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22/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22




“你真的确定这些照片都是真的不是你P的?”简戍目瞪口呆的看着桌子上一字摊开的十几张照片,十分不放心的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来人坐在他右侧的椅子上,闻言只能再一次狠狠点头:“真的是真的,我用我的职业操守保证!为了拍这些照片我还差点被他们发现呢!”他心里有些不耐,但碍于简戍的身份却不敢表达出来,于是下颌晃动的力度愈大,似乎这样就能让对方彻底相信了一样。

 

“你被发现了?”简戍捏着照片的指尖一紧,抬眸发问。

 

来人想到当时程以清和简亓扫过来的目光心下一紧,但立刻把脑袋摇的好似拨浪鼓,心虚又谄媚的再三保证。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当时蹲的地方很黑,离他们也比较远,所以没被发现。再说了,要是被发现了您怎么可能还见得到这些照片呢是不是。”

 

简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即勾着嘴角笑起来:“被发现了也没关系,反正他早晚都会知道是我干的。”他话音一顿,半眯着眼将视线落在手中的照片里,刻意压低的声线里是隐藏不住的兴奋与快意。

 

“这个程以清果然有两把刷子,连我那个眼高于顶的哥哥都能搞定。不过…我的好哥哥也太不小心了,这要是被父亲知道了可怎么办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视线落在桌面上那摆放成一排的照片上。这些照片中的背景地点看起来像是医院,主角自然就是他的好哥哥简亓和程家少爷程以清了。照片中的场景就更刺激了,从拥抱到亲吻样样俱全,光是看照片就知道两个人如今是如何浓情蜜意。

 

这对简戍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他正愁着他哥最近在简从安面前得了青眼抓不到把柄。没想到随便查个他身边的小人物就能得到这么大的好处,这简直是打瞌睡就有人给他送枕头,简戍兴奋的恨不得立刻就把照片摆在简从安面前,让他看看自己最得意的大儿子给他多么大的惊喜。

 

 

简亓一踏进简家大门就敏感的察觉到气氛不对。他瞟了眼身侧自从传完话便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老管家也不再多言,衣服都没换就直奔简从安的书房。

 

隔着一层门板凝神细听了几秒钟也没听到什么动静,简亓眉头一皱当下也不再犹豫,抬手直接敲门。

 

书房里依然整洁,上次那种犹如狂风过境般的混乱景象没再出现。简从安负手背对着他站在窗边,袅袅青烟在空气中飘散不见。简亓视线一扫而过,目光落在沙发上明显幸灾乐祸表情的简戍脚步一顿,随即镇定的收回目光略微弯腰态度恭敬。

 

“父亲。”

 

简从安却像没听见似的,立于窗前一动不动。反倒是简戍,迫不及待的嗤笑起来。

 

“哥眼里还有父亲吗?我怎么觉着根本没有呢。”

 

来了。

 

简亓垂着头双眸微敛,随即将情绪隐于漆黑的瞳仁后,表情是恰到好处的疑惑。

 

“没有父亲也就没有我们兄弟俩的今天,哥心里眼里自然都是最敬重父亲的。难道戍儿不是?”

 

简戍被简亓一句话堵的无话可说,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反驳,末了只能又窝回沙发上冷冷一笑:“大哥牙尖嘴利戍儿比不上,不过哥你这么会说,不如给父亲解释解释那些照片吧。”

 

“照片?什么照片?”简亓心里一紧,面上却不露分毫,只将目光又落回简从安身上。

 

简从安终于回过身来,他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摞照片尽数甩在简亓身上,语调平静不辨喜怒。

 

“为父也想听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亓下意识略微偏头避开劈头盖脸的照片,却在视线接触到照片的一刹那瞳孔收缩。他怔愣几秒,末了才认命似的微阖双眸长叹口气。

 

“儿子无话可说。”

 

“这么说,大哥和那个程以清是真好上了?”不待简从安说话,简戍便立刻跳出来要坐实这件事。

 

简亓看了眼简从安面无表情的脸抿了抿唇,最后重重点了点头道:“是。”

 

“逆子!”简亓话音一落,简从安便立刻像头暴怒的狮子般陡然发火,他瞪着与简亓八分相似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大儿子的脸,那模样看起来像是下一秒就要把他打死一样。

 

简亓双手握拳垂在身体两侧,却紧抿着双唇一声不吭。简戍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触简从安霉头,是以难得聪明的选择了沉默看戏。

 

简从安胸膛剧烈起伏几下,半晌才平复了心情似的深吸口气在沙发椅上坐下。他略微垂头语调冰冷:“三天之内,和程家那个小子断干净,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这话一出简戍顿时急了。他好不容易才抓到简亓的把柄,老爷子这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他不白折腾了吗。他心里一急,下意识就要张嘴。

 

不过显然有人比他更快。简从安话音一落,简亓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立刻道:“不可能。”

 

“简亓——!”简从安显然是彻底被激怒了,他随手摸起桌角的清朝笔筒直直甩向对方。不想简亓动都没动一下,毫不躲闪的任由那木质笔筒砸在他额角,瞬间鲜血横流。

 

简亓闷哼一声,却没有管流血的额角,他只抬眸对上简从安的视线,一字一顿的认真道:“我不会和程以清分手。”

 

简从安本来被简亓额角鲜艳的血色唤回了神智想叫他先出去处理伤口,闻言立刻又暴怒起来,目光冰冷的瞪着简亓冷冷一笑:“简亓,你是觉得你现在翅膀硬了,有资本跟你老子叫嚣了是不是?”

 

“父亲大哥你们都消消火冷静一下。”这场景简直是简戍最期待的画面,没有之一,是以他毫不犹豫的在这个时刻跳出来准备把这潭水搅的更浑。

 

“其实父亲您换个角度思来想,程以清是程家唯一的接班人。大哥如果搞定了他也相当于间接搞定了程家,这不也是父亲您一直以来所盼望的吗?”

 

果不其然,简从安听了这些话不但没消火,反而面色彻底冷了下来。

 

“我简家想吞了程家有的是法子,难道还要靠卖了接班人才能达成吗?让外人听了反倒要嘲笑我简家无人。戍儿也不用再说了,简亓,为父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和程家小子断了,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么,把老子给你的所有权力,一点儿不少的全部还回来。我也会亲自去领教一下,他程以清有什么手段,能把我简从安的儿子迷惑成这个模样!”

 

简亓额角的伤口血液凝结,但还依然不断的流着血。他修剪整齐的指甲狠狠陷入掌心之中,略微垂着头不发一言。

 

空气仿佛都不再流动,父子三人心思各异的保持着沉默。只有血液顺着简亓额角脸颊蜿蜒而下,落在地毯上的沉闷声响算是唯一的声音。

 

简从安中指抵于桌面规律敲击,他并不着急,在他看来,他聪明的大儿子自然知道如何选择才是最好的。

 

然而几乎没让他失望过的大儿子却在他的注视中抬起头,表情无比认真。

 

“抱歉父亲,再选择几次我也不会和程以清分手。您要收回您给予的权力是理所应当,儿子没有异议。但儿子也奉劝您一句,别动程以清,否则我保证,您一定会后悔。”

 

话音一落他毫不犹豫转身就走,简从安和简戍似乎是被他这番话惊到了,一时竟都只沉默的看着他没人出声。直到他出了书房,才听到简从安愤怒的咆哮和瓷器撞在门板上噼里啪啦破碎的声音。

 

 

“我那两个好叔叔都认了?”程以清一条腿支在茶几上,坐姿无比放荡。他一边摆弄手机一边向敖国栋抛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后者拍了把他的膝盖示意他好好坐着,闻言倒是没什么犹豫的点了点头:“认了。你爸压在他们头上这么多年,他们自然忍不住想取而代之。不过我们发现的太晚,你爸身体里的毒素积压的太多,情况怕是不太乐观。”

 

程以清闻言冷声嗤笑,他双眸微眯语调狠戾。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爸能熬到什么时候,他们就能活到什么时候。您回去告诉他们,最好每天祈祷我爸能好起来,否则,我让他们,生不如死。”

 

饶是敖国栋身居高位这么多年,这一刹也不免被程以清身上的戾气惊到了。他垂下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末了才哑着嗓子应道:“舅舅知道了,会转告的。”

 

“欸舅舅您别介意啊,我刚是太生气了。三儿呢,这两天怎么没见他啊。”程以清似乎也知道自己适才失态,立刻转移话题把气氛扭转回来。

 

敖国栋心知外甥是怕他多心,当下忍不住微微一笑也十分配合的和他聊起了其他事情。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敖国栋正欲告辞,程家的佣人便先敲了敲门。

 

“少爷,外边有位叫简亓的少爷说有事找您,请问要放他进来吗?”

 

程以清一愣,下意识回头去看敖国栋的表情。

 

果不其然,他的舅舅正面色微妙的盯着他看,见他看过来才语重心长的道:“你们小年轻都是自由恋爱舅舅没什么说的,但是听舅舅一句劝,凡事留个心眼,简家那对父子可没有省油的灯。”

 

程以清顿时脸色泛红,含含糊糊的不承认。

 

“舅舅说什么呢,谁跟简亓恋爱了,可能他…他就是有什么事儿找我呢…”说到后来程以清自己都觉得编不下去了,当下便身体往沙发里一窝拖长了尾音撒娇。

 

“诶呀…舅舅——!”

 

“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舅舅不说了,他人都来了你赶紧去见他吧,舅舅等他进来再走。”

 

程以清这才吐了吐舌头从沙发上跳起来,哼着小调拉开书房大门。

 

“林姨,带他去我房间等我吧!”

 

敖国栋微笑着侧身,目送外甥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收起笑容。他半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的在书房里又静坐了五分钟才起身离开。

 

 

程以清一推开房门便被人抱了满怀,鼻腔里满溢的熟悉味道让他身体一松,不过还是按照往常的惯例模样挣扎了两下颇为不耐的道:“你胆子够大的啊,还敢跑到我家来。”

 

简亓也一如既往的把他抱的更紧,但却没再不要脸的耍流氓,反而很是委屈的哎哎直叫。

 

“哎呀疼疼疼,宝贝儿你别动,我这神经跳的我脑仁疼。”

 

程以清这才后知后觉的抬眸,正见到简亓额角那一块被血液泅透的白色纱布。

 

“你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他声调猛的拔高,急急忙忙推着简亓在椅子上坐下就要回身去找医药箱。

 

结果刚走了一步就被简亓扣着手腕一把拽回怀里,他顺着惯性在简亓腿上坐了下来,双臂环在对方颈间,漂亮的一双眼睛满是迷茫的眨了眨,红唇微张。

 

“我给你找医药箱去你拉我干什么?”

 

简亓皱了皱眉虎牙齿尖轻轻蹭过下唇,他对程以清眨眨眼,表情看起来竟有些委屈。

 

“我被赶出家门了,宝贝儿你得养我。”




TBC

评论(34)

热度(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