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一错到底》番外之四行情诗(执峰篇)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第一行:夏天是风 

 

 

吕鋆峰兴致缺缺的关掉点餐软件打了个呵欠。

 

唉,虽然饿,但是没胃口,并不想吃什么啊。

 

他揉了揉肚子,仔细思考了一下这样睡觉半夜被饿醒的几率有多大。小包子懊恼的揉了揉头发,拉开茶几抽屉翻了翻,发现只剩下半包饼干。

 

吃完这包饼干就洗漱睡觉算了,做人真难啊。

 

吕鋆峰将半开的包装纸撕开,捏了块饼干往嘴里塞,捏着手机在主页面上来回滑动。干点什么好呢?

 

他正蹙眉思考着,超级星饭团的提示便跳了出来。

 

你关注的@话剧我和世界只差一个你 发微博了!

 

吕鋆峰兔子一般将一块饼干咔嚓咔嚓下了肚,下意识点进去瞧了一眼。

 

话剧我和世界只差一个你:

祝四火和路望幸福/捂脸笑哭 @赵志伟努力奋斗中 @刘政-演员 #话剧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

 

嗯?祝谁和谁幸福?

 

小包子同学顿时炸了毛,关掉微博点开微信噼里啪啦的发消息。

 

22:49

赵志伟你好样的赵志伟!

 

对方很快回复过来。

 

老赵    22:49

???

 

22:50

你不要装作无辜的样子我给你讲!我看透你了!

 

这次对方等了一会儿才回复过来。

 

22:52

…我就是很无辜啊,怎么了大峰?

 

小包子气的一把扔掉饼干,抱着手机回复。

 

22:52

你还敢问我怎么了?你看看你话剧官博,都祝你跟别人幸福了,你还狡辩!

 

老赵    22:53

……你让我先去看一眼。

 

小包子气呼呼的捡起刚刚被他扔在茶几上的饼干,泄愤般两口啃光。

 

其实他也知道他家老赵必然是十分清白的。只是他许久没见对方着实想念,找个由头闹闹小脾气权当调剂了。

 

他正想着赵志伟等会儿会如何哄他,提示音便又响了起来。

 

超级星饭团:你的大宝贝儿老赵评论啦!

 

吕鋆峰顺手点进去,只见刚刚那条微博下多了一条来自赵先生的评论。

 

老赵:

有人要不开心了/惊恐

 

“嘁,才没有不开心呢…”吕鋆峰翻了个白眼,嘴角却悄悄弯起来。

 

他戳进微信回复。

 

22:25

看你表现好,勉强原谅你了/傲慢

 

老赵    22:25

我还以为怎么了呢,原来是小包子蘸醋了。

 

小包子脸一红。

 

22:26

我没有吃醋!谁心眼会这么小!

 

这回对方回过来一条语音,吕鋆峰皱着脸点开,就听见赵志伟一阵低沉的笑声,紧接着嗯了一声道:“是啊,也不知道谁心眼这么小。”

 

吕鋆峰顿时羞红了脸,欲盖弥彰的按下语音键。

 

“反正不是我!不和你说了,我打游戏去了!”发完了也不等对方回复,手忙脚乱的退出微信页面点进游戏。

 

 

 

赵志伟听完了吕鋆峰回复过来的语音一双眼睛都笑弯了起来,他回复了一句去吧,又接着问了一句饿不饿,这次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回复。他估摸着小包子大概已经进游戏了,也没再发消息,只拎着背包上了路边停着的出租车。

 

夜色已深,路灯在长长的道路上一眼望不见尽头。赵志伟将背包放在身侧,略微偏头看着车窗外迅速倒退而去的景色。

 

从吕先生生日会到现在,两个人已经快一个月没见。歌词里唱过,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压制不住控制不了,所以太过想念的时候,就干脆来见他吧。

 

赵先生按亮手机,指尖抚过锁屏上小包子灿烂的笑脸也垂头温柔的笑起来。

 

 

 

 

第二行:冬天是月亮

 

 

团战正酣,吕鋆峰双目圆睁视线专注的紧盯手机屏幕。敌方刺客隐身而来准备绕后,被他一个二技能接闪现逃回塔下,技能盲点收下人头。

 

我真是个合格的输出。

 

他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狠吹一波,来电显示便将他和战场隔离。吕先生下意识挂断电话,又手忙脚乱的赶紧点出游戏页面。然而…他的屏幕已然灰了。

 

他这拿了多数人头经济领先的脆皮输出一退出战场,剩下几个菜鸡队友根本抵挡不住敌方的攻击,很快便被团灭一波。

 

眼睁睁看着敌方推掉三路高地直逼泉水,吕鋆峰只能选择捂着眼不看自家水晶炸掉。他气呼呼的退出游戏戳进通话记录,发现赵先生的备注红通通的在最上方,提醒着他适才按掉的是谁的电话。

 

“你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打我电话…”吕先生鼓着脸颊碎碎念着回拨过去,顺便抬头扫了眼时钟。

 

北京时间,夜晚十一点三十分。

 

这大半夜的,刚聊过微信还要打电话。

 

吕鋆峰收回视线状似不满的吐槽,心情却十分诚实的愉悦起来。随着电话被接通连适才输掉排位的恼火都消失了。

 

“游戏打这么久,打了几局?”

 

吕鋆峰满腹兴师问罪的台词被噎回肚子里,只好挠了挠头:“就打了一局,还因为你这通电话,害我掉了一颗星星。”

 

“那有什么的,我给你打回来就是了。”赵志伟低沉的笑声透过电磁波传递过来,混杂着轻微的鼻音,性感的无可救药。吕鋆峰被对方的笑声撩的话头一哽,干脆摸了摸鼻子在沙发上躺下。

 

“说的好听,好像你能过来一样。”他撇了撇嘴,压下就要燎原的思念似真似假的抱怨。

 

赵先生在电话里语带笑意的保证:“嗯…我肯定去看你,我保证。”

 

吕鋆峰翻个白眼,然后才想起来对方根本看不见,于是又坐起来低着头去找拖鞋。

 

“我知道你排话剧忙来不了,我还可以去看你嘛。没事儿,你不用担心我。”他近来没有工作专心补考,离上海又不算远,于是计划考完去看看赵先生。

 

赵志伟低笑着应了不置可否:“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明天晚上吧,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就回去。欸我说,你怎么听我说探班一点都不激动啊?不应该啊,扎心了老赵。”吕鋆峰趿拉上拖鞋准备去厨房翻冰箱,走到半路才想起来因为要回校住段时间,家里并没有屯什么东西,只好捂着空空的肚子又窝回沙发里扯着嗓子表达委屈:“啊……老赵!我好饿啊!家里没吃的!”

 

“订个外卖,少吃点再睡,饿着睡不着。至于我为什么不激动,你心里没数吗?是谁一直说来看我来看我还一次没来过的?”电话那边的赵志伟似乎也在家,周围并没什么声音。他微沉的呼吸声透过听筒蹿入吕鋆峰的耳朵,顿时引的吕先生连耳朵尖都泛了红。

 

被戳中痛处又突然被撩到的小包子同学赶紧转移话题虚张声势。

 

“诶呀诶呀我太饿了,不跟你说了老赵,我订外卖去了啊!”

 

吕鋆峰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长出口气,早知道之前就去探班了,也不会总被赵志伟揪着说了。唉……

 

小包子叹了口气退出通话页面,这才发现微信有六条未读消息。他点进去看了一眼,赵志伟的对话框在置顶栏,头像右下角有一个数字六。

 

除了一条问他游戏打完没的语音,剩下的都是问他打几局饿不饿想吃什么的文字消息。

 

“我想吃什么你又送不过来。”吕鋆峰撇了撇嘴,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敲下回复。

 

23:34

我想吃馄饨。

 

赵志伟很快回复过来。

 

老赵    22:35

那你想吧/吐舌头

 

辣鸡赵志伟,分手!

 

吕鋆峰被回复气的直翻白眼,干脆的退出微信又点进订餐软件。

 

 

 

 

第三行:我是鸣虫

 

“司机师傅,前边超市停。”赵志伟拉上羽绒服拉链,抬手指了指前方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大型超市。

 

“好嘞。”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瞧了眼后座上戴着黑色口罩的青年憨厚的笑了笑:“刚刚听你讲电话说订外卖,怎么,女朋友没吃饭给她买吃的啊?”

 

赵志伟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也笑起来:“是啊,他不听话,总不好好吃饭,我给他买点儿菜回去简单做点。不然一宿呢,他饿的胃疼睡不好。”

 

司机师傅将方向盘打了个转在路边停车,笑眯眯的点头夸他:“你这小伙子不错,有你这样的男朋友真是好福气啊。”

 

赵志伟扯了扯口罩,又摸出钱包来结账:“哪儿啊,您过奖了。他那么好的人,我能追到才是我的福气。”

 

 

赵志伟把背包塞进寄存柜子里,又将刚刚司机给的找零连带开柜小票一起塞进钱包里揣进外套口袋。临近深夜,即便繁华如帝都,超市里也不再人声鼎沸。

 

他拢了拢羽绒服,又推了个购物车才迈开长腿融入其中。

 

先在生活用品区拎上两提卷纸一桶洗衣液,吕鋆峰大大咧咧的总忘记买这些东西,提前给他备上,好过要用的时候没有。

 

又在零食区一通扫荡。小包子爱吃的薯片来两包,油炸食品吃多了不好。芒果干可以多来几袋,糖得少吃,巧克力也来一盒,面包来两袋,工作忙的时候塞几个在背包里溜溜缝。方便面两大包,偶尔犯懒了吃一顿就行了,不能总吃。麦片还是牛奶燕麦好喝……

 

赵先生推着购物车在零食区窜来走去,不一会儿购物车便堆满了一大半。他估摸着这些差不多够吃段时间,这才转战蔬果区。

 

水果少买点,他不在家全放坏了。可以买串葡萄,他明天在飞机上吃。再来点山竹,他喜欢吃这个……赵先生挑挑拣拣买了点水果又去买菜。

 

买点虾,明天给他做,肉来一块,好久没做可乐鸡翅。嗯,来两个甜椒,土豆多买点不怕放。大葱不能忘…啊,还有小祖宗想吃的馄饨,先拿两包速食的,再给他买点儿奶。

 

赵志伟心里似乎有个屏幕,所有想法弹幕一般一条一条的闪过。他购物的战斗力简直堪比早七点排队等超市开门买打折鸡蛋的大爷大妈们,不一会儿就堆满了一个购物车。

 

结账时才想起来这么多东西还得拎出去打车,但是…都是给小祖宗买的,多就多吧。自己宠的小祖宗,跪着也要宠。

 

赵志伟看着脚下四个装满的大号购物袋深吸了一口气。

 

 

 

 

第四行:而你是雪光

 

“先生,您的外卖到了。”

 

吕鋆峰挠了挠头:“我饿出幻觉了??怎么好像听见赵志伟给我送外卖?”他正疑惑着,敲门声便和着催促声又响起来。

 

“吕鋆峰先生,您点的外卖到了。”

 

“啊?我并没有订外卖啊。”吕鋆峰下意识应了一句。

 

不是幻听??

 

吕鋆峰眨巴眨巴眼下意识看了眼手机,难道我刚刚不小心点到什么吃的付款了?他摸起手机趿拉着拖鞋去开门。

 

赵志伟站在门外揉着酸痛的手臂,脚边放着几个冒尖的大号购物袋。还好吕鋆峰住的地方有电梯,要不然真是要爬吐血了。

 

他一边暗自吐槽一边抬手又敲了敲门——小包子不会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吧。

 

 

吕鋆峰没急着开门,他趴在门上凑近猫眼。好歹二十多的人了,即便是个大小伙子,这深更半夜也得有点儿安全意识不是。

 

他默默为自己的机警点赞,眯起一只眼趴在猫眼上往外看。

 

赵志伟套着黑色羽绒服站在他家门外,帽子略微有些歪了。吕鋆峰一愣,下一秒便拉开大门扑进人怀里。

 

“老赵!你怎么来了!”

 

赵志伟抱着他退后两步稳住身形,冒出青灰色胡茬的下颌在人娇嫩的脸颊皮肤上蹭了两下:“来给你把掉下来的星星打回去啊。”

 

吕先生表示十分不满,被他的胡茬扎的微微刺痛混杂着痒意,于是皱着鼻子质问:“说,你要游戏还是要我!”

 

“小醋包,当然要你啊。”赵先生笑意温柔,略低下头去亲吻吕先生粉嫩的唇瓣。他掌心托在人柔软的臀瓣捏了一把笑眯眯的把人放下:“我身上凉,进屋说。”

 

 

两个人一块儿把赵志伟买的四大袋子吃穿用品拎进屋,赵先生提着零食袋子往小包子放零食的柜子走,吕鋆峰便把装着蔬果的那一袋拖进厨房,站在冰箱前开始往里面塞东西。

 

“赵志伟,你养猪啊,买这么多东西我怎么吃的完。”

 

赵先生头也不回:“别谦虚了,你吃的完。”

 

吕先生砸吧砸吧嘴,觉得赵先生言之有理,哼了一声不吭声了。

 

赵志伟把一袋子零食全倒进柜子里,捏着空掉的塑料袋去找吕鋆峰。吕先生已经摆完了一半蔬果,见他过来立刻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老赵,我好饿啊,我要吃好饭。”

 

赵先生又气又笑,抬手胡噜一把小家伙儿柔软的头发:“你不是说想吃馄饨吗?现包来不及,我买了两袋速食的,一会儿煮了你多吃点。”

 

“好嘞!还是我们志伟哥哥贴心,嘿嘿嘿。”小包子笑的眉眼弯弯,凑过去吧唧啃了一口赵先生下颌。

 

“你啊,就嘴甜。”赵志伟点了点吕先生圆润的鼻尖,弯腰去袋子里将压在底下的速食馄饨拿出来开火烧水。

 

吕鋆峰心满意足哼着小调将剩下的半袋子蔬果塞进冰箱关门,回身去抱赵先生的腰。

 

赵志伟被人自后抱个满怀,下意识略微偏头向后瞧了一眼:“去客厅玩儿吧,一会就能吃了。”

 

“我不,我就要在这儿黏着你。”吕鋆峰说着贴的又紧了些,说话时的热气打透赵先生的衬衫,瞬间撩拨的他连心底都痒了起来。

 

“怎么的,小包子粘锅了啊。”赵志伟掀开锅盖,撕开包装将一整袋馄饨都倒进锅里又回身去拿另一袋。

 

“粘锅了也都是你的锅。”吕鋆峰探头往锅里瞧,小馄饨并不大,十几个白生生的沉在锅底:“这袋煮一半吧,现在这么晚了吃多了积食。我们明天去吃大餐!”

 

“你不是明天回学校吗?”赵志伟停下整袋倒进锅的动作,将包装盒放在流理台上将馄饨捡起来半盒扔进锅。

 

“晚上才走呢,白天也可以去吃大餐啊。你什么时候回去啊?话说,你这么忙怎么还有时间过来?”

 

“想你想的厉害,就来了。我明晚和你一起走,回去就开始正式排练了,好不容易挤出点时间来当然得先来看你。”赵志伟扣上锅盖转过身来,下颌微低抬臂环上吕鋆峰的腰。

 

他抱着人转了个身将吕先生抱上流理台抬头去索吻。

 

吕鋆峰抬手环上赵先生后颈,笑眯眯的低下头去和他交换绵长的亲吻。

 

 

 

 

窗外纷扬的大雪

茶几上的饼干屑

冒着热气的锅

和你怀里的我

 

 

 

 

END

 


评论(8)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