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现实向/完结篇)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3




正式开场前的最后一次排练有条不紊。

 

陈泗旭的独唱顺序靠后,大家围在一起跟着伴奏唱歌。马嘉祺站在舞台一角垂眸翻歌词,宋亚轩绕着他打转,冻的哆哆嗦嗦抱着小马哥不愿意松手。

 

马嘉祺向来做惯了国服好哥哥,被弟弟这么抱着也不觉得不妥,任着人树袋熊般挂在他身上专心致志低头找歌词。

 

丁程鑫没拉大衣拉链,双手揣在口袋里敞着怀晃悠衣摆,时不时悄悄向马嘉祺在的方向觑上两眼。一来二去发现宋亚轩抱了这么半天不松手,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

 

他被自己这种情绪吓到了。

 

无论何时,作为最大的哥哥,作为弟弟们的主心骨,他早已经习惯了为他们着想任他们依赖。可现在,他突然发现他因为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对马嘉祺产生了不同往昔的情绪。

 

扪心自问,他对马嘉祺和对其他弟弟们真是一视同仁不偏不倚吗。

 

当然不是。

 

相反,丁程鑫不但心里清楚,于他而言,于马嘉祺而言,他们对彼此,都不同于旁人。

 

丁程鑫盯着被舞台光反射着光亮的地板认命般叹了口气。

 

 

 

熟悉声线语调轻柔的和着伴奏唱歌,面前方寸之间拢上阴影。马嘉祺滑动屏幕的指尖一顿,下意识抬头去看。

 

丁程鑫言笑晏晏的站在他面前对着他唱歌,漂亮的眼睛弯成月牙,探头似乎要凑过来的样子。

 

宋亚轩抬头,视线在两个哥哥之间来回看了一圈觉得还是走为上策,于是从马嘉祺身上跳下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唱的怎么样?”丁程鑫瞧着两人附近没了别人,面色平常的凑过去看马嘉祺的手机屏幕。

 

后者下意识一怔,忍不住眯着眼睛把人从头到脚打量一圈,眼见小狐狸被他瞧的耳朵尖都泛起了红,才终于笑着点点头:“唱的很好了已经。”

 

丁程鑫于是垂眸笑起来,幼稚的去踢马嘉祺的鞋面。马老师不为所动,任由小狐狸恃宠而骄胡乱撩拨,不在意般指指人敞着怀的大衣问道:“欸你怎么有外套?”

 

他一边说着一边回头去看,只见场上的弟弟们几乎人人都裹的严严实实,只有他傻里傻气的只穿了一件舞台服。

 

“你冷吗?”丁程鑫不唱了,歪着头表情无辜的看他。

 

马嘉祺下意识点点头嗯了一句,抬手揉了把泛红的鼻尖。

 

他动作还没做完,热气便紧接着扑面而来。丁程鑫双手插兜将大衣怀抱大敞,上前一步将人裹进温热的怀抱里。

 

马嘉祺顿时愣在原地。

 

“还冷吗?”丁程鑫语调温柔,说话时略惦着脚将下颌搭在他肩头凑在他耳际,潮热的呼吸将耳垂染红。

 

马嘉祺下意识偏头去看。四目相对间,他弯了弯唇弧轻轻摇头。

 

“很暖和。”

 

 

 

 

正式的演出舞台一如既往尖叫声震耳。

 

马嘉祺侧脸贴服着地面呼吸微重,灯光在他紧阖的眼睑上一扫而过,紧接着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指尖相触,温热自指腹蔓延开来,像是前世今生的纠缠,永生永世生生不息。

 

他顺着丁程鑫的力道起身,聚光灯光束拢于舞台前将他们的身形照亮。马嘉祺沉默的喘息着,和大家一起对着台下黑压压的观众弯腰鞠躬。他的手略过旁边刘耀文的背脊直直握上丁程鑫不知何时探过来的手。

 

掌心贴合,他偏头在一片黑暗中向丁程鑫看去。

 

确认过眼神,你是对的人。

 

 

没有什么比心意得到回应更值得兴奋,马嘉祺下了台整个人都像颗熟透了的水蜜桃,浑身上下弥漫着甜蜜的气息,看的几个弟弟直呼小马哥犯什么毛病。

 

丁程鑫有点儿不好意思,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往人身前凑的心情。两个人在后台像是对连体婴般形影不离,直到Stf招呼他们赶紧换服装上台两个人才嘻嘻哈哈的从二人世界中抽离。

 

“你是一个粉色的兔子。”穿了一套龙猫睡衣的敖子逸在一边和贺峻霖刚刚大战三百回合得胜归来,见马嘉祺和丁程鑫正凑在一处吐槽他,立刻把刚刚听到的睡衣分配暴露出来。

 

“啊哈哈哈哈你穿粉色!”丁程鑫果然立刻十分给面子的大笑出声,那表情愉悦的像是捡了钱。

 

马嘉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赤裸裸的拒绝表情。刚确定关系就在男朋友面前扮可爱什么的,实在接受无能好不好!

 

“Are you kidding me ???”他不死心的又重复一遍向敖子逸确认,换来对方肯定的点头。

 

完了,世界都和敖子逸身上的睡衣一个颜色了。

 

马嘉祺翻个白眼肩膀塌了下来,面色颇为尴尬的对上丁程鑫含笑的眼。

 

等把粉嫩嫩的睡衣抱在怀里,马嘉祺都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不情愿写在脸上,就差冲破良好的教养桎梏公诸于世了。

 

“到底Stf姐姐怎么想的,把粉色的给我啊…”马老师难得有了点儿幼稚模样,一边用手揪着睡衣柔软的布料一边悄悄抬眼觑着丁程鑫的表情。

 

小狐狸抱着黑白奶牛纹的睡衣站在他对面,闻言笑意愈发收拢不住,漂亮的眼睛都弯起来。

 

“唉。”马嘉祺瞧着人笑的这么开心,一时也不觉得意难平了。古有千金换美人一笑,今有卖萌博媳妇儿开心。马老师暗戳戳的想着就把睡衣抖开去拉拉链。

 

“等等!”

 

“嗯?怎么了?”马嘉祺撂下要往身上套的睡衣抬眸去看,正对上小狐狸递到面前的黑白奶牛纹。

 

“你穿这套。”丁程鑫歪着头对他笑。

 

“什么?”马嘉祺怔愣片刻,随即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他不知道在丁程鑫心里他穿个粉嫩的舞台服到底需要多大的接受度。

 

丁程鑫挠了挠头,一眼瞧出了他的想法,急忙解释道:“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粉色更衬我,你穿这件会好看。”

 

马嘉祺直愣愣的看着他不吭声。

 

丁程鑫也不由沉默,半晌,他才垂头低声又道:“我想看你穿这件。”

 

马嘉祺抿了抿唇抬手将黑白奶牛纹睡衣接过,语调无奈又宠溺。

 

“你啊。”

 

“我啊!”小狐狸扬唇笑开,表情里满是得意与欣喜。

 

 

游戏环节老套又幼稚,但挡不住一群半大孩子的胜负欲和玩闹心。

 

丁程鑫背着陈泗旭居高临下的对上马嘉祺的视线。

 

马无力果然不负盛誉,开局三分钟便背着弟弟结结实实的摔在软垫上。他抬眸盯着小狐狸看,笑意从嘴角蔓延开来,攀上耳朵尖都漫上绯色。

 

丁程鑫弯着眉眼对他笑,脸颊被粉色的毛绒布料衬的愈发艳若三月桃。

 

马嘉祺瞧着瞧着便忍不住抬起手去牵他的手,小狐狸歪着头也探手过去。

 

掌心相对指尖相合。

 

 

嘿,被我抓到就再也逃不了咯。




END

评论(38)

热度(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