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09/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9




程以清推开审讯室大门时敖三的审讯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他漫不经心的瞟了眼审讯椅上坐着的人收回视线,把目光落在审讯桌上坐着的敖三身上。

 

“有结果吗?”程以清略歪着头,语调懒洋洋的,显然并未对敖三此举抱什么希望。

 

敖三一哽,撇着嘴耸了耸肩。

 

程以清也不意外,点了点头招呼人出来。敖三从审讯桌上跳下来,跟在程以清身后带上了审讯室大门。

 

“你身上这他妈什么味儿??”敖三抬手蹭了蹭鼻子,皱着眉偏头打量他。

 

程以清眉心一蹙神色一时不知是尴尬还是窘迫,他抖了抖衣摆侧头询问发小:“很明显?”

 

敖三满脸严肃的点了点头:“是个Alpha就能闻出来。”顿了顿又不死心的道:“他真碰你了?”

 

程以清正因为浑身招摇的香味儿心烦,闻言头也不抬的啧了一声拍了拍衣摆:“非得我亲口承认才算数还是怎么着?”

 

“妈的。”敖三一脚踹在墙上,眉宇间满是戾气。

 

“行了,反正都这样了,不如想想怎么讨回来。”程以清也懒得再纠结,扯了把敖三后颈衣领把人往达西所在的办公室拽。

 

“你有法子了?”

 

程以清眯着眼睛笑了笑,片刻才垂眸不甚在意般笑了笑道:“算是吧。”

 

 

 

“我记得,简家好像还有个二少爷。”程以清眸光微垂,指尖拨弄着茶杯垫漫不经心似的。

 

敖三达西皆是一怔。

 

风从打开的窗扇灌进来,瞬间带起一片凉意。

 

两个人谁也没吭声,只把视线落在程以清身上等待下文。

 

程以清也不在意,他端起杯子轻轻晃了晃,一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语调慵懒的靠上柔软的沙发靠背。

 

“我以前在林家的聚会上见过简亓和简老爷子。在林家的后花园,他被他爸骂了一顿,似乎就是因为他弟弟在来聚会的路上跟人发生了一点口角,然后他替他弟弟背了锅。大概就是一些什么没为弟弟多考虑些之类的。”

 

“在林叔叔家后花园,你怎么听到的?”敖三眨了眨眼,根本没抓对重点。

 

程以清被发小这清奇的脑回路堵的一哽,没忍住一个白眼过去冲他挥了挥拳头:“就想捡个僻静的地方清静清静,我哪儿知道会碰到这种事儿。欸我说你,重点是这个吗?”

 

敖三立刻举手投降耍宝道:“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哥别杀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把枪都给你!”

 

程以清:“……”

 

达西:“……”

 

“能不能有两句正经的了。别闹了,赶紧吩咐下边的人去查。这笔账我不在他身上讨回来,以后我程以清的面子往哪儿摆。”

 

敖三和达西应了一句纷纷去忙活了,程以清从口袋里摸出适才震了好几下的手机划开锁屏。

 

不认识的号码。

 

 

很高兴认识你,小狐狸。

 

 

意味不明,但发件人昭然若揭。

 

程以清阖眸盯着手机沉默半晌,末了无声笑开。

 

 

 

“阿大,查到了!”敖三一阵风似的凑过来把手机举到他面前,语气里难掩兴奋。

 

“程哥,我也查到了。”达西把电脑往程以清面前一摆,视线在程以清和敖三之间转了一圈。

 

程以清探身凑到电脑前拨弄鼠标:“你查到什么了?”

 

“我靠达西,先来后到还要三爷教你吗!”敖三迫不及待想爆料的心情被硬生生当头拦下,只感觉一口血哽在喉口简直要把他憋死。

 

达西笑眯眯的晃了晃头,一脸无赖模样。

 

程以清被两个活宝逗的忍不住笑出声,三个人嘻嘻哈哈闹作一团,半天才各自瘫在沙发一角继续说查到的东西。

 

“简家二少爷的资料三爷估计查的差不多了,我主要查了一下简亓那边的东西。”达西说着抬头看了程以清一眼。

 

“你在他那边查到了东西?”程以清也颇感意外的偏头看向达西。

 

“嗯,虽然不多。”达西把电脑往前推了推指尖轻点:“我之前在各家新闻媒体那边放了木马,本来也就是随手一放没指望能抓到什么。但这会儿不知道是简亓粗心还是压根没当回事儿,竟然还真揪到点儿东西。”

 

“什么东西?”敖三也好奇心十足的凑上来等着达西把查到的东西放出来。

 

“我安装的木马软件追查出了一小部分没有处理干净被还原的证据和简亓手下的人银行汇款给各家媒体的账目。”

 

程以清瞳眸微阖捏着鼠标上下拖了拖页面:“还有吗?”

 

达西摇了摇头。

 

“你呢,你都查到什么了?”程以清放下鼠标又偏头去询问敖三。

 

“诶嘿,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豪门恩怨是非多呀真的是。”敖三被点了名顿时又来了兴趣,手机往桌子上一拍便开始唾沫横飞。

 

“简亓确实有个弟弟,叫简戍。但是和简亓关系并不好,虽然同父同母,但似乎简家夫人更偏爱宠溺简戍,老爷子爱屋及乌,也对老二更偏宠。简亓打小就被他爹妈寄予厚望当未来接班人培养,那点儿温情宠爱都给了老二,老大养的像匹狼,老二养的像兔子。”他说了一串停下来灌了口水又接着数落简家老二。

 

“简戍跟他哥比起来就一句话,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简亓有多优秀,简戍就有多废物。估摸着也是打小娇惯的,头脑简单四肢更简单,这么多年除了仗势斗殴等着简老爷子和他哥给他收拾烂摊子别的能耐一点儿没有。他和他哥面和心不和是公开的秘密,一直觉得他哥看不懂老爷子的脸色,觉得他爹喜欢的是他,简亓霸着他未来接班人的位置不放。总结来说,草包的不能再草包。”

 

一口气说完查到的东西,敖三终于心满意足的喝了半杯水,身子一歪等着程以清接话。

 

程以清偏头扫了他一眼视线又落回电脑屏幕上,半晌才弯了弯唇角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简家大宅大门缓速向两侧开启,简亓弯腰下了车张开手臂由佣人脱去及膝大衣。

 

进门时正是晚餐时间,他爹他妈和他弟弟正围坐在餐桌前其乐融融的吃晚饭。他站在拐角处遥遥的看着他妆容精致的母亲给他弟弟夹了一筷子肉微侧着头笑眯眯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脸上的表情是显而易见的慈爱。向来严肃不苟言笑的父亲也频频点头,甚至亲自起身给简戍盛了一碗汤。他那个草包弟弟顶着和他七八分相像的皮囊吊儿郎当的坐着,头上一缕五彩挑染怎么看怎么碍眼。

 

简亓眯了眯眼,片刻后才自嘲般笑了笑抬步上前。

 

餐桌前其乐融融的氛围戛然而止。

 

“哟,大哥怎么这么晚才回家?什么时候比父亲还忙了?”简戍一见他立刻像只五彩鹦鹉般跳起来,阴阳怪气的数落他。

 

简亓歪头对他笑了笑也没说话,只对着简老爷子和夫人弯了弯腰。

 

“父亲,母亲。”

 

他优雅华贵的母亲抬眸瞧了他一眼面色冷淡的点了点头权作回复,下一秒又给餐桌上的二儿子倒上了饮料。

 

简老爷子扫了眼餐桌上的妻子和儿子,这才回过头来点了点头:“回来了就过来吃饭吧。”

 

简亓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母亲和歪在椅子里一脸看戏表情的弟弟笑容不变。

 

“不了父亲,儿子已经用过晚餐了。您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就先去忙了。”

 

简老爷子动作自然的点了点头:“行,那你去吧。注意身体。”

 

“是,父亲。”

 

简亓略微歪头笑了笑,两颗不再尖利的虎牙蹭过下唇鞠了个躬,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离的老远还能听见简戍刻意提高的声线跟简夫人撒娇和他妈一叠声的回应。

 

简亓懒得理会他弟弟的幼稚挑衅,垂眸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调出通话记录。

 

最上方的联系人备注三个字。

 

小狐狸。




TBC

评论(26)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