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凭的这张脸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02)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2




访谈节目般的流程插科打诨进行到一半,贺峻霖捏着台本抛出新问题。

 

“才刚认识不久的人,你会去主动要他的联系方式吗?”

 

话音一落,大家自发按照内心想法在两边落了座。马嘉祺被刘耀文拉着悄悄说冷笑话,耳垂喷洒上一片湿热,他还来不及去细想小学生给他讲的是什么无聊段子,身边的椅子上便有人坐了下来。

 

他下意识回头去看,入眼是丁程鑫修剪整齐的鬓角和条纹内衫的双色领口。马嘉祺一愣,视线在对方精致的侧脸梭巡一圈,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这边全部都是不会吗?”贺峻霖站在舞台正中,单手握着话筒歪头发问。

 

“对,不会主动。”丁程鑫头也不回,率先略歪了歪身体接了话头。

 

“不会。”马嘉祺笑意愈深,他附和了一句将目光从丁程鑫身上移开,左手食指指腹不住抠弄裤线分散注意力。

 

贺峻霖和敖子逸在就这个问题展开深入探讨,马嘉祺瞟了眼场上似乎无人注意,微微坐直身体凑近丁程鑫,两个人肩碰着肩,坐成了一条直线。

 

“你不会吗?”

 

马嘉祺刻意压低的温润声线在耳际炸开,丁程鑫下意识想回头去看,却又立刻反应过来将这种冲动生生压下。他握着话筒的掌心收紧又放松,片刻后才挂上惯常的甜美笑容头也不回的道:“我不会啊。”

 

这次马嘉祺没再说话,十分压抑的低沉笑声却被敏感的耳鼓捕捉。丁程鑫撇了撇嘴,用余光瞟了眼身侧笑的肩膀都在颤抖的人,毫不犹豫的在镜头死角处用肘弯轻轻怼了他一下。

 

被怼的人立刻老实下来不笑了,认认真真的参与到现场问答中。丁程鑫的思绪却仿若闸门大开,突然之间飘回到了那个夏天。

 

 

 

马嘉祺进公司的时候即将入夏。他穿了一套白色衬衫,头上扣着顶帽子,黑色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只能看出他身形修长消瘦,却看不见这个人究竟长了怎样的一张脸。

 

丁程鑫跟在工作人员身后走进会议室的时候马嘉祺正低着头玩儿手机,听见动静下意识抬头看过来,随即起身摘了口罩笑弯了一双温柔的眼。

 

在公司里待了不短的时间,对这个人人戴着面具过活的圈子更是小有领教的丁程鑫在心里悄悄撇了撇嘴。彼时他刚遭逢大变,即使理智上已经接受,恋旧重情的人却到底还是意难平。

 

瘦削高挑的身影在眼前重合,丁程鑫略歪了歪头,看着完全不同的一张脸言不由衷的弯了弯唇角算作回应。

 

马嘉祺不知是真没看出来他虚假的笑容还是看懂了装作没看懂,总之这个人还是眉眼弯弯的露出两颗虎牙声线温柔。

 

“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我是马嘉祺。”

 

“丁程鑫。”丁程鑫点点头应了一句伸出手去象征性的和他握了一把,随即在圆桌前落了座。马嘉祺垂眸看了他一眼脸色未变,只又微笑着坐了回去。

 

他看懂了,只是装作没看懂。

 

丁程鑫瞬间反应过来,眉心下意识蹙起抿着唇不吭声。

 

“程程,嘉祺是弟弟。以后你们之间相互照应彼此照顾啊。”Stf觑着两个人的表情略感尴尬,忙不迭在中间打圆场。

 

“嗯。”丁程鑫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指尖滑过手机屏幕头都没抬。倒是马嘉祺笑眯眯的应了一句一定会的。

 

丁程鑫心下略感惊奇,忍不住抬眸瞧了他一眼。没成想对方也正看他,两个人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马嘉祺略一歪头笑容更灿烂了一点。丁程鑫指尖一顿,半晌才别别扭扭的轻哼一声转开了视线。

 

 

接下来的一切仿佛都是顺理成章,新来的弟弟们接二连三的踏进公司大门。空荡了好一段时间的练习室被重新填满,薄薄的门板关不住休息时吵闹嘈杂的玩闹声。

 

丁程鑫扣着棒球帽倚靠在印了无数脚印的白色墙面上,他手里捏着还剩半瓶的矿泉水,汗水顺着下颌后颈争先恐后的向下流淌,不一会儿就把他身上单薄的短T浸了个通透。

 

他看着弟弟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处或打游戏或瞎胡闹,心里好似突然放下了重担般长出口气。

 

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回归正轨,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

 

他这样想着,终于微笑起来。视线在练习室里转了一圈,最终落在角落地板上一个人坐着摆弄手机的马嘉祺身上。

 

对方今天也穿了件白色短T,又直又细的一双长腿支在身前,估计是在听音乐,脚尖规律的轻点地面。他没戴帽子,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成绺贴在瓷白的脸颊皮肤上,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遥遥的抬头向他看过来。

 

目光相交,丁程鑫下意识身体一怔。

 

初见时的那点儿偏见早已随着日复一日枯燥无味的练习生活消磨殆尽,马嘉祺似乎真的就是那样温柔的一个人,骨子里都镌刻着礼貌与教养。他脾气顶好,被弟弟们纠缠着欺负也不生气。网上的谩骂他看了看就算,从不做理会,虽然偶尔也会沮丧,却还是会温柔的劝导弟弟要更努力。他很有耐心,一个舞蹈动作能带着弟弟们抠上几十遍,翻来覆去毫无厌意。对待每一个人似乎都是见面三分笑,声线温柔体贴细心,同样十几岁的少年,却偏生他好像早已看透了人情世故,却不沾染分毫。

 

知世故而不世故。

 

短短半个月,上到各位老师下到每个弟弟,没有一个不对他赞不绝口。老师们夸他实力强劲认真努力,弟弟们更是把国服第一好哥哥这种称呼挂在嘴边。几个老小提起小马哥便满眼崇拜化身第一马吹。

 

 

只除了他丁程鑫。

 

前人说王不见王,他和马嘉祺却并非如此。

 

偏见混在对方噼里啪啦掉下来的汗水中被冲刷干净,不信任被对方的两颗虎牙安抚。他的温柔并非虚伪,笑容也不是假意。他有实力有耐心,还有一颗对他们的真心。

 

只是十几岁的少年自尊心强盛,守着那条线始终不愿落了面子主动示好。小半个月过去,两个人的关系依然只是点头之交,最多偶尔一起沉默着从宿舍到练习室,两点一线,全无交流毫无新意。

 

 

 

马嘉祺向来通透,他知道丁程鑫不喜欢他,也不主动往对方跟前儿凑。他确实温柔礼貌,却在心底守着底线不越毫厘。再好脾气也是十几岁的少年人,血性固执与坚持被深藏角落,守着倔强又温柔的自尊心给对方微笑维持表面交流。

 

强者慕强,狮子不会与老鼠并肩,却会与豹相互狩猎。

 

他由衷佩服丁程鑫的努力,以及对方通过这份努力获得的实力。在他心底角落里轻易不会见人的小小骄傲检阅着对方的每一次进步。

 

他不记得他有没有在夜深人静的冗长梦境中睡意昏沉的想。

 

或许只有这个人,能与我并肩称王。

 

 

他体贴却又敏感,他捕捉到了丁程鑫次数越来越多的悄悄关注。每一次他忍不住抬头与他四目相对,唇畔一抹温柔笑意,看着对方故作无谓的调转视线,不动声色的垂眸微笑。

 

 

 

天气越来越热,重庆的夏天,终于来了。

 

 

 

 

TBC

评论(7)

热度(251)

  1. 惊梦就是凭的这张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