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23)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23




游戏正式开始之前两个人并肩站在横杆下仰头向上看。深红色的一颗樱桃高高悬于头顶,保守估计一个半身的高度,刚好是一个人被托起来的距离。丁程鑫悄悄叹了口气,动作熟稔的撸了把袖子便略微弯下腰等着马嘉祺爬上他的背。

 

这些年不入流的小综艺他也做了不少,这点觉悟自然是有的。然而他眼前的高度刚一低下去,立刻便被人拉着胳膊又站了起来。小流量下意识抬头,正对上影帝蹙着的眉头。

 

“我背你。”马嘉祺低声说了一句便轻轻推着狐狸后退,随即就要弯下腰去。丁程鑫一怔,忙不迭的摇了摇头:“欸,不用啦。这种事情我很行的。”

 

他本意是想告诉马嘉祺他这些年练的很好,身子骨非常结实。没成想马嘉祺也本能的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是在说这些年他做惯了这种工作,一双眼睛把他依旧纤细的身形腕骨打量一遍,眉头皱的更紧了。

 

影帝沉默着没说话,又过了几秒钟才在他面前弯下腰去摆了摆手低声道。

 

“上来吧,我背你。”

 

小流量悄悄撇了撇嘴,顺从的挪动脚步到影帝身后去了。

 

马嘉祺这么多年都没长什么肉,依旧是挺拔却偏瘦的身形,但现在已经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小臂腹肌的线条都漂亮的不得了,在家的时候丁程鑫爱不释手的摸了不知道多少次。这会儿他四肢摊开趴在人背上,温热的唇凑到马嘉祺耳际低声说了一句好了。影帝抿了抿唇,掌心托着小流量的腿根背着人起身,踉跄都没有就稳稳当当的托着人站在了横杆下。

 

台上台下顿时又是一阵尖叫起哄声。

 

等到游戏正式开始了丁程鑫才后知后觉他可能只适合做托人的那个,那颗圆溜溜的樱桃根本听不到他的祷告,荡秋千似的在半空中摇晃。马嘉祺腰腹半弯托着他起身去咬樱桃,下颚微扬抬眸找横杆的位置。

 

和他们PK的另一组是主持团队的另外两位同事,这个游戏玩儿了不知道多少遍,早就找到了最快的方法。此时他们这边的粉丝还在为半空中飘荡不已的樱桃小声尖叫,那边却已经快要把樱桃咬进嘴里了。

 

丁程鑫天生就是不服输的人,一来二去吃不到樱桃骨子里的劲儿又窜了上来。他眯了眯眼,撑伏着马嘉祺的背便直立起上半身,以一个看起来颇为危险的姿势接近了渐渐稳定下来的樱桃。

 

小流量不敢出声,身体总处在一个没有着力点的本能恐惧之中,这让他十分没有安全感。他甚至不敢大口喘气,生怕呼吸带起的空气流动会把樱桃吹走。眼见那颗樱桃在眼前渐渐放大,唇瓣甚至感受到了微凉的表皮,鼻腔里窜入了隐约的果香气息。丁程鑫不着边际的想,这个片段播出以后他不知道会添多少表情包。

 

牙齿即将咬住樱桃梗的一刹那,横杆突然轻轻晃动了一下。与此同时,另一队爆发出一阵欢呼,优先吃到了樱桃。

 

到嘴边的鸭子都飞了,丁程鑫下意识顺着横杆颤动的方向偏头望去。光线昏暗的幕布后,昨天为难他的那位导演正抱臂隐在阴影里,嘴角甚至弯着弧度。

 

有那么两秒钟小流量险些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他以为那位工作人员已经偃旗息鼓所以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对方在这儿等着他。输游戏的惩罚是其中一个人要接受冷水淋浴,虽说台本上写的是温水,但这十月份的天气一盆温水兜头浇下来也够狼狈一阵。以马嘉祺的身价节目组自然不会得罪他,那么最终被水浇头的人会是谁不言而喻。

 

虽不至于因为一盆水生个病发个烧,但在这个台上洋相出了形象没了,的确会让他心里膈应很长一段时间。

 

直到被马嘉祺稳稳当当的放在地上,丁程鑫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又扬唇甜蜜的笑起来。他看起来十分懊恼的挠了挠头,对另一组的两位同事抱了抱拳直呼技不如人,模样看起来可爱又乖巧。

 

马嘉祺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笑容不变,虎牙齿尖轻蹭下唇语气听起来还挺惋惜。

 

“哎呀就差一点嘛,看来这个惩罚注定是要我和鑫哥接受了。”

 

那边节目组已经开始往台上搬道具了,丁程鑫小孩儿似的凑过去捣鼓这些东西,马嘉祺摆着无奈的表情跟着他一起凑过去,视线有意无意的往幕布后瞟了一眼。

 

小流量摆弄着薄薄的一件一次性雨衣正要拆包装,猝不及防被横里探过来的手一把抢了去。马嘉祺神情淡淡的瞟他一眼唇瓣张合。

 

“我来。”

 

“那怎么行!”

 

小流量没拿话筒,这会儿说话声音也不怕传出去。他瞪着圆溜溜的一双眼,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影帝不理他,拆开包装就要往身上套,不想丁程鑫又眼疾手快的抢了回去,瞪着眼睛看他。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是想让我被你的粉丝骂死吗?赶紧让开。”他不由分说的推开马嘉祺,垂首把一次性雨衣套好走到接受惩罚的道具机器下。

 

他又不是三岁孩子,事事都要马嘉祺帮他解决承担。爱是相互的,马嘉祺能保护他,他自然也要保护对方不受伤害。

 

影帝一言不发的站在道具机器旁边,捏着话筒眉心紧蹙,脸上惯常的笑脸都没了。

 

同事已经在倒数秒数,台下有粉丝在尖声喊他的名字。

 

 

三。

 

丁程鑫闭上眼睛深吸口气,两手成拳不自觉的有些紧张。

 

二。

 

心跳声在耳际放大,只待三秒一过便要接受冷水洗礼。

 

一。

 

但预想中的彻骨寒冷并未出现,他听见一的刹那有人自他左侧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他,他被人捞进怀里,脸埋在对方颈窝,鼻腔里满溢着令人安心的熟悉香气。

 

丁程鑫颤了颤睫毛,低声唤了一声嘉祺。

 

头上的人嗯了一声,凑近问他有没有事,淋湿了没有。小流量抬头对上影帝还挂着水珠的睫毛摇了摇头,手忙脚乱的用干爽的袖口去擦他湿漉漉还在滴水的头发。

 

台下的尖叫声快把录影棚掀翻,已经有粉丝在台下破口大骂。节目组的人纷纷凑过来七手八脚的给马嘉祺拿毯子毛巾热水袋,丁程鑫被人群挤开,呆呆的看着自己发红的指尖。

 

那是他适才去抹马嘉祺身上的水时被冰红的。这些水显然不是台本里说好的温水,而是实打实泡过冰的冰水。

 

丁程鑫猛的转头看向幕布方向,那位男导演还站在那儿。看他看过来,甚至笑眯眯的抬手挥了挥。

 

节目录到这个程度自然要先喊暂停,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安抚着台下的粉丝们,马嘉祺和丁程鑫也被带回后台去整理。

 

左煜带上化妆室的门忍不住抬手捏了捏眉心,暗叹爱情果然影响智商,马嘉祺以前可不会这么傻。

 

他一边想着一边摸出手机打电话,毕竟接下来公关团队和要发的通告又有的忙活了。




TBC

评论(27)

热度(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