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双向狙击(13/亓清/ABO)

*亓清AU
*ABO高干强强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3




“爸?”

 

简亓骤然瞪大了眼,视线茫然且惊讶的对上自己父亲,连带着称呼都像是来不及思考就脱口般,带着几分亲昵和依赖的意思。

 

简从安表情一怔,显然被简亓这恰到好处的无辜唤起了对大儿子为数不多的疼爱。他面色复杂的盯着简亓的脸,看着对方在他的注视下后知后觉似的抿了抿唇低下头去,双手握拳垂在腿侧,却依然不声不响的没有辩解的意思。

 

简亓垂眸沉默着,像是默认了似的,不争辩也不解释,反正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半晌,他听见身前一声低沉的叹息,他的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低沉。

 

“或许是你弟弟误会了,这件事情等你弟弟出院了再说吧。”

 

简亓颔首行礼,目送着父亲踏入病房落在床边,表情慈爱的抚上弟弟的额头。

 

他弯了弯唇角,一双眼睛微微眯起。

 

他知道他赌赢了。

 

看来全天下的上位者都不能控制的毛病——多疑,连他自己也不例外,所以才会栽进这个坑。

 

 

 

 

简从安脱了外套径直落座办公桌后,助理垂首跟在他身后面无表情态度尊敬。

 

“二少爷的身体没有大问题,明天就可以出院。伤口愈合的很好,以后也不会留疤。”

 

“大男人,几个疤痕算什么。”简从安闻言不由莞尔,他翻了翻桌子上的文件抬手去拿笔,视线瞟到办公桌右上角的全家福动作一顿。

 

照片里他和夫人并肩坐着,小儿子亲密的站在母亲身后,笑容随意又放肆,大儿子却规规矩矩的在他身后,嘴角的弧度和在谈判桌上没有任何区别。

 

简从安拿了笔低头继续翻阅文件,不经意似的又道:“前两天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助理的声线依然没有任何起伏,他略上前一步认真负责的汇报工作。

 

“已经查到了。大少爷最近在忙您的寿辰,二少爷出事那天没有和大少爷联系过,但是少爷那天碰到了程家少爷。虽然两边人只打了个照面并没有交流,但是前几天二少爷和程少爷私下见过面,而且达家的小少爷出现在了二少爷出事的现场。敖国栋和他亲信空出来的位置大少爷都已经安排自己的人顶上了,另外大少爷那边的人传话回来,说大少爷最近对程家少爷十分上心。”

 

助理语调一顿,见简从安没有打断的意思又继续道:“之前大少爷约程家少爷在玫瑰酒店见过面,两个人在一起一整晚,第二天对敖家不利的新闻就都撤掉了,并且程少爷身上有大少爷的味道。”

 

话说的这么明白,其中意思不言而喻。简从安翻文件的手一顿,半晌才在签名处落了笔。

 

“替我安排个时间,见一见这个程以清。”

 

 

 

 

程以清站在简家大门前的时候心情甚好。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到简家来,从前因为身份问题他连简家举办的聚会都没来过,机会难得,心情又好,于是他很是愉悦的从大门口到主宅认真欣赏一遍。

 

佣人把他带到会客室倒好茶便礼貌的退了出去,程以清百无聊赖的坐了一会儿,暗嘲喝茶真是老年人才会喜欢的事情。然而等他喝完第三杯茶连带着把墙上的挂画是不是名家真迹都鉴别了一遍,简老爷子还是没出现。

 

程以清暗槽这简老爷子一把年纪的人了,应该不至于像简亓似的玩儿这么幼稚的把戏吧。他一边恶狠狠的想着摔门直接出去能把达夏毫发无损捞出来的概率是多少,一边垂眸捧着新倒满的一杯茶往嘴边送。

 

第四杯茶也没了一半,程以清的耐心正徘徊在告罄边缘,他甚至开始天马行空的想,一会儿见了简老爷子要不要也像对简亓那样,不客气的先给他一拳再说。

 

等等,难道是因为在简家所以才一直想到简亓吗?程以清用力甩了甩头,心慌慌的试图把简亓的一对虎牙从脑海里剥离。

 

他正兀自纠结着,门口总算有了动静。

 

简从安一身正装推门而入,助理跟在他身后,表情严肃的像是要参加升旗仪式。程以清被推门声唤回注意力,他下意识起身,教养满分的鞠了个躬弯起狐狸眼笑眯眯的打招呼。

 

“您好简伯伯。”

 

简从安摆了摆手,又示意程以清落座,看起来十分抱歉道:“说起来我和你父亲虽然志趣不同,关系却也算不错,但是这么多年都没见过我优秀的侄儿,真是太可惜了。”

 

程以清差点要挂不住嘴角客气的笑,暗想简亓这笑面虎的毛病原来是遗传。

 

他赶紧摆摆手,表情却谦虚又很认同的笑起来。

 

“简伯伯您过奖了,以清不敢当。”

 

“刚刚临时有事延误了见面的时间,以清可千万不要怪罪简伯伯才是。”

 

其实已经吐槽过了。程以清在心里接上一句,面上却笑眯眯的直道怎么会,简伯伯多虑了。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客套了一阵才终于进入正题,简从安端起半热的茶杯仰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对程以清笑的亲生父亲似的慈爱。

 

“以清啊,伯伯家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你都见过了,不知道你更喜欢哪个?”

 

程以清狐狸眼微弯,脸上一派坦荡:“您家里两位公子我都有幸见过,但实在是没有机会深入了解,您这个问题可是把以清问倒了。”

 

其实和您家的大公子已经深入了解的不能再深了,但是不能说。

 

程以清笑容不变,指尖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杯壁。

 

简从安闻言垂眸笑了笑,他心知程以清是在敷衍他,也懒得和他纠结这个问题。反正在他心里,程以清挑唆着两个儿子兄弟相争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这么多年来达家一直是程家最忠心的下属家族,达家的小少爷为什么出现在小儿子车祸现场原因不言而喻,大儿子和程以清联手要除掉小儿子更是没有任何值得推敲的问题。

 

程以清瞟了眼简老爷子忍不住又想了想简亓的脸,愈发觉得简家这相貌遗传的实在厉害。他看着对方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睛抿了抿嘴,正式抛出他来赴约的最终目的。

 

“简伯伯,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侄儿就直说了。”他顿了顿,看简从安没有打断的意思便又接着道:“之前我和简亓的事情想必您也略有耳闻,连带着捎上了我舅舅。实不相瞒,我手上有点儿之前简亓没处理干净的东西,这玩意儿曝光出去了也的确对简亓没什么实质性伤害,但是——”

 

程以清用指尖敲了敲桌面语调慵懒。

 

“您家的二公子很需要。”

 

简从安瞬间明白了程以清的意思。他手上的东西虽然暂时动不了简亓的地位,但是足够简戍用来跟简亓争位,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无论从哪方面来讲,作为一个父亲,即便再偏心偏宠,依然不愿意看到兄弟相争骨肉相残的场景。退一万步讲,作为一个上位者,他太清楚两个儿子到底谁更适合接替他的位置。小儿子自小娇生惯养,诚然,风云莫测的政治场合和商业斗争没有一个适合他。

 

但是大儿子却早已得心应手,两相比较高下立分。

 

短短几秒钟简从安却心思百转,他盯着程以清的脸看了半晌暗愖若不是大儿子一时失误,程家小子也不会有其他办法。程家人,从他父亲到他,也就只是这样了。

 

想通这一关节简从安难得有了些得意的笑容,他对上程以清的视线声音里甚至透着丝缕喜悦。

 

“你想要什么?”




TBC

评论(19)

热度(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