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06)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6




得来不易的年假说长不长,但对于恨不得把一天掰成两天用的孩子们来说也着实不能说短。马嘉祺的假期第一天并没有用来补觉改善伙食,过于精准的生理时钟让他在第二天早上七点钟准时睁开了眼。

 

天花板是从小看到大的那一块,周遭包裹他的气息也是闻惯了的。只是,被窝里空荡荡,双人床空出一大片富余,提醒他已经回家的事实。

 

在家的日子比想象中无聊。忙的时候每天假设如果放假了就要做什么吃什么玩儿什么,但等到真的放假了,反而什么都不想动了。

 

马嘉祺跟朋友出去吃了两次饭,打了几回游戏,多数时间都用来在家里补落下来的作业。弟弟们依然每天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只不过方式从围在他身边变成了在群里连麦插科打诨打游戏,偶尔一起写作业却也安静不了多大一会儿,时不时互怼两句互放狠话,等年后见了面你就死定了云云。马嘉祺一边听着一边笑,中性笔在分明的骨节间旋转来去。

 

丁程鑫很少出现在群通话里,只偶尔出现在群聊中警告弟弟们几句赶紧写作业好好学习之类的话。敖子逸在语通里抱怨丁程鑫太过勤奋,都放假了还每天除了写作业就是练习,明明一个城市里住着跟隔了半个太平洋一样见面困难。

 

马嘉祺看着私聊的小窗口里丁程鑫刚刚发来的美食图片笑弯了眉眼。

 

放假的日子似乎也没什么不同,只是习惯了高强度训练的身体却好像突然松懈下来。马嘉祺在家瘫了两天竟然觉得浑身不适,暗槽自己怕不是斯德哥尔摩了,一天不训练哪儿都不舒坦。晚上照例和丁程鑫视频通话时随口说了两句,小狐狸在屏幕里笑的前仰后合,末了才故作严肃的说了一句小火柴你得好好锻炼身体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你让我锻炼身体干什么啊?反抗你的霸权统治揭竿起义吗?”马嘉祺笑的牙不见眼,故意对人翻白眼吐舌头。深感被挑衅的小狐狸对屏幕上马嘉祺的脸做了个揉捏动作,嘴里不停的威胁他等你来重庆你就完了。

 

马老师嘴上跟丁程鑫皮的厉害,等挂了电话还是从床上跳起来对着穿衣镜把下一次行程中已经公布的舞蹈跳了两遍。真实的嘴上说着不愿意身体却很诚实。

 

 

过年这天白天群聊里很安静,估计崽子们都在忙里忙外。马嘉祺家里早几天前就已经请了家政里里外外的打扫过,所以此时他也没什么好忙的,只照惯例在卧室里写作业。

 

 

大过年的我还要学习,真实的难受了  /欲言又止.JPG

 

 

马老师写的手腕发酸,泄气的扣上笔盖摸起手机发朋友圈。不一会儿消息提醒便噼里啪啦的响起来,他划开锁屏瞧了瞧,挨个儿回复完又退回联系人页面,这才发现丁程鑫两分钟前给他发了消息说要给他看个有意思的安慰他。

 

他挠了挠头问是什么有意思的要给他看,丁程鑫就给他发了个视频请求过来。马嘉祺下意识点了同意,然后便见丁程鑫穿着一件淡蓝色外套站在一片泥地上。

 

一晃眼马嘉祺甚至没看出他这是在哪儿,直到小狐狸垂头将手里的炮竹点燃抬手扔了出去他才瞧出对方所处的环境。

 

炮竹在水田上方爆开一阵白烟,丁程鑫笑嘻嘻的将脸凑在镜头前弯着漂亮的眼睛跟他说话。

 

“你玩儿过这个吗嘉祺?”小狐狸语调开心,隐约有两分得意夹杂其中,看的马嘉祺也忍不住笑起来。

 

“小时候玩儿过,长大了就没有了。”他摇了摇头,语气里有自己都没察觉的丝缕向往。他小时候城市对烟花爆竹还没什么管制,他跟哥哥一起玩儿过。这两年禁令愈发严了,年节时也听不见一两声爆竹声,城市安静的很,只能在电视里听听春晚的爆竹声。

 

丁程鑫一怔,随即把镜头外的人拉进镜头向他介绍。

 

“这是我叔父家的弟弟,昨天不是跟你讲过来看我奶奶嘛。”

 

马嘉祺对憨头憨脑的弟弟笑眯眯的打个招呼,一如既往的温柔。丁程鑫见两个人打过招呼便自己抱着手机走远了些跟马嘉祺聊天,期间举着手机给马嘉祺分享沿途的乡村风景。无奈时值隆冬,没有春红柳绿,也没有夏荷蝉鸣,然而两个人依然对着黄天厚土枯叶残枝欣赏的津津有味。

 

天南地北的胡侃了一会儿马嘉祺见小狐狸在镜头外有点儿打哆嗦,忍不住蹙眉念了两句,磨的丁程鑫连连求饶,直道这就回去。马嘉祺这才住了嘴,高冷的嗯了一声便不吭声了。

 

丁程鑫漂亮的眼睛眨了眨,眼珠子滴溜溜直转。他抬手招呼弟弟过来,又神秘兮兮的凑在镜头前道:“欸嘉祺,我再给你看个厉害的就回去。”

 

马嘉祺抿着唇不说话,见小狐狸满脸得意与期待,一句不行哽在喉管说不出来。

 

他犹豫间丁程鑫已经把手机塞给了弟弟,自己退开几米远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和炮竹来蹲在道路中央。

 

马嘉祺不知道丁程鑫玩儿什么名堂,远远的瞧着人眉眼模糊的一张脸竟生出了想去找他的荒谬想法。他看着小狐狸点燃炮竹立刻弹起,扑腾着长腿远远跑开一段才回身来看,身形在镜头中远远的缩映成一个小点,深吸口气阖眸将不合时宜的冲动归咎于对游戏的渴望。

 

“怎么样怎么样嘉祺,这个是不是很酷?”

 

丁程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回来自己接过了手机,长睫扑闪着咧嘴笑开,语气难掩得意。马嘉祺也顾不上再想别的,连连点头温柔的应是。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两句别的这才挂了电话。马嘉祺不放心的又在对话框里发了一句赶紧回家,得了对方回复的好和感叹号才放下心来撂下手机钻进厨房。

 

 

 

 

春晚开始时崽子们都聚在群里视频通话,小孩子都不爱看春晚,只各自找个地方窝着天南地北的胡侃。小学生在抱怨数学好难,被大不了多少的贺峻霖狠狠嘲笑。

 

丁程鑫的脸在屏幕上方的小方格里,正通过一根网线跟敖子逸互怼。

 

马嘉祺在群里发红包,一百块包了八个,然后调侃一句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幸运。

 

大概是身处乡下网速不行,再加上丁程鑫开着流量和他们视频,一百块的红包他连一分都没捞着。

 

陈泗旭一个人抢了五十多,剩下七个崽子一毛到十几块不等,纷纷招呼小马哥再发一个。

 

丁程鑫在视频里气鼓鼓的瞪眼睛,叫嚣马嘉祺你完了。马老师不甘示弱,歪着头火上浇油:“丁儿啊,你可真是老天爷眷顾的幸运儿。”

 

弟弟们围观两个哥哥菜鸡互啄,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句师兄出来了,噼里啪啦一阵推桌挪椅的声音,通话里顿时安静下来。

 

师兄们的歌声通过手机传递微妙的和成一曲,少年们或坐或卧看着电视屏幕里师兄们的身影眼神发亮。

 

丁程鑫在群里连发三个二百块的多人红包,感性又愉悦的说了很多话。弟弟们认真的听完再调侃两句,便又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

 

马嘉祺点开丁程鑫的对话框,在红包里塞了个99.99发过去,再附加一句留言。

 

愿永远与你并肩。

 

丁程鑫领取了红包回复过来,白色的对话框里简单明了的两个英文单词。

 

Me too.

 

 

马嘉祺扬唇向窗外看去,整座城市正万家灯火通明着,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TBC

评论(12)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