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17/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7




窗外夜色如墨,医院顶层的高级病房区域也依然十分安静。

 

程以清坐在程明谦病房门口的休息椅上翻看医生交给他的病历,洋洋洒洒的几张白纸上连他爹大概的中毒时间都预估了个大概。程少爷抬手在晴明穴处按了按,心底的燥意愈发肆虐。他低咒一声将病历放在一边,指尖无意识的点亮手机屏幕。

 

通知栏里显示着半个钟头前收到的短信,没有备注的一串数字。他手机一直静音,是以并没收到通知提醒。

 

 

别担心。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程以清怔了怔,视线在那串略有些眼熟的数字上梭巡一圈,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简亓噙着虎牙看着他笑眯眯的那张脸。

 

昏暗楼道里明灭的火光,温柔的亲吻,滚烫的掌心,还有咬住下唇时那尖利的虎牙齿尖…

 

咔哒——

 

程以清正想的出神,身后病房大门细微的开阖声窜入耳道。他赶紧打断自己略显危险的思考下意识偏头看去,然后对上程夫人略显憔悴却依然雍容美艳的一张脸。

 

“以清。”程夫人穿了一条及膝长裙,乌发高盘,举手投足间尽显高门风范。她低声叫了儿子一句,看着对方从长椅上起身走过来。

 

“怎么了妈?”程以清的长相在上层圈子里是出了名一等一的好,虽然行事作风个性派头十足十的大少爷,但任谁看了都要感叹一句实在漂亮。除了性格遗传到程明谦的狠戾干脆,这张脸却显然是母亲的功劳。打小程以清听那些个贵妇人拐弯抹角巴结程夫人的时候,说的最多的就是看他的长相就知道程夫人是个什么样的美人。

 

程夫人回头瞧了眼病床上毫无动静的丈夫,又调转视线落在儿子身上。

 

当年追在她身后抱着她的腿流口水要糖吃的小豆丁如今长的比她高了一个头。她稍稍抬头,长睫扑闪眉心微蹙,美目落在儿子晶亮的瞳仁处。

 

“你这么大了,有些事情妈也没必要瞒着你。咱们程家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以后家族的事务免不了落在你头上。但是你爸他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你那两个叔叔从来就不是安分的,这次一定会上蹿下跳想要夺权。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回娘家和你舅舅商量对策,这几天你陪着你爸处理家里的事情一定要小心,一切等妈回来了再说,知道吗?”

 

程以清略微眯着眼睛没吭声,半晌才抿着唇点了点头。

 

两个叔叔想夺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程以清早就知晓。出身高门世家,对亲情寡淡这种事情屡见不鲜,自然也不会让他觉得难过。他只是心烦两位叔叔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要给他添堵,实在让他没什么好脾气。

 

不过这种话当然不能和程夫人说,于是程以清只能沉默着点头让母亲放心,心里却已经开始思考起堤防两位叔叔的法子。

 

程夫人见儿子乖巧的点了头心头大定,又交代了几句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话便踩着高跟鞋啪塔啪塔消失在走廊拐角。

 

程以清偏头透过病房大门上那一小方玻璃扫了眼病床上插着管子的父亲眯了眯眼睛,半晌才又坐回椅子上拿起了那份病历。

 

 

 

 

简亓到家时简家大宅里灯火通明,管家候在门口,见他回来态度恭敬的给他开了门,看着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简亓大概一想便知道怎么回事儿,于是对老管家温和的笑了笑。

 

老管家毕竟看着他长大,见此不禁眉头一皱,还是先把简从安的吩咐转达了。

 

“老爷子在书房,让大少爷回来立刻去见他。”

 

言毕顿了顿又低声道:“二少爷刚走,老爷子正在气头上。”

 

简亓脚步不停,心里却立刻有了计较。他就知道他的好弟弟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只是这沉不住气的毛病却依然改不掉。

 

不过这倒是让简亓放心了不少,他略微点了点头,轻声道了声谢谢。

 

书房大门依然紧闭,厚重的门板隔绝了一切声响和想要窥探的眼睛。简亓站在门前,垂首深吸口气,这才屈指轻扣门板。

 

“父亲,我回来了。”

 

几乎立刻,书房里传来简从安低沉无波的声音:“滚进来。”

 

高级地毯上零零散散的躺着一些昂贵的装饰品,沙发一角还有一只碎成几块的花瓶,显然,它们的主人刚发泄过怒气。

 

简亓笑容不变的走过去,弯腰将那些装饰品一一捡起放回原本该放的位置,这才态度恭敬的向长桌后眯着眼打量他的父亲躬身低头。

 

“父亲,气大伤身,有什么事情吩咐儿子解决就是,何必动这么大的怒。”

 

“吩咐你?”简从安的尾音略微提高了些,似乎很是嘲讽的笑了笑才又接着道:“你现在做事还需要我吩咐吗?简亓,你什么时候开始做事这么不分轻重了,嗯?”

 

简亓头也不抬,只低声接道:“请父亲明示。”

 

简从安冷笑一声,把桌子上的报纸一把甩在简亓身上:“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让你去程明谦的事故现场查看过。你明知道如果被人抓住把柄免不了又是一番大麻烦,可你依然去了。我的好儿子,让父亲猜猜,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此冲动行事。单纯是为了了解事态发展,还是…”他话音一顿,声线骤冷。

 

“为了程家那个小子?”

 

简亓眼皮一跳,视线落在脚边报纸上大号加粗的黑体字标题上。

 

 

机场爆炸,简程两家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照片的背景是一片混乱的爆炸现场,他模糊的侧脸半隐在车窗后,但任何一个见过他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这是不是他。

 

简亓唇线紧抿极力压制住情绪,这才缓缓抬头声线平缓道:“父亲误会了,简家和程家的关系儿子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点儿分寸儿子还是有的。”

 

简从安并不答话,只半眯着眼睛将面前姿态恭敬的大儿子上下打量两圈,末了才语调柔和的低声笑了笑。

 

“你知道就好,父亲也是怕你做错了事情才一时说了你两句。但是你也知道,为父对你寄予厚望。如今程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本来是简家更进一步的好机会。但是就因为你的鲁莽,逼的我们如今也要瞻前顾后。”

 

简从安语气温和,鹰隼般的目光却始终落在大儿子低垂的头顶不错分毫。

 

简亓最近的举动和从前相比着实让他不满意,从前的简亓是个无限趋于完美的家族继承人,可最近却频频出错,这不免让简从安开始怀疑大儿子的能力。再加上近来小儿子做事倒是可圈可点,简夫人也三天两头在他耳边念叨小儿子孝顺听话,聪明伶俐,这不免让爱妻如命的简从安晃动了心里的天平。

 

他固然清楚这次事件怕是来者不善,未必是他家老大将简家拖累牵扯,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思来想去,他干脆决定借此机会彻底检查一下简亓到底是不是个合格的继承人。想到这里,简从安话头一转。

 

“对这件事,你说说你的看法。”

 

简亓抬头看了他一眼,倒是没立刻接话,反而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儿子觉得,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设计,想一石二鸟,既除了程明谦,又打压简家。”

 

简从安眉头一挑,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

 

“嗯,继续说。”

 

闻言简亓心下稍安,当下也不再犹豫,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爆炸发生的时间不早不晚,正好是程明谦落地后,这太过于巧合。儿子不过是心血来潮过去看看,就被人拍了个正着。而且儿子到机场的时间已经很快了,可是那些媒体到的竟然更快,这不能排除是不是有人提前预知这件事情透露给媒体。最重要的是,谁有这种手段能在首都机场策划爆炸,程家出了这种事,外界肯定一致认为最大的受益人就是我们简家。程明谦一倒,程家必定内乱,程以清根基不稳,就算最后诸事解决,程家也必定元气大伤。而我们简家这时候首当其冲,为了避嫌肯定也不能大肆活动,甚至还要束手束脚低调行事,对方的确好算计。”

 

简从安负手立于窗前,拇指食指不住摩挲。他沉默半晌,末了才背对着简亓低声道:“你看的很透彻,但是现在我们在明,敌人在暗,眼前的事情就不好应付。这样吧,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如果你做的好,那么除非以后你自己威胁到了简家的整体利益和地位,否则继承人的位置非你莫属。”

 

“但如果你做的不好…”

 

简从安拖长尾音猛的转身,视线直直的钉在简亓身上,和大儿子四目相对。

 

“为父会考虑给戍儿一个机会。”






TBC

——

一章过渡章,没什么手感,回头再修吧。最近三次太忙,过段时间忙完会恢复正常更新。然后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朝露》吧。

评论(11)

热度(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