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03)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3




重庆的夏天永远随心所欲不打招呼,好像昨天还要穿长袖外套,今天就暖风扑面。

 

练习室的地板上瘫了一圈汗流浃背的少年,一个个跟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浑身湿透。门窗大开,空调冷气呼呼的逸散在空气里。

 

丁程鑫侧身躺在地上仰头看了一眼窗外冒了新芽的柳条,忍不住毫无偶像包袱的翻了个白眼。

 

“到底是谁又把窗户打开的?开空调还开窗是什么操作啊到底!”

 

“我举报!”宋亚轩单脚蹬在墙上,借着后背与地板的摩擦力转过身来歪头面向着丁程鑫要说话。旁边的敖子逸眼疾手快,一个飞扑凑过来自后把人圈进怀里抬手去捂他的嘴。

 

“是三爷说唔唔唔……?”

 

“你小子,皮痒了是不是?!”见小漂亮已然把他暴露,敖子逸故作凶狠的呲了呲牙,掌心扣上对方湿漉漉的脑袋一通狠揉。

 

事件的挑起者丁程鑫在一边幸灾乐祸笑声震天。

 

目睹了全程的弟弟们纷纷闷不吭声的远离战场中心,三五成群的凑到一起说悄悄话。

 

丁程鑫笑了一会儿终于笑够了,他扶着墙起身准备去关窗。再抬眼却发现大开的窗扇早已被关好了,马嘉祺正倚着窗沿低头摆弄手机。许是训练强度太大,他脸上还残留着一层红晕,在白的近乎透明的脸颊皮肤上晕染开来。

 

被刻意隐藏起的莫名情绪悄悄探了个头,试探着碰了碰他的心。

 

丁程鑫陡然一怔。

 

马嘉祺若有所感,突然抬头看了过来。

 

这是不知道第多少次和他四目相对。丁程鑫下意识眨了眨眼,唇瓣嗡动着想要说话,但话音在嘴边打转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少年忍不住有些沮丧起来,开始暗自后悔最初为何对他那样冷淡。

 

他正不知所措,马嘉祺却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一般,第一次先转开了视线。他起身去角落里翻出背包,头也不回的道:“我去买冷饮吧,你们都想吃什么发群里。”

 

“小马哥万岁!”

 

“国服第一好哥哥!”

 

“可以的小马哥,三爷的火腿肠分你三分之一。”

 

……

 

弟弟们的欢呼将丁程鑫的注意力唤回,他看着对方马上就要跨出练习室的大门,鬼使神差一般快步跟了上去。

 

“等等——”

 

“马嘉祺,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练习室顿时安静下来,弟弟们笑意不明的向他们看过来,丁程鑫顿觉脸颊发烧。

 

一个个人小鬼大,满脑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练习以外的东西。

 

丁程鑫故作凶狠的瞪大眼睛对着弟弟们挥了挥拳头,转过身来半推着面色莫名的马嘉祺出了练习室。

 

走廊里的冷气没有练习室足,瞬间扑面的暖意激的丁程鑫浑身一哆嗦,理智开始回笼。他看着面前马嘉祺歪着头似笑非笑的脸咬了咬下唇,撇开视线咳了一声。

 

“快走吧,一会儿这群兔崽子们等急了又要嚎了。”

 

马嘉祺终于笑出声来,他垂眸没吭声,笑意却从眼角漫出来,温柔的像水,丝丝缕缕的把丁程鑫包裹起来。

 

惴惴不安的人冷静下来,疯狂跳动的心脏恢复平稳,丁程鑫故意转头避开他的视线,唇角却悄悄弯了起来。

 

 

 

 

两个人一人提着一塑料袋雪糕饮料带上了便利超市厚重的大门。

 

夏日的午后街道上鲜有车辆,他们却默契的并肩站在红绿灯旁等待着绿灯。公司的招牌匾额在马路对面接受阳光炙烤,打着伞的行人在人行道上匆匆而过。

 

丁程鑫低头从口袋里挑了根橙子味儿的雪糕,撕开包装若无其事的递了过去。马嘉祺状似惊讶的偏头看了他一眼,却还是垂眸将他手里的雪糕接过去塞进嘴里。

 

贵公子在马路上吃雪糕也依然很优雅。丁程鑫不着四六的想着,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递雪糕一样递过去,尖尖的下颌扬起,视线万分专注的欣赏万里无云的天空。

 

“欸马嘉祺,扫下二维码吧。”

 

 

 

 

那天后来具体怎么样丁程鑫记不大清了,但他记得马嘉祺从右手换到左手的袋子,和低着头解锁手机屏幕时微微扬起的嘴角。

 

重庆的夏天,永远让人眷恋。

 

丁程鑫这样想着,抬头对上马嘉祺的视线。对方头上绑着黑白格的发带,隐约又有了几分他曾经只能在屏幕里欣赏的少年模样。

 

四目相对间,丁程鑫忍不住向对方眨了眨眼,wink被对方接收,背对着粉丝镜头与他相对而坐的人轻轻点了点头,笑意却顺着嘴角蔓延开来,瞬间安抚了他躁动的心。

 

 

 

 

又一场活动圆满结束,大家一一和粉丝告别后排队下场。丁程鑫和马嘉祺的站位本在正中,走到粉丝瞧不见的边缘死角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慢下脚步落在了最后。

 

丁小队一副身体接触的瘾头又犯了一样自后跳到马嘉祺身上,两条长臂无比自然的环过对方颈间,脸颊贴在他温热的后颈耍赖。

 

“诶呦喂——太累了,小火柴你背我回去吧!”

 

马嘉祺下意识反手拖住他腿根将人往上颠了颠,暗自紧了力道以防他掉下去,嘴里却哭笑不得一般逗他:“丁无力了解一下?”

 

“就是就是,让粉丝看见了小马哥马无力的面子往哪里放!老丁儿,你俩到底谁是哥你心里没点儿ABCDEF数吗?”

 

弟弟们都十分给面子的哄堂笑开。丁程鑫瞪着眼睛冲敖子逸挥了挥拳头:“敖黛玉你可闭嘴吧你,找打是不是?。”敖子逸闻言噌的转回头去装鸵鸟了。

 

丁程鑫初战告捷,心情大好的在马嘉祺肩头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又挣扎着要下来。

 

马嘉祺只好又放开力道让对方落了地,这才一行人嘻嘻哈哈的回去换衣服卸妆后续整理。

 

 

 

 

吃过晚饭丁程鑫瘫在酒店的床上玩儿手机,马嘉祺从卫生间里洗了手出来,瞧他这模样暗自好笑。

 

“你这什么姿势,一会儿要是有什么突击拍摄你还要不要面子了?”他边说着边拉过丁程鑫的行李箱在桌边蹲下去打开锁扣。

 

丁程鑫专注的刷微博,丁点儿视线都没分给他:“你大哥我什么时候没排面儿了嗯?”

 

马嘉祺被他逗笑了,也不吭声,只把轻薄的黑色羽绒服从行李箱里掏出来扔到他床上道:“一会儿路演你穿这个,我刚刚看了天气预报,上海晚上够冷的。大冷天的在酒店窝着多好,没节目还自请出去受冻,你说你是个什么people……”

 

“谁家年方二八的少年穿秋裤!也就是你!自己穿秋裤就算了,还让我穿羽绒服!不穿,坚决不穿!”

 

丁程鑫避重就轻的打断马嘉祺的碎碎念,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不穿你试试。”马嘉祺把锁扣扣好起身,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的眯着眼看他。

 

“我靠,马嘉祺你要反了天了是不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暴力甜鑫儿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到底谁是这条街最靓的老大!”丁程鑫随手把手机扔到一边从被窝里跳起来,张牙舞爪的扑过去把马嘉祺一把拽倒在床上翻身压上,刚刚在微博里学到的词汇看到的表情包和各种又傻又温柔的称呼学了十成十。

 

 

马嘉祺从善如流,温热的指尖撩开丁程鑫衣摆顺着对方敏感的腰侧摸上,毫不犹豫的轻抓两把。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带抓痒痒肉的!马嘉祺!”丁程鑫一边扭着腰想要躲避对方的攻击,一边眼疾手快的把手往人衣领里塞,试图也在马嘉祺的敏感处扳回一城。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闹了起来,毫无顾忌的笑闹声终于把一边床上尝试补眠的刘耀文闹清醒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抓了把头发,看着旁边床上闹成一团毫无威严的两个哥哥叹了口气。

 

我才十几岁,我真的好累。




TBC

评论(17)

热度(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