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冤家路窄

*架空AU
*校医马x校霸丁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丁程鑫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懒洋洋的倚着墙玩手机,他头上扣了顶鸭舌帽,许久未打理的刘海被压下来,几根发丝时不时顽皮的戳弄着眼睑。丁程鑫懒得理会,只抬手把过长的头发往旁边拨弄两下,便又低下头去摆弄手机。

 

夏末午后,重庆的风没了让人窒息的潮热,却依然制热空调般灌人满腔暑意。细汗顺着额角汇聚成溪,没多大一会儿便聚在下颌处摇摇欲坠。

 

丁程鑫终于按奈不住兜头的燥意直起身来,他扯了扯身上略显宽松的校服短袖又抬头瞧了瞧太阳。烈日当空,暖风拂面,着实是个大好的晴天,就是暑热实在难熬。

 

“妈的怂货。”丁程鑫探头往巷子口瞧了两眼,发现依然空空如也没有人影,于是低声骂了一句垂眸给竹马发微信。

 

 

还好你没来,三中的孙子根本没人敢过来。

 

 

他发完这句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整了整帽子就要离开。结果走了没两步,巷子口突然拐进个人来。

 

丁程鑫定在原地眯着眼打量来人,简单干净的白衬衫牛仔裤,两颗虎牙乖巧又俏皮,怎么看都是上课认真听讲下课认真完成作业的乖乖牌。

 

三中是没人了吗弄这么个人来??丁程鑫暗自腹诽,手上动作却丝毫没客气。抬脚便大步迎上,不由分说一拳正中来人面门。

 

然后乖乖牌懵了。

 

是的,马嘉祺懵了。

 

他捂着发红的眉心满面惊讶的将目光投向面前的人,唇红齿白,长的还挺好看。

 

可惜是个疯子。

 

他张了张嘴想说话,对方却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唇弧一弯殷红舌尖舔了舔嘴角露出一个颇显邪肆的坏笑,二话不说又是一拳招呼过来。

 

马嘉祺下意识偏头躲了一下,对方的拳头落了空。

 

“嘿反应可以啊。”疯子表情惊讶的扫了眼自个儿拳头,又把视线落回来他脸上,吹了个口哨神情愈发兴奋。

 

马嘉祺心说我只是提前来熟悉一下工作环境,需要这么特别的欢迎仪式吗??犹豫间小腹又挨了一拳。

 

疯子一击得手表情便有些不屑,他睨了眼马嘉祺因疼痛而弯下去的身体语调嚣张:“滚回去告诉你们老大,再来八中抢地盘老子把他腿打断。”

 

即将上任的八中新校医眨了眨眼,十分无辜十分茫然,但是他不怂不窝囊。稍一细想就猜到对方多半认错了人,但是拳头不能白挨。马嘉祺抬眸对他笑了笑,下一秒一记直拳正正当当的落在丁程鑫胸口。

 

校霸被推力撞的后退两步,他抬眸啐了一口,鹰隼般的视线定定的盯着人看。对方也不甘示弱,歪头将嘴角不小心被咬破时带出的血沫子吐了出来,目光却牢牢的落在他脸上不动分毫。

 

四目相对,空气中都飘开了火药味。烈日灼起火星,噼里啪啦的燎了原。

 

夏日午后八中后门的小巷子里,现任校霸和新任校医打的不可开交两败俱伤。

 

 

 

 

 

 

“嘿老丁儿,不是说三中没人来吗?你这是咋咯?遇上狠茬子了把你打成这样?”敖子逸偏头凑近丁程鑫的脸,伸手轻轻戳了戳对方红肿的嘴角。

 

校霸疼的眉头一皱,下意识嘶声吸气:“靠靠靠,别碰。疼死了!”

 

“到底谁把你伤成这样,三爷给你报仇去。”敖子逸依言拉开距离,语气里却尽是笑意。

 

丁程鑫懒得理会发小的调侃,脑子里下意识回放了一下那张并不比他好到哪儿去的脸冷笑一声。

 

“我去校医室找娜姐给上个药,你好好上课吧别跟过来了。”他说着把手机塞进口袋里起身,桌脚与地面亲密接触发出一阵刺耳声响。

 

“得嘞,又去看大胸美眉是吧,还不让兄弟一块儿去。”敖子逸故意挤眉弄眼的逗他,换来对方瞪圆的眼睛和挥舞的拳头。

 

丁程鑫晃晃悠悠到医务室时上课铃都打了三分钟了,走廊里十分安静,他也不在意,双手落在口袋里低声哼着小调推开了医务室的门。

 

“娜姐,我来啦。”少年换上乖巧甜蜜的笑容轻车熟路的往医务室里间走。

 

里间传来回应,却是个男人的声音。

 

“不好意思啊同学,娜姐今天请假了我给她代班,你有什么事儿跟我说也……”

 

声音渐近,里间的门被拉开。丁程鑫下意识去看,瞳孔印上了一张与他受伤程度不相上下的脸。

 

“是你?”

 

“怎么是你?”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发出疑问,然后相顾无言无语凝噎了。

 

 

 

 

 

 

马嘉祺心里苦啊。

 

比上班第一天就被翘班约会的同事抓来代班更惨的事情是什么?

 

是第一个病人身上的伤都是他亲手打的。

 

“诶哟我去你轻轻轻点儿!”丁程鑫疼的整张脸都皱成一团,却被人钳着下颌想躲都躲不开。

 

马嘉祺简直要被他气笑了,嘴里不依不饶的怼他。

 

“打架的时候你怎么不嫌疼呢,嗯?”虽然这样说着,给人抹药的动作却还是放轻了不少。

 

校霸觉得没那么疼了终于安静下来。

 

马嘉祺回身换棉签,校霸的动静瓮声瓮气的。

 

“所以你其实只是路过那里?”

 

“不然呢?特意去跟你打架的?”校医用棉签蘸了药水凑过去。

 

“你真的不是三中的?”校霸眨巴眨巴漂亮的眼睛语气还颇有些不相信。

 

“……怪我当初没去三中应聘。”

 

校医沉默片刻,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程鑫来啦,这次是上药还是找嘉祺啊?”

 

陈美娜把医药箱收好抬头跟来人打招呼。她发现最近这个漂亮的孩子往医务室跑的次数直线增多,每次来了就眼巴巴的盯着新来的校医看,那眼神和她追她男朋友那会儿一模一样。

 

年轻真好啊。她由衷感叹。

 

进来的少年挠了挠头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他呃了一句然后道:“上药上药,娜姐我嘴角破了。”

 

陈美娜瞧了瞧他嘴角已经愈合的伤口抿嘴笑了笑一本正经的回身:“嘉祺快出来,程鑫来了。”

 

“欸不是姐,您给我上药也成。”丁程鑫嗫喏着用指甲轻轻蹭了蹭脸颊,一直往里间瞧的眼神却是愈发收拢不住了。

 

陈美娜也不揭穿,整整袖子起身晃了晃手机笑起来:“我?我可没时间,你姐夫等着我回消息呢。”

 

“是丁儿来了吗姐?”

 

马嘉祺放下手头的东西起身,心情像是烟花在空中炸开绚烂又美丽。

 

丁程鑫打架时凶狠的眼神和软着语调跟他撒娇的模样交替在眼前出现,校医忍不住笑了笑脚步更快了。

 

 

 

 

声音越来越近,隔间的门被人从里拉开。马嘉祺套着白大褂走出来,眉眼弯弯笑容温柔,像棵挺拔的小白杨。

 

丁程鑫下意识捏了捏口袋里的手机。

 

敖子逸给他收集的经典告白三十句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备忘录里。

 

马嘉祺看了眼来人泛红的脸面色有些奇怪,不自觉凑近两步去拉他的手:“脸怎么这么红,过来点我看看你是不是发烧了。”他说着就抬手去摸丁程鑫额头。

 

温度正常,但脸怎么这么红。

 

校医愣了愣下意识垂眸去看人的眼睛。

 

校霸眨了眨眼暗自捏紧了手机,半天挤出一句。

 

“小马哥我病了。”

 

“什么病?”

 

“……相思病。”

 

“……你猜我能不能治。”




END

评论(41)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