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07)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7




大年初一,雾都罕见的见了太阳。犹如仙山空谷中终年不散一般的白雾在重庆上空不情不愿的飘散开来,阳光在遥远天际铺染霞光。

 

丁程鑫从床上跳起来一把拉开窗帘,双手撑在窗沿探头往窗外瞧。

 

远处几幢高楼轮廓划开白雾,晕染红光的太阳仿若夹缝求生般艰难的在几栋楼之间露出脸来。小狐狸欣赏了两眼这难得的太阳回身去套外套,一边把胳膊往黑色运动衫的袖子里塞一边探身从床头摸手机。

 

马老师的早安半个钟头前就已经出现在了微信对话框最下方,丁程鑫看了一眼退出来点开相机,选好滤镜调整好姿势抬手,拇指与食指相合对着窗外遥远的太阳做了一个圈拿的动作。

 

咔嚓。

 

他点开相册查看适才拍好的照片,然后迫不及待的点开马嘉祺的对话框给对方发消息。

 

 

小火柴小火柴,重庆今天出太阳了!   /图片

 

 

马嘉祺很快回复了一条语音过来,丁程鑫点开便是对方温柔的声线在夸奖他的拍照技术,似乎跟他的拍照技术比起来,重庆出了太阳反而算不上什么值得夸奖的事情了。

 

丁程鑫嫌弃似的嘟囔两句,嘴角却抑制不住的扬起弧度。他点开群聊把重庆出太阳这件事情又分享一遍,看着几个不在重庆的弟弟们纷纷敲碗等粮要照片,指尖在刚拍好的照片上滑动着却没有发出去。

 

几个弟弟等了半天不见照片终于按奈不住,李天泽连字都不打了直接发了条语音。丁程鑫点开便听见贝贝同学一口京腔正在提问。

 

“欸不是我说,撩完就跑怎么回事儿啊?图呢鑫哥?”

 

丁程鑫沉默两秒正犹豫着要不要装作不在,马嘉祺便在底下回了条语音道:“估计老丁儿发完消息就起床洗漱去了吧,你们现在去看我微博就能看见重庆的太阳了。”

 

丁程鑫一怔,下意识退出微信页面点进微博。

 

果不其然,特关里显示马嘉祺小朋友五分钟前发的新微博。

 

 

 

TF家族新生-马嘉祺:

 

捕获一枚重庆冬天的太阳。

稀有等级:七颗星  /图片

 

 

 

配图正是他刚刚发给他的那张。丁程鑫把这条微博一个字一个字的又读了两遍,视线落在第二行文案上定格好几秒,终于忍不住红了耳朵尖。

 

微信群里果不其然已经炸开锅,弟弟们纷纷吐槽鑫哥真是偏心,私发给小马哥都不发群里。马嘉祺老神在在,一句不服来郑州battle逗的弟弟们炸毛又要发起挑战。

 

丁程鑫退出来看了眼小窗聊天框,马嘉祺一分钟前给他留言,让他去群里告诉弟弟们他刚刚是去洗漱了。

 

小狐狸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暗道小马哥瞎掰也很有两把刷子嘛。于是他愈发心安理得的潜水窥屏,看着几个弟弟理直气壮的把他痛批一顿,最后又很怂的都默默撤回。丁程鑫捏着手机笑的肚子都疼,围观了好一会儿才优哉游哉的发了条消息。

 

 

我刚刚忘了发照片就去洗漱了,既然小马哥已经发微博了我就不发了!

 

 

弟弟们不约而同打了一排省略号,你一言我一语的吐槽大哥二哥合伙儿欺负弟弟。贺峻霖从小耳濡目染,长年混迹各大粉圈,闹到兴头上想起前两天无意中在祺鑫超话里看见他们家妹子们哀嚎正主不给活路,于是有样学样的调侃道:“老丁儿和小马哥你们给条活路吧,求求你们不要再秀恩爱了,我们都还只是孩子啊!”

 

马嘉祺和丁程鑫顿时都是一愣。

 

虽然孩子们还小,对炒CP炒热度这种手段早已是一点儿都不陌生。半年多前两个人就分别都被公司要求带弟弟捆绑炒作过,大家也都道是兄弟情被粉圈过度解读从不当真。偶尔还以此为料互怼,在群里发些粉丝拍的图调侃谁和谁看这眼神绝对是真爱无误了。

 

只是万事无绝对。

 

正常情况下两个人当然要配合着说上两句我们就是在秀恩爱啊,再肉麻兮兮的说两句我好想你,我也是来和弟弟们插科打诨闹作一团。

 

丁程鑫当然也这样做了,他看着屏幕上马嘉祺的回复沉默半晌。

 

 

我也很想你啊丁儿,现在就想见你。

 

 

他暗自猜想马嘉祺是真的想他了吗,是真的现在就想见他吗?然后看马嘉祺和弟弟们又无差别的互怼斗嘴暗嘲自己神经错乱了,作业还没写完瞎想什么有的没的。

 

群里闹了一会儿消息刷的飞快,直到起床困难户敖子逸同学爬上来又发了两张模糊不清的照片这事儿才算揭过。大家又开始在群里讨论今晚放粮要不要连麦一起看,运动会的时候谁谁谁真是太惨了谁谁是BUG之类云云,直到中午各自去吃饭群里才安静下来。

 

 

马嘉祺看着迟迟没有回复的聊天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小祖宗,只能好言好语的说了一串好话哄他。

 

丁程鑫看着对话框里一条接一条跳出来的消息笑着摇了摇头,暗槽自个儿又不是多心思敏感的小姑娘,还让人跟宠女朋友似的低声下气的哄,丢人不丢人。

 

小狐狸想着想着几乎要被自己气笑了,他脑补了一下马嘉祺抱着手机皱眉挠耳朵的样子忍不住笑开,噼里啪啦的给马嘉祺回消息。

 

 

嘿小马哥,你干什么呢?我去吃个午饭而已你怎么还刷上屏了?

 

……你去吃饭了啊?

 

不然呢??大中午的,我不吃饭我干什么去啊??什么玩意儿?谁生气了??

 

 

马嘉祺看着丁程鑫的回复仰头长叹。

 

二八少年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公司放粮啦!”

 

天刚擦黑,宋亚轩就在群聊里发了条消息,紧接着贺峻霖便发起了视频通话。潜水的崽子们纷纷加入,一个个撂下作业抱着水果开始欣赏自己在运动会上的英姿。

录运动会时重庆的冬天已经步入尾声,只是温度依然不高冷的要命。凛风穿透单薄布料灌进骨缝,将大家的脸颊都吹红一片。

 

马嘉祺看着屏幕里瘫在软垫上的自己和满脸笑意走过去帮他把撑杆复位的丁程鑫唇角弯起。其实在他眼里这着实算不上什么特殊待遇,丁程鑫向来如此。从前的训练进度他一肩挑,日常琐事更是为弟弟们事无巨细面面俱到的都照顾到。只是马嘉祺就这么瞧着丁程鑫在他没注意的时候默默为他做的事情都要忍不住笑意,一颗心像被包裹在甜甜的、软绵绵的棉花糖里,看他笑弯了的眼睛和歪头小得意的表情,整颗心就要化做一滩水,柔软的不可思议。

 

敖子逸正因超绝的下腰被弟弟们鼓吹身娇腰软,私下里自诩十八楼第一A的敖三爷自然不服,怒而回怼腰好也是实力的一种。几个弟弟仗着天高皇帝远,抱团跟敖子逸掐成一团,语音里一片嘻嘻哈哈。

 

丁程鑫把正在播放视频的平板声音稍微调大,又把群通话的手机音量调小,下颌搭在桌沿认真的在镜头角落寻找马嘉祺的身影。




TBC

评论(14)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