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凭的这张脸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01)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01




丁程鑫扒着酒店豪华卫生间的马桶快把酸水都吐出来了。他没吃什么东西,酒倒是喝了不少,此时胃液翻涌着叫嚣,逼的他呼吸粗重却除了点儿液体什么都吐不出来。

 

隔间外有人在抽烟说八卦,卫生间里阵阵干呕声在这间酒店里早已司空见惯,不但没引起他们的注意反而把它当做背景音乐般毫不在意。

 

“真的有意思,想他马大影帝出走好莱坞这么多年封神封帝的,怎么突然想不开跑回国内来跟我们这群十八线抢这点儿资源。”

 

“抢?兄弟你是不是对马嘉祺的身价有什么误解啊?他还用得着抢资源吗,想拍什么大把导演上赶着把剧本送给他好吧。”

 

“嗨谁说不是呢。所以说他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到底为什么突然回国啊?”

 

“那谁知道,听说早些年出走之前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所以不惜推了三四部大制作也要回国。不过大人物的事情我们最多八卦一下,至于真相,谁在乎这个啊。”

 

“你说的也是。行了行了,抽完了赶紧走吧,刘老板还等着咱们呢。”

 

“行,我洗个手,稍等我一下。”

 

飘在卫生间上空的青烟渐渐散去,水声骤停,紧接着是卫生间大门开阖的声音,一阵响动过后,宽敞的空间里突然安静下来。

 

丁程鑫抬手按下冲水键,看着马桶里的水由浑浊重新变为清澈。他起身从口袋里摸出纸巾擦了擦嘴,又撕开清口糖的包装纸扔进嘴里,这才打开隔间的门走出来。

 

镜子里的人眼尾泛红,大概是刚刚干呕留下的后遗症,本就白皙的皮肤在灯光映照下更是颇有些透明。丁程鑫探舌舔弄过嘴角,眼见着唇瓣上一片水光潋滟才扭开水龙头鞠了一捧水拍在脸上。

 

水珠悬于精致下颌欲落不落,刘海发梢被微微打湿了些,一双眸子直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眨不眨。

 

半晌,丁程鑫勾了勾唇角。是他惯常露出的笑容,甜蜜又惑人。

 

有些事情注定需要牺牲。丁程鑫,还要清高到底吗?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嘲般发问。

 

曾经齐头并进的人已经功成名就扬名海内外,而你还在国内市场的一亩三分地上勉力挣扎。这么多年,到底在为什么而坚持?

 

丁程鑫像是不忍再看下去般,垂首又撩了一捧水在脸上。

 

 

卫生间里又有隔间门打开,有人走出来停在他身后,半晌没了动静。

 

丁程鑫撑着洗手台没动,发梢缓缓向池子里滴着水。他没兴趣被人瞧见这副颇显狼狈的模样,只盼着身后这人赶紧过来洗了手离开,好让他也有心情拾掇拾掇自己,好出去继续在饭局酒局上言笑晏晏。

 

不过身后的人显然没听到他的祈祷,不但半天没过来洗手,反而响起一声使用打火机时的脆响。

 

丁程鑫皱了皱眉,忍不住抬首顺着镜子往后看去。

 

来人正倚着墙姿态优雅的吸烟。袅袅青烟在他面前弥散开来,将他的表情都遮掩的虚虚晃晃。他穿了件简单至极的白衬衫,刘海撩起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多年前乖巧的锅盖头大相径庭。似乎是感觉到他的视线,那人转过头来在镜子里与他对视,夹着烟的两根手指对着他打招呼般轻轻晃了晃,脑袋一歪两颗早已不那么明显的虎牙暴露出来。

 

他面容未变,笑意如前。

 

“嗨,哥哥。”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人可真不能念叨。

 

丁程鑫暗槽一句,啪的一把关上水龙头转身就走。

 

结果走了还没两步,他便被人抓着手腕拉了回去。丁程鑫猝不及防,踉跄一步后背撞在冰冷坚硬的瓷砖墙面上。

 

他吃痛啧了一声,漂亮的狐狸眼略微眯起直直看向面前满脸笑容的人。

 

“丁儿你怎么话都不说一句就走,这是对待熟人对待弟弟的态度吗。”马嘉祺的语气没什么询问的意思,反而隐隐有些撒娇般的意味。吸了没两口的烟早就被他碾灭在地,此时他一只手支在丁程鑫颊侧墙壁上,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顺势揽上了他的腰,十足亲昵又颇具压迫性的姿势。

 

丁程鑫面色不变,只冷冷的看着他,半晌才唇瓣相触语气漠然。

 

“我和你不熟,放开。”

 

“不熟吗?”马嘉祺顿了顿,还真像是在思考般微扬下颌皱了皱眉:“可我怎么觉得我们挺熟的。”

 

“懒得理你,滚开。”丁程鑫简直被人这副无赖样气的血气翻涌,他推了马嘉祺一把试图挣开桎梏,不想这一下竟真的让他重获自由。

 

被他推开的人也是一怔,似乎没想到丁程鑫会真的推他,表情难辨的站在他面前垂着头不发一言。

 

丁程鑫一时竟有些无措起来。似乎不管过了多少年,他好像还是看不得马嘉祺这种受伤难过的模样。修剪整齐的圆润指甲陷入掌心有些细微的痛意,丁程鑫沉默了两秒钟,转身去抓门把手。

 

关门前他对还站在原地的人道别。

 

“别来无恙,别放心上。”

 

至于到底是推他的事情别放心上,还是别把他放心上,他一时也说不清楚了。

 

刚刚不应该说别放心上的,说后会无期岂不是更酷。

 

丁程鑫抓了抓头发,忍不住有些懊恼。

 

走廊里除了几个打扮得体的服务人员并没什么人,各个包厢房门紧闭,将一切窥伺的眼挡在门外,连笑声都是隐隐约约的。

 

丁程鑫偏头扫了一眼见怪不怪。

 

这是业内一家十分有名的一条龙服务酒店,吃饭娱乐带休息全部包办。服务人员都签订过保密协议,客人的隐私保护方面是业内第一,再加上各类条件都着实优越,在业内十分受欢迎。

 

已经成名的天王天后在这里巩固地位,想红想火的十八线在这里穿梭,没人带没有邀请函更是想进都进不来。

 

这里是资本主义的销金窟,是年轻漂亮的小鲜肉小花旦们梦想破碎却又开始的地方。

 

只要和某个大腹便便的老板楼上总统套房共度一晚,第二天或许就会拿到某大IP的邀约合同。

 

多么划算的交易,怪不得引的这么多人趋之若鹜。

 

丁程鑫自嘲般咧了咧嘴,在305房门前整整衣摆深吸口气,推开门的瞬间又是一贯放肆勾人的笑。

 

他站在门口对着地中海和将军肚两个人略弯了弯腰,笑意是恰到好处的抱歉与甜蜜。

 

“不好意思两位老板,临时有点儿事情耽搁回来晚了,我自罚三杯赔罪,您二位可不要怪我呀。”




TBC

 

————

开个新坑,惊喜吗?

评论(37)

热度(347)

  1. 惊梦就是凭的这张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