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拿云(06/横清/监狱强强/有车)

*横清AU,监狱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6




号子里的紧张氛围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毕竟在义务劳动的场所被埋伏还差点儿受伤的人是向横。方景曜脸色极其难看的站在向横房间门口,他受了一点儿皮外伤,程度轻到可以忽略不计。

 

林迪伍桑和沈昭凑在一起小声说话,视线不时瞟向瘫在向横床上的程以清。陆忠崎的脸色黑的可以和锅底媲美,小山一样站在桌子前一声不吭。

 

向横坐在沙发椅上,双腿交叠着搭着桌沿。他视线在几个人脸上转了一圈,懒得看他们这副表情,挥挥手就示意几个人出去。

 

“老…”林迪刚说了一个字便被向横不耐烦的打断,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都老老实实的退了出去,还十分贴心的带上了门。

 

“一个个哭丧着脸,不知道的以为老子死了呢。”向横身体向后着力,长腿落地起身径直向着床上的程以清去了。

 

“他们也是关心你,你还不知好歹。”程以清四肢瘫开霸占了大半张床,受伤的手臂裹着纱布搭在床沿,听见向横的话忍不住出声逗他。

 

向横不以为意,几步跨到床前弯腰去抓程以清受伤的那条胳膊。后者被他这动作吓的下意识瑟缩一下,抬眸用眼神表达疑惑。

 

“该换药了,你这纱布都渗血了你没看见?”向横眼皮子一敛,嘴上说的凶手上动作却轻。

 

程以清哦了一声,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撑着床起身。他受的伤不重却也不轻,那一刀在他手臂外侧划下了两指长的伤口,包扎的时候用空了三瓶云南白药。若不是他体质向来好,这一刀恐怕能直接把他送进医院。

 

要不是打斗声太大狱警和周围的犯子来的快,今儿恐怕也不会善了。对方能事先埋伏在劳动场,还在材料筐上动了手脚,显然也是有备而来,如果不是多了程以清这个变数,只凭向横和方景曜两个人对付那么多不要命的疯子,或许还真免不了要见红。

 

心思百转千回面上却不露分毫,向横在床边落了座,从一旁的医药箱里取出药品和纱布开始给程以清换药。

 

对程以清来说受伤是经常的事情,他也懒得换个药都绕半个监狱去医疗室,干脆就让向横抱了药箱回来自己换。好在向横也是有经验的,眉头都没皱一下主动接下了这项任务。

 

“欸我说,你这人仇人怎么这么多,不惜大费周章的去外面蹲你啊。”程以清被一直在伤口周围打转的消毒棉刺激的龇牙咧嘴,只能皱着眉头忍耐。

 

向横头也不抬,利落的处理干净伤口又取了药粉撒在伤口上:“在里面想动我可比在外面难多了,他们当然要在外面动脑筋。”

 

程以清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嗯,也是。毕竟里面是你的地盘,想在里面动手确实有难度。”

 

向横默认似的没说话,他从药箱里拿了干净的纱布出来,手指翻飞几下就将程以清的伤口包扎完毕。这才又接了一句:“不过我大概知道是谁做的。”

 

他说着抬眸看向程以清,猝不及防的,两个人四目相对,谁都没再说话。

 

程以清瞳孔上印着向横的脸,他眨了眨眼,聪明的选择了不再继续问下去。反而是向横,伸手扣住程以清没受伤的另一条手臂,虎口卡在对方手腕,沉声发问:“为什么救我?”

 

“……你在说什么废话。”程以清下意识挣扎了一下,当然没挣开,便放任着对方的动作没再动。他不自在的撇开视线,略没底气的继续道:“那时候谁会想那么多,下意识就扑过去了。”

 

……

 

沉默,房间里顿时诡异的安静下来。程以清半天没听见向横说话,终于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偏头去看他,然后猝不及防的,被向横掐着下颌吻了个正着。


点我。





TBC

评论(26)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