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有旧(破镜重圆/03)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03




车窗外的景色匀速倒退着,丁程鑫的脸在茶色玻璃上映出模糊轮廓。他脸上还透着醉后的酡红,目光并无焦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马嘉祺虚虚踩着油门,眼见其他车从后追上来超过他也不急,好整以暇的将丁程鑫打量一圈。

 

卫生间的相遇太过偶然,他也没想到回国后的第一个酒局就碰上了前男友,还是显然对他毫无好感的前男友。

 

“听说…分手以后你到处和人说我死了?”

 

气氛沉闷又尴尬,马嘉祺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个话题作为开场白,视线落在丁程鑫脸上一动不动。

 

“……”丁程鑫闻言转过头来看他一眼歪头笑了笑,说话语气却丝毫不客气:“你能开快点儿吗,乌龟爬的都你快。”

 

马嘉祺也没对文不对题的回复发表什么看法,只耸耸肩不置可否的收回视线,车速却猛然快了起来。

 

丁程鑫家所在的小区勉强算是个中高档,不过好在他也不是什么红透半边天的顶级流量,并不担心会被人认出来或者被人守家门。

 

下车时马嘉祺也甩上车门跟了下来。丁程鑫在前,他就默不吭声的跟在后。

 

快进单元门时丁程鑫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他,笑容是精心演练过无数遍的客气疏离:“今晚的事情谢谢你了。”

 

马嘉祺歪着头笑,两颗虎牙明晃晃的。

 

丁程鑫见他没有答话的意思只好又自己接道:“但我好像没邀请过你上去喝茶。”

 

“你也说了今晚的事情要谢我。怎么谢?口头谢吗?”影帝并不觉得尴尬,反而摆出曾经丁程鑫最没有抵抗力的笑脸对着他。

 

丁程鑫阖眸深吸口气懒得跟他计较,头也不回的拉开单元门率先钻了进去。

 

马嘉祺笑意不减,优哉游哉的抬腿跟上。

 

丁程鑫的家装修简单,却处处透着温馨。影帝的目光从门口的多肉植物上收回又落在丁程鑫脸上发问:“你常回家住?”

 

十八线流量刚给自己倒了杯水仰头往嘴里灌,闻言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算,虽然没什么大制作,但小角色也不少。一个月里二十天在各个剧组之间周旋。”

 

马嘉祺抿了抿唇没吭声,自己走到茶几前扣了个杯子倒水,故作轻松的逗他:“客人来了水都不给倒一杯,合适吗?”

 

“谁是客人?”丁程鑫斜眼睨他。

 

马嘉祺从善如流笑眯眯的点头:“也是,哪儿有客人,我们一家人,对吧哥。”

 

丁程鑫终于又忍不住皱了眉,他想说谁是你哥,想说你怎么还不走,但话到嘴边却又好像都哽在喉管说不出来,最后他只能眼不见心不烦的转开视线瘫在沙发上。

 

窗外万家灯火,对面楼层的住户不知在干什么,身形映在玻璃上影影绰绰。

 

马嘉祺也不当自己是外人,端着水进了厨房。丁程鑫听着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的声响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一时后悔把这人放了进来。

 

屋里温度正好,丁程鑫想着想着眼皮子就打了架。他喝了不少酒,三分醉意上了头,再加上是在家里身心放松,竟就放任自己在马嘉祺身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他是被人推醒的,马嘉祺弯着腰凑在他面前,手里还端着个碗。

 

“哥你醒了。”见他睁眼,影帝把托盘放在茶几上又回身要扶他起来。丁程鑫皱着眉头揉了揉眉心不着痕迹的躲开马嘉祺的手,头也不抬的道:“你怎么还没走?”

 

马嘉祺动作一僵随即又笑着把托着碗的托盘端起来送到丁程鑫面前:“我看你醉的厉害给你煮了点儿醒酒汤,你喝吧,喝完我就走。”

 

丁程鑫本来想拒绝,但犹豫了两秒钟还是默不作声的接过醒酒汤一饮而尽。

 

平心而论,味道一般。

 

十八线流量砸吧砸吧嘴自嘲似的笑了笑。有人给煮醒酒汤就不错了,还挑什么味道。

 

“喝完了,你走吧。”丁程鑫把碗放在茶几上垂眸下了逐客令。

 

马嘉祺沉默片刻才做了个微笑的表情哑声道:“那我走啦。”他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来收拾瓷碗托盘,拖沓着脚步把餐具送回厨房。

 

丁程鑫横着一条手臂放在茶几上,脸颊贴着胳膊垂眸不语。他心里有点儿失落,却倔强的不想表达。

 

 

他和马嘉祺好上的时候还没出道,那会儿他们在同一个公司做练习生,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枯燥无味。

 

马嘉祺是后进公司的,用饭圈流行语来说算是半个空降。作为公司老人的丁程鑫自然不大瞧的上他。那时候他十五岁,虽然年纪并不大却已经是练习生里最年长哥哥,带着一群熊孩子每天操碎了心。

 

马嘉祺就是这个时间出现的。

 

这人唱歌跳舞演戏样样全能,业务能力名列前茅,吸粉固粉力无人能出其左右,一时风头无两。偏偏他性格极好人也温柔,一来二去一群熊孩子们倒是都成了他的小迷弟。活动越来越多接触越来越多,丁程鑫渐渐的也就消了偏见和马嘉祺玩儿到了一起。

 

熟悉以后才发现这人究竟有多幼稚,就连惯常喜欢戴的帽子上都明晃晃的绣着超幼稚。

 

有一次外出活动Stf让他们自己分配房间,原定是他和马嘉祺再带老幺一个房间,结果某个弟弟就是黏着他不愿意走,丁程鑫无法,只好让马嘉祺跟弟弟换房。

 

按马嘉祺一贯的性格,必然是满口答应无疑。那次他却罕见的有了不情愿的表情,十五岁的少年噘着嘴难掩委屈,扒着门框可怜巴巴的叫他。

 

“丁儿——”

 

丁程鑫抬头看他,他便撇撇嘴又道:“那我走啦…”

 

身为老大的哥哥顿时心头一跳,来不及分辨是什么心理便不由分说的将赖着他不走的弟弟赶回了房间。于是马嘉祺又欢欢喜喜的跳上床,晃着两颗小虎牙对他笑的欣喜。

 

“我就知道哥哥舍不得我。”

 

 

那我走啦。

 

我就知道哥哥舍不得我。

 

 

有身影在头顶拢上阴影。丁程鑫眨眨眼起身,正对上马嘉祺的视线。

 

目光甫一接触影帝先是一愣,随即抬手揉了揉丁程鑫的头发歪头笑的温柔。

 

“我真走了啊,你早点儿休息。”

 

行,再见啊。丁程鑫又趴回手臂上阖眸喃喃着,泪珠顺着眼尾没入鬓角。

 

马嘉祺盯着人发旋愣了两秒钟的神,然后低笑一声转身。

 

晚安啊丁儿。他说。

 

腕间骤然一热,丁程鑫的声线嗡然嘶哑。影帝垂眸对上他盈满水雾通红的眼,听见他说。

 

“别走了。”




TBC

评论(24)

热度(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