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25/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25




窗外阳光明媚微风徐徐,是难得的好天气。程以清瘫在柔软的大床上,双手交叠着枕在脑后,左腿半弯着支在右腿膝盖处,嘴里的糖果咬的咔嚓咔嚓响。

 

今天是他被舅舅敖国栋软禁的第三天。

 

虽说他是被软禁起来的人,但到底是敖国栋的亲外甥,他这个舅舅对他倒也还算不错。这处独门独户的小别墅不知是不是敖国栋名下的财产,但距离敖家大宅的距离却颇远。程以清琢磨着舅舅多半是怕他在敖家见到敖三,是以特意把他软禁在安静的城郊。不过虽然离市区远了点,待遇却丝毫不比在敖家大宅差上多少,小别墅里甚至可以说是仆役成群,三三两两都绕着他这么一个少爷打转。独门独户的地方还带着后花园,程以清实在憋的无聊了就去后花园揪花,把负责打理花园那位快六十岁的老园丁心疼的直挤眼睛。

 

他不能走出这幢别墅的大门,在别墅范围内却不受拘束,除了没有通讯工具和外界联系,在这儿的日子倒可以说是程以清这段时间以来难得的放松休息日。

 

敖国栋只在把他关进来的第二天来过一次,特意来告诉他外面的情况。他的好舅舅对外宣称自己优秀的外甥程以清因为承受不住近期一系列打击,精神上出了些问题,现在已经被送去最好的医疗机构休养身体,程家暂时由他代管。程以清瞟了敖国栋一眼,千言万语哽在喉口,最后只似笑非笑的讽刺了一句舅舅辛苦了。

 

不过当时敖国栋并没表现出什么愧疚或生气的样子,只一如既往笑的慈爱,甚至离开之前还叮嘱程以清好好休息。程少爷自然也知道一切得从长计议,但这会儿他已经不能再继续忍受这种日子了。

 

原因很简单,他早上吃早餐时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了程明谦昨晚不幸过世的消息。

 

简亓远在天边不知情况,最信任的亲人露出了獠牙,就连父亲这个最后的倚仗也已然失去,程以清比谁都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四面受敌,前路堪忧。

 

“程少爷,您要的水果。”

 

他正兀自想着,敲门声和说话声便几乎同时响起来。程以清下意识偏头看向房门方向,双眸略微眯起舔了舔嘴角。

 

来了。

 

门外专门负责他水果饮料的阿姨三十多岁的模样,第一天给他送水果时便悄悄给他递了纸条。敖国栋把他关在这里,虽然严加看管对他的饮食住行倒是放任随意,多半也是对自己手底下的人过分信任,送给他吃的东西也从没检查过,是以他被关进来的第一天,就收到了来自敖三的消息。

 

阿姨就是敖三和程以清的传递员,这两天敖三给他的纸条里大概交代了一下敖国栋把他关起来的事情,又把和他事前安排好的亲信的联系暗号告诉了他。

 

今天该送来的,就是逃离路线了。

 

程以清应了一句进来,也不起身,继续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瘫在床上。房门被从外推开,一个端着水果盘的阿姨先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个一身黑色的保镖。

 

那阿姨进来径直走向床的方向,在床头柜子上放下果盘,略微一颔首便又退了下去。保镖却只是站在门口,例行公事般打量一圈便弯了弯腰一起退了出去。

 

程以清面色平静的哼着不成调的小曲,直到听着脚步声全部消失才一咕噜爬起来去拿床头的果盘。他把红的发紫的诱人车厘子一股脑扒开,露出最底下叠成两个指甲大的一张纸条。纸条外抱着一层保鲜膜,估计是用来防水,程以清小心翼翼的揭开保护层,将半个手掌大的一张纸条展开铺平。

 

路线说明十分清楚,甚至连别墅内的换班时间都精确至极。程以清大概估算了一下,又细细的看了一遍纸条上的内容,这才从抽屉里拿了火机出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到了这会儿饶是程以清也不免长出口气,觉得心下大定。他又躺回床上,捏着果盘里的车厘子往嘴里扔。

 

这三天的安静日子让他有大把的时间去思考他以前没注意到也从来不会去想的事情。比如说,机场爆炸事件。

 

当简程两家卷入爆炸事件中,谁能从此事中获益呢?谁能名正言顺插手程家的事呢?

 

程以清将嘴里的果肉咽下跳下床。门外依然守着两个保镖,见他开门立刻回过头来看他,其中一个态度恭敬的问他有什么吩咐。程以清歪了歪头眼睑微垂,语调平缓没什么起伏。

 

“我要见我舅舅。”

 

 

 

 

简亓倚靠在沙发里摆弄一份简历文件,右上角的照片栏是一张颇为熟悉的脸。他垂眸斟酌片刻,指尖蹭过姓名栏略一停顿,半晌才探身去摸放在茶几右边的那部手机。

 

盲音只响了两声便被接起来,电话那头是低沉陌生的声音。

 

“您好,我是达西,请问哪位?”

 

简亓咧嘴无声笑开,舌尖舔过虎牙,声线里都透着笑意。

 

“我是简亓。”

 

 

 

 

敖国栋出现的速度出乎程以清预料,他以为起码要等晚上才能见到他这位只手遮天的舅舅,又或者对方根本不会见他,没想到敖国栋竟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见他。

 

他到时程以清正蹲在花园里揪花,鲜艳欲滴的玫瑰花瓣铺了一地。他盯着光秃秃的花梗发呆,满脑子玫瑰酒店里随处可见的玫瑰印记,以及——

 

玫瑰酒店的简亓。

 

好在敖国栋真没太多时间陪他这样浪费,于是用一声低咳唤回了他的注意力。

 

程以清扔下花梗站起来,面对着敖国栋拍了拍手,脑袋一歪笑容乖巧。

 

“舅舅来的这么快,是急着要来告诉我父亲去世的消息吗?”

 

 

 

程以清窝在沙发里垂眸盯着衣摆不知在想什么,敖国栋坐在他对面,一杯茶水喝的装腔作势。程以清掀起眼皮子瞧了一眼,嘴角一歪嗤笑出声。敖国栋也不生气,探身把茶杯一撂,脸上还是一贯的慈爱表情。

 

“以清,这个节骨眼上叫人把舅舅叫过来,不会是为了跟舅舅喝茶吧?”

 

程以清扬唇笑着摇摇头,先是不死心的问道:“舅舅,我爸…”他话音一顿,大概是不愿意提及那个字眼,于是只用一双漂亮的眼睛去看自己曾经最亲近的舅舅。

 

敖国栋也一怔,毕竟是从小疼到大的外甥,要说都是假的更不可能,这会儿瞧着程以清这样也不禁心疼起来。他头一次偏头避开程以清的目光,犹豫了半晌才轻轻点了点头。

 

客厅里一时又安静下来,半天程以清才低声笑起来。他没像敖国栋想象中那样掉眼泪,悲伤被埋在眼底,唇角却上翘着。

 

“既然我爸都走了,您曾经答应我的事儿不会反悔吧?”

 

敖国栋转回视线半眯着眼打量他这个外甥,片刻后才点了点头:“当然,舅舅答应过你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兑现的。你放心,你那两个好叔叔很快就去陪你爸爸了。”

 

程以清状似随意的点了点头,又道:“舅舅,我有个问题,只有您能解答。”

 

敖国栋看了外甥一眼,身体放松倚靠进沙发里,指间夹着的香烟青烟袅袅。他狠吸了一口咽下,这才道:“以清想问什么就问吧,都这个时候了,舅舅也没什么不能跟你说的了。”

 

“那以清先谢谢舅舅了,您可不能反悔。”程以清说着探身上前又倒了一杯茶,他推着杯壁将茶杯送到敖国栋面前,抬眸一双漂亮的眼睛直直对上对方的,红唇开阖着低声发问。

 

“机场爆炸这事儿其实是您做的吧?”






TBC

评论(24)

热度(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