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16/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6




医院里人来人往,走廊上都是捂着伤口哀嚎的伤患。这些都是在机场爆炸中受伤较轻的受害者,亲人朋友从四面八方赶来,把宽敞的走廊几乎堵的水泄不通。

 

程以清跟在被派来接他的人身后一路艰难的穿过人群进了电梯,询问了两句情况却只得到模糊不清的回复。他想着或许是不够级别的下属所以不知道现如今的情况,心里的焦灼感却愈发无法控制似的引的他额角青筋直跳。

 

医院顶层是高级病房的领域,与下边闹市似的情况不同,这里安静明亮,豪华的甚至不像病房。程以清没心思打量周遭装潢,出了电梯便直奔最里边的那间特等间。

 

程明谦的保镖下属们站了一排,见他过来纷纷略微弯腰。程以清摆了摆手,透过门上的那一小块透明玻璃往里看。

 

他的父亲双眸紧阖躺在病床上,脸上还戴着呼吸罩,乱七八糟的管子隐约从被子下延伸出来,电子音机械又规律。

 

程以清只瞧了一眼就觉得浑身血液都在逆流,直冲他头顶快要压的他喘不过气。

 

程明谦是典型的事业型男人,虽说不上完全不顾家,却也很少关心家中情况。因为他的好妻子——程夫人自会把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程以清和父亲关系一般,和母亲却很是亲密,只是到底血浓于水,如今眼睁睁看着自个儿的亲生父亲生死未卜的躺在病床上,就算是块石头也要难受一会儿。

 

“以清,你来了。”

 

程以清下意识闻声回头,来人正是程明谦身边跟了他十几年的那位助理陈叔,此时衣衫明显凌乱着,脸上的表情倒还算平静。他愣了一下,随即松了一口气,抬手扣住来人的肩膀上下打量起来。

 

“陈叔,您没事儿吧?”

 

陈友民摆了摆手,拉着他的手腕把人拉离病房稍远的位置:“我没事儿,你没受什么伤吧?”

 

程以清摇了摇头道:“我从半路赶过来的,没去机场。陈叔,到底怎么回事儿?”

 

“说来也巧,发生爆炸前发现程先生的包忘记拿,别人去取我不放心就亲自去了,没想到拿到包回去的路上突然就发生了事故。好在程先生当时距离爆炸中心不是特别近,又有身边的人推了他两把,这才没当场就…唉,说到底这事儿我也有责任,都是陈叔不好。”

 

陈友民话音一顿语气里难掩怒意与懊恼,眉头紧皱着眼角都染上了几分湿意。程以清眯了眯眼睛勉强牵出一抹笑容,摇头宽慰。

 

“您别这么说陈叔,您没事儿也是万幸。我妈知道出事儿了吗?”

 

“这边程先生上了救护车就和夫人联系过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夫人就到了。”

 

程以清点了点头,又问道:“我爸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陈友民表情一僵,抬眸飞快的瞟了程以清一眼面色为难的点了点头。

 

“目前倒是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具体的你问医生吧。”

 

 

 

 

“少爷,要过去看看吗?”助理跟在简亓身后满面疑惑的看他,视线在走廊尽头处的程以清和自家老板之间梭巡来去。

 

简亓终于舍得把注意力从程以清身上分出两分来,偏头看了眼眼身边的助理,虎牙齿尖轻蹭唇面似笑非笑。

 

“我记得陶桃送你来的时候还特别强调过你很懂事,什么时候多嘴多舌在陶桃眼里也能算懂事了?”

 

助理面色一僵,低头退后一步不敢说话了。简亓这才收回视线又眯着眼去看走廊尽头处的程以清。

 

他的Omega此时正单手撑膝支着头在长椅上假寐,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一层柔和的光,衬的他周身都柔软起来。

 

按理说这种敏感时期他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但一想到程以清可能会很难过他就像魔怔了似的根本控制不了自己。Alpha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土崩瓦解,满脑子都是程以清噙满了泪水的那双眼。

 

简亓一双眼睛紧盯着程以清,鬼使神差的,悄悄释放了一点信息素。

 

白茶味儿顿时混入空气中,飘飘忽忽的窜进程以清鼻腔。

 

漂亮的Omega正想事情想的出神,医生的话在他脑子里循环播放,每一句都像一把铁锤砸在他心头,让他头昏脑涨的同时又毛骨悚然。

 

他的父亲程明谦在不知不觉间被人下了慢性毒药,并且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次意外让他进了医院接受详细检查,平常的身体检查根本不会被发现。长此以往下去,不过两三年程明谦就会大病不起直至一命呜呼。

 

一想到这儿程以清更是后怕的不行,浑身毛孔似乎都透着冷意。他紧蹙着眉头以手支颐,不断思索最有可能下毒的人到底是谁。

 

他正想着,空气中却猛然爆开淡淡的茶香味儿,既熟悉却又有几分陌生的白茶香气直白的窜入他鼻腔,瞬间打乱了他的思考。程以清一怔,下意识抬头往香味儿的来源处瞧去。

 

楼梯口,简亓长身玉立逆着光站着,见他看过来略微歪了歪头,似乎是弯了弯唇角给了他一抹笑容。

 

程以清略微阖眸,沉默片刻起了身。

 

 

 

 

“你怎么在这儿?”程以清靠着楼梯间雪白的墙壁吐出一缕烟雾,半眯着眼打量身前的简亓。

 

他声音不大,连头顶的声控感应灯都没亮,只有安全通道的灯牌散发着幽幽绿光。

 

简亓看着程以清半隐在阴影中的轮廓,烟头处明灭的火光随着他的动作轻微晃动。

 

“不放心你,过来看看。”

 

“嗤。”程以清像是听了什么笑话,冷笑一声将刚吸进去的烟雾尽数吐在简亓脸上。

 

“你是我什么人,轮到你来看我?我看看我是假,看我爸死没死才是真吧。说吧,这次的事情是不是简家的手笔?”

 

简亓任由程以清满口烟雾扑在他脸上,只略微阖眸却头都没偏一下。闻言才垂首笑了笑。

 

“如果真是简家动的手,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家里。”

 

程以清本来还对简家有几分怀疑,见到简亓那一刹那这种怀疑便去了大半,这会儿听了简亓的话更是彻底打消了疑虑。

 

他刚刚已经看过新闻,铺天盖地的现场消息压都压不住。简亓刚刚还去了机场,无意中露出来的侧脸此时已经被媒体利用炒作,就连爆炸都被有意无意的歪曲成了简程两家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简亓说的没错,如果真是简家的手笔,这会儿正该是他们蛰伏静待事态发展的时候,简亓再蠢也不可能亲自去机场,更何况,他向来都是最聪明的那个人。

 

很显然,幕后推手故意在拖简家下水,不遗余力的要激化两家矛盾一石二鸟,好隔岸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那可不一定,毕竟简大少爷向来不能用平常人的思维来推断,万一你现在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呢。”

 

程以清心里明镜似的,嘴上却不饶人。唇角一扬眯着眼对简亓笑,指尖夹着的烟蒂随他的动作晃了晃。

 

“我说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你怎么就不信呢。还是说…”

 

简亓被程以清抢白讽刺了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的凑近几分。他抬手撑在程以清颈侧,身体贴伏过去,脸埋进人颈窝暧昧的蹭了蹭。

 

程以清下意识偏过头去试图避开简亓温热的唇,心跳蓦然加速跳动两下,手一抖还剩半截的香烟便落了地。烟头落地却并没熄灭,光点在台阶上跃动几下,最终落在楼梯正中,火光不甘的闪动几下,最后归拢于黑暗中。

 

“说什么,你放开我。”程以清猛的抬手推了简亓一把,Alpha熟悉的味道不断窜入他的鼻腔,引着他呼吸都不自觉间急促两分。

 

简亓却并不在意,反而抬手揽住程以清的腰把人捞进怀里抱的愈紧,柔软的唇顺着Omega瓷白的耳后肌肤轻吻向下,最终虎牙咬住潋滟的唇瓣略微施力。他抬眸对上程以清的视线,瞳仁里满是笑意,声线含糊不清。

 

“说,一定要这样,你才相信我真的很想你。”






TBC

——

要说什么?还请大家多多支持一下《朝露》吧,全是甜文,真的。

评论(22)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