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一错到底》番外之非你不可(执峰篇)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1

 

吕鋆峰下飞机的时候天色尚且算早。上海到北京虽然只有两个钟头的路程,温度却着实差了不少。天气通知上上海的温度比北京还要高上那么一点,然而湿冷的寒风还是吹的他浑身哆嗦。

 

他抱着粉丝送的礼物戴着口罩站在路边等车,手机躺在口袋里,正不住的震动着。

 

一准儿是赵志伟发来的微信。

 

吕鋆峰想了想,还是抑制住了把手里的东西塞进助理怀里的冲动,虽然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赵志伟给他发了什么消息。

 

好在他并没有等很久,来接他的车掉头过来,他被几个工作人员簇拥着上了车。临走之前还不忘弯着眉眼和粉丝们告别。

 

还没到高峰期,路况尚好,车速也快。吕鋆峰把赵志伟询问他行程的信息上下看了两遍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他歪头想了想垂眸准备回复,然而对话框里的字才打了两个,赵志伟的电话就先进来了。

 

大概是迟迟等不到回应等急了,干脆一个电话过来问。吕鋆峰想也不想按下接听键,拖着尾音逗他。

 

“喂,老赵,别急啊,你大峰哥哥马上就来宠幸你了。”

 

电话那边诡异的沉默了几秒钟,要不是还有清浅的呼吸声吕鋆峰几乎就要以为电话已经挂断了。

 

“喂?什么情况,说话啊老赵,等不及了?”吕先生下意识把手机从耳朵边拿下来瞅了两眼又贴回耳朵上,语调疑惑。

 

那边终于有了动静,耳际响起熟悉的声线:“是啊,大峰哥,小的等您宠幸等的心焦焦啊。”

 

吕鋆峰一愣,想好的各种揶揄通通咽回肚子里,末了只涨红了一张脸悄悄在赵志伟看不见的电话另一边挠了挠头。

 

“咳,嗯…我也想你了。”

 

他说。

 

 

 

2

 

吕鋆峰从行李箱里翻出一早备好的衣服对着镜子比了比,又弯腰去找裤子。

 

助理在敲门,隔着厚重的门板催他快一点。

 

“知道了,马上!”吕鋆峰扯嗓子应了一句,动作飞快的将衣服裤子换好,又对着镜子将刚做好的发型整理两下。

 

开门时助理正靠在墙上低着头玩手机,见他出来才把手机收起来迎过来。动作间若有似无的丝缕香气窜入鼻腔,吕先生关门的动作一顿回身又把门推开了:“你等我一下。”

 

说着就回身又回了房间一把掀开行李箱,翻出化妆包将香水摸了出来。

 

香气淡雅怡人,完美。

 

吕鋆峰扣好瓶盖,哼着小调出门了。

 

 

到现场的时候还没到正式演出时间,他戴着口罩,手里抱着特意订的花束,高高的个子在一众妹子中尤其显眼。

 

有跟行程的姑娘和大胆的妹子缓缓围上来跟他聊天拍照,吕先生看着大厅里属于赵志伟的各种宣传海报易拉宝心情大好,笑眯眯的一一应答。

 

手机还在口袋里疯狂震动,不用看也知道是还没见到他的赵志伟在催他。吕鋆峰单手抱着花把手机掏出来,视线在屏幕上浏览一圈发送语音。

 

“我已经到了,在门口排队等检票呢。”发完消息他定定的看着对话框想了想,抬手把手机送到嘴边又接上一句。

 

“演出马上开始了,我直接入场了,一会儿结束再去后台看你。”

 

这回手机终于安静了,又过了两秒钟赵志伟才回了一个‘好’过来。

 

吕鋆峰愈感自家老赵这个黏人劲越来越严重,不禁暗自摇头笑了起来。姑娘们围在周边交头接耳小声交谈,队伍排了老长,好不热闹。

 

吕先生瞧着现场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在口罩后悄悄弯了嘴角。

 

 

检票时他排在一对情侣后面,女孩子中等个头,长发飘飘,穿一件过膝的浅色羽绒服,大眼睛一眨一眨十分可爱,惦着脚不时查看检票进度,显然十分期待。

 

男孩子安静的站在她旁边,高高瘦瘦笑的十分温柔,背上还背着属于女孩子的兔子背包,可以说是十分反差萌了。

 

有男朋友陪着来看话剧,真好啊。

 

吕鋆峰羡慕的悄悄叹了口气,不过转念一想,我男朋友可是在台上演话剧给我看呢。诶哟,这样一想,瞬间觉得完胜有没有!

 

容易满足的吕先生美滋滋的摸出手机给自家男朋友发语音。

 

“演出加油,我会认真看的!”

 

 

 

 

3

 

演出开始前吕鋆峰还坐在台下深呼吸,虽然这场话剧赵志伟已经演了好几场,他却依然忍不住为对方紧张。

 

赵志伟的第一场话剧他因为没时间不能到场,在赵先生上台失联的那将近两个小时里他简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可以说是比本人还紧张没错了。

 

并不是不信任赵志伟能把话剧演好,更不是不信任赵先生的实力,只是在不能亲自到场观看演出的前提下,这种紧张感被放大了太多倍,让他完全不能自控。

 

毕竟这种现场演出的话剧不像拍戏,错了还能重来,忘词还能NG。话剧的容错率太低,自然对演员的要求也就高了。

 

还好全场都是顺风顺水,没有问题。刷到演出顺利结束的消息时吕先生长舒口气,窝进沙发里将一盘子草莓吃了个干干净净。

 

而今天,在这个圣诞节,他终于能来现场观影了,顺便还能跟男朋友一起过节。不得不说,心情激动又微妙。

 

吕鋆峰坐在全场最佳的观影位置将口罩又拉严一些,半阖着眼睛盯着缓缓拉开的幕布。

 

话剧的前半部分果然和大家说的一样笑料不断。笑点本就不高的吕先生窝在座位上几乎要把眼泪笑出来,惹的旁边坐着的姑娘偏头瞧了他好几次。

 

演出到了后半场开始进入虐心场景,吕先生与笑点同样低的泪点再一次支配了他,眼眶发酸泪珠子噼里啪啦的砸下来晕湿了口罩。

 

场馆里的灯早就关了,除了舞台上的光亮其他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吕鋆峰瞧着台上灯光渐暗赶紧扯下口罩,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早备好的面巾纸拆开,捏着纸巾狠擦把脸。

 

辣鸡赵志伟,看个话剧都要让我哭。

 

吕先生暗自腹诽,却还是忍不住跟着满场情绪激动的姑娘们扯嗓子嚎着赵志伟的名字。

 

台上的赵先生正与搭档们排队谢幕,闻声垂眸看过来。

 

他抬手指了指吕鋆峰所在的位置,眼睛里盛满温柔,遥遥的给了他一个笑容。

 

 

 

 

4

 

赵志伟脸上的妆都卸了一半吕鋆峰才探头探脑的摸进了后台化妆室。

 

赵先生坐在化妆椅上由着化妆师捏着棉片在他脸上擦拭,他捏在手里的手机至今安安静静没有动静。

 

没等到自家小包子的赵先生十分不高兴。他板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镜子,直到捕捉到镜子一角悄悄冒出来毛茸茸的小脑袋才喜笑颜开。

 

赵志伟抬手示意化妆师稍等,扶着椅子把手起身向着门口的吕鋆峰迎了上去:“你怎么才来,我等了你一晚上。”

 

“嘿嘿,我去卫生间了。”吕先生弯着眉眼笑起来,突然想起来自己怀里还抱着花束,忙不迭的把香气扑鼻的鲜花递到他面前:“喏,我抱了一路,特意给你订的。”

 

赵先生抬手接过来垂眸瞧了两眼心满意足:“算你有良心,话剧怎么样,好看吗?”

 

“太好看了,我们老赵演的贼好,看的我眼泪稀里哗啦控制不住了都!”吕鋆峰张嘴就吹,完全不带犹豫。

 

赵志伟瞧着人表情,知道他虽然夸张了些但的确是哭了,毕竟眼角还红着呢。赵先生一时有些心疼,然而又感到十分心满意足,忍不住抬起一条胳膊抱了抱他。

 

“诶诶诶,花儿,扎我了扎我了!”吕先生夸张的叫起来,嬉笑着轻轻推了赵先生一把,软软的头发却在他颈窝蹭了两下。

 

 

赵志伟收拾的差不多了回身找手机要照例要发微博,但找了一圈都没找见手机一时茫然。

 

“大峰,看见我手机了吗?”赵志伟将抽屉推回去偏头看向窝在沙发里玩儿手机的吕鋆峰。

 

“看见了啊,我手里呢。”吕先生头也不抬非常专注。

 

赵先生无奈的笑着凑过去:“你手机呢?”

 

“那边充电呢。”吕鋆峰抬下巴往不知名的方向指了指,赵志伟沿着大致方向看了一圈才看见小包子静静躺在角落充电的手机。

 

他瞟了眼屏幕上的游戏战况只好又默默的去整理背包:“打完了就走,把你手机里刚刚拍的照片给我发一张我发微博。”

 

“不给。”吕鋆峰想也不想拒绝了,右手指尖点的飞快。

 

“……??为啥啊,咱家姑娘们都等着发糖呢。”赵志伟一脸懵逼的把背包拉链拉好回头看他。

 

吕鋆峰终于取得胜利,他长舒口气把赵志伟的手机扔在一边,身体陷进沙发里伸懒腰:“给你了我发什么图啊,众目睽睽之下我要是跟你发差不多的图片要被小破粉儿们嘲笑的。”

 

“……”赵志伟不禁被吕鋆峰的理直气壮打败了,他眨了眨眼认命的弯腰摸起自己的手机,从相册里翻出几张之前拍的还没发过的旧图编辑文案。

 

媳妇儿要求理由一个比一个多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宠着啊!

 

吕鋆峰握着自个儿的手机从旁边凑上来,探着小脑袋瞧了眼他发的微博大笑:“赵,文艺清新,志伟又上线了哈哈哈哈哈。”

 

“没深度。”赵先生抬头故作鄙视的怼了他一句,指指图片道:“每张图片都是一个故事,意思就是,我想跟你看遍风景,然后白头到老啊。”

 

吕先生眨了眨眼,脸颊‘噌’的红了一片。

 

 

 

 

5

 

赵志伟和特意来他休息室问候的几位搭档一一告别,拉着吕鋆峰的手跟在经纪人身后下楼。

 

时间已晚,门口还守着一群不愿离去的粉丝。吕先生在楼梯拐角处挣开了赵先生的手,他一边将帽子口罩都整理好一边抬头去看赵志伟,在收到对方疑惑的眼神后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想明天上热搜吗?”

 

赵志伟挠了挠头笑起来,跟在经纪人身后往门口走。

 

推开大门的时候姑娘们果然纷纷围了上来,一个个叮嘱着让他注意身体多穿点早点休息之类的话,吕鋆峰戴着帽子垂着头,一声不吭的跟在他身后。

 

赵志伟被上海夜晚的冷风吹了个透,下意识加快脚步往停车的方向去,两只手却还下意识向后摆动,招呼着吕鋆峰跟上。

 

吕先生在黑暗里裹的严实,加上姑娘们的注意力纷纷放在了赵志伟身上,一时竟没人认出他来。他跟在赵志伟身后,看着他不断摆动的手指忍不住悄悄笑起来。

 

这么短的一段路,担心他丢了不成?

 

这么想着他却下意识扬声提醒一句:“看车啊!”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暴露了,果不其然,周围开始此起彼伏的响起他是不是大峰的猜测。

 

其实我就是。

 

吕鋆峰暗戳戳的脑内一句,赶紧跟上赵志伟的脚步上了车。

 

来接他们的车渐渐汇入车流,姑娘们或欣喜或关心的声音消失不见。

 

赵志伟长舒口气瘫在椅子上。

 

吕鋆峰瞧了他一眼拍拍他的大长腿:“欸,过分了啊。这么占地方你想挤死我啊。”

 

赵志伟抬眸看着他笑了笑没吭声,只把腿收了回来抬手揽上他的腰,起身蹭过去把脸贴在人光裸的后颈声线低哑:“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看我的话剧了呢。”

 

吕鋆峰沉默片刻,略微偏着头用唇瓣蹭了蹭赵志伟的脸颊:“那你又为什么非要我来看啊?”

 

“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啊,你可是要跟我上一个户口本的人。”

 

吕鋆峰噗嗤一声笑出来,他抬手揉了揉赵志伟的头发语调温柔。

 

“所以我当然一定要来看啊,毕竟你可是要和我在一张床上睡一辈子的人。”

 

 

 

END


评论(1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