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10/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0




程以清反手带上车门抬头打量面前这座娱乐会所金碧辉煌的大门。

 

华灯初上,宽敞干净的大门前却已经人头攒动。他把车钥匙随手扔给前来泊车的服务人员,又垂眸确认了一下房间号,这才理了理衣摆直奔旋转门。

 

从电梯出来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歌声,程以清暗自皱眉脚步却没停。雕花的包间大门关的紧,但依然挡不住嘻嘻哈哈的笑闹声。程以清想起刚刚震耳欲聋的歌声暗叹一声抬手推门,入眼便是暧昧刺眼的灯光,和正对着大门坐在沙发上的公子哥。

 

这人和简亓长的七八分相像,只要是见过简亓的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认定他们是兄弟。只是简亓的脸上总没什么表情,好不容易弯弯嘴角又怎么看都像皮笑肉不笑,整个人禁欲又正经。面前这个人就不一样了,明明是相似的眉眼却怎么看都透着几分邪佞的意思,脑袋顶上一绺挑染跟个彩色鹦鹉似的,实在没他哥哥三分气势。

 

程以清眯了眯眼,第一次忍不住悄悄怀疑了一下自己的选择正确性。

 

不过现实并没给他什么机会过多思考,群魔乱舞的狂欢被打断,包厢里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向他看来。

 

站在沙发前的青年浑身上下都包裹着名牌,然而依然怎么看都是个地痞流氓。流里流气的Alpha吸了吸鼻子,立刻两眼放光的将程以清从头打量到脚,末了还吹了个口哨。

 

“戍哥哪儿找来这么漂亮的Omega?极品啊!”

 

简戍也正在打量程以清,暗槽他哥果然不见兔子不撒鹰,要么不玩儿,玩儿就得玩儿最好的。他正兀自不爽好事儿怎么又是简亓的,闻言脑袋一歪笑的轻佻。

 

“这可不是本少爷找来的,是他自己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刻意言辞暧昧,眯着眼打量程以清的表情,指尖还在旁边女郎的大腿上梭巡来去。

 

包厢里的人顿时都是一阵心照不宣似的笑,看向程以清的眼神愈发暧昧起来。

 

程以清懒的理会简戍幼稚的文字游戏,只抬手在门口墙壁上关了音乐,然后随意的挥了挥胳膊声线低沉:“都出去,我和简二少爷有事儿要谈。”

 

失去背景音乐的包厢立刻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打扮或妖冶或不羁的青年男女们都颇为惊讶的回头去看简戍的表情。毕竟简戍最忌讳别人在外面称呼他简二少爷,他们忍不住开始悄悄猜测简戍会怎样折磨这个口无遮拦的闯入者。

 

简戍眯着眼对上程以清的视线,对方却显然并没在意他的想法,只歪着头笑的像只漂亮狐狸。恍惚间简戍几乎以为是他那个惯会似笑非笑的哥哥在嘲讽的看着他。

 

他抬手往程以清的方向比划一下,身体后靠在沙发背上语调慵懒:“给大家介绍一下,程家少爷,程以清。”

 

话音一落包厢里愈发安静,适才还流氓般眼神毫无遮掩的Alpha默不吭声的撇开视线,不敢再盯着程以清看了。

 

程以清又笑了笑,目光直直的对上简戍的眼:“现在,我可以和简二少爷单独谈谈了吗?”

 

 

 

 

“我凭什么帮你?”简戍把火机随手甩在面前的茶几上身体后仰,一条腿支在膝盖上漫不经心似的吐出两个烟圈。

 

程以清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垂眸往两个杯子里倒酒。

 

“二少爷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刻意加重了称呼,笑容却明媚又真诚:“你不是在帮我,而是在帮你自己。只要简亓一天还压在你头顶上,你就永远,只能是个等待分得一点点家产的……二少爷。”

 

简戍捏着烟蒂的手指骤然收紧,一双眼睛却紧盯着程以清的脸颇有些不忍的模样:“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哥。”

 

“SO?”程以清根本没理会他的面子工程,表情无辜的耸了耸肩把倒好酒液的杯子推到他面前:“你准备祈祷你的哥哥最后会多分你一点儿家产好让你继续做呼风唤雨的二少爷吗?”

 

简戍盯着酒杯不说话,他垂着眼看不清表情,程以清也不急,捏着酒杯慢条斯理的又接上一句:“时机稍纵即逝,二少爷可要好好考虑我们这个难得的双赢机会。”

 

片刻后,简戍抬首阖眸长舒口气,举起杯子对程以清晃了晃。

 

眼见简戍手里的杯子见了底,程以清才就着杯壁微微笑了笑。

 

“简少爷,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达西甩上大门直奔达夏卧室。

 

他没换鞋,鞋底在光洁的地板上留下浅浅的灰迹,但他懒得再回头去换拖鞋,只冷着一张脸敲了敲弟弟的房门。

 

“哥?”达夏扶着门框表情难言,对上哥哥明显蕴藏着怒气的眼睛一时连之前还在吵架的事情都忘了。

 

“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被程家查到是你会怎么样?”达西只觉得一股火从胸腔直窜头顶,逼的他根本压制不住自己的火气,一把推开弟弟卧室房门大步迈入。

 

达夏下意识后退两步,垂着头没吭声,两只手垂在身侧握拳又放开。

 

达西看着弟弟这副模样也再说不下去什么,他微阖着眼长出了口气:“停手吧达夏,哥想办法把证据都毁了,我们兄弟俩好好过安生日子好吗?”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墙上的挂钟规律的滴滴答答,达西忍不住凑前一步,抬手试图去抓弟弟的肩膀。

 

达夏却猛然后退一步,抬起头对上哥哥的目光神情坚定而愤怒:“为什么?你怎么能若无其事的为杀害父母的仇人卖命?我告诉你,我一定要亲手让程家人血债血偿!”

 

“哥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爸妈不是程家人害死的,你要我再说多少遍?”

 

“那是谁害死的你告诉我!你自己为程家人卖命还不够,现在还要我和你一起当程家的狗是吗?”

 

“达夏!”

 

啪——

 

达夏捂着被打了的脸看着达西冷笑一声,他指了指门语气不辨喜怒:“出去。”

 

达西阖眸叹了口气转身,关门前他看了眼弟弟略微红肿的脸表情严肃不容辩驳。

 

“你收拾一下吧,我过几天送你出国。”

 

达夏张了张嘴,没出口的话被门板隔绝。

 

晚餐时两兄弟各自占据餐桌一角都不吭声,达夏垂眸扒饭,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哥哥的模样。

 

达西想说什么,末了还是叹了口气起身,端着碗筷去厨房整理。

 

达夏默不吭声的把碗筷送进厨房,趿拉着拖鞋要回房间,身后达西的声线嗡然低沉。

 

“哥不会害你,你听哥的话。”

 

达夏咧嘴笑了笑没搭腔,头也不回的钻出厨房。

 

路过客厅时余光瞄见他哥忘记带进厨房的手机,呼吸灯正闪的刺眼。鬼使神差的,达夏停下脚步迟疑两秒,而后回头看了眼达西背对着他洗碗的背影。

 

消息提示最上边是刚进来的微信消息,备注是程哥。

 

 

我见过简戍了,他答应和我们联手了。

 

 

达夏把消息又确认了两遍眯了眯眼,指腹摩挲过手机屏幕看它暗下去。他若无其事的把手机放回原处,又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调出联系人。

 

最上方的最近联系人备注只有一个字母。

 

 

J.




TBC

评论(17)

热度(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