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风花雪月(01)

*现代架空AU
*总裁赵x学生峰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01     关于初遇      





赵志伟放下翻了一半的文件瞟了眼时间,距离下班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他摸了摸肚子有些犹豫——身为总裁,早退一会儿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吧。

 

赵总裁板着一张脸钻进专属电梯,又沿途接受了员工们亲切而敬畏的问好,才终于在停车场摸到了他的爱车。

 

还不到下班时间,路况尚且算的上通畅。赵志伟将车窗摇下来单手倚靠上去,眯着眼盯着红灯默数。

 

腹中饥饿感更甚,赵先生不由自主的揉了揉小腹,眼前又跳出黄焖鸡米饭冒着热气端上桌的情景。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就一直想吃上大学时南门那家黄焖鸡米饭,早上还只是淡淡的渴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微小的渴望显然已经进化成想到那个味道就口水泛滥。

 

简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绿灯一亮赵志伟便一脚油门踩下去,连人带车融入茫茫车海。

 

 

 

 

吕鋆峰挥挥手和同学告别,面上一派喜气洋洋。今天灭绝师太急着回家给留学归来的女儿做晚餐,所以他们提前下课二十分钟。大一都快结束了,他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好事。

 

大概因为还不到饭点,学校里并没什么人。吕鋆峰背着书包在甬路上哒哒哒的跳,头上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可爱至极。

 

冬日里难得的大晴天,即便已经下午依然暖意融融。吕鋆峰紧了紧身上的加厚小棉袄只觉得心情大好,应该犒劳。

 

 

“怪不得学校里没人呢,原来没课的都出来吃饭了啊。”吕鋆峰一把推开店门,瞬间被店里的火热景象惊到了。只见桌桌爆满熙熙攘攘,他下意识抬手看了眼表,下午五点整,还真是到饭点了,等会儿下课的学生一出来只会更挤。

 

吕同学挠了挠头想换一家吃饭,但是这家的黄焖鸡米饭实在太好吃了,三天不吃惦记的紧。他犹疑片刻,眼见又有人在他犹豫的这么点时间里进了店顿时也顾不上再迟疑了,三两步窜到点餐台点餐。

 

他捏着点餐小票站在餐台前抻着脖子找空座。这会儿再想坐单桌是不可能了,只能看哪桌人少搭个桌了。吕同学满怀期待的瞧了一圈,竟还真看见远处角落的四人桌上空着三个位置。那张桌子的主人正低着头吃饭,虽然看不见脸,但是西装革履一看就是成功人士。这家店的主要客源都是学生,多数都是三三两两结伴而来,自然没人去跟社会人士搭桌了。

 

可是便宜我了。

 

吕鋆峰美滋滋,捏着小票直奔角落。

 

“先生,方便跟您搭个桌吗?”吕同学站在西装先生对面,一双水眸扑闪扑闪,乖巧的一塌糊涂。

 

正在吃饭的人停下筷子抬头瞧他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方便,请坐。”

 

 

 

 

赵志伟在砂锅里翻搅两下试图再找到几片香菇,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这家店显然始终如一,这么多年锅里的香菇还是那么几片。

 

唉。

 

赵先生心里叹息一声,老老实实的改夹肉块。

 

虽然香菇还是没几片,但味道似乎越来越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吃的缘故有了滤镜。

 

赵志伟边吃边兀自天马行空的胡乱想着,不一会儿一碗米饭便下去一半。

 

“先生,方便跟您搭个桌吗?”

 

他正吃的高兴,清清爽爽的少年音便在他对面响起。他咽下嘴里的食物下意识抬头去看,正对上少年扑闪着的一双眼睛。

 

少年穿着时下流行的面包棉服,白色板鞋干干净净。一只手捏着书包带,黑发柔顺眼神清澈,头上还翘着一撮呆毛,随着他外头的动作轻轻一晃,仿佛敲在了赵先生的心上。

 

于是他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当然方便,请坐。”

 

 

剩下的半锅黄焖鸡赵志伟吃的心不在焉。他时不时抬头悄咪咪的去看对面坐着的少年,连吃饭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大概是刚上大学不久的小学弟,眼神里满满不谙世事的青涩,脸颊还有可爱的婴儿肥,让他看到的第一眼就想捏上两把。

 

手感一定很好。

 

赵志伟塞了口饭,默默的想。

 

 

 

 

吕鋆峰觉得他看错了对面这个所谓的成功人士,错,并不是什么成功人士,说不定是变态。

 

吕同学懊恼的在白米饭上戳了一筷子,顿时觉得对面的视线更火热了。

 

搭桌吃饭的大叔总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吕鋆峰如坐针毡的将锅里的肉和碗里的饭风卷残云般吞下肚,嘴一抹拎起包头也不回的推开门跑了。

 

 

我吓到他了?赵先生一脸懵逼,颇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神过于赤裸裸。他三两口将剩下的饭扒拉干净起身,余光里便撞进一抹蓝。

 

他偏头去看,只见一条深蓝色的棉布围巾静静半吊在椅子缝隙中,还有一半已经穿过那不算太宽的缝隙落了地。

 

看来还是个冒失鬼。

 

赵志伟笑了笑,探身过去将围巾捡起来检查一遍。好在地板并不脏,围巾也没脏。

 

我是把围巾送柜台等小冒失鬼回来取呢,还是带着走呢。万一我再碰到他,亲自还给他岂不是更好……

 

赵志伟垂眸盯着围巾看了两秒唇角微抿,而后将围巾打了个对折捏在手里推开门走了。

 

 

 

 

吕鋆峰叼着根棒棒糖蹲在学校超市侧门前的大树阴影里画圈圈。

 

太悲惨了,吃个饭连老妈给买的围巾都吃丢了,真的好气啊。他把嘴里的棒棒糖拨弄的乱响,手里捏的小树枝也泄愤般随手一扔。

 

“柜台说没看见我的围巾,那我的围巾到底哪儿去了,难道…真的是西装先生拿走了??”吕同学皱眉碎碎念,简直百思不得其解。

 

“可他一看就是有钱人,我的围巾又不值钱,他拿了有什么用啊!”小吕同学觉得他遇到了世界第十一大难题,纠结的抓起了头发。

 

 

赵志伟从以前住过的宿舍楼拐出来,臂弯还搭着那条围巾。

 

本来只是想念校外的黄焖鸡米饭,可饭吃完了,又鬼使神差的想逛校园了。

 

大概是想试试看,还能不能遇到小冒失鬼。可是,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赵志伟垂眸看了眼臂弯的围巾,为自己的异想天开无奈的笑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来倒了一根,然后塞进嘴里点上火深吸一口,这才满目怀念的抬头瞧了眼面前的建筑。

 

宿舍楼前的超市是他从前每天都要光顾一次的地方,自从毕业也有两年没来过了。他吐了个烟圈,仿佛看见年轻时的他和朋友说说笑笑着从面前走过。

 

“喂,大叔,无烟校园,禁止吸烟。”

 

赵志伟正专心致志的回忆青春,思路便被略显耳熟的声音打断了。

 

 

 

 

吕鋆峰蹲在原处第一百零一次懊悔不应该脚底抹油溜的太快,起码应该检查一下有没有忘了什么东西,这样他的围巾也不会舍他而去了。

 

他又叹了口气不经意的抬头往宿舍楼瞧了一眼又低下头。

 

等等,这个人有点眼熟。

 

他‘噌’的又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刚刚吃饭时才遇到的大叔越走越近,最后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胳膊上好像还挂着……他的围巾??!

 

不过显然这位大叔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吕鋆峰下意识抬头看了眼自己蹲的地方。

 

冬天昼短,天黑的也快,这个时间早已经是黑乎乎一片。超市侧门前的那个路灯上个月不知道怎么突然坏了,一直到现在都没修上,超市门口挂那个地瓦数的电灯泡只能照亮门前那两节台阶,再加上他蹲在大树底下,没被发现显然很正常。

 

他想了想决定先不出声看看这个大叔要做什么。

 

不过这个人捏着根烟往门前一站就不动弹了,脸上那怀念的表情吕同学蹲在五步开外都能看清。大冷天的,这位大叔就穿了件大衣,连个棉服都没有,也不嫌冷。

 

吕鋆峰撇了撇嘴,觉得还是应该在这个大叔被冻僵之前救他一命。

 

他晃了晃因长时间蹲着有些发麻的双腿,倾身向对方站着的方向喊话。

 

“喂,大叔,无烟校园,禁止吸烟。”

 

 

 

 

赵志伟下意识向声源处看过去。

 

不远处黑乎乎的一片,隐约有个人形轮廓蹲在那里。他还没来的及思考这声音在哪里听过,对方便起身跺了跺脚向他走过来,手里还捏着根棒棒糖。

 

距离愈近,来人的脸被不甚明亮的灯光慢慢照亮。赵先生刚刚还在惦记的人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面前。

 

“是你?这么巧。”赵志伟一愣,随即微笑起来,他将挂着围巾那条手臂递到人面前:“你的围巾刚刚忘在店里了,我追出去你已经没踪影了。”

 

吕鋆峰满目狐疑毫不掩饰:“那你为什么不送回店里?”

 

赵志伟有些哭笑不得:“难道我会觊觎一条围巾吗?本来是想送回去,但是那会儿下课点,柜台前边里三层外三层的我也挤不进去啊。”

 

说谎不用打草稿,完美。

 

吕鋆峰对下课后的盛况也是经历过很多次的,知道他所言非虚,顿时脸上怀疑的表情退潮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赵志伟目不转睛的看着,差点没笑出声来。

 

太单纯了,真好骗。

 

吕同学的表情很快从怀疑换成了愧疚,他抓着头发,脸颊被冷风吹的红通通一片,像极了高原红。

 

“对不起啊大叔,我把这茬儿给忘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探手去接对方胳膊上挂着的围巾,然而过于寒冷的天气冻的他手脚发麻,他已然忘记他手里还捏着根棒棒糖。

 

带着塑料管的棒棒糖垂直掉下去,赵志伟手快过脑子,下意识伸手去接。结果糖没接到,手里吸剩半支的香烟也掉了下去。

 

咔嚓一声,两个人都低头看去。

 

棒棒糖碎成几块躺在地上,旁边还有半支闪着火光的烟蒂。

 

赵总裁和吕同学抬起头来面面相觑,都不说话了。

 

 

 

“麻烦您,给他来一盒棒棒糖,我付账。”赵志伟站在收银台前指了指柜台里的成桶棒棒糖。

 

收银员回身将没开封的整桶棒棒糖放在收银台上确认:“是要一桶吗先生?”

 

“对。”赵志伟头也不抬从口袋里摸出钱包就要结账。

 

“诶等等,给他拿盒最贵的烟,我…他结账。”吕鋆峰不甘示弱,把背包换到胸前就要掏钱包。然而视线一接触到烟盒上的标价签顿时怂了,到嘴边的话锋一转,挠了挠头移开视线左瞧右瞧就是不看赵志伟了。

 

现在的烟这么贵的吗!我可是只有一百块现金的人啊!

 

吕同学内心疯狂吐槽,顿时为贫富差距感到愤愤。

 

赵志伟笑眯眯的结了账,拿起没拆封的香烟塞进口袋里,又把满满一桶棒棒糖塞进小冒失鬼的怀里。

 

“赔你的,每天一支,吃多了长蛀牙,小朋友。”

 

“说谁小朋友呢!我成年了好不好!”吕鋆峰顿时炸了毛。

 

赵志伟阖眸一笑:“你都叫我大叔了,我不能叫你小朋友吗?”

 

“当然不能,我有名字的!”

 

赵先生从善如流:“那你叫什么?”

 

吕同学话头一顿,瞬间觉得自己被套路了,于是他小脑袋一歪十分傲娇:“问别人名字之前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

 

赵志伟被他逗的笑意愈深,点点头十分坦诚:“我叫赵志伟。”

 

吕鋆峰把手里的深蓝色围巾往脖子上一甩一脸正经。

 

“我叫QQ小冰。”

 

“噗。”

 

 

 

 

吕鋆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木质床板随着他的动作咯吱咯吱响起来。他想了想摸出手机来发了条朋友圈。

 

包子没有馅:

男人,就应该抽烟/叼烟

 

有人秒评了他的动态,吕同学美滋滋的点进通知。

 

皇阿玛:

你敢抽烟我抽你/微笑

 

吕鋆峰挠了挠头,扯起被子盖过头顶,窝在被窝里苦着一张小脸回复。

 

包子没有馅:

我没有,我不是,您听我解释!我只是在装逼/气哭

 

 

没有馅同学戳开赵大叔的微信恶狠狠的瞧了半天。

 

该看的人没看见,不该看见的人却评论。

 

气哭!




TBC

评论(1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