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09)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9




马嘉祺果然说到做到。

 

丁程鑫看着屏幕里背对着他的人无语凝噎。马嘉祺今天穿了件蓝色卫衣,因为是在家里头发也没刻意打理,愈衬的他整个人气质温柔线条柔和。

 

“早上特意问过我妈步骤。”马嘉祺一边说着一边从墙上摘下围裙系好,端起流理台上一早备好的食材回头看向屏幕露出两颗虎牙。

 

手机被他放在窗台上,距离有点儿远,丁程鑫只能看见他模糊的侧脸。

 

“你以前做过饭吗?”小狐狸从柜子里摸出包薯片来,撕开包装往嘴里塞。

 

马嘉祺开火倒油,闻言摇了摇头开玩笑般道:“没有,人生第一次,为你尝试一下。”

 

丁程鑫猝不及防被薯片噎了一下,不由撕心裂肺的咳了几声。他心情一时有些微妙,来不及细想下意识回怼:“撩妹儿你是行家啊,把我当小姑娘哄呢是不是,马嘉祺你找抽吧。”

 

马嘉祺笑了笑不辩驳,探手在锅面上试了试油温,估摸着差不多了才用筷子把处理好的虾仁一颗颗下了锅。

 

油花四溅,抽油烟机的声音填满了并不狭窄的空间。丁程鑫也不吭声,下颌搭在桌沿认真的瞧着马嘉祺忙活的背影。

 

“欸小火柴你别说,你这样子看起来十分贤妻良母啊。”丁程鑫把手机挪近了一点儿,目不转睛的盯着油花翻滚的油锅。

 

马嘉祺一边往嘴里塞蛋糕一边抬手拿了块盘子出来,把锅里炸好的虾仁挨个儿往盘子里夹。闻言回头瞧了眼丁程鑫画质模糊却依然精致的脸笑了笑:“怎么说话呢,谁贤妻良母?”

 

丁程鑫从善如流:“那就贤夫良父。”

 

“你的夫?”马嘉祺挑眉反问。

 

“……”丁程鑫不吭声了。

 

 

马嘉祺往锅里倒番茄沙司,手法熟练姿态优雅,看起来像是个专业的米其林厨师。小狐狸瞧着瞧着便被自己脑补的剧情逗的不行,忍不住前仰后合直拍大腿。

 

马嘉祺怕糊了锅底,只能抽空回头瞄了他一眼略显无奈:“你笑什么呢?”

 

“小火柴我觉得你看起来十分专业,一点儿也不像第一次下厨。”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全能是瞎吹的吗?”马嘉祺难得不谦虚的陪他开玩笑,虾仁在红汤中翻滚,沾染上诱人的颜色。

 

眼见糖醋虾仁马上要出锅,丁程鑫把最后一片薯片塞进嘴里拍拍手起身。

 

“小火柴我真的饿了,我要去找吃的了。都怪你,用美食诱惑我!”

 

马嘉祺把卖相极好的虾仁往盘子里倒,闻言速度愈快,三两下把锅里的虾仁拨弄干净,又在围裙上蹭了蹭手这才拿起手机凑过来。

 

“行,你快去吧。过两天我去重庆了再给你做。”

 

“好嘞,那我等着啊。”丁程鑫眉眼弯弯,食指中指并在嘴唇上吧唧亲出一声脆响,然后趁着马嘉祺怔愣的时间嘻嘻哈哈的关了视频钻出房间。

 

 

“妈,我想吃糖醋虾仁!”

 

“晓得了噻。”丁母从卧室里出来往厨房去开冰箱找上次剩下的半斤虾仁,嘴里笑骂道:“一个重庆人三天两头想吃甜的,下次嘉祺和小逸他们过来咱们家玩儿看妈不跟他们好好嘲笑你。”

 

“诶呦喂妈,你快做饭吧,我好饿啊!”丁程鑫凑过去扯着母亲的袖子撒娇,漂亮的眼睛扑闪扑闪。

 

“晓得了晓得了,你快回屋等着去,厨房油烟大。”丁母显然对儿子这幅模样毫无抵抗力,三言两语哄着宝贝儿子出去了赶紧回身忙活。

 

饭桌上丁程鑫夹起一粒虾仁扔进嘴里,眯着眼睛脑补了一下马嘉祺做的糖醋虾仁会是什么味道,不由弯了嘴角。

 

 

 

 

 

假期一过,外来务工组便纷纷整理行李踏上征途。

 

马嘉祺到重庆时已是凌晨,他仰头看了眼光线昏黄的路灯深吸口气。不过几日,他却恍然间觉得阔别已久。

 

简单洗漱修整了一番马嘉祺便扑上了床,手机兀自震的欢快,微信提醒一条接一条。

 

他滑开锁屏扫了一眼,果然是弟弟们控制不住激动之情在群里互怼。成熟沉稳的小马哥当然不会加入小学鸡的战场,他退回主页面点开丁程鑫的对话框。

 

对方五分钟之前发来消息问他睡没睡。马嘉祺翻身钻进被窝里躺下给他回复。

 

 

没呢,突然回重庆有点儿小激动,刚刚去洗漱了。

 

 

丁程鑫的消息很快过来,不过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调侃两句,只有简洁明了的一句话。

 

 

我们又要拍戏了。

 

那不是好事儿吗。

 

 

马嘉祺一时摸不清丁程鑫这句话的意思。他们都即将面临中考,这个节骨眼上去拍戏显然各方面压力都会骤增,如果不是为了回来准备广州场的五练舞台,他恐怕现在还在家里背诵孤山寺北贾亭西。

 

丁程鑫对舞台的热爱是毋庸置疑的,也认准了自己要走这条路,更是珍惜每一次机会。如今前途与学业难免冲突,马嘉祺一时还真有点儿摸不透丁程鑫的意思。

 

他正摩挲虎口琢磨着,丁程鑫的回复便到了。

 

 

和新生一起。

 

……什么?

 

 

马嘉祺感觉有点儿懵。

 

 

就之前那个试训生,从戏剧部过来的。明天公司就会告诉我们。

 

我们?那看来你也不在今晚知道的名单里,你怎么知道的?

 

嘿嘿,秘密,你猜啊。

 

 

马嘉祺一怔,适才突如其来的不安与烦躁都被丁程鑫这句俏皮话哄的无影无踪。虎牙蹭过下唇,马老师阖眸笑了起来。

 

 

既然你没受到什么影响就行了,快睡觉,明天还训练。

 

我受什么影响,来新人我就接受不了颓了吗?你是不是对我这个老大有什么误解??

 

那当初你怎么不接受我呢?

 

……那是情况特殊,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快睡觉!

 

 

马嘉祺对着手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几乎可以想象到手机那头炸了毛的小狐狸是何种羞恼的表情。

 

既然丁程鑫能接受,他马嘉祺又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吗?

 

大家都是努力想往上爬的人,谁都没有对不起谁,也没谁比谁高人一等。丁程鑫想来也是怕他心里不平衡才有了这一遭,但其实比谁都清楚他根本不在意这些的人不就是小狐狸本人吗。

 

想来也可能是关心则乱,忘了他其实是佛系本佛。谁来谁走他无权左右也并不太在意,其实从头到尾,他的所有设想,就只是和他并肩而已。

 

 

 

 

 

丁程鑫瞧着马嘉祺字里行间没表现出什么抗拒的意思悄悄松了口气放下心来。他其实心里很清楚对方的脾性,根本不会因为这种事情闹情绪。只是心里还是下意识的想着,事先给他透个口风接受接受,万一明天弟弟们谁接受不了还能帮他给做思想工作。

 

我也才十六岁啊,天天像个老妈子,我真的好惨啊。

 

丁程鑫撇嘴给马嘉祺发晚安,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怼了两句,约定明天到公司一决高下才暂时休战约会周公。

 

睡意朦胧间,丁程鑫又想起了马嘉祺拍给他看的那盘糖醋虾仁,汤汁诱人卖相绝佳,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香气。

 

小狐狸砸吧砸吧嘴,捂着被子睡了过去。




TBC

评论(10)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