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19/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9




自从程明谦出事那天简亓出现在医院去见他,程以清心里就像长了草似的,某些绝不该有的念头压都压不住。甚至有两次他发呆的时候无意识去摸颈后被简亓咬过的腺体,等到被人唤回注意力反应过来,脸色都要难看几个度。

 

可这种念头就像青春期的叛逆少年,你越不让他做什么,他偏偏就要和你对着干。次数多了,程以清惊恐的发现,他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反感简亓,反而有时候想到那天昏暗楼道里那个吻,又觉得这人好像还挺温柔。

 

程以清从前一直觉得自己可能要靠抑制剂过一辈子,再或者实在不行也可能找个听话好摆弄的Alpha勉强凑合,反正他是程氏未来的掌舵人,当然无法忍受有人压在他身上。

 

然而现实又似乎和他本来的设想不太一样。程以清想,如果简亓不是简家大少爷,他大概也会愿意尝试着去接受一下。

 

糖罐子里泡大的小少爷只知道被人喜欢是什么感受,却不清楚喜欢别人是什么感觉。

 

他不免惊悚却又朦朦胧胧的想,我喜欢谁也不会喜欢他吧。

 

好在现实没太多时间给他仔细思考这个问题,乱七八糟的事情接踵而至,每天像赶不走的苍蝇一样围着他打转,硬是把小少爷的胡思乱想尽数挤散。

 

程以清想找简亓合作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每天为父亲中毒机场爆炸和家族事务团团转,但他毕竟精力有限,很多时候难免顾此失彼,自然而然的,程以清思来想去就想到了简亓。

 

他对程明谦中毒和机场爆炸这两件事可以说是毫无头绪,但这会被这件事情困扰的可不止他一个人。简家现在也深陷爆炸风波中,抛开父亲中毒的事情不讲,单说机场爆炸事件他和简亓可谓有着共同需求。不用刻意去打探简亓现在的处境,光是用想的程以清就知道他现在想必也极其不好过。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能和简亓达成合作呢。

 

一旦借了简亓的力分担机场爆炸事件的调查,他身上的压力也会骤然减小。但身份使然,这个念头在程以清心里盘亘了好几天他却始终犹豫着不敢付诸实践。

 

但今天会议室这一遭算是彻底逼着他做了决定。

 

显然,如果离开了敖家的帮助他其实很难完全控制住整个程家,但说到底敖家之所以帮他不过是因为他身上有一半敖家人的血。如果有一天,程家和敖家的利益相悖,舅舅纵使与他感情深厚,又能顾及程家几分呢?

 

求人不如求己,这个道理程以清自然懂。

 

想通了这一块小少爷也不再犹豫,他一边和敖三插科打诨一边点开了简亓发来的短信页面,指腹在屏幕上来回舞动几下,按下了发送。

 

 

 

 

简亓收到程以清的短信时正在和陶桃商讨近期的诸多事宜。他脸色不太好,薄唇紧抿着,显然心情不虞。

 

这几天因为机场事件他不但被简从安敲打了一遍,连带着手上的权力都被收回了一些。好在他一直也在经营自己的派系培养亲信,简从安对他的打压暂时倒也威胁不到他太多的利益。但现在问题不大不代表以后问题也不大,上有父亲明里暗里的压制,下有弟弟在简夫人的支持下明目张胆的使绊子,这让简亓想动手教训简戍都要瞻前顾后。

 

前有狼后有虎,自从跟程以清交上手,简大少爷掌权以来顺风顺水的这些年终于出现了波折。

 

不过他非但没有因此记恨程以清,反而颇有些乐在其中的意思。只是小野猫纵然可以当做精神食粮,现实难免在某些时候让人心情抑郁。

 

陶桃把带来的文件夹放在简亓面前下颌微扬,身体向后倚靠进柔软的沙发里,波浪似的长发微微晃了晃,裹夹着淡淡的香气窜入鼻腔。

 

“查到的东西基本都在这儿了,对方手脚挺干净,查来查去有用的东西也没多少。”

 

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自然在简亓的意料之中,是以他只是皱着眉头嗯了一声,指腹抵在文件夹一角略微蹭了蹭却没有翻开。

 

陶桃看他心情不佳也没再说话,只盯着自己刚做的指甲发呆。

 

短信提示音来的突兀,在安静的空间里稍显刺耳。陶桃下意识瞟了眼简亓放在一边的手机扬唇笑开,踩着细高跟的长腿也微微晃了晃。

 

“哟,什么年代啊这是,还有人发短信呢。”

 

简亓也是一怔,没理会对方的调侃只伸手去摸手机。

 

 

小狐狸:今晚九点,玫瑰酒店8224号房,我们谈谈。

 

 

扫到发件人和短信内容那一刻简亓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他把手机举到面前又反复确认了两遍终于确定这的确是程以清发来的短信,瞬间脸上的不郁之色便被笑容取代,虎牙齿尖蹭了蹭下唇猛的起了身。

 

陶桃被他这变脸的速度惊的略微张着嘴仰头看他,一双眼睛眨了眨下意识看向对方还捏在手里的手机。

 

“程以清?”她尾音上扬,显然有些不确定,但又实在想不到除了程家的小少爷还有谁能让简亓的情绪外露成这个模样。

 

一时的兴奋劲儿过去简亓已经调整好情绪了,闻言倒是垂眸笑了笑。

 

“你怎么知道?”

 

“嘁。”陶桃抱臂翻了个白眼,选择不回答这种智障问题。

 

“他给我发短信,约我今晚见面。”简亓知道好友脾性倒也没深究,只晃了晃手机笑意愈发灿烂。

 

“他这会儿约你见面,可别是个鸿门宴吧。你不怕他是下个套给你钻啊?万一他找几个记者蹲你,我看你怎么跟老爷子解释。”

 

简亓笑眯眯的摇了摇头道:“想来他也知道约在其他地方我会有顾虑,所以他约的地方是玫瑰酒店。”

 

一个Omega约Alpha晚上在酒店见面,这着实让陶桃瞠目结舌,她沉默了半晌,显然也是被程以清震住了。末了只能挥挥手,细高跟轻轻敲了敲地板。

 

“你们俩一个比一个狠,绝配。”

 

 

 

再一次站在8224的房间门口,心情倒是差不多忐忑。程以清盯着门板上毫无变化的玫瑰深吸口气,再没犹豫的抬手敲门。

 

简亓开门的速度依然很快。他大概是已经洗过澡吹过头发,虽然身上套着浴袍,沐浴露的香气和若有似无的信息素味道却不住的往程以清鼻腔里窜。

 

他的视线自简亓漂亮的锁骨线条向上,忽略过对方大敞的浴袍领口扫过那依然尖利的虎牙,最终才和简亓四目相对。两个人彼此心照不宣的沉默几秒,末了还是程以清先张了嘴。

 

浑身散发着香气的Omega勾起嘴角,不经意似的对着Alpha做了个wink,语调慵懒。

 

“又见面了,简大少爷。”

 

这句话像是按下了什么开关,尾音尚未落下,程以清便被简亓扣住手腕一把带进房间。关门落锁的声响被耳际湿热的呼吸声覆盖,水晶吊灯骤灭,只剩客厅昏暗的壁灯影影绰绰勾勒出对方的轮廓。

 

程以清眯着眼任由简亓咬住他的耳垂,感受对方濡湿的舌尖吻过颈侧肌肤直抵颈后源源不断释放着香气的腺体。

 

血液似乎都在这一刻沸腾起来,烧的心脏都快要从喉口逃出来。心跳声在无限放大,体温骤然升高。程以清略微扬起头半阖着眼喘息,努力让开始发软的身体保持站立。

 

“简亓,我是…来和你谈合作的。”

 

他呼吸略显急促,艰难的说出目的。对方动作一顿却并未退开,只将湿漉漉的吻自颈后蔓延开来,最终停留在Omega微张的唇角。

 

“程以清,要不要试试看,和我在一起。”






TBC

评论(31)

热度(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