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背灯和月

*第一人称视角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嘉祺,你困了没?”

 

 

我被敲门声和丁程鑫的问题唤回了注意力,面前的课本在万分之一秒间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抬眼看他,目光将人从头打量到脚,末了露出两颗已然不那么尖利的小虎牙对他笑起来。

 

 

“当然困了,想着等你一块儿上床呢。”

 

 

丁程鑫刚从浴室出来,身上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擦头发的毛巾不够宽大,头发梢儿不住的往下滴水。我扶着桌沿起身跨步到他面前伸手,他便从善如流的将毛巾递给我转身往卧室的方向移动。

 

 

“头发还没干你去哪儿啊。”我捏着毛巾半是好笑半是无奈的跟在他身后,长臂舒展将半湿的毛巾扣在他脑袋上:“回卧室等我,我去拿吹风机给你吹头发。”

 

 

“知道啦知道啦,你话好多啊马嘉祺。”小狐狸背对着我摆摆手,语气似乎是不耐又分明有不加掩饰的笑意。

 

 

我垂眸笑了笑转身去卫生间取吹风机,听见他棉质拖鞋踏过地板发出清脆的声响。

 

 

空气里弥漫着沐浴露的香气,我一时分辨不出是我们俩谁身上的味道。不过我先洗了澡又习惯了自己的气息,这沁人心脾的香气多半是他身上的,此时正霸道的窜进我的鼻腔,霸占我的思想和全部注意力。

 

 

像他一样。

 

 

 

 

拿着吹风机推开门时丁程鑫坐在床边打游戏,音效隔着门板都听的清清楚楚。听见动静他也不抬头,只微微动了动身体侧过身来,将方便吹头发的角度暴露出来。

 

 

“德行。”我忍不住笑起来,弯下腰去摆弄插头。

 

 

吹风机的噪声盖住了他的游戏音效,他略低着头神情专注,似乎下一秒就要钻进手机里。指尖自他发间穿梭来去,不过片刻便吹了个七七八八。

 

 

“啊!”

 

 

小狐狸突然把手机扔在床上狠拍了把大腿,我关了吹风机探头去看,正看见他灰白的游戏页面上倒数的秒数。于是愈发忍不住笑意垂首吃吃的笑起来,换来他的怒目相对,漂亮的一双眼睛瞪的滚圆,纤长的指尖点在我的肩头。

 

 

“就是你盯着我你知道吗!”

 

 

我故作讨饶的后退避开,笑意却要从眼角蔓延开来,直直的撞进他的瞳眸里。

 

 

 

 

“喏,给你热的牛奶,喝完快点儿睡觉!”

 

 

我把吹风机放回卫生间再回屋丁程鑫已经打完游戏钻进了被窝,见我进来手机一扔探身去端床头柜子上的牛奶递过来,又拍了拍床满脸讨要夸奖的表情。

 

 

“知道了知道了小祖宗,我这就来好吧。”我忙不迭的点头凑过去,抬手接了牛奶仰头灌下,然后杯子一撂甩了拖鞋摸黑爬上床。

 

 

“喂喂喂你压着我脚了!看着点儿啊你!”

 

 

“疼疼疼!”

 

 

我在黑暗中听见他刻意夸张的鬼哭狼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只好掀开被子钻进去,循着记忆中的位置拍了拍他的腰:“谁让你躺我这边儿的,往那边点。”

 

 

“靠!马嘉祺你不知好歹!大哥我好心好意给你暖被窝你就这么感谢我的?!”

 

 

小狐狸炸了毛,张牙舞爪的翻身扑上来,那架势像是要跟我决一死战。

 

 

我立刻将‘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句话履行了个彻底,一叠声的向他承认错误,请他大人有大量原谅我。

 

 

他并不买账,嬉笑着凑上来,温热的手掌隔着睡衣单薄的布料在我身上抓来挠去,非揪着我腰侧颈间敏感的地方撩拨,我只好仰头笑着躲避挣扎,再试图反抗。

 

 

 

 

“丁程鑫。”

 

 

战事告一段落,他累瘫在我身上喘着粗气,脸埋在我颈窝,喘息间湿热的呼吸喷溅在我的颈侧,一片酥酥麻麻的痒意。

 

 

“嗯?”

 

 

他瓮声应我。

 

 

“你看我一眼。”我也大口喘息着平复心跳,掌心覆在他腰间轻拍两把。

 

 

“怎么了?”他应声好奇的支起身体看我。

 

 

窗帘没拉严,清冷的月光自缝隙间簌簌落下,如细细凉凉的雪,将他的轮廓映照的影影绰绰,只一捧便足够让人心悸。

 

 

那一双眼涵盖世界,有银河星轨,月辉万丈。而我有幸与这星辰明月相接,目中再无旁人。

 

 

四目相对间,我抬手扣住他的肩头翻身压上,温热的吻落了下去。

 

 

 

 

“没什么——”

 

 

“月色太美,我想亲你。”




END

评论(30)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