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凭的这张脸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12/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2




程以清这一下用了七分力,虽然到底没能把简亓的下唇咬掉块儿肉,却也如愿以偿的见了血。简亓被这猝不及防的痛感逼的闷哼一声,连带着力道都小了不少。铁锈味儿灌入鼻腔,被压制的Omega不知怎么突然来了力气,改抱为推,一把将禁锢着他的Alpha推离。

 

简亓抬手蹭了蹭下唇,视线从染血的手背转到程以清脸上。

 

漂亮的Omega还没完全从适才的情潮中脱离,双手后撑在隔间门板上大口喘着气,盯着他的一双眼睛却已经恢复了清明,亮晶晶的瞳眸略微眯着,面色不善的与他对视。

 

两个人一时都没说话,空气中纠缠的香气也弥散而去。

 

片刻后隔间外传来水流声,又过了几秒钟是大门开阖的动静。

 

卫生间里又只剩下他们俩了。

 

“几天不见简少爷还是那么自来熟,随便撞到的人就能拽进卫生间胡来。”程以清已经平复了呼吸,但盯着简亓的目光却着实不太友善。

 

简亓满不在意的笑,还在渗血的细小伤口将嘴角染红一片。他耸了耸肩,语调带笑:“怎么是随便撞到的人呢,明明是我的Omega啊。”

 

“谁是你的Omega?”程以清话音一顿,漂亮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派人跟我?”

 

简亓连忙摆摆手露着虎牙笑:“我说是偶遇你信吗?”

 

Omega闻言冷冷的弯了弯唇角没说话,意思却显而易见。

 

简亓心里苦。他最近要忙的事情太多,着实没时间逗小狐狸玩儿。本想着忙完手里的事儿再找程以清,没想到应酬场合也能见到。无意中在大厅见了程以清一面简亓便叫人给留意了小狐狸的包厢号,好不容易抓到他去卫生间的机会,简亓才二话不说就跟了过来。

 

真真切切的把这个人抱在怀里,才知道究竟有多想他。不是单纯的想上他,是明明白白的思念。

 

但他心知他解释程以清也不会信,简亓干脆便随他误会。

 

“我说想你是真的,以清为什么不想我?”简亓略歪着头,虎牙齿尖虚虚蹭过下唇,声线温柔低沉。

 

“我…”程以清张了张嘴下意识想怼他,结果刚说了一个我字便被手机铃声打断。

 

简亓下意识探手去摸手机,瞟了眼来电显示又抬眸看了程以清一眼。他扭开隔间的锁先走了出去,这才滑下了接听键。

 

程以清跟在他身后走出来,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也摸出手机瞧了一眼,片刻后嘴角笑意愈发忍耐不住般将视线落在简亓背上。

 

“行,我马上到。”那边简亓说完最后一句便挂了电话,他转过身来与程以清对视,眼神像是探究又像是赞赏。

 

程以清意有所指似的瞟了眼对方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眉眼弯弯:“与其在这里关心我为什么不想你,不如关心一下你弟弟什么时候出院。”

 

简亓垂眸笑起来,声线依然低沉而温柔。

 

“以清,下次还能这么好运吗?”

 

 

 

 

程以清哼着小曲儿回了包厢,然而迎接他的不是敖三感天动地的歌声,而是达西面色焦灼的哀求。

 

“怎么了?达西你别急,慢慢说。”他扫了眼在沙发一角睡过去的敖三安抚般拍了拍达西的手背,又拉扯着人坐回沙发上。

 

“程哥,你一定要帮帮我帮帮达夏。简戍出了车祸,但在他车上动了手脚的人竟然是达夏!我弟弟现在已经被拘留了,简家那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怎么办,程哥,你帮帮我吧。”

 

程以清闻言一怔,暗道简家动作还真快,面上却故作迟疑般沉默片刻,看了眼达西的表情没说话。

 

达西一见程以清这模样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他也算打小和程以清一起长大,太知道他这个样子是什么意思了。但是没理由啊,达夏虽然年纪小上一点,但从小也像个小尾巴一样黏在程以清身后,程以清也向来对达夏很好,完全没理由现在达夏出了事他会作壁上观。除非……

 

心思流转间达西表情一僵,他窥伺般又看了程以清一眼,试探着开口:“程哥,你是不是…”

 

“达西。”

 

话说没一半便被程以清打断,达西眉心一蹙,心跳都不由快了起来。

 

“我前几天派人跟了简亓,你猜我的人在简家的地盘见到了谁?”程以清肘弯搭在膝头,抬眸对上达西的眼睛。

 

达西先是瞪大了眼没接话,片刻后才认命般微阖眼睑泄了气似的窝进沙发里。

 

“程哥…你,你都知道了…”

 

“我都……?意思是你早知道了?”程以清瞪大眼睛看着达西,面上一派无辜与不可置信。

 

达西眨了眨眼,半晌才艰难的点了点头:“对不起程哥,我没办法,我必须保住达夏。我以为我能处理好的,过几天我就要送他出国了,我最初真的不知道他会这样做。”

 

程以清垂眸沉默半晌,一时觉得自己这样算计达西有些过分,但事已至此,早就没回头路了。他想了想又道:“我们和简戍联手的事情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如果没人给简亓通风报信我也不确定简亓会不会入套。但是那天去跟简亓的人告诉我他看到了达夏在和简亓见面,我就知道这件事情成了。只要简亓对简戍还有一丝一毫的不放心派人跟他,我就有把握事情会按照我的想法走。”

 

他顿了顿抬眸又看了达西一眼。

 

“说到底,这件事情也算是我利用了达夏,你放心吧,我会尽力的。”

 

达西动了动嘴唇,再张嘴声线都有些嘶哑:“程哥,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一定要把达夏捞出来。我知道我们兄弟对不住你在先,也不奢求你能像从前一样没有芥蒂的对我们。等他完好无损的回来,我就和他一起出国。”

 

程以清抿了抿嘴想说挽留的话,但最终还是沉默着没吭声。

 

隔壁包厢里的音乐声隐约传进来,角落沙发睡的正香的敖三翻了个身,两条大长腿放荡不羁的分别霸占着茶几和靠背。

 

片刻,程以清阖眸点了点头。

 

 

 

 

简亓赶到医院的时候夜色正深,走廊里却还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尽头站着他西装革履的父亲。医护人员在他面前穿行来去,手里拿着各种单子表格和药品,很显然,他这位出了车祸的弟弟就是发生眼前这一切的原因。

 

“父亲。”简亓上前弯腰鞠躬,然后才转身去看病房,后知后觉发现他雍容华贵的母亲正陪在他亲爱的弟弟身边,面色难掩焦急。

 

也是,毕竟是从小宠爱到大的小儿子。

 

简亓自嘲般弯了弯嘴角,不小心牵扯了还没愈合的伤口顿时一阵刺痛。

 

“弟弟怎么样?”

 

“你弟弟没什么大碍,但他有话要说。”简父的视线一直落在病房里,最后才略微偏转目光睨了他一眼。

 

简亓没看见似的换上疑惑表情,皱眉看向病床上叫的像是快死了一样的简戍。

 

“不知道弟弟想说什么?”

 

“他说,车祸不是意外。”

 

简亓闻言状似惊讶的偏头对上父亲的视线,恰到好处的表达着自己的讶异。

 

简老爷子略显浑浊的目光却牢牢的盯着面前羽翼渐丰的大儿子,声线沉稳而平静。

 

“是你做的。”




TBC

 

评论(17)

热度(277)

  1. 惊梦就是凭的这张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