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拿云(07/横清/监狱强强)

*横清AU,监狱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7




晚上七点,狱里的犯子们都集中在大食堂准时收看新闻联播,这是他们为数不多收看电视节目的机会,所以即便是枯燥的新闻联播,也很少有人会缺席。

 

向横一如既往的懒在大后方倚着墙打呵欠,一条长腿支在塑料长凳上小幅度摇晃。林迪挂着一贯的笑意坐在他旁边,沈昭没骨头似的靠在他身上。陆忠崎和方景曜一左一右在向横身后落座,只有伍桑和他们隔着一张桌子坐在对面。几个人把向横围在中间,心不在焉的听着电视里的声音。

 

后门被人从外边轻轻推了一下,紧接着程以清的身影一阵风似的钻了进来。向横闻声懒洋洋的睨了一眼过来,见是他便又收回目光没说话,身体却还是往旁边让了让。程以清见状毫不客气的几步过去在向横身边落了座,甚至不满的推了推向横胳膊让他再往旁边一点。肌肤之亲都有了,他现在和向横是有名有实的情人关系,自然也不必客气。

 

“去哪儿了?”向横的手臂自程以清身后穿过环在人腰间,略微施力把人往怀里带了带。程以清也不挣扎,顺势倚到墙上压低声线回复:“去厕所了呗,还能去哪儿。”

 

他面不改色的应上一句,视线却不受控制似的瞟了向横一眼。集体活动前他特意借故去了线人给他传情报的地方查看了一下,得到的消息也第一次有了变化,向横终于在外面派人去查了他的底细。距离他替向横挡刀受伤的事情算算也快一个月了,向横硬是拖到现在才派人查他,足见他的谨慎。好在他的资料进来之前就已经彻底改过,向横派去的人再能挖也查不到什么东西。想到这儿他心下愈发放松,心情颇好的又接上一句:“难不成还能跟谁偷情去吗?”

 

他面色正常嘴上又是一贯的不留情面,向横笑了笑并未多想,反而倾身凑过去故意在程以清耳朵边喘气。呼吸湿热,不过片刻程以清的耳垂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没好气的瞪了向横一眼顺手轻推了他一把,抬手狠狠揉了揉耳朵低声骂他。

 

“滚滚滚,离我远点。”

 

向横就喜欢程以清这样,不怒反笑的又凑过去拉着他袖口说话。

 

“别推别推,我有正经事儿要说。”

 

程以清心下一动,推拒的动作也跟着一顿。他略微偏头睨了向横一眼,故作怀疑的道:“你能有什么正经事儿?”

 

“我有的正经事儿太多了,只看你能不能做。”向横笑容不变,舌尖舔过虎牙又往程以清身边凑了凑,他像是故意要和程以清亲密似的,整个人都快压到对方身上去。前边有几个犯子听见动静回头,一看这画面吓得立刻转回头去装鹌鹑。

 

向横看起来就是心血来潮,只凑在程以清颈侧亲了几下便退了回去,又恢复成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倚着墙看新闻。程以清却没心思再计较向横在人前不收敛的事情,他捏着袖口里向横适才趁亲近的机会塞进来的信封心跳加速。

 

“过两天出去的时候,把它埋在工厂后院第二棵柳树下。”

 

这是向横刚刚凑在他耳边亲吻的时候留下的吩咐,毫无疑问,这是向横正儿八经交待给他的第一个任务。也意味着,他终于得到了向横的信任,正式成为替他做事的人之一。

 

但程以清还是不明白,明明有更多更隐秘更合适的机会和场所,比如他们俩的房间,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他们两个在房间里的时候都做了什么,但向横还是选择了在这个时间这个场合给了他任务。

 

为什么?程以清抿了抿唇,视线不经意间扫过坐在向横身边的几个人,猝不及防的,正对上沈昭似笑非笑的一张脸。沈昭向来是笑脸迎人,即便在狱里条件有限也恨不得每天花枝招展,如果他不笑才会让人觉得奇怪。程以清只略一打量,便看出沈昭眼里冰冷的审视,虽然脸上笑的像朵花,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程以清心思微动,视线下意识往沈昭旁边瞟了一眼,林迪似乎是感应到他的目光,略微转过头来对他轻轻一颔首,笑容弧度精准的没有一丁点变化。向横身边的这两只笑面虎,一个比一个难对付,但只要搞定了林迪,剩下的人也就不足为虑了。电光火石间,程以清突然明白了向横的意思。他故意挑这个时间这个场合给他任务,无非是警告手底下的人替他撑场面罢了。程以清收回视线落在电视屏幕上,嘴角缓缓勾起了一点弧度。

 

 

新闻联播一结束,犯子们便自觉排好队回宿舍。程以清和向横几个人跟在人群后随着人流移动,沈昭和方景曜在斗嘴,后者年纪小脸皮也没沈昭厚,被气的直跳脚,极大程度上娱乐了向横几个人。

 

到了宿舍以后已经快八点,程以清袖子里还揣着那封信,一路上人多眼杂他也没机会把信拿出来好好看看,只能隔着袖子一遍又一遍的摸两把。这会儿回了宿舍他才终于能把信从袖口里拿出来。向横去洗澡了,他又早就不自己住,这会儿就是他唯一看信的机会。

 

信封并没有封口,似乎并不怕被偷看的样子。程以清心下有些迟疑,指腹摩挲着信封不知该不该把里面那张薄薄的纸抽出来。

 

浴室里水声突然停了,程以清做贼心虚,心跳瞬间都快了几下。好在向横大概只是关了水涂沐浴露,不过两分钟水声便又响起来。

 

时间不等人。程以清咬咬牙,迅速将信纸抽出来,一目十行的大概看了一遍他便不由皱了眉头。从表面内容上来看,这封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完全就是一封类似报平安的家书罢了。向横着人在好不容易得来的放风机会上送出去的信难道只是一封家书?程以清满头问号几乎要写到脸上。但现下没有机会给他细看思考,他只能把信原封不动的塞回去,再抢在浴室里水声彻底停下之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瘫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向横抓着条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推开浴室门。拥有一间独立卫浴,这是他的特权,沾他的光,程以清每天也能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

 

“在想什么?”他随手把毛巾搭在椅子上捋了把头发,程以清躺在床上打哈欠,眼角一点生理泪痕,似乎十分困倦的样子。闻言也没答话,只撑着床坐起身来摇了摇头。

 

“困了?”向横抬眸看一眼时间颇有些惊讶:“才八点,你不过夜生活了?”

 

“在这儿能有什么夜生活?你脑子是不是刚刚洗澡的时候进水了?”程以清抬眸瞪他一眼,起身要去洗澡。不想向横自后一把揽住他的腰,两个人拉拉扯扯的就又一起进了浴室。

 

“…你刚刚不是洗过了吗?”程以清的声音隔着一道浴室门有些失真。紧接着向横带着笑的声音回道:“没关系,一起再洗一次。”

 

“谁要和你一起洗,滚滚滚赶紧出去,我唔…向…”

 

没说完的话淹没在水声里。

 

 

 

距离上次外出已经过去一个月,很快便又迎来了一次外出的机会。虽然上次外出向横遇袭的阴影还在,但谁也不能阻止他们对自由的向往。

 

午后的阳光依然温暖炙热,后院周围的几个场地里时不时传来低低的交谈声,程以清拨开长长的柳枝从围墙后的死角处起身,用来挖土的那截树枝被他抬手扔出围墙外,刚刚填平的地方再踩上两脚,完活儿。

 

这次外出随行的警力明显又增加了不少,为了找到这个机会程以清还真费了些劲儿。回去的路上迎面撞上两个巡视的狱警,见是他目光尤其放肆的在他身上打量了好几遍,笑的也猥琐又暧昧。程以清指甲都戳进掌心里了才忍下了这口气,毕竟他埋信的位置离的并不远,万一闹起来被过来看热闹的人发现就不好了。

 

他正沉默着任由那两个狱警打量,向横便叼着烟从拐角处窜了出来。那两个狱警背对着向横并没发现对方,还在挤眉弄眼的凑在一处不怀好意的笑。反倒是程以清,甫一看见向横眼睛都亮了,适才还烦躁不堪的心情也瞬间平静下来,他安心了不少,甚至双眸一弯笑了起来。

 

“向横!”

 

那两个狱警都吓了一跳,下意识回身去看,见了向横都有些面色惊惧起来,一叠声的叫着向老大问好。

 

向横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几步越过两个人站到程以清面前:“怎么这么久,还得我亲自出来接你才回去?”他话音一顿,抬手给程以清理了理被树枝刮到的头发,这才转头对两个狱警发问。

 

“两位长官还有事吗?没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没事没事,您请您请。”两个人头都不敢抬,生怕向横记住他们的脸,退后几步让开路叠声要请他们离开。

 

向横没吭声,却站在原地没动,两个人也不敢抬头看他,只感觉向横的视线一直落在他们身上,不过一会儿便出了一身冷汗。

 

过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向横终于低声笑了起来。他伸手牵过程以清,两个人便一道离开了。路过他们俩的时候程以清冷哼着笑了一声,吓得两个狱警半天才敢抬头确认他们是否走远了。

 

 

时间飞逝,半个月一晃而过。

 

程以清坐在宿舍楼门口的台阶上晒太阳,他单手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看起来昏昏欲睡的模样。昨晚他又找机会去看了线人给他留的情报,向横的帮会还是如往常一般按部就班的听从着指令行动,警方依旧一无所获。可除了他交给自己的那封传递出去的家书以外向横从来没有向外界在传递出去什么,那封家书的内容他也看过,甚至还背了下来,根本没有任何不妥。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向横一定还有其他方法向外界传递消息,到底是漏了哪里…

 

程以清想的头都疼了,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那也怪不得别人,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要我说还是他们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不然怎么就只有他们俩被举报了。”

 

他正想着,几个犯子结伴往宿舍楼走,声音不低的在议论着什么事情。程以清抬头看了一眼,下颌微扬问道:“你们说什么呢?”

 

那几个犯子本来不想理,回头一看是他,便又都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开始讲八卦。原来是两个狱警收受贿赂被人举报,这会儿已经被革职查办了。

 

程以清心思一动,接着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刚刚啊,您没听到吗?狱长痛心疾首的说了半天呢。”一个贼眉鼠眼的犯子嬉笑着回道。

 

程以清随便吃了一口饭便先回来了,所以并没有听到这个消息。这会儿听他们说完也只略一点头,结果一抬眼见向横从不远处的绿化带外拐出来,眉眼笑意都瞬间鲜活起来。

 

他挥挥手起身向着向横迎过去,压低的声线里裹着不易察觉的温柔:“我知道了,谢谢。”






TBC

评论(21)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