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24/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24




简亓出国了。

 

当然,这并不是他自愿的,毕竟他被他爹打包扔上私人飞机的时候还在昏迷中,什么都不知道。

 

程以清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特级加护病房一言不发,修剪整齐的指甲都陷入掌心中,敖三还在他身后喋喋不休。

 

“要说简老爷子也是够狠,那简亓昏的呼吸都靠氧气罩呢,他愣是给扔上飞机了。估摸着也是怕你醒了节外生枝,他大儿子前脚脱离危险期,后脚他就打点好一切把简亓打包带走了,根本连个反应的时间都没给,我收到消息的时候简亓都上天了,只收到一个要把人送出国静养的由头。”

 

程以清垂眸静静听着一言不发,许久没修剪的过长刘海自然垂下来遮了一半眼睑,愈发让他的表情看不清虚实。

 

敖三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也不见程以清搭话,瞄一眼发小的表情把还没说完的吐槽收起来只捡着重要的话说完也不吭声了。

 

偌大的空间一时静谧起来,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站在一片素白的病房里沉默着。床头有一簇还没来得及收走的鲜花,金色花瓣上还沾着露水,散发出一阵若有似无的清香。

 

其实他程以清是醒着还是昏迷对简从安来说有区别吗?并没有。也许简亓是清醒的还能对简从安有点儿影响,可他程以清对简从安来说根本上不了台面。简从安要把简亓送走,他当然无力阻止,但换个角度想想,国内琐事缠身,把简亓送出国去养病倒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事到如今,他除了时刻祈祷简亓尽快好起来,就只能继续为程家的未来而努力了。

 

想到这儿,程以清深吸口气转过身去,脚步毫不留恋。

 

“三儿,走吧。”

 

“这就走啦?”敖三嘴上惊讶,脚下动作却不含糊,三两步跟上去抬手圈住程以清肩膀,哥俩儿好的消失在拐角处。

 

 

 

 

程以清倒下的时间不长,不过足够已经千疮百孔的程家再经历一次血雨腥风。程以清踏出病房那一刻就做好了见招拆招的准备,却万万没想到在医院外等他的竟是风平浪静。

 

 

敖家祖宅占据着城东面积不小的一片土地,程以清小时候来的次数比较多,长大后来的次数便越来越少了。敖家两位老人都是不爱名利的人,儿女都有了好前程后就周游世界去了,一年也见不到两回人。祖宅平时只有些佣人洒扫清理,程夫人自然也就不怎么回来了。程母不回来,程以清当然也就没了由头。但此时程以清站在程夫人的床前一时竟有些幌神,宅子里的一切规格摆设倒是没怎么变,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程夫人从前的闺房。他小时候很喜欢赖在程母沁满香气的床上不挪窝,可这会儿他再看着母亲坐在那张床上抬眸看着他,与他肖似的桃花眼平静无波,说出来的话却让他不寒而栗。

 

“妈,您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您早就知道舅舅打的是什么主意,还把家里的事情一件不落的说给他,就是为了今天让他吞掉我们程家的半数势力是吗?”程以清双眸微阖,尾音发颤,努力不让自己看起来太过狼狈。被最亲近最信任的亲人同时背叛,这世界上最惨的事情也就莫过于此了。

 

可程夫人却只是面色平静的摇了摇头。她穿着少女时期最喜欢的那条粉色真丝睡裙,长发如瀑散落在背后,保养得当的皮肤依然吹弹可破似的,乍然看去活脱脱像双十年华的漂亮姑娘。她甚至用纤细白皙的手指端起床头那杯散发着浓香的咖啡轻抿一口,再开口声线却难辩情绪。

 

“以清,你爸爸现在那个样子我们心里都清楚结果,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到时候我们孤儿寡母怎么办?倒不如现在扶持了你舅舅,往后他不看僧面看佛面,还会帮衬着我们娘俩儿。再说了,你舅舅不是还给你留下一半,那些足够你未来的后半生衣食无忧过快活日子了。”

 

“妈,哦不,程夫人。”程以清话音一顿,表情莫测的眯着眼打量起他曾经视为神女似的母亲,舌尖舔过嘴角,他自嘲般笑了笑。

 

“我倒是忘了,程夫人毕竟先是敖家的女儿,然后才是程夫人。”

 

 

 

 

又是暴雨滂沱的阴沉天气。

 

程以清负手站在办公室的床边凝眸盯着窗外豆大的雨点砸下来。距离简亓被送出国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他也在腹背受敌的战场上艰难斡旋。

 

不知道简亓现在情况如何了,有没有醒过来,有没有好起来。

 

程以清心事重重的想着,末了又忍不住叹口气抬手揉捏太阳穴。他临近发情期,简亓又不在,只能依靠抑制剂。可这玩意儿治标不治本不说,他近期的生活状态更是不好,失眠多梦,休息不好,压力又颇大,整个人如同被迫胀大的气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一针戳破。

 

舅舅敖国栋狼子野心,却也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吞下程家一半的势力便龟缩着不再动,静静的消化吸收。也就是这点儿时间,给了程以清喘息的机会。

 

他从不是认命的人,那天从敖家祖宅出来便转头去找敖三,这才后知后觉敖三已经被敖国栋提前关了起来,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求助无门的程以清只能调头回了程家,自此开始孤军奋战。

 

他已经设计了一个自认为堪称完美的计划,只要这个计划成功,敖国栋吞了程家的东西就都得一点儿不少的吐出来,甚至还会再送他些附加礼物。

 

只要这个计划成功。

 

程以清想着想着甚至呼吸都有些粗重起来,胸口炙热,似乎下一秒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笃笃——

 

好在适时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不着边际的幻想,程以清深吸口气平复好心情,整了整衣摆坐回办公桌前,这才沉声说了一句进来。

 

厚重的实木大门一开,进来的人却皆在他意料之外。

 

敖国栋西装革履走在最前方,身后跟着几个人。他面色看起来十分愉悦,齿关咬着雪茄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羽翼未丰的外甥。程以清纹丝不动的坐在办公桌后半眯着眼看他,面色没什么变化,心里却已掀起了惊天骇浪。他赫然见到了他派过去的所谓心腹,此时正面色刻板又敬重的略低着头站在舅舅身后。敖国栋此来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窗外电光一闪而过,将至亲长辈的一张脸清楚映亮。程以清沉默半晌,竟突兀的笑了起来。他拍了拍手,语气听起来还有两分自嘲似的。

 

“舅舅果然技高一筹,这一局是以清输了。”

 

敖国栋摇摇头,脸上倒也浮现些许赞赏的意味。他这个外甥的确人中龙凤,只可惜程明谦的意外来的太突然,这直接导致了程以清羽翼未丰,这也是他现在能略胜一筹的原因。不过过程不重要了,胜利者只看结果。

 

“既然以清都这么说了,想必也知道舅舅的来意了。那废话舅舅就不多说了,跟舅舅去敖家小住几日吧。”

 

 

 

 

大洋彼岸正是正午时分,天空艳阳高照海面风平浪静。简亓一身宽松舒适的居家睡衣懒洋洋的窝进沙发,手里端着精心烹煮的咖啡。

 

车祸给他造成的创伤过大,即便Alpha体质足够好,遗留的后遗症也还未尽数痊愈。

 

两部手机不远不近的都扔在茶几上,一台是简从安给他准备的,自然就是明面上和外界联系的通讯工具。简亓比谁都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自然不会傻到用这部手机去联系除简家以外的其他人。但另一部手机是他手下的人悄悄送进来的,只有一个人知道号码。此时简亓看着这部手机闪的欢快,下意识探身去拿。

 

听筒里是被电磁波转化过的熟悉女声,电话通了也不废话,一口京腔地地道道,隔着大洋都能感受到她此时的慵懒。

 

“如你所料简大少爷,敖家人动手了,你的小玫瑰被带回敖家软禁了。”

 

简亓在杯沿抿了一口,舌尖轻舔过虎牙齿尖。他修长的食指指尖轻轻敲了敲茶几桌面,低沉的笑声被电磁波转化过后有些失真。

 

“那就吩咐下去,准备动手吧。”




TBC

——
新年快乐。

评论(35)

热度(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