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拿云(05/横清/监狱强强)

*横清AU,监狱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5




工厂不是什么废弃工厂,相反,这里是正儿八经每天都有人在工作的地方。只不过今天是公休日,工人们都放假休息,所以肖河监狱的犯子们才有了这么一个机会。

 

虽说算不上什么自由或者游山玩水的好地方,但是比起守卫森严的监狱,这里简直可以称为天堂了。大家都不是第一次来,各自找好搭档伙伴便熟门熟路的奔着老地盘去了。

 

程以清是第一次来,上一次集体外出时他因为刚进去不久并没有出来,自然也没什么相熟的搭档或朋友,但好在旁边还站着向横。

 

进了工厂向横身边跟着的几个老熟人便自觉分为两组,陆忠崎和方景曜像平常一样跟着向横走,剩下的林迪伍桑和沈昭自成一队。虽然工作场地距离并不远,沈昭却还是像模像样的做了个捂心口的动作配上依依不舍的表情,看着着实有些妩媚。他长的其实算是很漂亮的类型,身形相较于正常男人来说也纤细的多,即便是程以清每天在镜子里看自己的脸,这会儿也忍不住将视线落在沈昭脸上转了两圈。

 

反观向横,眼皮子都懒得抬似的,挥了挥手只撂下一句赶紧滚蛋就率先转身走了。陆忠崎板着他那张冰块脸,对此丝毫没做出什么反应。倒是方景曜,笑嘻嘻的咧嘴对沈昭吐舌头做鬼脸。五个人里他年纪最小,二十出头的年纪瞧着还像个小孩儿,做这种事情并不突兀,反而很是可爱。光看这张娃娃脸谁也不会信他能徒手撂倒两个大汉。

 

“嘁,小鬼没听见吗,老大让你赶紧滚蛋!”沈昭十分习惯般摆了摆手,转而把目标转向方景曜,不由分说抬手就要捏对方那张白嫩可爱的娃娃脸。方景曜显然很有经验,不待沈昭的手凑上来,便率先后退两步吐着舌头跟他摇头晃脑的挑衅,然后也不等沈昭反应,转身就去追向横和陆忠崎了。

 

“小混蛋。”沈昭笑眯眯的收回视线,这才后知后觉发现程以清还站在原地没走。他笑容一怔,随即又表情不变的抬颌点了点向横离开的方向道:“程哥你怎么还没过去?一会儿老大又要让那个小混球来找你了,小心他跟你唠唠叨叨的抱怨。”

 

“我是看你们俩互动有趣就忍不住留下多看了一会儿,这就过去了。”程以清笑起来,半真半假的回了一句,视线却毫不掩饰的转到沈昭身后站着的两个人身上。

 

伍桑一言不发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程以清看了两眼也没什么反应,他便移开了视线,结果猝不及防的和林迪四目相对。对方似乎也没想到程以清会突然看过来,视线骤然对上的瞬间他下意识愣了一下,随即便又面色如常的笑起来。他似乎常年嘴角带笑,这让人无论何时都很难对他产生恶意。程以清也不例外。他盯着林迪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两眼,但对方眼里坦坦荡荡的笑意让他无从下手,他发现他在林迪的眼里竟任何其他情绪都看不出来,仿佛这个人真的就是这么温和亲切的一个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人比向横还要危险。

 

程以清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凉意,好在面上没表现出分毫。他笑着对林迪点了点头,这才收回视线又和沈昭告别。

 

向横本已经走出去不远不近的一段距离,发现程以清没跟上来才又停下来等他。他一只手揣在口袋里站在原地回身去看程以清,宽大囚服被吹起一个角,打理的十分嚣张的发型却纹丝不动。程以清背对着向横在和沈昭说话,微长的刘海被吹起来,隐约能看见那两缕刘海随风来回摆动。

 

这个人目的不纯。

 

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向横好歹纵横这么多年,这点眼力和直觉还是有的。但是他也不揭穿,由着程以清待在他身边,甚至每天抵足而眠。他非但没有什么事情都瞒着他,反而故意让他知道一些无足轻重的事情,但再重要一点的事儿却只字不提。只是这样用一点点不怕损失的甜头吊着他,却又不肯给个痛快。毕竟目前为止,程以清还没真正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有这么一朵漂亮又善解人意的解语花跟着也不错。向横自问不是好人,却也算不得滥杀无辜的恶人,所以在没有让他损失什么之前这样养着程以清也没什么不可以。即便日后有朝一日程以清要背叛他,也只需要在他下手之前解决掉隐患就好,他向来有这种自信。

 

程以清大概是聊完了,这会儿已经向着他走过来了。向横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圈,也没抓到什么值得警惕的地方,便又换上惯常的笑容表情迎上去。

 

“和他们聊了什么,这么快就聊完了?”

 

“没聊什么,我看沈昭逗方景曜挺有意思的,就多看了两眼,刚刚和沈昭解释了一下。”

 

向横闻言也没说什么,他知道程以清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和他撒谎,毕竟实在没必要。更何况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能翻了天不成。

 

几个人前后不一的往工作区域走。向横喜静,是以初选地盘的时候他选择了距离中心位置比较远的后院区域。这里只有两三个工作间,而且距离相距较远,相对来说空间都很独立。虽然向横很少亲自动手做什么,但就算躺着,这位少爷也得找采光好又安静的地方睡觉。

 

果然,进了工作区方景曜和陆忠崎都自觉的去干活,向横却一派大少爷做派寻了角落采光极好的位置直接躺了下去。自己躺还不够,还招呼程以清一起来。

 

程以清毫不掩饰的翻个白眼,凑到工作台前去干活了。

 

“嘿,你这是不懂享受。”向横躺在角落偏过头来逗他,虎牙露出来一点,即便穿着松松垮垮的囚服都有些掩盖不住的干净清爽。

 

“我等凡人享受不到神仙的舒服哈,你懂吧?”程以清从筐里摸了个木牌出来,握着有些发钝的刻刀开始刻字。这个工厂的工作内容不定,几乎每个月来做的工作都不一样,比如上个月是给塑料板挖孔,这个月就是给木牌刻字,做的最好最多的小组奖励工分,可以用来换生活用品或者吃的,所以每个月上工的时候犯子们也十分努力认真。

 

向横嘿嘿一笑也不答话,眯着眼睛舒舒服服的又窝回去了。一时间只能听见刻刀摩擦在木牌上发出的沙沙细响。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脸上身上,向横眯着眼睛几乎就要睡着了。

 

“欸?”出声的是方景曜。程以清和陆忠崎闻声都下意识看过去,只见对方捏着个木牌正盯着地上的竹筐发呆。

 

“怎么了景曜?”知道陆忠崎不会主动出声,程以清只能自己开口询问。方景曜被这么一问才回过神来,他努了努嘴,用下颌点着竹筐的位置。

 

“我这筐里没几个了,下边都是干草。”

 

“嗯?”程以清闻言下意识弯腰去翻他那筐,然后发现,他这筐底下也是干草。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转到陆忠崎脸上,冷着一张脸的人一愣,随即默不吭声的去查看自己的筐了。

 

“这筐不是。”

 

意思是他的筐里都是正常的,没有干草。方景曜眉心一皱,不满的撇嘴。

 

“靠,这是啥意思啊!看不起小爷我啊!”

 

程以清回头往向横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赶紧摆了摆手示意他小点声,方景曜也后知后觉的闭了嘴,生怕把向横给吵醒了来揍他。

 

“老陆,你去再搬两筐回来吧,要不这点儿一会就弄完了啊!”方景曜又转头去撺掇陆忠崎,生怕他晚说一步这个任务就落在他身上。

 

陆忠崎闻言面色有些犹豫的往向横的方向看了一眼,程以清见状赶紧接口道:“没事儿,这里有我和景曜呢,更何况向横也只是睡着了,没事儿,你去吧。”

 

程以清都这么说了,陆忠崎也不能再说什么,他点了点头,迅速转身出去了。方景曜笑嘻嘻的冲他比了个大拇指,程以清正想说话,左眼皮猝不及防的又跳了一下。他下意识眨了眨眼笑起来,方景曜把这当做回应,又低着头去忙活了。

 

柳树纸条轻飘飘的摇,工作间里也十分安静。陆忠崎走了差不多五分钟,程以清的心里却开始莫名心慌。这里离配货间不近,陆忠崎一来一回最快也要十分钟,但是后院入口还守着武警,几个跟过来的狱警也都入口那边打牌,按理说这里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很快,程以清的心慌便得到了合理解释。

 

异变来的突然,几个拿着刀具凶器的男人从围墙上跳下来的时候程以清和方景曜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那几个人显然也没想到向横就在墙边的躺椅上躺着,一时动作也慢了一步,等他们反应过来再想提刀去砍的时候两个人也已经反应过来了。

 

“向横!”程以清和向横其实离的不算太远,却也没闯入者近,眼睁睁看着对方就要挥刀砍下去,除了叫嚷什么都做不了。

 

好在向横本来也只是迷迷糊糊的半睡眠状态,他本就有些睡不安稳,这会儿被程以清叫了这么一声立刻醒过来。

 

刀风迫人,他反应迅速身体一滚翻到地上,再抬头才发现这么一会儿已经进来了五六个人。

 

方景曜离的最远,这会儿已经被两个人缠住了。他挥着那把巴掌大的刻刀当武器,对方却显然比他武器先进,还是多人围攻,即便他想冲过来保护向横也颇有些捉襟见肘。

 

倒是程以清,只知道他肯定有一定的身手能力,却没想到不是一般的好,左躲右闪有惊无险的避开了迎面几刀,眼看就要冲到他跟前。

 

他脸上的紧张神色不像假的,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焦虑,似乎真的在怕他受伤……

 

向横被程以清的反应唬住了,这个时候竟不合时宜的发起了呆。

 

“向横——”

 

他眼睁睁看着程以清越来越近,面色惊恐的叫了他一声,然后整个人向他扑过来。重力使然,向横下意识抬手去抱程以清的腰,两个人双双倒地砸出一声闷响。

 

“程以…”

 

向横话头蓦的一顿,他感觉有温热的液体落在他脸上,怀里的人闷哼一声。下一秒,程以清染血的手臂从他后颈放了下来。






TBC

评论(26)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