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07/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7




程以清是被饿醒的。

 

他睁开眼时还颇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眼神迷茫的盯着天花板上镶金描银的大朵玫瑰呆愣片刻,然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肩头还覆着一只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程以清下意识抖了抖肩膀试图夺回自由,无奈这只手的主人并不允许。

 

简亓本来半坐在他旁边看书,宽大柔软的被子将两个人包裹,程以清睡梦中本能贴着热源,此时侧身略弯着腰在简亓怀里,脸颊埋在他腰侧,乍一看还真像对真情侣晨起腻歪。

 

“醒了?”简亓的声音没什么变化,还是低沉温柔的声线。他把手里的书放回一边的床头柜子上,抬手轻轻拍了拍程以清赤裸的背脊。

 

程以清浑身酸痛,但却还算舒爽干净,显然是清理过了。他不由暗槽这乘人之危的Alpha竟还有这种觉悟,嘴里却低声的嗯了一句。他一边应着声一边撑着床起身,指尖下意识就往自己颈后摸。

 

“谁准许你标记我?”他抬眸面色不善的对上简亓的视线,手指骨节被他攥的噼里啪啦响。

 

“临时标记而已,不然由着你的本能折腾,你以为这时候你能醒过来?”简亓也不以为意,他扬唇笑了笑回身去摸床边的电话又道:“饿了吧,想吃什么我让人送上来。”

 

程以清本来对他的解释不置可否,也知道对方所言非虚懒得计较。但再听这种话就只觉这个智障Alpha颇为好笑,一时也不想再搭理他,只垂眸背对着他下床去找衣服:“我衣服呢?”

 

简亓的视线在人振翅欲飞般的蝴蝶骨上一扫而过,再抬头已经和程以清四目相对。他不慌不忙的弯了弯唇角:“在下面,我让人拿去干洗一下,还得…”他说着按亮手机扫了眼时间,又接着道:“十五分钟。”

 

程以清皱了皱眉没接茬儿。他瞟了眼简亓赤裸的上身和胸口几点玫红下意识转开视线,心里嘀咕自个儿也裸着实在不好,于是又默不吭声的爬上床钻进被窝里。

 

简亓也不说话,就弯着眉眼笑眯眯的看着他。

 

气氛顿时有些微妙。

 

沉默了两分钟程以清背对着简亓转过身去,他的指尖无意识剐蹭着柔软的被子布料。

 

“答应的事情你办了吗?”

 

“当然。你放心,对你和你舅舅不利的新闻都已经撤下来了。”简亓不知道在干什么,分明的语调里竟还有两分笑意。程以清忍着回头细看的欲望眨了眨眼,心里却悄悄松了口气。

 

刚被标记过的Omega会忍不住本能想要靠近标记他的Alpha,无疑,清醒状态下和简亓单独共处的每一秒钟对程以清来说都是煎熬折磨。

 

空气里被子上包括自己身上都充斥着白茶与迷迭香纠缠着的香气,明明都是气息分明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却并不让人觉得突兀呛鼻,反而混杂成了矛盾又惑人的清甜香气。

 

程以清探手去摸自己的手机。细长白皙的手臂伸展成一条直线,在阳光映照下蒙上三分朦胧的光,白的像是透明。

 

简亓目不转睛的盯着程以清裸露出被子的锁骨胸口,眸光不由黯了黯。

 

程以清很瘦,但却不是一把骨头硌人的那种瘦。相反,他虽然看起来瘦,身材却很有料。身形肌理分明,腹肌线条好看不夸张,两条长腿细白,屁股却好摸的很,又白又软肉也多。

 

 

这边简亓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着,那边程以清却愁的头大。

 

手机开机还没一分钟,各种消息提醒就震的他手发麻。他头疼的把通知栏拉下来将繁杂的信息一股脑清除,这才慢条斯理的点开微信。

 

敖三的暴怒他用脚趾想都能想象的到,果不其然,一点开微信敖三的消息便如滔滔黄河水一般连绵不绝,成功把程以清刚好了两分的脸色又震的黑了下去。

 

他点开对话框把文字消息大概看了一遍,语音一律跳过,见敖三只是单纯的担心他并不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才又放下心来。

 

程以清先给敖三发了句我没事儿报平安,然后略侧过身去杜绝一切简亓能看到他屏幕的可能又给他发消息。

 

 

舅舅身边有内奸,你和达西先去查。我晚点儿就到。

 

 

敖三的回复几乎是几秒之间就回了过来,先是确认了一下程以清的安全,见他满口保证自己很安全没问题才皱着眉头应下了查内奸的事情。

 

手机终于重归平静,程以清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天花板状似发呆,思绪却转了几个弯把所有事情串成了一条线。

 

以他的聪明,其实很容易就能想通其中诀窍。舅舅身边定是有简亓的内线,不然对方不可能抓到那么多证据,只是一开始他还不能确定,昨晚简亓话里话外的意思却都是在暗示他承认无疑了。

 

无论如何,内奸留不得。

 

程以清不发一言的想着,眉宇间恍惚略过一丝戾气。

 

 

简亓一直闷不吭声的在打量程以清,他一开始见人瘫在床上不吭声发呆还以为对方单纯只是在愣神,直到捕捉到他脸上不经意般泄露的丝缕戾气才反应过来,程以清可从来不是什么傻白甜的小绵羊。

 

稍一细想简亓便知道程以清是在想什么,他也没说话,只垂眸无声笑了起来。

 

程以清闻声偏头看了简亓一眼,神情是赤裸裸的嫌弃,似乎觉得对方毫无理由和预兆的就这么笑起来实在傻的可以。

 

“你…”

 

他张了张嘴想说话,一句话未出口便被敲门声堵回喉管里。程以清悻悻闭了嘴不吭声了。

 

“少爷,程少爷的衣服已经洗好了。”

 

浑厚的男低音隔着门板愈显沉稳,简亓优哉游哉的瞟了程以清一眼才应道:“放客厅茶几上吧。”

 

“是。”

 

简短有力的应答过后,一阵窸窣的摩擦声,紧接着是关门声,卧室外又安静下来。

 

程以清似笑非笑的看了简亓一眼掀开被子起身。他并不在意自己吻痕遍布的身体被简亓看去多少,反正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被看两眼又不会掉块肉。

 

他拉开卧室房门去客厅穿衣服。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外照进来,在地板上洒下一片金色光晕。地毯上的玫瑰像是活了,微风吹过甚至微微晃动起来。

 

程以清凝神细看两眼才发现是地毯太过柔软,绒毛被风吹起来了而已。他看明白了也就懒得再瞧,这个房间他也不会再有机会再来第二次。刚被标记过的甜美Omega慢条斯理的将自己打理好,这才转身对不知何时便抱臂倚在门口打量他的Alpha笑了笑。

 

“之前的事情,我们两清了。”

 

他顿了顿,抬脚走到浴袍大敞的简亓面前。浑身泛着诱人气息的Omega眼尾微挑对自己的Alpha勾了勾唇角,凑上前去将柔软的唇瓣落在对方下颌处精致的痣上。他唇畔微弯,那弧度似是引诱,张合间语调轻快却又尽是刻薄。

 

 

“简大少爷,后会无期啦。”




TBC

评论(35)

热度(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