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暧昧实验番外之匪我愆期(现实向/01)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1




马嘉祺跟在丁程鑫身后从车里跳下来,指尖还不经意般轻轻拉了一把丁程鑫的衣摆。

 

前者感受到身后的拉拽力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人两颗明晃晃的虎牙和笑眼。小狐狸后知后觉的有点儿不好意思,抬手便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拍在对方肩头,瞪着眼睛故作凶狠。

 

马嘉祺捂着被打的地方聊胜于无的揉了两把却不做声,只歪着头笑。傻兮兮的模样莫名取悦到丁程鑫,终于把他逗的忍不住低头笑起来。

 

“前边你们俩搞啥子咯?不要堵着门儿啊!”

 

走在后边的敖子逸迟迟不见门口两个人动弹,实在忍不住张嘴将粉红泡泡戳破,于是毫无疑问的遭受了一顿来自竹马的‘毒打’。

 

三爷心里苦啊。

 

敖子逸撇嘴揉胳膊,把控诉的目光送给小马哥,然后接收到了对方赤裸裸的嘲笑。

 

没天理没人权,唯有食物能拯救我!

 

敖子逸愤愤,刘海一撩甩着飘逸的秀发率先钻进了餐厅。

 

 

 

落座以后马嘉祺起身给弟弟们分发餐具。他身形修长,卫衣衣摆被他的动作带起来露出一截劲瘦白皙的腰身。丁程鑫本来扣着帽衫帽子在低头摆弄包装纸,余光不经意间捕捉到人露出的皮肉下意识抬手扯了一把,将布料拽下来遮住他裸露在外的腰线。

 

马嘉祺面上仿若无所觉,垂睫的瞬间却放下手去轻轻的与人一触即分。

 

点餐时丁程鑫捏着笔高声询问弟弟们都要吃什么,马嘉祺坐在一边下意识接了一句全点上肉。

 

丁程鑫心领神会,立刻敲了敲桌面问他要吃什么肉。

 

于是弟弟们围上来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吃什么,场面顿时乱成一锅粥。

 

一阵兵荒马乱后,崽子们终于坐成一圈开始吃饭了。

 

马嘉祺把餐盘里的荷叶糯米鸡层层剥开,又用筷子把中间那一小块儿肉夹到丁程鑫的盘子里。

 

小狐狸不觉有异,下意识夹起来吃了。

 

坐在对面不小心目睹了全程的小学生:……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于是不服输的小学生状似无意般问道:“小马哥你那个鸡好吃吗?”

 

马嘉祺下意识瞟了眼自己只剩糯米的餐盘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嗯!”

 

大骗子!

 

小学生白眼翻上天。

 

 

 

用餐结束后一行人打道回府。

 

丁程鑫倚在床头看书,视线却不住往浴室里瞟。

 

刘耀文压根没回房间,回了酒店就直接窜进哥哥们的房间里野去了。只有两位老大哥心照不宣的不是困了就是累了,夫夫双双把家还。

 

丁程鑫把手里的书又翻过一页,卫生间里的水声才终于停了下来。吹风机的噪音没持续多大一会儿便重归安静,小狐狸抬眸瞟了眼水汽尚未散尽的人撇了撇嘴:“小火柴你好慢啊!”

 

他语气半是撒娇半是不满,视线不经意般扫过手机屏幕。

 

马嘉祺哭笑不得:“让你先去洗你又不肯去,现在知道嫌我慢了。”

 

“……”丁程鑫被他堵的一怔,然后才移开目光小声嘟囔:“才不是因为这个呢…”

 

“没忘。”

 

欣赏够了小狐狸炸毛的马老师扬唇笑开,三两步到行李箱边上蹲下。

 

“什么没忘?”丁程鑫下意识问道。

 

“你的生日礼物啊,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马嘉祺回头看过来,正捕捉到小狐狸转开的视线和悄悄泛了红的脸。他垂眸低笑也不揭穿,掀开行李箱翻翻捡捡。

 

“丁程鑫。”

 

他叫他。

 

小狐狸下意识抬头看他,一双漂亮的眼睛眨啊眨的:“什么?”

 

他问。

 

“我现在拥有你的十六岁了。”

 

马嘉祺歪着头把包装精致的礼物送上前。房间里没开大灯,只有周边几盏壁灯亮着昏黄的光。空调外机在嗡嗡作响,室温二十二,湿度百分之五十五。

 

果然是人体会觉得最舒适的温度啊,不然怎么会觉得心脏都麻麻酥酥。

 

丁程鑫这样想着,抬手接过包装精致的小盒子捏了捏,仰头对着人傻笑。

 

马嘉祺又上前一步。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逆光站在床前,刚吹完没打理的头发柔顺自然。

 

骨节分明的修长指尖探至眼前,丁程鑫下意识低头,便被人捏着下颌半迫着抬头看他。

 

“但是我不止想拥有你的十六岁。你的二十六岁,三十六岁乃至一百零六岁,我都想拥有。”

 

马嘉祺单膝跪在床沿低下头去与他额头相抵,鼻息温热呼吸交缠。下一秒,小狐狸收起尖利的指甲用柔软的掌心扣住他后颈微微扬头,唇瓣相接津液缠绵。

 

陷入柔软前的最后一秒马嘉祺想。

 

就算下一刻他就要我的命,我也双手奉上。

 

 

 

 

十五眨眼间便过去了。出了年马嘉祺也顾不上再纠结到底是芒果味儿的汤圆好吃还是草莓味儿的好吃。

 

新剧拍摄提上日程,中考日期越来越近,小狐狸也愈发黏人。

 

很多时候马嘉祺会想,还好这样纷乱复杂的生活里有丁程鑫陪他,不然说不定他悄悄骂的脏话已经可以当论文发表了。

 

拍定妆照这天风和日丽,十八楼的孩子们聚在一块儿闲聊,互相低声吐槽两句人设造型,再一起抱着手机窝到旁边去打游戏。

 

丁程鑫按例第一个进行拍摄,马嘉祺以候场为由拒绝了敖子逸打游戏的邀请,活跃的像个工作人员一般在场地内跟着丁程鑫来回窜。

 

小狐狸认真工作时的模样儿着实让人心动,马老师举着手机咔嚓咔嚓狠拍几十张才心满意足的去化妆。

 

 

“小朋友。”

 

轮到他拍摄时丁程鑫的part已经全部结束,小狐狸从侧面笑眯眯的凑过来叫他,不知怎么就选择了这个叫法。

 

他们俩曾经一起窝在酒店床上看饭拍,无意中点进推荐刷到了CP粉剪辑的视频。两个人觉得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整个晚上什么都没干几乎把饭制视频刷了个遍。记忆最深的就是这个名为《他是你的小朋友》的饭制剪辑。

 

虽然都是以他们为主角被记录下来的镜头,但再以旁观者的身份去看却总是有不一样的感觉。

 

丁程鑫还记得他当时指着一段视频问过马嘉祺欸你那时候是在用这种眼神看我吗??换来对方两颗虎牙和笑而不语。

 

此时看着完全不同以往的人,丁程鑫莫名的就想到了这个称呼。

 

他看着马嘉祺状似嫌弃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低声又叫了一句。

 

“小朋友。”




TBC

评论(37)

热度(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