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26/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26




“机场爆炸这事儿其实是您做的吧?”

 

程以清语气听起来像是询问,其实态度已经是显而易见的肯定。倒是敖国栋,闻言愣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意味深长的盯着他笑了笑。

 

“舅舅本来也没指望能瞒住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到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承认了。也是,程明谦现在撒手人寰,程以清被他软禁,偌大的程家被他握在手里。简从安因为爆炸案束手束脚,简亓也被送出国情况不明,只剩个不成气候的简戍根本不会被他放在眼里。这种情况下他也的确没什么不敢认的。

 

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听到敖国栋默认的那一刻程以清还是略微阖眼叹了口气。他一双手交叉着支在下颌处,身体后仰窝进沙发里,语气难掩疲惫。

 

“舅舅,程敖两家向来同气连枝,您这样做对您有什么好处?这么多年我爸哪儿对不住您,以致于让您对他恨之入骨要了他的命?”

 

敖国栋先是摇了摇头,随即又微微一笑:“你说的对,但也不全对。”

 

他的视线在外甥脸上扫过一圈,这才将烟雾吐出来接着道:“这么多年,明面上似乎的确是我们两家相互扶持齐头并进,可事实上我们敖家一直被程家压着一头,很多事情上也是你爸更有发言权。这一点我们两家知道,明白的外人自然也知道。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谁不想做一把手?舅舅也在名利场上沉浮,有点野心无可厚非。不过这事儿也不能全怪舅舅,我固然不愿意屈居人下,可让舅舅下决心下手的人,不正是你以清吗?”

 

“我?”程以清这回是真茫然,他漂亮的眼睛眨了眨,脸上一片懵懂。敖国栋见状也不意外,烧过的烟灰被他弹落在玻璃容器里,悠哉的给他解释。

 

“上次你和简家小子交手,结果最后受牵连的反而是我敖家。以清,如果是你爸被舅舅牵连丢了乌纱帽和面子,你不会恨舅舅吗?”

 

程以清眨了眨眼,一时竟无法反驳。因为他发现他无法违心的说不,这种事情换在谁身上都会理所当然的怨恨不公。可他当时只自以为是的认为帮舅舅解决了问题就没了隐患,甚至把舅舅对他的宠爱当做习惯,认为舅舅绝不会为此跟他有什么龃龉。可他忘了,人心向来是这世上最难测的东西。

 

“再说三儿是个什么性子你也知道,他跟你从小一起长大,向来唯你是从,性格又直率,显然不是能混政界的主儿。舅舅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他打算打算。舅舅现在多谋算一份权势,将来他就多一份倚仗,这个道理,聪明如以清,一定懂。”

 

程以清终于抬头直直的看了敖国栋一眼,他缓缓摇了摇头,语气肯定的道:“舅舅,无论将来如何,我都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好三儿。”

 

敖国栋在袅袅烟雾后睨了程以清一眼,笑容竟还有些往常的慈爱似的,他也摇了摇头,但却没说什么反驳的话,末了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

 

“以清,你现在还小啊。”

 

程以清抿唇沉默下来。他的确羽翼未丰,现在尚且不是敖国栋的对手,更遑论以后。不过很快他便又有些伤心起来,声线也愈发沉闷嘶哑。

 

“可是舅舅,您不该杀了我爸。”

 

“不不不,你爸绝对不是舅舅杀的。我承认最开始的设计就是让你爸受伤昏迷,只要他个把月醒不过来,舅舅就有信心完全掌控大局。但是舅舅也没想到你那两个叔叔这么愚蠢这么狠,只不过用了一点儿小手段就让他们红了眼。以清,你爸的死舅舅也很意外很难过,毕竟共事这么多年,还有你妈的关系在里面,舅舅就算再狠的心,也不可能想让你爸死啊,你说对不对?”

 

对于这一点敖国栋的确没做,自然也不可能认,他甚至坐直了身体认认真真的向程以清解释,由着烟灰都要烧手也没再吸上一口。

 

程以清一声不吭的将敖国栋打量好几遍,暗自斟酌着他这番话的可信性。其实他也知道舅舅说的这些多半是真的,到了这个份儿上他的确没什么必要再骗他,更何况这么多年来的感情也做不得假。可是心里那道坎儿始终横亘在那里,让他如何也迈不过去。程以清阖眸深吸口气,彻底倦了似的瘫进沙发里。

 

“我知道了舅舅,谢谢您给了我一个解释。我没有问题了。”

 

敖国栋也沉默半晌,片刻后他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盯着外甥漂亮的眉眼像幼时般慈爱的安抚。

 

“以清你就在这儿再委屈几天,想吃什么让人送进来,等到外边尘埃落定,舅舅就放你出去。”

 

关门声沉闷,脚步声也越来越远。程以清在昏暗的房间中睁开眼,他偏头瞟了眼窗外渐暗的天色,舌尖轻轻舔了舔嘴角。

 

 

 

 

俗话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程以清既不杀人,也不放火,但他需要逃出这座牢笼。

 

凌晨两点二十分,正是人类深度睡眠的最佳时间。整栋别墅陷入一片寂静之中,除了各个岗哨处的灯还亮着,连别墅走廊里的灯都停止了工作。

 

程以清一身方便动作的黑色,呼吸沉着的等在卧室内。时间不早,他却丝毫不觉困倦,一双漂亮的眼睛在黑暗中亮的吓人。大脑里在循环重复着纸条上标注好的逃离路线,房间内的复古西洋钟在滴答滴答的打着摆子,程以清的呼吸心跳似乎都和这道声音融为了一体。

 

笃笃——

 

敲门声低沉短促,但在这一片安静的空间中无限被放大。程以清下意识坐直身体,下一秒便跳下床几步凑至门口。

 

“谁?”他抬手握住门把手低声问了一句。门外沉默了两秒钟,但很快便传来隐约有些熟悉的低沉女声。

 

“小少爷,是我。”

 

程以清心下一定,动作轻缓的开了门。每晚都守在门口的两个黑衣保镖此时都瘫坐在门口毫无知觉,白天里给他送水果的阿姨一身要融入黑暗中的装扮,见他开门也不多话,指指楼梯方向率先转身。程以清左右瞧了一遍确认没什么危险,小心翼翼的关了门迅速跟上。

 

这阿姨大抵是位深藏不露的,十几节的楼梯踩下去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程以清不敢出声,只能把鞋脱了拎在手上,只穿着袜子跟下去。好在整座别墅都在休息中,他们倒也十分顺利的到了后门处。

 

后门外是程以清常去的花园,依墙而建,出了后院大门便是一片林区,面积不大不小,但要全速横冲出去也得个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玻璃上影影绰绰的映着几个人影,隐约还有低声交谈的声音。前后门自然是重点把守区域,每晚在这边盯着的人都在十个左右,这也是他们不敢直接像迷晕门口那两个守卫一样迷晕他们就跑的原因。

 

大概距离换班还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程以清猫着腰跟在水果阿姨身后,蹲在门边的柜子后穿好鞋静静等待着。

 

心跳声数到七十五,门外便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骚动声。水果阿姨率先摸过去,扒在门边瞧了两眼便示意程以清过来。她从口袋里将配好的钥匙拿出来塞进程以清手里,面色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声音刻意压低。

 

“这是大门钥匙,动作要轻要快,出了林子有车在外边等你。往后如何,就看你自己的了。快走吧。”

 

或许是因着敖三的缘由,他对这位水果阿姨向来印象不错,这会儿被摸头也没什么反感情绪。微凉的金属钥匙掌心摩挲两下,程以清点点头将厚重的门板轻轻拉开一条缝,确认四周无人便飞速窜了出去直奔后门。

 

轮岗时间只有三分钟,也就是说,他能不能逃出生天,就看这三分钟了。这三分钟一过,去他门口换岗的人就会发现晕倒的那两个人,他逃了的事情自然也就暴露了。所以他只有在被发现之前,率先进了林子,这样逃掉的几率才会大一点。

 

钥匙进了锁孔却始终没听到开锁时的那声脆响,程以清紧张的额角一层细汗,只能将钥匙抽出来翻转一边再试一次。他甚至隐约听到来换岗的人在拐角后的低声交谈,好在自小也是身经百战,心理素质倒是过硬。最后不但稳稳钻出大门,甚至没忘了再将锁扣好。

 

窜入林子中那一刻程以清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拐角处果然嘻嘻哈哈的走来一小队人。但随即领队人举起无线电话说了两句什么,下一秒警报声响彻整座别墅。

 

看来他逃掉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

 

程以清心里暗骂一声速度好快脚下却不犹豫,转头身形便没入林子深处。

 

在他身后,刚响了两声的警报像被掐了脖子似的忽然消失,亮起来的灯也在一瞬间齐齐暗了下去,整座别墅陷入一阵恐慌和黑暗之中。

 

 

 

 

大洋彼岸的午后阳光烘烤的人昏昏欲睡。

 

简亓却双腿大开着坐在沙发上,身体略微前探目光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达西坐在他身侧,十根手指在键盘上敲来点去,晃的人眼花缭乱。

 

“怎么样?”简亓瞟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哑声发问。

 

达西难掩得意的勾了勾嘴角,视线在突然跳转的时间上一扫而过,悬着的食指迅速按下。

 

回车键发出一声脆响,遥远大洋对岸的城郊别墅应声陷入一片黑暗。

 

“搞定。”

 

他晃了晃手腕,沉声回答道。






TBC

评论(27)

热度(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