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完结篇)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25




天气渐渐冷了起来,北京的十二月寒风呼啸,却挡不住粉丝们的热情。又是一年年底将近,各大颁奖礼依旧如期举行。

 

影帝和小流量的一切生活也早都步入了正轨。除却丁程鑫第一次和马嘉祺一起录的那期综艺以外,节目开播之前他又独自去录了第二期。这期再没人故意为难他,又有前辈们帮衬,小流量轻轻松松的录完了全程。一来二去,流程熟悉了,工作也简单起来。再加上精雕细琢的一张脸和满分的技能点,小流量在这档国民综艺中疯狂吸粉,短短两个半月微博粉丝量便冲破了两千万。

 

节目正式播出不出所料又冲上热搜第一名。节目组向来求生欲顽强,这次干脆直接把马嘉祺护着丁程鑫被浇水的镜头全剪了,只保留了两个人一块儿玩游戏的镜头。但拦不住当天在现场的粉丝们,节目播出之前现场片段自然不能流出,但现在节目都播出了粉丝前线们拍的视频和图自然也流水似的被公开出来。

 

影帝流量暗戳戳花式秀的各种图片视频被营销号转发或者干脆直接使用,转发评论里简直是群魔乱舞。除了两家官后的日常安利控评,几乎什么妖魔鬼怪都要在这会儿插上一脚才算数。

 

好在两边的公关和团队早有准备,不少大粉营销号亲自下场带节奏才堪堪把舆论往好的方向引导。只不过路人的看法并不影响这件事本身的热度,这次头条祺鑫的后边跟着个爆,不知道的路人点进去之前还以为他们俩公开恋情了呢。

 

托节目组的福,小流量再次霸上热搜一周之久。

 

人红了,资源自然也就多了。陶桃那边在雪片似的剧本堆里给他挑选,电视剧邀约一概婉拒,只专注在大荧幕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炫耀他那张天价脸。

 

马嘉祺接了一部军事题材的谍战片,每天泥里来土里去,见天儿把自己弄的一身灰扑扑。但架不住条顺盘靓,一身军装的剧照愈衬的他英武难言。只是进组后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急剧减少,丁程鑫也忙,有时候俩人想的厉害了就开着视频互相嘴上安慰一通,最终都抱着手机沉沉睡去。

 

年底徐鸿给两个人都打了电话,通知电影入围金箔奖的事情,又撺掇着两个人赶紧调档期在颁奖礼前聚一聚。

 

电影都入围国际大奖了,两位主演自然比谁都高兴。丁程鑫接了电影主题曲的演唱,再一问马嘉祺,才知道对方接了片尾曲。小流量暗自嘀咕着为什么不是合唱,被影帝笑眯眯的又亲又哄了半天才满意。

 

真到了颁奖礼这天丁程鑫才后知后觉开始紧张,他理了理袖扣抬眸打量一边整理领带的马嘉祺,唇瓣微抿但没吭声。

 

影帝感受到他的注视下意识偏头看他,虎牙齿尖蹭了蹭唇瓣温柔的笑起来。

 

“怎么了阿程,紧张吗?”

 

他们俩穿了一套定制款黑白情侣礼服,是他们不久之前才签下合约的某国际男装品牌特意送来的。马嘉祺着黑,丁程鑫尚白,怎么瞧怎么绝配。

 

左煜和陶桃在外边给他们俩对台本,只等来接人的车到了就去走红毯。

 

丁程鑫闻言下意识摇了摇头,半晌又垂眸轻轻点头。他毕竟不像马嘉祺,各种国际颁奖礼当自己家后院一样年年走一遭,这可是他货真价实的第一次,还是如此知名的国际大典,能不紧张吗。

 

影帝忍不住低头笑,凑过去牵住小流量的手,温热指尖蹭了蹭他指腹,声线一如既往的温柔。

 

“别怕,有我呢。”

 

 

 

 

车门一开无数闪光灯便约定好了似的亮的刺眼,快门音此起彼伏,把丁程鑫不觉加快的心跳声都压下去不少。

 

这是马嘉祺回国后第一次以国内作品参加颁奖典礼,再加上他的身价,主办方很给面子的把他的咖位定在压轴。丁程鑫和他并未分车,再加上这半年来身价水涨船高,也算沾了影帝一点儿光,和他一块儿来走这场压轴秀。

 

围栏外的粉丝们从他们俩出现便纷纷喊破了音,丁程鑫笑眯眯的摆手,眼见最前方举着他灯牌的姑娘在寒冷的十二月出了一头汗。那姑娘猝不及防和丁程鑫对视一下,顿时整个人都怔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激动的眼泪都飚出来了。

 

丁程鑫暗自咂舌,暗想他现在都有这样的粉丝了吗,太厉害了吧。

 

女主持人站在红毯另一头,小礼服露胳膊又露半个胸,等他们俩签完名立刻和男主持人一起举着话筒凑过来。离得近了他们才发现女主持的胳膊上细密的一层鸡皮疙瘩,艳丽的腮红堪堪遮掩住发白的脸色。两个人暗愖一句大家都不容易,也没多说什么,打了个招呼客套两句便赶紧进场了。

 

距离正式开始前还有一小段时间,丁程鑫和马嘉祺的座位挨着,周遭都是曾经只能仰望的各路大牌。小流量倒不怯场,弯着眼睛一一打了招呼,和马嘉祺一块儿落了座。

 

要说这种颁奖礼最让人心怀期待的奖项自然是压轴的影后和影帝花落谁家,这次入围的除了马嘉祺,其他几位角逐影帝桂冠的都是演技精湛的老戏骨了。

 

别说和那几位老戏骨争名额了,就是只有一个马嘉祺在顶上压着丁程鑫也懒得幻想把影帝这个帽子往自个儿脑袋上扣。

 

他眯着眼睛盯着灯光大亮的颁奖舞台,悄悄握了握拳。下一秒,马嘉祺温热的手掌将他的手完整的包裹,小流量下意识偏头,正对上影帝微笑的脸。

 

丁程鑫顿时安心不少。

 

 

颁奖典礼很快开了场,随着公布的奖项越多,丁程鑫也愈发紧张起来。马嘉祺在他旁边老神在在的坐着,偶尔镜头扫过来还会隐蔽的提醒丁程鑫打招呼。

 

“下面我要宣布的是…最佳新人男演员。”

 

台上的两位前辈终于结束了冗长的客套话,捏着手里的信封进入正题。

 

年过四十但保养得当雍容华贵的女演员身着酒红色修身长裙,红唇凑在话筒前双眸轻眨。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入围者都有谁。”

 

大屏幕上立刻开始播放画面。入围这个奖项的前四位都是其他电影里的年轻男演员,在众位老前辈眼里还难掩青涩的演技,却青春靓丽的一张脸。

 

 

“我让你过来了吗?滚下去。”

 

荧幕里猛然跳出程以清的脸,睥睨骄傲的神色,似笑非笑的表情,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台阶下站着的人。他只一抬手,骄矜劲儿便像是刻在了骨血里一般,让人看上一眼就不敢再肖想其他。

 

“只要你说,我就信。现在信,以后也信。”

 

程以清倚靠在向横怀里扬颌看他,瞳仁里印刻着对方的脸。他漂亮的眼睛弯成月牙,红唇微翘,整个人身上都是不可思议的柔软气息。

 

“向横——!”

 

场景切换,向横的身影急速下坠。程以清趴跪在悬崖边沿,一双眼睛瞪的滚圆,一只手抓在坚硬的石壁上,指尖都泛了白。另一只手徒劳的向下五指张开,像是想抓住什么东西,明明是震惊又痛苦的表情,却又隐约让人觉得像是一种解脱。

 

砰——

 

屏幕一黑,紧接着一颗子弹冲出枪膛穿透娇艳欲滴的玫瑰,破败的花瓣瞬间散落一地。

 

枪与玫瑰四字后紧跟着丁程鑫的名字。

 

坐在台下的小流量顿时长出口气。影帝在一直看着他,见状凑到他耳边低声安慰。

 

“放心吧阿程,你一定可以的。刚刚那几个演的都没你好。”

 

丁程鑫紧张的心跳加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应马嘉祺,只能不住点头表示自己听见了。马嘉祺也知道自己说再多丁程鑫也平复不下来,干脆紧紧握了握他的手安抚他。

 

“下面我宣布,获得第二十四届金箔奖最佳新人男演员的是——”

 

同样年过四十身材却略微发福的男演员瞟了眼手里的信封,刻意拖长了尾音吊人胃口。

 

场馆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宣布这一刻。

 

“丁程鑫!恭喜!”

 

场馆里立刻想起潮水般的掌声,无数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孔面带笑意的看过来。丁程鑫怔愣在椅子上,直到身边的马嘉祺重重捏了一把他的指尖他才反应过来。

 

他起身,先是理了理衣服,然后向徐鸿等一众还在为他鼓掌的人弯腰道谢。

 

最后他把目光转向和他一起站起来的马嘉祺,两个人对视两秒,然后交换了一个拥抱。

 

丁程鑫上台时依然觉得自己像踩在棉花上,这半年过的太不真实,以致于在这个时刻他的这份不实感达到了巅峰。

 

直到他接过奖杯那一刻飘忽的心才好像安稳下来,他深吸一口气站到话筒前。

 

获奖感言化妆时陶桃就督促他背了一百遍,此时他只要把那段话再背一遍就可以了。他以为自己会紧张的把那些话都忘了,但当他真张嘴那一刻,那些话就好像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一样,流畅又不刻板的全说了出来。

 

“最后,我要感谢一个人。”

 

丁程鑫说到这儿话音一顿,这是陶桃给他的小纸条上没有的话,纯粹是他个人发挥。他这么想着,视线便直直的向着自己在台下的位置看了过去。镜头很懂的切了过去,紧接着马嘉祺笑眯眯看着他的脸出现在屏幕里。

 

丁程鑫抽了抽鼻子,把手里沉甸甸的奖杯高高举起。

 

“感谢你,兜兜转转,不远万里。”

 

“又回到我身边。”








要星星也要月亮。

 

要世界投降。

 

 

也要在你身旁。






END


——

不公布番外《枪与玫瑰》将收录于实体书中。

评论(57)

热度(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