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08/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8




达西端坐电脑前指尖舞动的飞快,敖三背着手在他身后转悠,犹如无头苍蝇热锅蚂蚁,不绕着达西转上两圈心里的火就要把他燎着了。

 

“查到了?”

 

身侧规律的敲击声骤停,敖三脚步一顿立刻转头看去,望向达西的眼神里尽是期待。

 

达西食指指尖悬于半空中欲落不落,视线飞速扫过屏幕上的一串串代码半晌没吭声。

 

“我说大哥你想啥呢,阿大现在还在简亓那儿呢,你再犹豫会儿他都要搭进去了。”敖三急的狠抓一把头发,下一秒便忍耐不住了般猛的抬手扣住达西手背按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停滞不动的电脑屏幕迅速恢复运作。一串串数字跳的人眼花缭乱,敖三盯着看了一会儿认命的抬手捂脸哀嚎一声。

 

达西却并不说话。他视线专注的盯着屏幕一眨不眨,十指翻飞将键盘敲的噼里啪啦响。

 

“成了。”

 

他动作一顿,片刻后长出口气整个人倚靠上座椅靠背。

 

敖三闻言立刻凑过来看屏幕问道:“是谁?”

 

他虽是疑问句,达西却并没回答。敖三也用不着回答,自己把屏幕上两个人的信息快速浏览一遍,末了视线定格在下方嫌疑人的证件照上。

 

“这个人…有点儿眼熟。”他像是自言自语般歪头回想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然而敖少爷日理万机实在是无法从记忆角落把这个人的信息调动出来。

 

“靠,算了。你先说这两个人谁嫌疑比较大。”

 

想不起来干脆不想,敖三回头去看达西,神情颇显急躁。

 

这倒是也正常,毕竟出事儿的一个是他父亲一个是他兄弟,他自然比谁都着急。

 

达西也不废话,修长指尖点点屏幕道:“这两个人手机都非常异常,这个,陈安邦,是你父亲的得力助手,几乎时刻都跟在你父亲身边。最近这段时间行踪飘忽,银行账户里突然转入一大笔钱。但是手机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他顿了顿又接着道:“这个,李想。你父亲最器重的档案员,所有局里的案子都需要经他的手。这段时间的行踪看起来并没什么异常,账户账目也十分清楚。但是,他的手机做过特殊级别的加密处理。”

 

“我父亲的档案员…”敖三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他努力想了想这个有些耳熟的称呼,终于想起了他前不久才在去查档案的路上撞倒的那个戴眼镜的斯文青年。敖三一怔,猛的抬眸对上达西的视线:“能确定他们俩到底谁问题更大吗?”

 

达西迟疑了两秒钟摇了摇头:“我需要时间。这两个人的手机一个需要破解数据一个需要恢复数据,都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

 

“我操!”敖三终于没忍住爆了句粗口。他向来是个急性子,叛徒就在他眼前却因为不能确定不能抓人这种情况在他二十几载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他抹了把头发道:“不等了。你先查着,我抓他们去审讯室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

 

这次达西没再迟疑,点了点头作为回应,下一秒便又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程以清赶到的时候只有达西一个人背对着他在摆弄电脑。他视线转了一圈没见着敖三,下意识张嘴询问。

 

“程哥你回…”达西话音一顿,随即皱了眉。程以清身上浓郁的茶香强烈的要把他这个Alpha逼的控制不住攻击本能,他又深吸口气,这才分辨出茶香与迷迭香混杂融合在一起的馥郁香气。

 

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达西双手不觉握拳,唇瓣紧抿着没说话。

 

程以清并没在意他的失态,只随意嗯了一声摆了摆手又问:“三儿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达西抬手指了指审讯室的方向道:“查到了点儿东西,三爷在里面审。”

 

“大概什么情况你给我说说。”程以清扯了扯衣领,随即面色稍显尴尬的又停下了动作。颈窝一片青紫色的吻痕着实太明显,这让他难得有了些羞耻感。

 

一想起他上午不过随口挑衅了简亓一句,便被他强行性别压制着按在墙上从脸到腰吻了一遍就想骂人。

 

“妈的。”程以清忍不住眯了眼睛爆了句粗。

 

“程哥你怎么了?”达西将视线从屏幕前移开,面色稍显疑惑。

 

程以清瞧着对方没注意他身上的吻痕心里也悄悄松了口气,摇摇头道:“没什么,你继续说。”

 

达西也不深究,点点头继续:“我和三爷把敖伯父身边的亲信一一排查,最后剩下五个人。这五个人里三个一切正常,只有这两个人,一个手机做了特殊加密,另一个手机上什么都没有。但我详查需要时间,三爷等不及就先提人去审了。”

 

“行,我去看看。”程以清面色如常的点了点头,随手挽了挽袖口抬脚便走,顺便帮他带上了门。

 

达西目送着他拐出办公室长出口气。

 

 

程以清脚步一顿,后背贴上办公室外的墙壁上放轻步伐向门口移动。

 

他漂亮的双眸略微眯起,视线直视着面前翠绿的盆景不发一言。

 

他实在太了解达西了。达西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技术型黑客,无论是破解所谓的特殊加密亦或是恢复数据,对他来说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更何况他做事向来十分认真严谨,以他的性格,敖三这一严刑逼供的手段一说出来他就该反对劝阻。可现在,他什么都没查出来便把结果模棱两可的告诉了敖三,还在明知道敖三的行为会打草惊蛇的情况下丝毫不做劝解阻拦。

 

这实在太反常了,他不得不怀疑。

 

办公室里先是安静了半晌,有那么一瞬间程以清几乎要以为自己错怪了达西。然而紧接着下一秒办公室里响起了达西刻意压低的声线。

 

“是不是你做的?”

 

电话那头的人是谁程以清自然无从得知,他只能皱着眉揣测达西这句话的意思。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内奸到底是谁?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爸妈的死不是程家人的错,你究竟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哥难道还会骗你?”

 

是达夏。

 

程以清似乎听到了自己呼吸一窒的声音。

 

原来达西不是没查出来,而是查出了无法接受的结果。

 

 

“你和简亓到底什么关系?这件事情如果被程家和敖家知道了你让哥怎么办?眼睁睁再看着你去死吗?”

 

“达夏,你还是小孩子吗?你怎么能做这么让哥失望的事情!”

 

 

达西刻意压低的质问还在继续,程以清阖眼靠在墙壁上深吸口气。

 

他终于知道简亓为什么要有意无意的告诉他这件事了,他的态度这么奇怪,无非是在逼他!

 

简亓深知他程以清向来都是恩仇即报。谁敢对他捅刀,他必定是要百倍千倍的让那个人还回来。

 

但这个对象如果是达西的弟弟他该怎么办?

 

简亓在试探他,试探他对达西这个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亲信兄弟的态度。

 

他在逼他,他要逼他程以清自断臂膀!

 

 

简亓,果然无毒不丈夫。

 

程以清猛的睁眼,一口银牙都要咬碎。

 

三番两次对他身边人下手,当真是以为他程以清是软柿子好捏。

 

简亓。

 

简亓。

 

程以清的指尖陷入掌心皮肉,痛感蔓延开来,他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似乎恨不得将人剥皮拆骨。

 

简亓——

 

这北京城,有我没你。




TBC

评论(40)

热度(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