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12)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2




十八楼的崽儿们都觉得今天气氛有点儿奇怪。从早上丁程鑫和马嘉祺一起出现在公司开始,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就说不上的微妙。

 

训练结束,大家结伴回去收拾行李。孩子们的视线在俩人身上打几个转,不约而同火速整理好东西先出去了。

 

马嘉祺扫了眼只剩他和丁程鑫的房间无声叹气。

 

所以说,冲动是魔鬼啊!

 

马老师心里的小恶魔挥舞着黑色小翅膀恶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丁程鑫也注意到房间里突然空荡起来,他下意识往马嘉祺的方向看了一眼,不想那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小狐狸顿时一抖,手里精致的小盒子啪嗒一下掉在床上,棉签散落一床。

 

“我帮你收一下。”马嘉祺皱了皱眉,似乎想要过来。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丁程鑫骤然拔高声线,三两下把棉签胡乱塞进盒子里扣好行李箱:“那个…嘉祺,我先出去了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垂眸往门口方向移动,心里暗槽自己到底为什么这样。

 

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是一个落在额角轻飘飘的吻,却不由分说的在他心里掀起滔天巨浪。

 

丁程鑫甚至不敢回想昨晚上楼回家后那突然尴尬的气氛。他看到马嘉祺欲言又止的表情,于是愈发想要逃避对方的靠近,他怕听到他的解释,怕被逼着强行直面从前不愿意思考的问题。

 

但是他又忍不住想,他为什么要亲我?他是不是也会这样亲别人?

 

不敢想,不能想。

 

两个人破天荒没睡在一张床上,一个在卧室,一个在客厅,一整夜都半梦半醒。

 

 

 

“等等丁儿。”马嘉祺再好的耐心也忍不住了。他不确定这样放任自流给丁程鑫所谓的时间去想要等多久,他从不认为自己是自作多情。丁程鑫对他和对别人不一样,有眼睛的都看的到。就算时光重来,也还是会有这个吻。

 

烟火里丁程鑫笑意盈盈的眉眼,他想永远珍藏。

 

 

马嘉祺三两步上前,仗着人高腿长在丁程鑫出门前把人堵在门口。

 

“什么?”丁程鑫下意识转身看过来,猝不及防被人推在门板上压住。马嘉祺做了个标准的壁咚姿势把他圈在怀抱与门板之间,小狐狸神色迷茫的偏头瞧了两眼,活生生被马嘉祺气笑了。

 

“你是不是找打,赶紧给我松开。”丁程鑫忍不住皱眉轻轻推了马嘉祺一把。他从不反感对方的肢体触碰,却着实不太喜欢这种被压迫的感觉。

 

马嘉祺不为所动,他垂眸看了眼小狐狸垂下的眼睑长睫,语气不自觉委屈起来:“丁儿你为什么躲我?”

 

丁程鑫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为什么躲你,你自己心里没点儿balance吗!小狐狸默默在心里接了一句,然后抬眸对上他的视线表情无辜:“啊?躲你?我吗?我没有啊。”

 

马嘉祺沉默了两秒钟,又想起练舞时他们在镜子中不经意视线相对时丁程鑫火速转开的脸,他迟疑片刻,放软语气道:“其实,昨晚的事情我可以解释的,我…”

 

“没有,没事儿,没什么的。解释什么啊,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兄弟之间亲一下没什么大不了,况且就亲一下额头有什么的,你这样亲其他弟弟我也能理解啊。”

 

马嘉祺还没说完便被丁程鑫火急火燎般一连串的话打断,他弯着眉眼笑开,似乎真的云淡风轻。

 

“你觉得被亲一下没什么大不了,我们可以随便亲?”马嘉祺闻言不由挑眉,他简直要被丁程鑫这套谬论气笑了。

 

丁程鑫张了张嘴还要说什么,因为紧张红舌不断舔过柔软唇瓣,留下一片水光潋滟。马嘉祺眯着眼睛看他,视线从泛着水光的双唇到上挑的眼尾,再梭巡一圈落回张合的红唇。

 

“其实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的…”

 

这次没说完话的人又成了丁程鑫。

 

马嘉祺抬手捏着人下颌迫他抬起头来,毫不犹豫的对准他的唇吻了下去。

 

丁程鑫彻底愣住了,手里捏着的行李箱啪的一声倒了地。

 

触感绵软,彼此的唇瓣像是果冻又像是布丁。他们刚刚都吃过敖子逸给的水蜜桃味儿硬糖,一时之间竟分不清这股子甜蜜的香气到底是谁的。

 

马嘉祺的舌尖在丁程鑫嘴角来回往复的舔了几下,试探着去舔人牙关。他没和人干过这事儿,自然没什么经验,却十分聪明的无师自通。

 

丁程鑫是彻底呆住了,痴痴傻傻的任着对方撬开他微张的齿关探舌进来,湿漉漉的舌尖舔过他的牙齿上颚,最终缠上他的舌尖搅弄。

 

他被窒息感唤回神智,不由瞪大眼睛抬眸看向面容精致的人。马嘉祺并不理会,只抬手用温热的掌心轻覆上他眼睑,唇齿间却发了狠般含着他的舌尖重重吸吮。

 

“唔……”丁程鑫吃痛不由下意识低哼一声,不知何时落在马嘉祺肩头的两只手终于用上七八分力气狠推对方一把。

 

马嘉祺自觉差不多了,似笑非笑的放开了桎梏。他阖眸笑眯眯的瞧着丁程鑫,眼见那人的脸颊不知是因为羞还是恼红了一片。

 

“你什么意思?”丁程鑫总算冷静下来克制住了暴打他一顿的欲望。他眸光里泛着冷,语调平板的听不出情绪。

 

马嘉祺根本不往心里去,只歪头笑了笑道:“我的意思不够明显?”

 

“因为我刚刚说亲谁都可以,可以随便亲,所以你就迫不及待的想试试看?”丁程鑫弯眸笑开,语气里却没什么笑意。

 

“我不亲别人。”马嘉祺垂眸对上他的视线表情认真,他顿了顿又道。

 

“我喜欢你。”

 

丁程鑫不由握紧掌心,修剪整齐的指甲陷进肉里有些细微的刺痛。他沉默半晌垂眸道:“让开。”

 

马嘉祺下意识侧身让了路。

 

丁程鑫弯腰捡起行李箱拉杆,又抬手握上门把手施力。他跨出房门,半边身形隐没在门外走廊昏暗的光线里。

 

“丁程鑫。”马嘉祺没动,只沉声叫他。

 

丁程鑫的动作顿了顿,过了两秒钟,又或者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马嘉祺听见他说。

 

“给我点儿时间吧。”

 

 

 

 

十八楼的崽子们觉得两位老大哥之间的气氛更诡异了,是的,就是诡异。如果说之前只是单纯感觉他们很尴尬,现在就是尴尬又诡异。

 

到了广州简单休整一下就要去彩排,好在彩排之前还有顿饭。

 

崽子们在不大的房间里围着桌子坐了一圈。丁程鑫难得没跟马嘉祺黏在一块儿挨着坐,反而找了个离他还不近的位置落了座。

 

马嘉祺也没凑过来,只不声不响的在面前的座位上落座了。

 

折腾了一天大家都饿的不轻,对着满桌餐品风卷残云。丁程鑫尝了一口只在自己面前有的汤不由点头,下意识抬头去看马嘉祺。

 

“这个汤真的好喝你要来点儿吗?我给你我没吃过。”

 

话说完了他才反应过来,顿时颇觉尴尬。但鑫哥任何时候都很酷,所以他也没表现出什么不妥的表情来,只垂眸就着自己的碗盛了半碗汤。

 

马嘉祺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从座位上起身凑过去,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汤碗一饮而尽。他灌完了汤站在人身后没动,眼见丁程鑫就着他用过的碗又舀了半碗汤送到嘴边,红唇微张贴在碗边上喝了一小口。

 

 

如果他的背没有绷的那么直,捏着筷子的手没有抖,我一定相信他是真的云淡风轻。

 

马嘉祺垂眸无声笑开,优哉游哉的回了座位。




TBC

评论(27)

热度(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