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11)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1




行程太紧,训练时间颇为紧张。好在除了练习室里多了个新人以外,一切都和从前没什么不同。

 

宋文嘉并不需要和他们一起上台,只是跟着他们一起训练熟悉一下节奏而已,这让两位老大哥也悄悄松了口气。毕竟给弟弟们抠动作和教新人跳舞比起来,前者实在太简单。

 

练习生活一如往常有条不紊的过了两天,公司终于通知了他们拍戏的事情。

 

身为南方人的弟弟们果然很对的起自己的口音特色,张嘴闭嘴把念念读成恋恋,逗的马嘉祺捂着肚子蹲在墙角狂笑,并倾情送上一曲口音版凉凉。

 

贺峻霖学着他的样子故意把凉凉念成娘娘,严肃正经的对着敖子逸唱娘娘夜色为里思恋层活,宋文嘉从他身后跳出来接上一句东北腔浓重的化作村泥呵护泽我。

 

敖子逸笑的刘海都飞起来。

 

枯燥乏累的练习生活里难得有了点儿乐趣,大家自然更珍惜这份快乐,一时间整个十八楼上空都循环着口音成谜的凉凉。

 

 

去广州前一晚的训练预定结束时间还算早,丁程鑫难得没有给自己加训,反而悄咪咪的对马嘉祺发出了回家邀请。

 

马老师眉头一挑,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训练时间紧张,丁程鑫家离公司又远,他已经在公司宿舍留宿好几天了。此时突然提出要马嘉祺跟他回家,聪明如马老师一时也有点儿茫然。

 

不过他显然并不擅长拒绝丁程鑫,于是动作自然的点头应好。

 

裤子老师说明天就要启程去广州了,今天早些下课让他们休息调整,然后拍拍手宣布结束。马嘉祺和丁程鑫收拾好东西跟弟弟们告了别便并肩离开,惹的弟弟们纷纷猜测两个哥哥是不是又要背着他们去纯肉系加餐。

 

马嘉祺坐在出租车上切小号刷微博,时不时用余光瞟一眼丁程鑫的动作。后者似乎十分乏累,难得没有叽叽喳喳的眨着眼睛跟他说话,反而仰靠在座椅靠背上阖眸小憩。

 

马嘉祺悄悄把手机背景光调到最暗,又不动声色的凑过去将睡的下颌一点一点的人小脑袋圈到自己肩头。

 

丁程鑫大概是累极了又或者是太过安心,一番动作竟然没醒。反而砸吧砸吧嘴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就靠着马嘉祺彻底睡了过去。

 

马老师顿时不知道该心疼还是该笑。

 

车窗外的路灯飞速倒退,模糊光圈连成一条直线,将泼墨夜色拉扯开来。丁程鑫在半路醒来,他睡眼朦胧的揉了揉眼睛,表情无辜单纯,好像还有点儿懵。马嘉祺瞧着好笑,边揉自己酸疼的肩膀边喊他回神。

 

“欸丁儿,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漂亮的少年眨眨眼笑的像狐狸:“秘密。”

 

“……”马嘉祺哽了一下,随即无奈笑开。对方不说他也不逼问,反正马上就要揭晓了。

 

果然,路过丁程鑫家小区附近的大型超市时小狐狸叫了停,马嘉祺要付车费被人拦了下来,丁程鑫瞪着眼睛不容辩驳:“一会儿你再结账。”

 

马老师举手投降。

 

他跟丁程鑫并肩进了超市,小狐狸推了辆购物车给他,自己抬脚打头阵。

 

时间已晚,超市里连导购员都没几个。两个人难得摘了口罩扣着帽子悠闲的在偌大的超市里转悠,丁程鑫在前对着架子上的零食挑挑拣拣,马嘉祺推车跟在他身后任由小狐狸把包装的花花绿绿的零食扔进购物车。

 

两个人不时就某种零食哪个口味比较好吃这种话题小声交谈,拖拖拉拉的才扫荡完零食区。

 

从食品区一出来丁程鑫便调转方向脚步不停,马嘉祺闻到了淡淡的海鲜腥气,他稍一深想就明白了小狐狸的最终目的,不由垂眸低声笑开。

 

丁程鑫听见笑声回过头来,见他这幅模样心知自己的目的已暴露,便也不再故作神秘,反而瞪大眼睛理直气壮。

 

“记得不记得过两天是什么日子?”

 

马嘉祺表情无辜:“我就是把我自己忘了也不会忘了你的生日啊。”

 

小狐狸满意的点头,指指个头肥大的鲜虾道:“那我要吃糖醋虾仁。”

 

“今天?”马嘉祺怔了怔。

 

丁程鑫难得露出一点儿不高兴的情绪强调道:“我生日那天我们还在广州。”

 

马嘉祺顿时懂了他的意思,于是他推着购物车去扯购物袋。

 

“我也突然想吃夜宵,你在这儿等我,我去挑虾。”

 

小狐狸乖巧的点点头,却还是推着车亦步亦趋的跟上人的脚步。马嘉祺回头瞧了他一眼,颇为无奈的笑开,却也没拒绝。

 

两个人把个头肥美的鲜虾挑了个七七八八才心满意足的去称重,又拐去干调区买调料。

 

折腾一通到家时已近十点。

 

丁程鑫下课之前就给父母发过微信询问日程,丁父加班,丁母远在乡下也赶不回来,家里安安静静空无一人。

 

马嘉祺跟在丁程鑫身后踏进丁家大门,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对这个家也算的上是轻车熟路,换好鞋便拎着食材往厨房去。

 

丁程鑫拎着一大袋零食往柜子抽屉里塞,探头瞄着马嘉祺在厨房里忙活。

 

明亮的灯光下,马嘉祺穿着一件粉色卫衣,细碎的刘海贴在颊侧,垂眸认真的淘米添水,柔软的不可思议。

 

丁程鑫蓦然生出一种老夫老妻岁月静好般的错觉。

 

他拍了自己脑门一下暗槽自己瞎想,满脑子不知道装的都是什么,把剩下的零食一股脑胡乱塞进柜子里便往厨房转悠。

 

马嘉祺有了经验动作很快,捡了够两个人吃的量把剩下的鲜虾打包放进冰箱里,又回身处理虾壳虾线。丁程鑫在旁边站着,自告奋勇要帮他剥虾。马嘉祺乐得他帮忙,点头应允了专心挑虾线。

 

两个人在厨房里凑在一处转悠半个多钟头,马老师才终于熄火宣布开饭。

 

丁程鑫小声欢呼,迅速把饭盛好招呼马嘉祺速度快一点,他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

 

马老师无奈的笑,直道丁程鑫不知民间疾苦,却还是火速把虾仁装了盘端上桌。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灯光下愉悦的用了一顿晚餐。

 

丁程鑫任由裹满汤汁的虾仁在嘴里爆开,眯着眼睛想,马嘉祺做的糖醋虾仁果然很好吃。

 

 

 

 

两个人整理好厨房时针已经跑过十一,丁程鑫趴在窗边探头往小区里看,马嘉祺从卫生间里洗完手出来,见状询问他在干什么。

 

“快,小火柴穿衣服,我们下楼去放烟花。”

 

“什么?”马嘉祺一时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

 

“放烟花啊。”丁程鑫从沙发上跳下来对他挤眉弄眼,满面愉悦。

 

“这可是重庆,你疯了?”马嘉祺瞠目结舌。

 

“诶呦你废话好多啊,快点嘛。”小狐狸不由分说的把马老师的大衣从门口挂架上摘下来往他身上套。

 

马嘉祺只好茫然的跟着人踏出家门。

 

 

 

 

“这就是你说的烟花?”马嘉祺把视线从手里正刺啦刺啦冒火花的仙女棒上移开到对面丁程鑫的脸上。

 

小狐狸难得有点儿羞赧的样子,挥了挥自己手里也在噼里啪啦的仙女棒外强中干:“对啊!重庆市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你知道的嘛,就…就凑合看一下吧…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回乡下玩儿刺激的…”

 

他越说越觉得底气不足,尾音都低了下去。

 

马嘉祺的心却蓦然柔软起来。

 

小狐狸记得他说过的话,感同身受他的遗憾和渴盼。

 

泼墨的夜色里,丁程鑫的脸颊因寒意染上绯色,潋滟唇瓣愈发鲜红,连上挑的眼尾都盛满了笑意。他手持绚烂耀眼的烟花棒,弯着眼睛对他笑的甜蜜。

 

马嘉祺眯了眯眼,呼吸都下意识放轻。

 

烟火灿烂一瞬间,银花湮灭,周遭又重归于黑暗。

 

“嘿小火柴,快快快,再点几支,我带了一大捆下…”

 

丁程鑫没说完的话被堵在喉管里。

 

马嘉祺柔软的唇落在了他的额角。




TBC

评论(33)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