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21/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21




程以清怔怔的对着手里的文件出神。东西是简亓刚派人送过来的,和资料一起到的还有简亓发来的短信,正经话没两句,反倒耍流氓不要脸的肉麻情话说了好几行。程以清对此表示严重怀疑简亓被妖魔鬼怪附体了。

 

在他的认知里,简亓就是明明已经把你卖了,偏偏还能哄的你心甘情愿替他数钱的那种人。如果说程以清这么多年同龄层遇到的段位最高的笑面虎,那绝对非简亓莫属。可这人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私下里跟他联系正经不过三句话,第四句保准开黄腔。最让程以清无语的是,这位简大少爷不知道什么乐趣,放着各种社交APP不用,天天给他发短信,一度让程以清怀疑他用的是不是老年机。

 

他这边正想着,搁在一边的手机就又震动起来。

 

“烦死了。”程以清瞄了一眼发件人,嘴上说的嫌弃动作却快。不过这次不是想象中那些无异于废话的甜言蜜语,反而只有简单干净的一句话,让他看邮件。

 

程以清琢磨着这是正经事,当下也不再胡思乱想,动作迅速的去查看邮件。

 

简亓在一分钟前发来的新邮件,前边大概跟他说了一下这是刚查到的东西,所以之前送来的文件里没有,后边就都是正经资料。

 

程以清先是翻了翻那份纸质资料,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简亓查的自然不是别人,就是程以清那两位叔叔。程以清思来想去都想不到除了程明义和程明礼还有谁会对程明谦下杀手,干脆让简亓把两位叔叔查了个底儿掉。他尚且没完全掌控程家,就算自己查也查不到太多东西。但简亓就不一样了,不但效率高效果好,甚至把程明义和程明礼五年前的账目信息都一一罗列的清清楚楚。

 

程以清一目十行看完纸质文件嘴角一弯,双眸微眯隐隐暴露出些微冷意。他把简亓发来的邮件一拉到底,从头到尾看完连冷笑都消散了。

 

邮件信息里把两位叔叔从第一次购买药物到最后一次购买药物的时间写的清楚明白,旁边还配着购买票据和签名。饶是程以清早有预料,这一刻也再压不住怒火。他食指抵于桌沿规律敲击几下,末了从通讯录里翻出敖国栋的电话按下了呼叫。

 

 

简亓这段时间可谓是春风得意,说一句事业爱情双丰收都不为过。不但简从安又放手了许多事情给他,和程以清的感情也逐渐稳定。虽然程以清对他还保持着怀疑态度,但好的开始总归是让人心里舒服的,是以简亓最近脸上的笑容都多了起来。

 

帮程以清查到的东西他本来想亲自送去,好在大少爷还没彻底被恋爱冲昏头脑,知道大白天的人多眼杂,这个风口浪尖上得多多注意,这才勉强指派了个脸生的心腹将东西送过去。

 

这会儿简亓刚把后续邮件发出去,又把适才过来复命的心腹叫进办公室问话。

 

“程少爷收到东西怎么说的?”

 

心腹一板一眼的道:“程少爷说谢谢您。”

 

简亓点点头,又等了几秒钟才发现对方已经把嘴闭的严严实实了。他皱了皱眉,又道:“然后呢?”

 

心腹一怔,下意识挠了挠头小心翼翼的回答:“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啊,然后程少爷就让我回来了。”

 

简亓抬眸看了他一眼,末了终于不耐烦似的挥挥手让人滚下去。

 

亲信立刻转身并轻轻带上简亓办公室的门,心里也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自家少爷的意思,便猝不及防的被人拦在了楼梯拐角。

 

简戍头顶一绺彩色挑染带着两个保镖邪里邪气的横臂挡在楼梯口,他扫了眼刚从哥哥办公室里出来的人,又探头瞄了瞄简亓紧闭的办公室大门,这才吊儿郎当的开口道:“我哥叫你干什么去了?”

 

亲信心里下意识皱了皱眉。整个简家没人不知道这位小少爷跟大少爷不合,此时问这种问题显然也不可能是出于关心。但他心里不耐脸上却为表露出分毫,只板着脸十分正直的道:“大少爷吩咐了接下来的工作重点。”

 

话音一落简戍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阴恻恻的在人脸上打量一圈,声线阴沉。

 

“滚吧。”

 

亲信也不恼,规矩十足的给简戍行了个礼抬腿就走。

 

简戍目送着对方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双眸微眯,沉默半晌才挥了挥手道:“吩咐下去,查查这个人今天都去哪儿了。”

 

他的确没有办法查他哥都做了什么,但查个小小下属却手到擒来。

 

 

华灯初上,医院顶层的高级病房领域内一如既往的静谧,或许是天色已晚的缘故,连带着走廊里的光线都昏暗了不少。程以清隔着小小的一方探视玻璃目光落在病床上双眸紧阖的程明谦身上,背影犹如一颗干净挺拔的小白杨。

 

他略垂着眸,视线虽落在父亲身上瞳仁却没什么焦距,一只手在口袋里无意识的来回剐蹭着柔软布料,显然神智已经放空。

 

被人自后抱住的刹那他下意识抬臂曲肘,却紧接着在下一秒被人驾轻就熟的接住动作。来人略带薄茧的指腹隔着布料蹭了蹭他手臂上的肌肤,探身凑近程以清耳际用虎牙齿尖咬住他耳垂低声调侃。

 

“以清在想我吗?”

 

闻言程以清下意识翻了个白眼,他略微挣扎了两下,发现身后这人愈发不要脸的抱的又紧了点儿才老老实实的不动了。

 

“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过来看看。”简亓声线低沉,双臂环至程以清身前,把两人之间的缝隙尽数填满才满意的停下动作。

 

程以清被他抱的太紧颇有些不适,拍了拍这人胳膊示意他松开一点,这才懒洋洋的道:“昨天才一起吃了晚饭好吗?天天见你烦不烦。”

 

简亓摇了摇头,温热的唇凑到程以清颈后,绕着腺体周围亲吻打转。

 

“你猜我烦不烦。”

 

程以清先是敏感的抖了抖,随即心里泛起丝缕奇怪的情绪,他沉默起来,半晌才曲肘轻轻怼了简亓一下。

 

“神经病,无聊。”

 

他嘴上不留情面,身体却还是放松下来倚靠在简亓怀里。两个人身上融合后的信息素味道窜入鼻腔,像是一种无声的支撑,让程以清不由安心不少。

 

简亓沉声笑开,也不反驳,就着这个姿势抱着程以清沉默起来。

 

两个人安静的抱了一会儿,直到程以清觉得腿都发酸了才推了推简亓。简亓倒也克制,退后半步将怀里的人放开,然后转身跟着对方往走廊尽头的休息处移动。

 

“你二叔和三叔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忙?”简亓坐在程以清旁边托着他一条腿给他按摩小腿,指尖隔着牛仔裤微硬的布料弹钢琴似的来回跳动。

 

程以清单手遮在眼睑处阖眸养神,闻言轻轻摇了摇头。

 

“不用,我已经联系了舅舅,想来用不了两天就有结果了。”

 

简亓点点头不置可否,两个人便又沉默下来。彼此依偎在一处都默不吭声,只由着信息素的香气冲淡消毒水的味道窜入鼻腔。

 

“你这几天怎么样,简老爷子有没有再为难你?”程以清突然的发问打破了安静,简亓一怔也没计较程以清的叫法,只摇了摇头,脸上也浮现出丝缕莫名笑意。

 

“老爷子倒没有,不过今天我派去给你送资料的人被简戍拦住了。”

 

程以清沉默了片刻,然后才撂下手臂猛的偏头向楼梯拐角处看去。他眯着眼睛盯着那片昏暗安静的区域笑了笑,末了才收回视线又懒洋洋的靠回座椅里。

 

“看来你过的太好,有人要坐不住了。”

 

简亓也一起收回视线抬手去捏程以清的脸颊,被对方一巴掌拍开了也不在意,脸上还是笑眯眯的模样,虎牙齿尖轻轻蹭过下唇声线低沉。

 

“坐不住就对了,省的我再多费心思。”

 

 

拐角处的墙后阴影里,口罩遮住半张脸的男人狠狠抚弄两下胸口长舒口气。紧接着他喜上眉梢的将胸前相机举起来查看刚刚拍到的照片,一边按向下键一边小声碎碎念。

 

“发了发了,这次真的发了!”






TBC

——

越写越觉得简亓崩了,然后写了几行再删掉重新写。可把握人设太难了,我就是恋爱脑,只想让他们谈恋爱。很难受。

评论(21)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