅正中没动。简亓自后擦肩而过,淡淡的清茶味儿蹭过鼻尖,程以清一时分辨不清这是沐浴露的味道还是对方的信息素。

他正兀自思考着,简亓便在茶几前的沙发上落了座,末了还抬头笑眯眯的看着他道:“欸程以清,你还挺好闻的。”

程以清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身为一个Omega被Alpha说好闻,这在他眼里和调戏没有区别。程以清的手指骨节被他掰出脆响,紧咬牙关才克制住了揍他的欲望。

为了舅舅,不能冲动。

程以清略微阖眸深吸口气,自顾自在简亓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开门见山道:“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怎样才能放过我舅舅?”

简亓倚靠在沙发靠背上半低着头,听见程以清这句话像是听了什么笑话般笑出声来。

“简程两家虽然因为我们的父亲政见不合多年不往来,但是这件事情归根结底,可并不是我们简家冒犯在先。你程少爷打了人杀了人,还想一点儿后果都不承担吗?”

程以清双眸微眯,狭长眼尾略微挑起。他看着简亓笑了笑,半晌才语调懒散的开了口。

“人到底是谁杀的,咱俩心里都有数儿。你也甭跟我说后果不后果,我程以清做了的事情不会抵赖,但我没做过的事儿,谁也别想逼我低头认栽。”

简亓闻言歪头咧嘴牵起抹笑意,他起身到程以清身后的酒柜前驻足,背对着对方看不见表情。

“你不认,可以啊。”他话音顿了顿,随即是木塞被拔下来的声音。

酒液倾落,程以清听见简亓略显含糊的声音。

“今晚一过,明天一早所有对你和你舅舅不利的消息新闻都会消失。程以清,决定权可在你手里。”

程以清的视线落在对面的沙发靠背上没有焦点,他把对方这句话反复咀嚼,半晌才无所谓的笑道:“简亓,你以为我真会傻到什么筹码都没有就来见你?”

简亓终于有了点儿兴趣般转过身来凑到程以清身后,自后将人环于怀中。他将下颌搭在程以清肩头,状似期待的问道:“不知道程少爷准备了什么筹码来见我?”

茶香陡然浓郁,程以清被Alpha信息素的味道呛的呼吸一窒,他顾不上分辨简亓到底是哪一种茶的味道,只从口袋里把东西掏出来扔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二十一世纪了,有些东西不是你删了,就真的没有发生过。”

简亓抬眸瞟了眼茶几上精致的U盘像是看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酒杯里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不住晃动。程以清皱了皱眉,终于忍不住发问。

“你笑什么?”

“笑你可爱啊。程以清,事到如今,你怎么还这么天真。你就真的没想过,我为什么会得到那些证据和资料吗?”他懒洋洋的说着,抬手将酒杯高高举起,杯口倾斜,暗红色的液体自上而下,瞬间将程以清的白色衬衫淋了个通透。

“简——亓——”程以清终于再按奈不住,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转头面对着简亓便要抬手。

简亓将空了的酒杯随手扔到一边大步绕至程以清身前,他一把将人推倒在柔软的沙发里。单膝抵于程以清两腿之间弯下腰去俯身凑近。Omega耳道里的微型耳麦被轻而易举摘取下来,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落进了矮几前的半瓶红酒中。

“敢问程少爷,你还准备了哪些手段来对付我?如果没有的话,考虑一下我的话,偶尔服个软,或许比你色厉内荏的满世界挑衅我更加聪明一些。”

玻璃杯在柔软的毛绒地毯上转了几圈孤零零的倚靠在墙角,茶香迅速填满不大不小的房间。

是白茶的味道。

程以清舔了舔唇角。他被Alpha毫无节制和顾忌的信息素冲的双腿发软,被迫半躺于宽大的沙发一角。从未有过的屈辱感凌迟般流窜在他的四肢百骸,程以清被逼红了眼,毫不犹豫的一拳袭上简亓下颌。

“你他妈给我滚下去!” 

简亓不躲不避的受了这一拳,毫无疑问被打的偏过头去。他也不急着动作,舌尖舔过痛感强烈的脸颊皮肤自嘲般垂眸笑起来。

他调转视线对上程以清堆满怒火的一双眼,虎口卡上对方线条漂亮的下颌歪头笑开。

他说。

 

“程以清,你以为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TBC

 

评论(15)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