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

软心布朗尼。

止步温柔

*祺鑫架空AU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我在约好的咖啡厅落座的时候时针和分针分别停留在八和九。冬日昼短,天边的墨色早早拢下,华灯早已经将这座城市覆盖,遥遥望去像是夜空中铺满的星子。

 

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我垂眸看了眼手机屏幕,指尖下意识摩挲着手机胶套。胶套是一对,我一个他一个,纯黑色的胶套后印着我们彼此的姓氏。我曾经笑眯眯的拿这个打趣他,既然我们是情侣为什么我拿的不是丁他拿的不是马,换来他羞红着脸颊的一顿拍打,一边拍我的胳膊一边瞪圆了眼睛自以为很凶其实好看又可爱的瞪着我。

 

“你是嫌我们还不够高调吗马嘉祺!”

 

对呀,还不够高调呀。我一边抱着胳膊配合的做出躲避的样子一边厚着脸皮逗他,最后他扑过来把我压在床上探手去抓我腰窝试图用痒意来堵住我的嘴,然后猝不及防的被我翻身压下,脸埋进他的颈窝,轻柔的吻落在他下颌嘴角。抬眸四目相对时,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就像现在窗外铺满夜空中的星星一样。

 

 

 

 

 

 

分针又前进了一个空格,我探头看了看,街道拐角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我只好招来服务生点单,在我们最常喝的饮品下画了勾,然后点头微笑对年轻礼貌的侍者说谢谢。

 

这间咖啡厅是我们俩相识和告白的地方。

 

坦白说我条件不错,真的不是自夸。父母给了好皮囊和上流社会的家庭环境,好在我也没长歪,纨绔两个字大抵和我是沾不上边的。我的爱好是音乐,吉他玩儿的不错,钢琴弹的也挺好。哦对了,我还会唱歌,唱的还挺好听。

 

第一次在这家咖啡厅见丁程鑫那天其实我是来应聘的,对,没错。因为我奉承的信条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上大学的人了不能总拿家里给的生活费。于是我仗着良好的音乐底子,来这家咖啡厅应聘钢琴演奏。

 

在极其流畅的弹完一曲《致爱丽丝》后我被店主毫无疑问的直接聘用了,从办公室出来的那一刻,我见到了丁程鑫。他当时就坐在我现在的位置,略微偏着头端着咖啡杯送到嘴边。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午后的阳光刚好映照他的侧脸,他的脸颊白的像是透明,喉结滚动间隐约可见细小的绒毛,长睫微垂抿下一口咖啡。

 

如此恶俗的场景,我却偏偏对他一见钟情。

 

良好的自身条件让我一直对自己十分有自信,所以当我听见爱情来敲门的时候,我甚至没有一丝犹豫就走到了他对面落座。

 

他似乎有些惊讶,转回视线来看我。潋滟的唇瓣红的诱人,一双眼睛略微瞪大。我这才发现,他的眼睛生的可真漂亮,呆呆愣愣看着我的样子像一只受惊的小狐狸。

 

“你好,我是马嘉祺,可以认识你一下吗?”

 

上帝作证,我在心里把搭讪一百句演练了好几遍,但当我坐到他对面对上他那双略微上挑的眼睛,就只剩这么毫无营养和新意的老话一句。

 

好在他只是惊讶一瞬,看起来已经十分熟悉这种路数一样歪了歪头对我笑起来,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红唇贴合尾音懒洋洋的像是撒娇。

 

“我说不行你就会走吗?”

 

“当然不会。”我莞尔,抬手招呼侍应生过来点了和他一样的卡布奇诺。

 

于是他笑了笑,身体放松的窝进柔软宽大的沙发椅里。

 

“那你还问我做什么嘛。”他顿了顿,轻眨左眼给了我一个wink.

 

“我叫丁程鑫。”

 

 

 

 

 

 

服务生把咖啡端上来的时候距离约定时间还剩五分钟,我就着杯沿抿了一口,还是熟悉的味道,一点儿没变。

 

其实这个时间不该喝咖啡的,兴奋起来又是一个无眠夜。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儿,总得找一找类似情怀的东西。

 

我低头摆弄手机,微信聊天框里他的头像是一只火红的小狐狸,而我的是一只棕色的小浣熊。头像还是我们俩刚好上的时候就开始用的,我说他像小狐狸,他就捏着我的耳朵说我像干脆面君。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干脆面君是什么,他嘲笑似的凑过来用唇瓣蹭我的虎牙,声音含含糊糊。

 

“就是小浣熊啊。”

 

他的语调软软的,把我的心都软化成一滩水,只恨不得把他包裹起来,永永远远的护在怀里。

 

“可我有兔牙还有虎牙,为什么像小浣熊?”我被他蹭的火起,却还是不忘喘息粗重的发出疑问。

 

他低笑一声,回答被淹没在纠缠的唇齿和他四处点火的指尖。

 

后来我只记得他在我身下雾气朦胧的眼和水光潋滟的唇,他环着我的后颈,十根手指在我背脊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红痕。

 

至于为什么是小浣熊,那已经不重要了。第二天我们窝在被窝里不起床,他懒洋洋的瘫在我怀里给我发了张图片,我点开看了一眼,一只Q版小浣熊,低着头坐在地上,非常直观的委屈模样。

 

我忍不住笑,被他捏着腰侧软肉掐了一把,然后转过头来瞪大眼睛状似很凶的要求我必须换上。我只好不迭点头去换头像,任由虎牙和兔牙一起蹭过下唇唇瓣。

 

他见我换好头像才把手机举到我面前晃了晃,语气骄傲又满足。

 

“喏,我是小狐狸你是小浣熊,我们绑定了。现在开始我是你的小宝贝丁程鑫了,你都得听我的。”

 

我被他逗的收不住笑,抢了手机都扔到一边翻身压到他身上。

 

进去的时候我凑在他耳边听他细声喘息,难得软了语气叫我的名字。

 

嘉祺,嘉祺…马嘉祺——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只想着,我怎么这么喜欢他啊,我太喜欢他了,我想把这世界上所有好的漂亮的他喜欢的,全部送给他。

 

但最后我只是钳着他的腰温柔顶弄,从他耳后啄吻到嘴角。

 

我想我的声音一定很温柔。

 

“你早就是我的宝贝了,我永远都听你的。”

 

 

 

 

 

 

聊天框里的记录寥寥无几,最新一条还是他今天早上给我发约定时间和我回复的一个好。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两个人突然生疏起来,像是对彼此若即若离一样。不再整天窝在家里你侬我侬,幼稚的剪刀石头布也退出历史舞台,两个人不会再为了晚餐叫外卖还是自己做的分歧去谋取对方的一个吻。

 

曾经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两个人好的时候不要把聊天记录截图,不然分手以后都是成倍暴击。当时他窝在我怀里打游戏,我把手机递到他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匆匆瞟了一眼,对此嗤之以鼻。

 

“那不分手不就完了嘛。诶呀马嘉祺你快让开,我看不见屏幕了!”

 

于是我心满意足的挪开手机,一只手环着他的腰继续刷微博。

 

但现在,我后知后觉这句话是如此真谛。我甚至连截图都没有,因为我根本舍不得和他的回忆,连聊天记录都没清过。即便我们现在没有分手,还是恋人关系,但把记录翻回到最初,再对比如今,简直像是毫不留情的两个巴掌扇在我脸上,让我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只能徒劳的试图再抓紧,再试试看低声下气的求他两句,还能不能挽回曾经。

 

 

 

 

 

 

分针指向了十二,约定的时间终于到了。门口的风铃发出一阵清脆声响,紧接着脚步声愈发接近。

 

若有似无的水蜜桃香气略过鼻尖,我等的人终于坐在了我的对面。

 

“啊不好意思,没迟到吧,等很久了吗?”

 

他穿了一件红色的外套,几条蓝色的条纹算是点缀,依然是那双漂亮的眼睛,对着我笑的像只狐狸。

 

我摇了摇头,把温度刚好入口的咖啡推到他面前,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

 

“跟我还这么客气,你进错频道了吗?”

 

他似乎是没想到我会这样打趣,面色有一瞬间的怔忪,但很快便又弯着眼睛笑起来。

 

他把咖啡抱在手里,但是没有喝。

 

“啊今天好冷,公司又临时加班。”

 

他这样说着,转开视线去看窗外的夜景。于是我配合的抿了抿属于我的那杯咖啡,跟着他一起把视线投向窗外。

 

“工作很忙吗?我都给你讲了多少次多穿点,感冒了又要我照顾。”

 

他终于转回视线,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但是没搭腔。

 

我也没说话,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就突兀的安静下来。

 

从前是从来不会有这种情况的,我虽说不上话痨,但也不是会冷场的人。他就更不是了,他很爱说,特别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根本不像狐狸,更像聒噪的蝉。没有一分一秒停下嘴,就连今天的广告时间比昨天长三秒钟都要絮絮叨叨的和我吐槽。

 

但我从来没嫌弃过,我觉得他可爱的要了命。

 

我无法克制的想到了他气鼓鼓的嘟着嘴瞪大眼睛和我抱怨“游戏体验极差!”时的模样,简直要把我萌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恨不得立刻摸把98K替他清扫障碍让他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我以为他会说什么,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和我安静的对坐了一会儿,然后看了眼时间起身叫我。

 

“嘉祺,我们走吧。”

 

嘉祺,我们走吧。

 

我根本记不清这句话我听过多少遍,因为我每天几乎都要把这句话听上好几遍。一起去超市采购,结账时他说,嘉祺,我们走吧。一起去楼下散步,换好鞋时他说,嘉祺,我们走吧。我向他告白那天,他从沙发上起身,笑眯眯的来牵我的手,对我说,嘉祺,我们走吧。

 

嘉祺,我们走吧。

 

于是我顺从的起身,跟在他身后出门,谁都没去看桌子上那两杯几乎没动过的卡布奇诺。

 

天气很冷时间不早,路上行人已经不多。街灯昏黄,映亮了他的轮廓。我和他并肩前行,我看到他微微瑟缩的模样,轻叹一声想要把大衣脱下来给他。

 

他却好像提前感知到一样,猛的回过头来瞪着我。

 

我可不穿,你别脱啊。他眨眨眼,狡黠的模样直击我的心脏。我只好收回扣住领口的手,下意识伸手去握他的。

 

指尖相触,他像是被烫了似的,突然一颤收回了手,而后才后知后觉般对我抱歉的笑了笑。

 

我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掌心怔愣片刻,然后像从前无数次那样对他宠溺的笑着摇了摇头。

 

他在路口停了下来,侧身面对着我。他还在笑,眉眼弯弯,唇瓣因为舌尖的舔弄泛着水光。

 

“其实想了很久,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也想过,我到底会不会舍得。”

 

他抓了抓头发,很是为难的模样。

 

但我其实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了。我感觉呼吸急促舌尖发麻,有什么东西撞上了胸腔,疼的我眼眶都泛了酸。

 

他好像没注意到一样,抬眸对上我面无表情的脸。

 

“就…嘉祺,我们就到这儿吧。”

 

他说,我们就到这儿吧。

 

“……好。”

 

我听见血液轰然倾落的声音,我想我也许是机械似的点了点头,我大概是沉默了很久,因为我看到他的表情都有些不安起来。

 

但是我还是要同意,我要说好。

 

因为他是我的小宝贝丁程鑫,我要永远听他的。

 

他像是终于轻松起来,漂亮的眼睛弯出我最爱的弧度。他凑上来,像从前那样抱了抱我,我下意识抬手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垂眸在他的发旋落下轻吻。

 

像从前无数次那样。

 

他身上熟悉的蜜桃香气窜入鼻腔,我想他今天一定喷了过量香水,所以才会呛得我眼睛发酸几乎要忍不住掉眼泪。

 

“那我走啦嘉祺,再见。”

 

他语调轻快,像是卸下了什么包袱,转身与我背对而行。

 

 

 

 

 

 

人与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妙的一种东西,当你把一份彼此两情相悦的感情握在手里,你就会以为,这就是永远。你不会思考未来多远,也不管什么地久天长,你只会认为,我活在当下就好,我珍惜现在就好。你甚至不会思考,分手时会是什么模样,因为你执拗的认为,这份感情不会走到尽头。

 

你甚至构思好了未来的模样,想在阳台给他挂满星星灯串,想为他学更多的菜式,想和他并肩柳下走,杨花满头共白首。清晨他在你怀里醒来,给你一个睡眼朦胧的早安吻。他会窝在你怀里撒娇,像猫一样对你喵喵叫。

 

每个人都是这宇宙世界里的一粒尘埃,而你,只想做和他紧紧依靠着的那一粒。他曾经答应过要和你一起走下去,但是他失约了,他离开了你。独留你自己在广阔无垠的宇宙里踽踽独行。

 

 

 

 

 

 

我看着他的背影走远,与我相距一个路灯的距离。

 

“丁程鑫——”

 

话哽在嘴边,我看着他停下脚步。

 

我想起我曾经在他耳边低语的那句承诺。

 

 

你早就是我的宝贝了,我永远都听你的。

 

 

违约一次吧丁程鑫,就一次,我这辈子,就对你说一次不。

 

“别走…求你。”

 

我看见他停下脚步转回身。

 

我想他会不会像从前一样小跑过来跳进我怀里,再恶狠狠的挥着拳头打在我的肩膀怪我没有赶紧跟过去哄他。

 

但是他没有,他笑弯了一双狐狸眼,身上火红的布料直直撞进我的瞳孔。他歪着头对我笑,眼里的水光被灯光映亮,像夜幕下的万家灯火,像铺满夜空的星,像散落满地的碎钻。

 

他对我挥了挥手。

 

他说。

 

“嘉祺,再见啦。”



-  I still love you,但再也不能把我左右

 
-  止步温柔,在分手的时候




END

评论(44)

热度(681)